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荒眼中閃過一股濃濃的不甘:「據我所知,神殿內共有九個得證永恆的機緣,秦道兄,我要求不多,只要三個機緣,如今濁界虎視眈眈,太虛界隨時都有可能被濁界吞併,我們太虛界生靈更是一個和濁對抗的都沒有,只有我們有人成就永恆,方能消滅濁,還太虛界一片清白!」

秦天卻是譏諷的笑笑:「好一副大義凜然的嘴臉,不過你說得倒也幾分道理,可我就算有得證永恆的機緣為何要給你天族,不給神族呢?」

聞言,天荒臉色變了變,喝道:「秦天,你當真要這般冥頑不靈?」

「族長,何必與他廢話,直接將他拿下,還愁逼問不出得證永恆的機緣嗎?」

一個族老語帶不耐煩的道,但天荒卻擺擺手,繼續盯著秦天:「秦天,我們不想和你動手,也希望你能體諒我們!」

「得證永恆的機緣是沒有的,但命卻有一條,要不要,想要就來拿!」秦天語氣生硬道。

「好,很好!」

天荒面上浮現出了猙獰:「既然你如此不知好歹,那就別怪我們不客氣,上,先拿下他!」

話音一落,五位族長齊齊動手,抬手轟殺出一拳。

五道拳勁呈封鎖之勢從五個不同的方向朝秦天襲殺而來,這五人都是不死後期中的絕頂高手,完全不弱於天荒,讓秦天感受到了一股很大的壓力。

「刷!」

身形一晃,秦天施展神風變閃躲開來,並來到一尊天族族長身後,抬手打出。

「嘭!」

對方身上神光綻放,擋住了秦天一拳,但人也飛了出去。

不過,另外四尊族老的攻擊再次來襲。

秦天只能施展神風變閃躲。

並且,他手中出現了一枚鈴鐺。

「叮鈴鈴!」

輕柔的鈴音響起,在場六人齊齊色變,因為他們感覺自己的不死魂好似被大鎚砸中,使得眼前一黑。

「嘭嘭嘭!」

也在這一刻,秦天長臂揮動,接連轟出數拳,連同沒有參戰的天荒也打飛出去。

然後他抬手轟擊那渾天絕元罩。

「咚咚咚咚!」

虛空劇震,出現大量的裂紋,渾天絕元罩也發出陣陣轟鳴,但卻沒有破損,的確十分堅固。

「不要給他逃出去的機會!」

天荒厲聲吼道,率領五位族老圍殺而來,同時,他也十分心驚,沒想到秦天這般強大,居然能將他們六人給擊飛。

「天字訣!」

「轟轟轟!」

六人身上氣機升騰,卻是施展出了天字訣,一個個身形暴漲,力量倍增。

秦天眼中似乎閃過無奈之色,轉身迎戰。

「嘭!」

一次硬碰硬后,他身形如同斷線風箏倒飛而出,口中並噴出一口鮮血來。

接下來,他就採取了游斗的方式,將神風變施展到了極致,使得六人聯手也無法奈何他,這讓天荒很是惱怒,選擇縮小渾天絕元罩。

隨著空間的縮小,秦天的躲閃餘地也越來越小。

最終數次被擊中,氣息也跟著委頓下來。

「停!」

秦天抬手喊道。

「怎麼,打算妥協了嗎?」天荒譏笑問道。

「罷了,永恆機緣我給你們!」秦天十分不甘的道。

頓時,天荒陷入狂喜,但又有一些懷疑:「你怎麼會突然改變主意?」

他很是懷疑,秦天是不是有什麼陰謀。

秦天苦笑:「永恆機緣雖然重要,但性命更重要,所以,我願意交出,但你們也不要以為吃定了我,我還有後手,如果你們非要強逼,你們至少會死一半人,如今,濁界不死強者即將駕臨,我們沒有必要內鬥,我也希望,在濁界不死強者來臨時,你們天族能全心全意相助我們神族!」

「好說!」

天荒滿口答應。

秦天笑了:「好,如果你全心助我神族,我會替這件事保密!否則,我就算是死,也會將這件事宣揚出來,你們應該明白,得證永恆的誘惑有多麼大,一旦被他人知曉,你們不知會面臨濁界的追殺,就算我太虛界的強者也不會放過你們!」

「放心,既然我天荒答應你,就不會反悔!」天荒語氣肯定的道。

「拿去!」

秦天取出三枚道晶丟給天荒,並道:「這是道晶,只要煉化就能在體內凝聚出大道,一旦大道成熟,與之融合就能成就永恆,這種證道方法與我們太虛界不同,需要配套的特殊功法,功法,我暫時不會給你,等濁界不死強者退去后,我再給你們!」

抓住三枚道晶,天荒能感應到其中那股滂湃玄妙的能量,心中不由陷入狂喜,但聽到秦天的話,他眉頭不由一皺,冷聲道:「不行,功法必須馬上給我,我也可以保證天族全力助你們!」

「沒得商量!」

秦天搖搖頭:「如果你非要逼我,那我就只能與你們死戰了!」

說話間,秦天身形陡然暴漲,化為一尊巨人,狂暴的氣息從他身上散發出來,讓天荒六人都感到了極大的壓力。

而天荒自然一眼就認出,秦天施展的正是當初宋鏡魔用來打敗他的那種秘法,很是強大,就連他天族的天字訣都遠遠不如。 天荒見到秦天露出死戰的決心,已經不敢再強迫他,面上重新浮現出笑容:「秦道兄何必呢?既然你不願意,我們自然也不會再強迫你,但我還是希望你把功法交給我們,不然,在接下來的戰鬥中你不幸隕落,得不到功法的我們也沒法成就永恆,日後誰還還能抵擋濁!」

秦天自信一笑:「放心,我沒有那麼容易死,如果你真擔心我隕落沒人給你功法,你們完全可以保護我嘛!」

聞言,天荒為之氣結,心中暗罵,臭小子,本座不宰了你已經是看在大局的份上,居然還讓我保護你,不過他嘴上卻道:「秦道兄放心,我們一定會保護好你!」

「那就多謝天荒道兄了!」

秦天笑道。

半晌后,天荒滿臉憋屈的帶著五尊族老離去,雖然他獲得了道晶,但內心並沒有多少喜悅,反而覺得,自己等人似乎被秦天擺了一道。

在他們離去不久,宋夢、敖紫君和古婕聯袂而來。

宋夢輕笑道:「天弟,想不到你這般狡猾,如果天荒知道真相,不知道會是什麼一副表情。」

秦天也笑了:「他如果不心生貪戀,又怎麼會被我拿捏!」

即使秦天現在不動用某些底牌,一身實力也可比頂尖的不死後期,如果動用底牌,在不死圓滿中也算得上高手。

所以,就算天荒聯合五名族老也不可能是他對手,剛才,他放了很大的水。

以天荒的狡猾程度,如果太過容易將道晶給他,他恐怕會心生懷疑,因此,才有了之前的一幕。

此刻,迎賓殿內。

天荒與五名族老都圍聚在一張桌子前,上面放著三枚道晶,感受到道晶中蘊含的玄妙能量,他們臉上都浮現出迷醉和貪婪之色。

最終,天荒探手抓過一枚道晶,並道:「三枚道晶本座取一枚,剩下兩枚該如何分配,本座有個提議!」

「族長請講!」

五位族老面上都浮現出了激動的表情。

這可是成就永恆的機緣啊,所以,他們任何一人都不會謙讓。

天荒再道:「這次,濁界不死強者來襲,肯定會發生大戰,就以殺取濁界不死強者的數量來分配,殺敵最多的兩人可獲得道晶!」

一個族老眉頭微皺:「不同的境界難度不一樣,不能一概而論!」

天荒點點頭:「一個不死初期算一分,一個不死中期算十分,一個不死後期算百分如何,最後,我們以分數計算!」

「可以!」一個族老同意道。

「我也沒有意見!」

「我也贊同!」

……

五位族老對這個提議都表示贊同。

天荒滿意的點點頭:「好,事情就這麼定下來,還請諸位族老替本座**,本座打算趁著濁界高手到來前先煉化這枚道晶,本座有預感,煉化這枚道晶后,本座的實力還會有所提升!」

「族長放心!」

五位族老齊聲道。

接著,天荒就直接將道晶納入體內,進行煉化。

他修為高強,煉化道晶的速度很快,不消五日,道晶已經被完全煉化,並開始凝聚大道,不過,要凝聚出大道雛形,時間已經不夠。

但讓天荒感到欣喜的是,煉化道晶后,他的肉身和不死魂都得到了很大的強化,一身實力至少提升了一倍有餘。

到了他這個地步,哪怕一分提升都算是很大的進步,更別提一倍。

所以,他感到非常滿意,對秦天手中的功法也更加的渴望起來。

此刻,濁界的不死強者大軍離神族只有兩日的路程。

在天荒閉關煉化道晶的這些日子,天族的不死強者已經趕到,同時,伽羅族、海族、鬼族、劍族等八個頂尖種族都派了大量的不死強者來支援神族。

至於神族的盟友龍族、金聖族、妖鳳族和蝶族比他們來得更早,因此,現在的永恆虛島上,也聚集了接近六萬名不死強者。

不死初期數量與濁界已經沒有多少差距。

但在不死中期和不死後期方面,卻還有不少的差距。

不死後期,四十八人。

不死中期,一百零七人。

同時,在宋寶崖的主持下,神族不死境以下的生靈都已經撤離了永恆虛島。

不死境的戰鬥,就連不朽境都無法參與,更別提無漏天體和混元金身的生靈。

兩日時間,轉瞬即逝。

永恆虛島之上,所有的不死強者嚴陣以待。

忽然,有人神情嚴肅的低語:「來了!」

頓時,所有人都是心中一緊,下意識看向虛島外的虛空。

還沒有看到濁界生靈,但那浩浩蕩蕩,囂張、肆意、博大的強者氣息已經先一步撕開虛空,衝撞而來,讓在場所有人都感應到了一股巨大的壓力。

濁界生靈的氣息越來越盛,在他們現身的那一刻,強大的氣息直接沖開了永恆虛島的陣法。

紅色莫斯科 「噗嗤!」

永恆虛島外的陣法轟然崩潰。

下一刻,眾人的目光皆不自由主的朝濁界的不死強者生靈匯聚。

為首的是一百零八尊不死後期,他們都是濁界的頂尖高手,落後他們一個段位的則是四百餘名不死中期,再落後的則是浩浩蕩蕩六萬餘名不死初期。

「擋得住嗎?」

這一刻,有不少人心中都打了退堂鼓,也有人心生悲憤,有了死戰的念頭。

而秦天則抬目飛快掃過濁界的這群不死強者,想要找出濁,可惜,他最終也一無所獲,不知道是濁沒來,還是他的隱匿之法太過高明。

秦天認為第二種可能性比較大,畢竟濁統領濁界多年,連他的一干手下都沒有見過他的真身,由此可見他隱匿之法的高明程度。

忽然,秦天心中一動,溝通了黑貓,說道:「黑貓前輩,您能不能感應到濁的氣息?」

黑貓道:「他在濁界不死強者之中,不過,他的氣息飄渺無蹤,本喵無法鎖定他到底是誰!」

「多謝前輩!」

秦天眼睛一亮,他不需要知曉濁到底是誰,只要他在,他的計劃就算成功。

然後,他對宋鏡魔使了個眼色,對方高聲道:「諸位,永恆虛島之中已經布下絕世大陣,只要諸位不離開虛島,安危都不成問題!」

對此,並沒有多少人相信。

因為他們認為,就算再厲害的大陣也無法禁錮濁界那麼多的不死強者。 下一刻,赤羽族長踏前一步,高聲道:「神族族長出來答話!」

宋鏡魔越眾而出,盯著對方:「何事?」

朕的萌妻真見鬼 赤羽族長微微一笑:「鏡魔族長,你是聰明人,應該知曉我等前來的目的,交出那樣東西,我等撤走,否則,你們太虛界的高手怕是要全部覆滅在此!」

「所要何物,還請明言!」宋鏡魔淡淡道。

「鏡魔族長,不要裝傻,你應該明白!」 寵妻無度:首席少帝請矜持 赤羽族長眉頭一皺。

宋鏡魔卻搖搖頭:「我不明白!」

「敬酒不吃吃罰酒!出手!」

赤羽族長臉色陡然一沉,抬手揮下,一股浩浩蕩蕩的黑色長河轟然出現,直奔永恆虛島而去,同時,他身後的一干濁界強者也紛紛出手,一時間,數萬道恐怖的攻擊,匯聚成驚天動地的攻擊洪流,席捲而至。

見狀,太虛界的一干強者也不敢怠慢,紛紛出手。

「轟!」

兩股攻擊洪流在虛空相撞,發出驚天爆炸,但總的來說,太虛界一方的攻擊洪流較弱,僅僅堅持了兩個呼吸就此崩潰。

但大家的第二輪攻擊已經打出。

「轟轟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