女孩氣的胸口上下起伏,一雙眼睛頓時紅的像個兔眼!

這些人怎麼可以這麼說自己,自己說的明明就是真相,這些人實在是太可惡了! 別墅

一個長相偏陰柔的男孩擦拭著自己的頭髮,露出他的八塊腹肌,他挑眉的看著佔據了今日某條的新聞,看著已經被頂上第一個評論上的一張照片。

嘴角陰狠的一勾,他看著那張熟悉的側臉,心裡暗嘆,這人倒霉起來,哪怕不需要自己,也活的那樣的窩囊,最後只能被自己壓在腳底下,痛苦的跟條狗似的!

他想到了一個好辦法,心裡越發的得意起來,若是能夠趁著這個熱度上去,只怕自己又是流量王子!

心裡想的越發的歡喜,他忍不住打電話給經紀人,將自己的計劃說了一部分,經紀人一聽,頓時覺得有,。一場陰謀正在悄無聲息的開始在網路上蔓延。

…….

男主在昨晚被經紀人接回去以後,就是一頓訓斥,男主一臉的無所謂,反而是美滋滋的洗個澡,出來吹個頭髮,只看到經紀人的嘴巴還沒停,男主還特別的好心情的沖了咖啡吃。

經紀人看到這一幕,頓時氣的不打一起出來,他憤怒的道:「你要知道你現在是公眾人物,如果被別人拍到了你,等下又是一堆麻煩,看在我是你的好兄弟的份上,你讓我少點事情做好不好!」

男主哦的一聲,這才反問道:「如果沒有事情做了,也就不需要經紀人了吧?我要的人查到了嗎?」

經紀人被咽的啞口無言,他憤憤的將公文包里的一疊資料放在桌上,一臉不解的道:「你怎麼會突然對一個小人物這麼感興趣了,這個可是跑龍套跑了十年都沒有成績的人。」

男主雙眸帶著絲絲的詫異,聽到經紀人的話,心裡頓時覺得不可能,不過在看到了所有的資料以後,他的雙眸閃過一抹興味,對於白溪丸開始越發的好奇起來。

男主忍不住開口問道:「你就查出來這些?」

經紀人聞言一愣,語氣帶著不確定的道:「這你都知道,我已經讓人抓緊著時間趕緊繼續查了,具體的結果也不好評論,不過這樣的小人物居然還有人專門幫她抹掉過去的存在,這點倒是非常的有趣。」

男主哼的一聲,對於經紀人的話不置可否,他直言道:「已經不需要再查了,剩下的時候,我親自去查!」

經紀人聞言更是滿臉驚訝的看著男主,在他的認知里,從來都沒有見過男主對待誰這麼敢興趣。

這一個人居然會輕易的引起了男主的興趣,他倒是有些好奇白溪丸到底是什麼樣的人物。

看來有空可以去會會白溪丸到底是什麼樣的人。

若是可以結交,那麼她跑龍套的時候,自己倒是可以照顧她一下。

只是很快,經紀人就知道,白溪丸只有懶和不懶的區別。

如果實在很懶的話,說不定還真的需要經紀人的幫忙,但若是不懶的話,那麼就基本沒有經紀人的事情了。

經紀人突然想起了什麼,他直接掏出來手機,對著君墨染道:「你看看這個新聞怎麼樣?絕對會讓你感興趣的。」

經紀人將網頁打開,直接拿給君墨染看,君墨染見經紀人這麼感興趣的樣子,心裡也多少有些好奇起來。

他和經紀人從小一起長大,對於他的脾性,君墨染也是非常的清楚的,和自己有些相似也不為過。

君墨染手指微屈,直接在網頁瀏覽起來,直到看到評論上的照片時,手指微微一頓,因為照片里的人赫然就是白溪丸。

他的雙眸逐漸的變得幽深,心裡突然很好奇,白溪丸到底還有多少秘密,這讓一直緊盯著的經紀人一聲驚呼道:「你果然認識這人對吧?」

經紀人對著君墨染道:「我對你太了解了,當看到這個新聞的時候,我條件反射的就開始覺得,這件事情一定和你要調查的那個人有說不清道不明的關係,我這樣的直覺果然沒錯…….哈哈!」

說道最後,經紀人開始狂笑起來,只是很快,他就被男主君墨染的臉色給嚇到了。

想到自己乾的蠢事,經紀人恨不得直接從頭再來。

說不清道不明…….

看著經紀人錯誤用詞,君墨染雙眸隱含深意的看著經紀人,顯然是希望他能夠自己發現問題。

君墨染神色平常的將手機換給經紀人,這才語氣平淡的道:「你的廢話還真多,仔細盯著這條新聞,我倒要看看,後續會是什麼樣的。」

君墨染只要一想到白溪丸居然一而再三的嫌棄自己,還時不時的用嫌棄的眼神看著自己,他的自尊心就受到重創,讓他對於白溪丸更加的記憶深刻!

這個女人,就是自己的剋星來著……

只要一想到自己和她見面的時候,這個人就老是調戲自己,他就半點都不想讓這個人好過!

經紀人聽著君墨染語氣里的嫌棄,心裡暗道這一場大戲看的自己熱血沸騰,真想下一秒就能夠去找白溪丸,看看是什麼樣的苗子。

……

白溪丸不過是一起來,就受到了系統0250的轟炸,只聽它道:「你上新聞了!你知道你上新聞了嗎?就是你昨天畫畫的時候,被人偷拍了發到網上去了…….」

白溪丸聞言隨意的一哦,這才洗漱起來,因為在他看來,這些都是非常平常的時候,沒看現在網路里的這些都是非常司空見慣的嗎,系統0250瞎擔心什麼呢。

而且那個人偷拍自己的時候,自己也早就知道,更知道那張照片拍出來以後,會是多麼的模糊,她可是一點都不擔心。

只是白溪丸很顯然忽略了一件事情,大神無處不在!

大神的技能也是非常強大的!

白溪丸神色淡定,穿著外套的雙手白皙修長,她冷不丁的道:「系統0250,你太大驚小怪了,上傳個網而已,難不成還能夠影響到我自己。」

系統0250被成功噎住了,它傻愣愣的盯著白溪丸許久,才總算是反應過來一件事情,哪怕是穿越那麼多的事情,貌似白溪丸對於網路上的那些事情都不是很懂。

全程都是吃喝玩樂比較多…….

系統0250苦口婆媽的道:「白溪丸,你難道不知道大神是無處不在的嗎?處理一張模糊的照片對於一些人而言小意思,你可得做好準備,免得被人肉了都不知道。」

一聽事情這麼嚴重,白溪丸嚇得差點扔掉了手裡的鞋,一臉無辜懵逼的表情,瞬間逗樂了系統0250.

這個孩紙咋這麼可愛?! 白溪丸還是頭一回知道這件事情,不是因為她不知道世界之大無奇不有,而是她一直都以為,大神之所以是大神,那都是因為他冷傲不屑做小人行徑。

對於網路上的那些事情,應該也是那種懶得理,看過了之後沒什麼表示的大神才對。

那麼問題來了,大神在網路上將原本模糊的照片變得清晰了一些,算是小人行徑?!

白溪丸默,因為她也解釋不清這樣的事情到底該怎麼算對錯,只能說是對於己方來說,或許有兩個結果,第一個就是出名,大多數人慕名而來,而第二個結果,就是遇到被人跟蹤等恐怖事情的發生。

他們要賺錢,而己方生存。

正巧白溪丸就是己方,不過……白溪丸唇角微勾,語氣帶著絲絲的危險著道:「這有什麼,系統0250,麻煩你盯緊網路上的動向,我今天早上得去試試看還能不能夠跑龍套,畢竟被於傑那傢伙陷害原主導致現在沒有工作的原主也是蠻麻煩的。」

對於白溪丸而言,她穿越過來的時候,正面臨著一系列的麻煩。

第一個溫飽問題,第二個則是工作問題,而第三個,就是外界環境的問題。

更不要說以後的諸多麻煩,白溪丸覺得自己還是不要想辣么多,不然的話,她會有種想要罷工不做的想法。

系統0250和白溪丸之間能夠合作的這麼愉快,一般都是因為他們兩個人之間的互相配合都是很有默契。

系統2050也知道事情的嚴重性,它直接應下了這件事情,這才對著白溪丸叮囑道:「要小心些,畢竟你前天才出了那件事情,大多數人都是不敢用你的。」

聽到這話,白溪丸只覺得更加的沒有動力,她有氣無力的哦了一聲,這才開口道:」你不說的話,我還有走路的動力。「

系統0250自然知道,白溪丸不過是隨口吐槽,對於要做的事情,她從來都不會含糊。

只見白溪丸一關上房門,就微微低頭往樓梯口走去,柔順的髮絲順著臉頰滑落,遮擋住了白溪丸臉上的表情,也讓眾多鄰居們看到熟悉的原主。

急急忙忙趕到之前的劇組,他們正在拍攝現代劇《你是我的菜》這部電視劇,劇情裡面講了一個剩女通過自身努力,將廚神給帶回家的故事。

當剩女這個詞出現的時候,瞬間就吸引了無數的目光,這是一個非常噱頭,更何況裡面有不少的笑點,就是一個輕鬆搞笑的現代劇。

而就在前天,原主如同往常一樣來到這個劇組跑龍套,哪裡曾想,居然因為跑得太急不小心撞到了男二號的於傑,雖然道歉過了,但在演戲的時候,還是被於傑多番刁難,而劇組裡面那些見風使舵的人,就開始拚命打壓原主,最後因為一次失誤又被陷害之後,徹底的被導演開了。

還列為永不錄用的名單,可想而知,原主之前的所有努力都化為煙雲消散。

和導演有些關係的其他人,哪裡還敢用原主?!

白溪丸還沒有走進劇組,就被守在門口的人給攔在門外,他趾高氣昂的看著白溪丸,開口道:「都說了不讓你來了,臉皮還這麼厚,趕緊走趕緊走,別污了這塊地。」

聽到這話,白溪丸嘿嘿一笑,懶得和這個人瞎扯,只是問道:「於傑在裡面嗎?」

那人明顯一愣,聽到白溪丸語氣橫的很,忍不住發怒道:「於總是你能夠見得嗎?」

白溪丸哪裡還不知道,於傑就在這裡,不過現在不是找他的最佳時機,她低眸想了想,突然發現,或許事情有轉機也不一定。

這麼想著,白溪丸也轉身離開,畢竟除了跑龍套,溫飽問題,還是住所問題都還沒有完全解決,在白溪丸看來,夢想這個東西,可以最後解決。

「小人多作怪!」

那個大聲呸了一句,這才轉眸高傲的抬起下巴,好似趕走了白溪丸有多大的榮耀似的。

白溪丸腳步微頓,轉眸笑眯眯的看了那人一眼,突然蹲下身綁鞋帶,只是右手奇快的在地上撿起一塊石頭,只見那塊石頭準確無誤的讓那人的膝蓋一下子彎的徹底,朝著自己半跪行禮!

聽著那人哀嚎一聲,白溪丸這才滿意的站起身,內心對著那人道:這還算是輕的,你如果遇到難纏的傢伙,就嘴賤這一個缺點,就足夠讓你死無全屍!

還能夠在這裡鬼哭狼嚎?!

內心嗤笑一聲,白溪丸才剛剛走到廣場的不遠處,就聽到熟悉的鈴聲從口袋裡響起,白溪丸拿出來,看著寫著陌生號碼四個字的手機號碼。

手指微頓,白溪丸還是接了。

「溪丸,玩的那麼久了,也該回家來了。」

聲音輕柔又溫暖,讓人聽了如遇春風,白溪丸的手指卻捏緊手機而變得發白,尤其是聽清了裡面的意思,她不由反問道:「家是什麼?我從來就沒有體會過,什麼才是家。」

這一句話瞬間讓對面的女聲啞口無言,她似乎嘆息了一聲,語氣越發的溫柔道:「你不該這麼說,你站的有多高,就得承受多大的責任,從你身為葉家嫡女的時候,就已經逃脫不了這樣的命運安排。」

「回家吧,你在外面玩的夠久了,媽媽覺得,你不該這麼任性。」

白溪丸感受到原主內心的委屈和不甘,還有濃濃的怨恨,心裡微微一嘆,她只好道:「現在不是時候,如果你真的還愛著我,就不會仍由這些無情的事情發生在您女兒的身上。」

語氣里的不甘和怨恨猶如實質,通過手機清晰的傳遞到另一邊。

前面那句讓原主的媽媽半響都捉摸不透裡面的意思,但後面那句,她是知道的清清楚楚。

這樣的生活,她也不願女兒重蹈覆轍,但她真的沒有絲毫的辦法反抗,如果反抗的了,那麼她和她的女兒,就不會過上這樣的日子了不是嗎?

她也曾不甘過,怨恨過,可是到了此時此刻,她只是想著,讓自己的女兒少受點苦,心裡就知足了。

「你該知道,媽媽是為了你好。」 又是這句話。

曾經就是這句話,讓自己每一次都是打落牙齒和血一塊咽回肚子里。

曾經就是這句話,讓自己每一次都是只能夠做那個叫做認輸的女人。

而現在,就想要用這曾經的這句話,讓自己的一生都葬送?!

何其悲哀,更是怨恨的起始。

白溪丸也不想和原主的媽媽說些什麼,在她看來,每一個人都有每一個人的苦,但現在自己身為原主,想要過什麼樣的生活,她自己決定!

她語氣堅定的道:「您想過什麼樣的生活是您的事情,但我葉溪丸想要過的生活,只有我一個人能夠決定,不管是誰,敢左右或者阻礙,我不會留情!」

說完這話,她禮貌的說句「我掛了,拜拜」以後,就直接按了掛斷。

因為再聊下去,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了。

她來到之前所在的廣場,發現熟悉的那個女孩依舊站在第一個地方,而她的手上正拿著畫紙這些東西。

白溪丸對著她展顏一笑,這才禮貌的將畫紙拿過來,問道:「坐下休息一下?」

說著,白溪丸拍了拍自己身旁的座位,女孩瞬間雙眸一亮,蹭蹭的跑到白溪丸的身旁坐下。

一天的工作就開始了。

雖然這個工作不是長久之計,但在白溪丸看來,一天也有一天的好處。

而在白溪丸的不遠處,只見有一個低調豪車停在那裡,而在後座上里,一個男人正襟危坐的坐在那裡,俊美絕倫的側顏因為陽光的透過,顯得輪廓柔和了一些,一雙鷹眼銳利又幽深的看著不遠處被眾人圍住的白溪丸,薄唇輕抿,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突然,系統0250開口道:「網路里有巨大轉折,你要小心這些人。」

說完,系統0250就將網路里散發的所有評論和轉折都給白溪丸看。

白溪丸抬眸微微一掃,就如同自己玩著手機一樣,遇到重點的地方就停頓片刻,那裡有一條評論早已被頂在最上層,也就是第一層那裡,而那裡的評論回復,也是達到了十萬條的概念,可想而知又多麼的火爆了。

她雙眸閃過一絲冷凝,盯著黑字白板的言論,內心嗤笑不已,只見評論是這樣寫的:這個女孩我認識,我記得當初的她不小心撞到了我以後,我們互相道歉了,本來以為事情已經結束了,可是萬萬沒有想到……哎…….

這樣模稜兩可的話,瞬間將所有人的好奇心全部激起,大部分都在這個評論下方評論著,想要知道後續的結果,亦或者是一部分理智的人開始要求這人說清楚前因後果,不要吧這樣模稜兩可的話放在這裡來,不然的話,他們有資格認為,這人是想要藉機吸取熱點。

有完全不思考事情始末,完全跟風的人,也有冷靜思考漏洞,不讓任何的網路暴力在網路上蔓延的正義之人,更有蓄意攻擊別人,只要自己心裡爽就可以的鍵盤俠。

她順著評論一直往下划,這才發現這人非常會抓住網路漏洞,也及其會使用輿論來給自己增加好處。

只見在氣氛炒的差不多的時候,那個評論再一次說道:你們都千萬不要怪她,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活法,她只是失去了工作而已,我萬萬沒有想到居然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我記得她不會畫畫的,你們不要怪她,放過她,讓她能夠安安靜靜的生活吧。

一句兩句說不要怪她,其實反過來的意思,不是顯而易見的嗎?

白溪丸只覺得好笑不已,這人真是什麼都敢說呀,原主在跑龍套的時候,的確都沒有畫畫,但在原主十六歲之前,這些全是必備的課程,哪怕是學得再不濟,也不會說什麼都不會的概念,更何況葉溪丸還是一個非常努力的一個小女孩。

所以她突然很想要知道,這個人到最後被現實打臉的時候,臉到底有多麼的疼。

不過此時不是機會。

白溪丸繼續往下看,發現這條評論的用意不止是抹黑自己,更是為了踩著自己蹭流量,那樣的感覺,讓白溪丸內心眉峰微皺,道:「暗地裡是誰?」

雖然她已經有猜測了,但誰能夠完全保證一個人就只有一個敵人?

指不定還有隱藏在暗地裡的敵人正在陰冷如同毒蛇一般的看著自己,只等著致命一擊不是嗎?「

系統0250早就知道白溪丸會這麼問,現在聽到這話,頓時不假思索的將查到的人名告訴白溪丸,這才開口道:「如果等會網路上的事情全部都給全世界的人知道了,只怕你接下來找工作,生存也比較難點,需要找個時間來洗白才行。」

白溪丸自然是知道事情的嚴重性的,但此時此刻,還不是時候。

她要等,等一個時機,才能夠讓自己徹底的轉變。

白溪丸語氣冷冽的道:「不用急,反正我不是有系統你嗎?而且在這個世界里,並不是壞人很多,好人也是很多的,就比如我身旁的小姑娘,就是這樣的存在。」

雖然稱呼別人女孩為小姑娘,在系統0250看來,實在撐大姐的節奏,但是此時也不是關注這個的時候,它掃了女孩一眼,就將注意力集中在白溪丸的身上,發現她早就沉浸在畫畫裡面,也不好吭聲。

在表面看來,白溪丸也不過是手指微動,停頓了片刻,這才繼續動筆,神色自然,雙眸認真又專註,讓人絲毫看不出破綻來。

就連白溪丸身旁的女孩也沒有發現這個異常。

時間就在白溪丸忙碌的時候度過,而在今日某條裡面,只見裡面的戰場越演越烈,頗有一股戰火硝煙的錯覺。

而關注著這條新聞的人,也多的數不勝數。

讓不少圍觀的群眾們看著這些評論,只覺得內心突然一寒,有一股寒氣從腳底蔓延全身,那種感覺,讓他們紛紛開始懷疑,這個世界到底是怎麼了?

為什麼有人說話能夠像一把把刀刃,無情的插在別人的心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