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前臺冷笑一聲,話裏帶着鄙夷,說道:“先生,我們丹桂軒是一家更注重身份和涵養的高檔場合,和那些路邊攤不同,有錢並不能解決任何事情,希望您能理解!”

對於陳凡這樣的男人,她見的多了,典型的暴發戶心態,有點錢就不知道自己姓啥了,到處耍無賴。

“呵!”

陳凡笑的更加燦爛了。

這話裏的嘲諷意思他當然聽出來了,意思就是自己身份不夠,不配在這吃飯,只配在路邊攤吃。

看到陳凡生氣,黃瑤急忙上前勸誡道:“算了,陳凡,咱換一家。”

“是了,我勸你們最好換個地方,我們丹桂軒價格不菲,如果最後因爲價格原因發生一些不愉快的事情就不好了!”女前臺笑呵呵的補了一句。

“不換!”

“今天我還就要在這吃了!”

陳凡炸了!

女前臺一聽這話,眼神裏帶着警惕的說道:“怎麼,你還想鬧事不成,我警告你不要動手……”

“動手,你也配?!”

陳凡嗤笑一聲,撥通了尤婉月的電話,“婉月姐,丹桂軒這家店,五分鐘之內,我要買下來!”

“丹桂軒?”

電話那頭,尤婉月正在處理信和集團的相關業務,今天是第一天接手總裁職位,要了解處理的業務非常之多,剛剛纔召集集團高管開完了會議。

聽到陳凡的話,下意識的愣了一下,腦海裏飛速旋轉着這是哪家大集團,但怎麼都想不起來,她對全世界前三百強的集團企業都瞭如指掌,但絕對沒有丹桂軒這家企業。

“不能嗎?”陳凡反問道。

“沒問題!”

尤婉月毫不猶豫的回答,甚至都沒有去追問發生了什麼事情。她聽出了自家這位少爺口氣裏的不悅。

別說自己聞所未聞的不入流的企業,哪怕是世界前三百強,真要買下來也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陳凡點頭,掛了電話,“嗯,我等你消息。”


“真逗!還買下我們丹桂軒,知不知道我們老闆是誰,知不知道我們家值多少錢,您可真能裝嗶,簡直是小母牛坐火箭,牛B上天了!”

那女前臺本來很是警惕的,聽完陳凡打這電話,忍不住笑出聲來,一臉的嘲諷。她本以爲陳凡是個暴發戶,現在看來就是個只知道裝13的愣頭青。

黃瑤不想讓陳凡爲難,小聲勸他,“陳凡,要不算了吧,咱別跟她計較……”

“是啊,算了,小凡,不就是頓飯嗎。”

“沒必要,咱換個地方吃去,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

“是啊是啊,咱們走。”

“可不嘛,咱們走,還不走留着幹嘛,待在這不夠丟人的。”本來討論的挺好,張玲突然蹦出來一句話,就有些不合時宜了。

其實她就是心裏有些不爽,怎麼突然這個陳凡就變的有錢了,開起了勞斯勞斯,如果是這樣也就算了,居然還讓那個人直接罵自己,什麼叫這等貨色?

在張玲看來,陳凡這人估計還真是在請人演戲,就爲了裝13給大家看,不過演的倒是挺真的,還裝作打電話,買下這家飯店?這就有些演的過頭了。

那女前臺鄙笑一聲,眼神裏都是不屑,“是呢,奉勸你們還是趕緊走,不然五分鐘時間一到就丟人了。”

陳凡冷冷的瞥了他一眼,毫不客氣的說道:“五分鐘後,你就算跪在這裏求我,我都不會進去!”

不管其他人說什麼,陳凡都無動於衷,他在等尤婉月的電話。

只過了兩分鐘,尤婉月的電話沒來,阿誠進來了。

“少爺,您沒事吧?”

“我沒事,事情怎麼樣了。”

“尤小姐已經來過電話,事情辦好了。”阿誠點頭,從其他人嘴裏瞭解到事情的全部經過後,直接走到那女前臺的面前,眼神冰冷的說道:“滾過去,給少爺道歉!”

女前臺不樂意的說道:“憑什麼?他也配?有病吧你,還讓我給他道歉,沒錢還裝什麼大頭蒜。”

“啪!”

清脆的巴掌聲響起。

男人不應該打女人,但阿誠知道自己的身份,他先是陳家的下人,然後纔是個男人。

女前臺的臉上,留下了清晰的巴掌印,疼到眼淚縱橫,立馬就捂着臉,大嗓門喊了開來,“你!你……你打人,來人啊,有人打女人啊……”

這一嗓門喊開,立馬就吸引了附近吃飯遊玩的客人,同時被吸引來的還有盤古七星的服務生,做餐飲起家的爲了防止有人鬧事,都會請一些底子厚的人僞裝成服務生,實際上是看場子的。

幾個身材魁梧的服務生衝過來,卻根本不是阿誠的對手,阿誠不費吹毫之力,三兩招就把他們給放倒在地上,癱成一團團軟泥。

“別打了別打了……”

一名梳着大背頭,身材有些肥胖的男人滿頭大汗的跑過來,深黑色的西裝都藏不住他身上的贅肉,邊跑邊着急的喊着,胸前的銘牌上寫着他的職位,總經理。

一看到這總經理過來,那女前臺立馬湊過去裝出一副委屈的模樣,哭啼啼的說道:“姐夫,就是他,他居然敢打我,你看我的臉都……”

“你給我閉嘴!”

那胖經理衝着她狠狠的罵道:“給你說了多少次了,在公司不要叫我姐夫,要叫我經理!!”

“姐夫,你……”

“閉嘴!”

看到自家姐夫臉上的怒容,女前臺心裏沒來由的一哆嗦,不敢再說下去了。

只見那胖經理小跑着來到陳凡面前,堆出滿臉諂媚的笑容,“董事長,真是不好意思,讓您受驚了!” 作爲丹桂軒蘇城分店的總經理,趙剛可以說是非常得意,年薪不菲,更是憑藉着丹桂軒這個招牌,他在這偌大的蘇城都混的風生水起,擠進了蘇城半個上流社會圈子。

出門在外,多少人看到他都會主動打招呼,叫他一聲趙總。

但趙剛很清楚,能夠有現如今的身份地位,都是盤古七星這個公司給他的,是公司領導給他的,因此也一直兢兢業業,沒出過什麼亂子,更不敢以權謀私。


也就是拗不過家裏老婆,才把自家這個小姨子安排進公司,做了前臺。好在她能識人辨物,通過外在形象判斷來這就餐人員的身份,也算適合這個位置。

但萬萬沒想到,就在一分鐘前,他接到了公司總部來的電話,告訴他,公司剛剛被人全資收購,而全資收購方也就是新董事長,就在他們蘇城分店的門外!

還被人攔在門外,不讓進來!

一聽到這消息,趙剛直接就瞪圓了眼睛,着急忙慌的從自己的辦公室跑出來!

恰好,他就看到了阿誠放倒保鏢的這一幕!

他就算再傻,也能認出來那被阿誠保護的青年,就是他們的新任董事長,陳凡!

“董事長,真是不好意思,讓您受驚了!”

趙剛連臉上的汗都顧不得擦,臉上擠出諂媚的笑容,生怕陳凡一生氣就把他的位置給擼掉。

“董事長?姐夫,你是不是暈了頭了,他怎麼可能是……”女前臺愣了一下,急忙說道。

“你給我閉嘴!”

趙剛回頭狠狠的呵斥她,毫不留情,“跟你說了多少遍了,在公司不要叫我姐夫,要叫我趙總經理!”

“姐……趙總,可是他……”

“閉嘴!”

趙剛眼神裏帶着兇芒,此刻他根本不顧及這個女人是他小姨子了。不管是誰,都沒他自己的位置重要。

陳凡靜靜的看着這一幕,輕笑一聲,說道:“趙總真是好大的威風啊!”

一聽這話,趙剛額頭上的冷汗噌噌就直往下淌,急忙解釋道:“不敢不敢,董事長您叫我小趙就好,都是我沒有管理好他們,導致他們狗眼看人低,沒認出董事長您來,讓您受驚了,接下來我一定會對他們嚴格要求,加強培訓……”

“接下來?”

陳凡看着他,就說了這三個字。

趙剛立刻就明白了他的意思,立刻瞥了一眼自家小姨子,呵斥道:“從現在開始,你被開除了!”

那本來還想說什麼的女前臺,整個人直接懵了。

怎麼自己就被開除了?

她沒弄明白是什麼情況,難不成自己姐夫一個勁賠笑的那個小青年,還真是自家的董事長不成?

這麼年輕,怎麼可能?更何況一看他就是個窮屌絲的模樣,怎麼會是丹桂軒這等企業的老闆?

可自己姐夫可是堂堂總經理,她從來沒看到過他對誰這麼恭敬,甚至還帶着討好奉承的意思。

女前臺回過神來後,渾身一個寒顫,自己竟然攔住了老闆,不讓他進自家餐廳?甚至還嘲諷他沒身份沒地位,最後似乎自己還說了句‘牛B上天了’?

趙剛又狠狠的說道:“愣着幹嘛,滾過來給董事長道歉!”


“對不起,董事長,是我錯了!”

女前臺急忙跑過來,深深的鞠了一躬。想到之前自己說過的那些話,現在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她別提多後悔了,恨不得狠狠給自己抽兩大嘴巴,怎麼就這麼嘴賤呢!現在好了,自己還不夠丟人的。

陳凡看都沒看她一眼,轉過臉去跟趙剛說道:“趙總,我記得咱們丹桂軒只接待有一定社會地位的上層人士,這個人既不是咱們的員工了,那她還有資格待在這裏嗎?”

“當然沒有!”

趙剛毫不猶豫,無比堅定的說道:“沒聽見董事長的話嗎,還站着幹嘛,趕緊收拾東西走人!”

女前臺自己也待不下去了,也沒收拾東西,一個人灰溜溜的走了。

整個過程,黃瑤等人都看在眼裏,完全都沒緩過神來。

“真是被嚇到了,這還是咱們認識的陳凡嗎,這傢伙什麼時候這麼有錢了……”

“我懷疑自己還沒睡醒,你看那個什麼趙總對陳凡的態度,跟老鼠見了貓似的!”

“沒聽見他對陳凡的稱呼嗎,董事長!陳凡居然是這家店的老闆!對老闆恭敬點,沒毛病吧。”

“……”

同事幾個議論紛紛,眼神各異,但看向陳凡的眼神都徹底變了。

如果說之前的那輛蘭博基尼他們還不相信,現在算是徹底相信陳凡的話了,他真的不是以前那個沒錢沒勢的陳凡了!

甚至有人開始盤算着,自己以前對陳凡是不是哪裏不好,是不是得罪了他。

“董事長,您看這外面人亂眼雜,要不咱們先進去?”趙剛鼓起勇氣說道。

陳凡點了點頭,然後跟黃瑤說道:“走吧,瑤姐,咱們先進去吧。”

趙剛親自帶領着他們進早就清理出來的包間,對陳凡的這幫同事們也沒有絲毫懈怠,親自爲他們服務,端茶送水,別提多熱情了,根本看不出絲毫總經理的架子。

“大家想吃什麼隨便點,不用跟我客氣!”

陳凡很豪爽的,讓服務員給每人面前都拿了份菜單。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