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之中,伊辰與若鑫兒飛速地向前掠去。

“鑫兒,我們就這樣走了,姨婆真的沒事嗎?”伊辰擔憂地道。先前雲藍的傳音,讓自己二人先走,有着若鑫兒的保證,伊辰才放心與若鑫兒先走一步。不過在心中總有幾分擔心。

若鑫兒冷聲道:“沒事的。姨婆與若家的關係,現在文遠知道了,只要我們有一人逃出,他便不敢傷害姨婆,否則,若家的勢力同樣不是他所能抵抗的。”

“鑫兒,我們下去。”前方,一座巍峨高山出現。離了華燁城已有數千裏之遙,隱藏在高山中,即便後方文遠在追,也很難找到自己二人。

雲霧繚繞,整座高山籠罩在一片虛無的氣象中,二人即使離的如此之近,也有種察覺不清的意味。相互對視一眼,均有種震驚。二人下落的身影陡然止住,本能中,二人不想進入到這座高山。

但是在伊辰的靈魂中,似乎有一個聲音,強烈的要求着他快點降落,似乎這裏面有着意想不到的好處在等待着二人。將這種感覺告訴了若鑫兒,後者驚奇不已。

靈魂天生所在,與自身相依相命,要想在別人的靈魂中動點手腳,除非是實力高上對方數倍之上。伊辰的靈魂中卻是忽然出現了這樣的情況,不能不讓人懷疑。

在泰坦學院中呆了一年多的時間,不過伊辰一直是孤僻地修煉着,並沒有與導師們有過多的聯繫,是以一些奧氣的基本修煉,他都不懂,自然也不明白,靈魂中有着這樣的古怪,到底是好或着不好。

若鑫兒沉思片刻,來到原界的時間裏,二人接觸的人不多,所接觸的人中也沒有實力能在伊辰的靈魂中做上手腳。既然這樣,那麼伊辰靈魂中的許些奇怪就是在人界中造成。這樣也就好辦多了。人界中實力最強的三人與伊辰都有着很好的關係,若是他們所爲,也不會害伊辰。

微籲口氣,放下心中的擔憂,若鑫兒輕聲道:“辰哥哥,我們下去。”

原界的山似乎都是很高,上一次見到的如此,這一次同樣是如此。降到山中,四周一大片的茂密樹林,上空血陽照來的光芒也被阻擋住,讓的這裏光芒陡暗,氣息也是陰森非常。

身在山中,周圍的一切彷彿都不是那麼真實,樹葉放在手中,都會讓人覺得空無一物。若不是身臨其境,二人都不敢相信這裏有一座高山。

在林子中穿行十數分鐘,找到了一處隱蔽的洞穴。進入洞穴中,伊辰在趕快盤腿坐下,鮮血壓抑不住地從嘴裏噴出。

“辰哥哥!”

伊辰輕聲一笑:“我沒事!”說完,雙眼緊緊閉上,心神沉入到虛空之中。


若鑫兒臉色陡然一寒,冷冷的話語從小嘴中蔓延出來:“聖殿,文遠?”迅速地在洞穴口布了幾個結界,防止有林中動物不小心闖進來,而打擾到了自己二人。做好一切後,若鑫兒竟是站在洞穴口,沉入修煉當中。若是伊辰現在瞧見,不免又是一陣驚訝。

回到華燁城,文遠也沒有心思去計較雲藍的事情,跟下人吩咐了幾句,面色鐵青地鑽進了修煉的密室中。他親眼看到,短短的三年,若鑫兒從凌王境界直入絕帝,這種速度讓他心寒。

現在若鑫兒二人逃走,原界如此之大,順便找個地方隱藏起來修煉,那麼幾年之後,自己必定是下一個冷陽。什麼權利財富,就已不在重要,能保住自己的性命纔是最重要的事情。

冷冷地對身後人道:“在我閉關期間,任何人和事都不得來打擾我。”說完重重地關上了石門。

隨從二人面面相覷,跟隨文遠這麼多年,自坐上華燁城城主之後,還從未見過他發這麼大的脾氣?而長時間的修煉,最近這些年更是沒有看到。

沉入虛空之中,伊辰的身軀都有些坐立不住,但是臉上仍然透露出一抹欣喜的意味。文遠雖然衝破空間,但是空間並沒有陷塌。

人界時,索加爾凌王顛峯的實力便是將整個空間擊散,而這一次,文遠五星絕帝的實力竟然連續三次攻擊才堪堪打開了一個缺口。這不得不讓人歡欣。

“看來,那套無名的規律威力不凡。”伊辰喃喃一聲,心中有着強烈的期待。二人的行蹤已經曝露,相信不久之後,聖殿的人便會趕到華燁城。

現今二人的實力實難與聖殿作對。而這套無名的規律出現,讓伊辰心中陡然泛起了強大的信心。雖然沒有它,伊辰相信自己總有一天可以傲然站立在聖殿身前,但是眼下的狀況,沒有多少時間留給他。

無名規律雖然難懂,但這樣大的威力讓伊辰瞠目結舌。用它恢復原狀的空間,居然可以連受五星絕帝強者三擊而沒有倒塌。這還是初時階段,伊辰還沒有將它熟悉,若是感悟之後,連伊辰自己也想象不到它能帶給自己多大的幫助。

源源不斷地天地能量涌到虛空之中,繼而盤旋在伊辰的身邊,快速地被伊辰吸進體內。若是伊辰現在是睜開眼睛,感受虛空的話,必能發現,涌進來的天地能量,在不知不覺地中,被虛空悄悄地吸走了一點點。

這一點點毫不稱奇,但是在伊辰修煉過程中,天地能量涌進的數量多不勝數,慢慢地積累,逐漸也是一個龐大的數量。微不可查的角落中,忽然是升起一丁點的亮光,繼而瞬間消失。

平靜的修煉中,身上的傷勢已經好轉。體內的奧氣自動地運轉,吸引着無數的能量從外界涌進自己的空間中。這也是達到凌王境界後的一個好處,己身可以融合在天地之中,不用刻意去修煉,奧氣自然會從天地中攝取能量。

而如今,伊辰運動的便是那套寄予了厚望的無名規律。當第二次開始運行這套規律的時候,已經沒有了上次的生疏感。卻也讓伊辰驚呆了片刻。

一經運行,靈魂之力瞬間便是自動地涌向整個空間,一片片的天地能量瘋狂地涌進來,奧氣運轉的速度比平時用功法修煉時快上了數倍以上。

這樣的情況,讓伊辰開心之餘,也在疑惑,到底這套規律是什麼?創造這套規律出來的強者又是什麼人?

此時已不允許伊辰多想,這套規律的運行不僅讓人無法分心,且是一經運行,便是停止不得,除非是將整套規律運行完畢,方能停止。

發出了一聲不知是苦笑,還是欣喜地笑容,伊辰全身心地投入到了這樣的修煉中。 洞穴空,若鑫兒輕嘆口氣,轉而睜開了明亮的眼睛,回頭瞥見伊辰還在修煉中,不由地低聲喃喃了一句:“居然還不能完全地將它們融合,太古怪了一點。”

撤開結界,若鑫兒走出洞穴,卻是發現,視線中已經一片白茫茫的顏色,整座高山都是這樣的顏色,卻又不是下雪了。

玉手輕輕一收,附近樹支上的白色物品飛快地落到若鑫兒手中,可是還來不及等若鑫兒查看,白色物品驟然消失。

黛眉輕皺,玉手衝着前方再是一收,整根樹支都出現在若鑫兒手中。但是情況一樣,樹支還在,上面的白色物品卻是消失不見。

微思片刻,若鑫兒返回洞穴中,重新布好結界,安心地讓自己修煉。先前的古怪,若鑫兒雖然驚奇,卻是心中有些明白,大概是衝着伊辰去的。如此,也只好等着伊辰醒來後在說。

此時的伊辰,頗有點樂不思蜀的味道。無名規律在手中愈來愈嫺熟,直至現在,不用經過大腦思考,雙手可以自然而然地結出規律的所在。

同時,帶來的好處也是顯而易進。在界一閣的三年中,伊辰只弄懂了這套規律,先前還有些懊喪,三年才堪堪地晉升了一級。若是給伊辰三年時間紋絲不動的修煉,好處肯定不止這一點。

但是現在伊辰沒有了懊惱,那三年彷彿是打好基礎。現在基礎穩定了,規律在手中也是行雲流水,一切的成果現在便是瞧的非常清楚。

靈魂感知中,自己的空間又是增大了一些,被文遠擊破的缺口早已不知不覺中修復完好,而且伊辰能感受到,現在的空間似乎又是穩固了許多。

輕輕地在虛空中走動,身旁一道道犀利地劍氣劃過,不斷地在交錯在一起。每邁前一步,伊辰已經感覺不到虛空有能量的波動,如此,讓的空間的攻擊更加的凌厲與詭異。

自身的實力,在無名規律如此高速的帶動下,奧氣運行的速度,連伊辰肉眼已經看不明白。如此快捷的運行下,吸收天地能量的速度自然是一個無法想象的速度。

朝着虛空揮出一拳,一團團的能量漣漪出現,安靜地虛空中,發出輕微的能量碰撞聲。攤開掌心,火焰躍然而上,顏色已經變成了深藍色,與奧氣的顏色完全一樣。

感受着體內能量的磅礴,伊辰淡淡一笑,一種滿足感快速浮現在臉龐上。“六星凌王!總算是彌補了那三年的空缺。”這一次的修煉,雖然時間不短,不過對於無名規律已經是嫺熟,伊辰知道,絕對不會像前次那樣,一坐便是三年。如果是那樣的話,伊辰當真要好好地考慮一下了。

退出了自己的空間,睜開眼睛,發現若鑫兒正望着外面的風景發呆。莫名的,心中便是涌動了一股對聖殿,對文遠強烈的殺機。

“鑫兒。”輕輕地喚了一聲,從後面將伊人緊緊地擁入懷中。

情籤豪門 辰哥哥,傷都好了嗎?”若鑫兒身軀一顫,急忙地轉過身子,問的話雖然是多餘,但其中深深的情意卻是不容置疑。

伊辰微笑着道:“都好了。有時候我都在想,我們是不是就這樣地隱居下來,不要再去管外面的閒事?”

“辰哥哥。”若鑫兒心中一暖,知道伊辰此番感觸是爲了自己,輕聲道:“辰哥哥,能和你在一起就已經是很開心的事情。如果我們就這樣的呆下去,鑫兒會悶壞的。”

安靜的洞穴中,只留傳着彼此之間的細語與那份感動。久久之後,伊辰方問道:“鑫兒,我們來這裏多長時間了?”

聽着伊辰的語氣,若鑫兒撲哧笑道:“辰哥哥,你是被那個三年給嚇到了吧?這次還好,半年多的時間。”

“半年多,還可以接受。”伊辰低聲道了一句,旋即道:“鑫兒,我們離開這裏吧。”

若鑫兒庸散地靠在伊辰的懷中,淡淡地道:“現在想走也走不了啦,我們被困在這裏了。”


“厄?”伊辰驚詫地看了眼如鑫兒,眉心中靈魂之力快速地涌出,周圍一片安靜,沒有任何異動,不由奇怪地道:“鑫兒,沒有什麼東西啊,怎麼會困在這裏呢?”

若鑫兒拉着伊辰走出洞穴:“你自己去感受一下,到底是怎麼回事,我也弄不清楚。”

視線中,已是與剛來的時候不同,甚至是與若鑫兒先前看到的也不一樣。周圍的樹支上,掛着的都是通紅的葉子,每一片葉子上,都閃耀着晶瑩剔透的亮光。

若是氣候的變化,讓周圍看起來不同,倒是令人信服。可是僅僅半年時間,整座高山已經變了模樣,初來時的雲霧已經散去,此時盡籠罩在一片朦朧的感覺中。

伊辰沉思片刻,身形驟然躍起,向着高空飛去。當飛到一定的距離之後,一股強大的壓力瞬間傳來。即便是伊辰如何抵抗,也是忍受不住。壓力似乎沒有傷害要伊辰的意思,等他低於一個高度時,壓力便是快速地消失。

伊辰落到地面,看了看若鑫兒,苦笑地道:“我們運氣不錯,被困在這裏,至少是自身安全問題不用擔心。”

若鑫兒嬌笑道:“反正有你在,呆在什麼地方都沒有關係。不過,辰哥哥,這裏的一切好象都是衝着你來的,要想離開,你自己想辦法,我是幫不了你的。”

伊辰微微一楞,緊閉上眼睛,靈魂之力飛速地衝上雲霄,卻是如剛纔一樣,到達了一個高度,便是遇上一股壓力。

靈魂之力漂浮在天空,感受着周圍的動向,天空一如平常,並沒有特別之處,操控着靈魂之力向着遠處蔓延去,但卻有一種無法達到邊緣的感受。

若鑫兒輕笑道:“辰哥哥,我們被困在這座山裏了,只要不離開這座山,一切都是好好地。看來你說的隱居要變成現實羅。”

總裁嬌妻,寵入骨 鑫兒,我們到處去看看。”牽起若鑫兒,二人飛快地在低空中划行。這座高山彷彿無限的大,飛行了一個多時辰,竟是還沒有看到山的邊緣處。

不僅如此,在高山中,除了伊辰二人,以及那數不清楚的樹木花草外,便是在也沒有其他生命的氣息。幾個時辰後,以二人的速度已可以飛出萬里之遙,卻現在還在高山的範圍中打轉。

雙雙苦笑一聲,尋得一處山谷,二人降落下來。山谷中到處開着奇異的鮮花,環境到是不錯。若鑫兒嬌笑地道:“辰哥哥,先就在這裏住下來,你慢慢地思考該如何出去吧。”說完,徑直地奔向鮮花中。


伊辰在附近細心查看了一番,確信沒有什麼危險,也就任由着若鑫兒去玩耍了。盤腿坐在草地上,苦苦思索着這裏的古怪。

高山上空有着如此強大的壓力,讓的伊辰不由地疑惑這一切到底是人爲的,還是此上本來如此?若是人爲的,不免此人的實力太強大了!若是本來如此,伊辰的想法也很簡單,強大的壓力,他現在不能抵抗,那是不是修爲到了一定的境界,就可以衝散這股壓力呢?

“鑫兒,以你的實力,可以在那股壓力下支持多久呢?”

“跟你一樣,到了那個高度,便是受到它的壓迫,那股壓力,我根本撐不住。”若鑫兒頭也沒有回,只顧着她手中的鮮花。

伊辰頓時有些發呆,若鑫兒的回答,徹底打消了他原本的念頭。若鑫兒現在絕帝境界的實力,所承受的時間與他一樣,那麼就是說,此股壓力,是根本不同人的修爲而定。如此一來,伊辰心中靠着修爲來衝開這股壓力的希望便是急劇的減少。

仰望着上空,發呆了片刻,伊辰咬咬牙關,猛地身軀直衝上去。某一刻,天空中自然生出一股壓力,從上空逼迫着伊辰。

死死地抗住這股壓力,瞬間的時間,伊辰的身體仿若扭曲起來,堅毅的臉頓時無比的猙獰,體內的奧氣涌動的速度快了數倍,瘋狂地衝向這股壓力。但是還未涌出,便是硬生生地被這股強悍的壓力給逼回身體。

伊辰痛苦地大叫一聲,再也是抵抗不住那股壓力,身體如是折斷了雙翼的大鳥,對着地面搖搖晃晃地墜落而去。

身軀急速下降,若鑫兒朝着天空看去,身軀迅速射出,以她的速度竟也是在伊辰快要砸落地面時將他接住。

落地之後,伊辰的身軀止不住的顫抖,不僅是身體,連着靈魂也只一陣一陣地發秫。在若鑫兒的幫助下,十就分鐘之後,才從那種駭人的狀態中恢復過來。

“辰哥哥,你不要着急,有着這股壓力在作怪,或者是另一個機遇呢?”若鑫兒輕聲道着。她的心中,明白一點。可這一點,讓她說,她也說不出個名堂。說到底,若鑫兒的心中也不是十分的確定。

伊辰微微一笑:“剛纔只是想感受一下,那股壓力有多強?比我想象中的要強上數倍啊。鑫兒,我看我們在這裏得呆上好一段時間了。

“咯咯,那你要努力哦,時間久了,鑫兒可是會煩悶的。。。” 自那天的嘗試過後,已經過去了半個多月。饒是伊辰再無畏與膽大,衝上上空的嘗試,現在是再也不敢去萌生這樣的念頭了。

半個月中,伊辰一直在思考中。若鑫兒說的很對,這股壓力或者又是一個機遇,只要伊辰能衝出這股壓力的束縛,那麼他的實力必將有飛躍的進步。

只是如今,如何能從這裏出去,伊辰的腦海中沒有半點的想法。反觀若鑫兒,每天倒是玩的不亦樂乎,即使是一個人,她也很是高興。伊辰默然嘆着,若鑫兒如此開心,就是不想讓伊辰有太大的負擔和壓力。

如此想着,伊辰快速走向若鑫兒;“鑫兒,我們到山中轉轉,反正一時之間也離不開這裏。總得要好好地看看這座山吧。”

“好啊!”若鑫兒笑了一聲,牽過伊辰的手,二人漫無目的地在山中隨意的逛着。二人飛行的速度很快,都沒有看到高山的邊緣處。現在花上十數天的時間,便是走到了山脈的盡頭,二人視線中,前方就是另一片空間。

但是此時,二人卻是猶豫了。簡單的一步,誰都不願走出,因爲不想失望來的更大。伊辰心中微嘆一聲,右手微微使力,一塊小石頭瞬間被吸到手中,進而,向着外面的空間暴射而去。

小石頭呼嘯着向前奔去,伊辰二人瞳孔驟然收縮,片刻間,瞳孔慢慢渙散。小石頭在離開山脈不到半米的時候,便是自動地飛回山脈中。

若鑫兒輕聲道:“辰哥哥,我們回山谷吧。”

伊辰哦了一聲,突然是醒悟了過來,笑着道:“鑫兒,走吧。”被困這裏,雖然是有些不舒服,不過,鑫兒都可以忍受,爲什麼自己不能忍受呢?

回到山谷,若鑫兒安靜地陪在伊辰身邊,“辰哥哥,你是不是很想離開這裏呢?”

伊辰轉頭看了眼若鑫兒,微微地搖搖頭。清苦和寂寞對他來說並不算什麼?當年獨自的沙漠苦修,天火山的衝擊,與今天都是一模一樣,那時候,還沒有若鑫兒的陪伴。

“鑫兒,不管是在那裏,只要有你在身邊,已經是萬般願意。獨自一人在魔獸森林邊緣五年,我都受得了,更何況是現在?”


二人之間,經歷了太多,已經有了太多太多的感動,可這樣一句,還是讓若鑫兒心動不已。若鑫兒與伊辰都知道,不能破開這裏,那便是永遠也無法離開,他們需要的就是那種堅持。

相視一笑,清楚地看到了對方眼中包含的內容。伊辰伸手將若鑫兒擁在懷中,二人看着遠處的風景,未嘗不是一種享受。

“不知道孃親他們在人界過的怎麼樣?”躺在伊辰懷中,若鑫兒輕聲地道着。

想到一衆人親朋好友,伊辰不由自住地露出了笑容:“他們肯定是在爲我們擔心吧?老爺子沒有你在身邊搗亂,應該會很開心吧?”

若鑫兒抿着小嘴道:“那有,老頭子才舍不的我呢?不過現在有姐姐在他們身邊,不會是那麼的想我們了。”

“思綺?”伊辰心中似乎消失很久的一個名字陡然地蹦了出來。

片刻間的沉默,二人似乎都做出了一個決定,若鑫兒快速地離開伊辰的懷中,獨自開始修煉了起來。

原界中還有太多的事等着他們去做,雖然這些壓力,伊辰沒必要都放在自己的身上,不過他認爲,一切的事情都是因他而起,自然也要由他去完成。

老師冉電,院長凡尼,李天明,布隆還有王蒙,這一干人遲早都會上原界,到時候他們也要面對聖殿的追殺。伊辰不能夠容忍任何一個朋友因爲他的事情而有所損傷。母親凌菲,還有云藍的事情,已是讓伊辰不能接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