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瑤抬起頭看向林浩,拳頭下意識的攥起道:「是誰?」

林浩看向天空中的孤月,搖了搖頭。

天瑤會意,眼神一暗,幽幽道:「浩哥哥,要守護的人里……有我嗎?」

林浩回過神來,眼中透著笑意,伸出手颳了刮天瑤的鼻子,笑道:「你這丫頭一根指頭就能打敗我,還要我保護啊。」

「哼。」天瑤聞言突然感到無限的委屈,眼中閃爍著淚花。

林浩一怔,連忙道:「當然有你了,就是浩哥哥實力不如瑤兒,也要站在你面前,為你擋風遮雨!」

天瑤聞言忽地抬起頭看向林浩,這一刻彷彿就是天荒地老…… 林浩也被天瑤看的心中一顫,四周的一切緩緩剝離,只剩下眼前這個欲語還休,風情萬種的女子,四目相對,彷彿天地炸開,腦海轟鳴中一股異樣的感覺滋生,一發不可收拾。

「砰砰!砰砰!……」

心臟不可抑止的加速跳動起來,倆人聽著彼此的心跳,身子不知何時靠近,雙手輕移,握在了一起,突然,孤月落下的銀光落在倆人的身上,驚醒了愛戀的女子。

暈紅閃電般爬滿她的臉龐直至脖頸,天瑤迅速抽回雙手,眼神有些閃躲,她鼓起勇氣抬起頭看向林浩,低語道:「若是父親明日問你話,你切記想好在回答,我明日來接你。」

話音未落,人影已然消失在月光之下,竹影之間。

林浩望著空蕩蕩的竹林,心中突然有種失落的感覺,他靜靜的站在這裡,望著空中的玄月,在玄月之中,他似乎看到了一個絕美的女子用幽怨的神色看著他,靜靜的看著他。

「小白,是我錯了嗎?」林浩低語,「我會去尋你的,但……瑤兒,你會怪我嗎?」

身子一晃,林浩消失在紫竹林間,回到了紫玉閣,盤膝而坐,今日不知為何總也不能入定,在恍惚中,一輪金烏升起,破開雲霧,照亮了整個世界。

此時在紫玉閣外,天瑤郡主的身影緩緩顯化,輕聲開口:「浩哥哥,隨我去見父親吧。」

紫玉閣內的林浩身子一晃,起身出現在林浩身邊,微笑看向天瑤:「走吧。」

今日天瑤似乎很是緊張,也不說話,轉身間走向遠處,林浩望著前方的天瑤的身影,雙目露出柔和,他邁步隨著天瑤的身影,出了紫竹林,漸漸走遠。

古家府邸極大,天瑤帶著林浩穿過無數區域,一路上,也是遇到了不少古家弟子,這些弟子在看到天瑤后,有的目光露出火熱和恭敬連忙行禮。

可當他們看到林浩的時候,目中帶上了濃濃的羨慕,甚至還多了一絲恭敬。

「他就是林浩,那個一戰成名的妖孽,相傳他跟天瑤郡主覺醒記憶前極為相熟。」

「他修為雖然不高, 此生非你不可 ,都死於他手,此人定有不凡之處。」

「昨日你沒有見到,龍衛禁軍和九霄閣都發出邀請,此人以後前途無量,不可再去招惹了。」四周那些修士,一個個被天瑤和林浩的出現,震動心神,議論紛紛。

人群中當日尋找林浩麻煩的幾位古家弟子更是露出驚恐,迅速消失在人群中,生怕被林浩看到。

穿過尋常古家弟子居住的區域之後,天瑤帶著林浩在空中疾馳,掠過大片的宮殿,最後在一處極為宏偉的宮殿旁停下,天瑤回頭看向林浩,柔聲道:「前方就是父親居住的地方,此地是禁制飛行的,你隨我上去吧。」

「好。」林浩笑了笑,跟著天瑤踏上白玉翡翠鋪就的台階,向不遠處的宮殿走去。

二人漸漸走進宮殿,可就在倆人走入宮殿的剎那,彷彿時空穿梭,倆人卻是直接出現在一個極為寬闊的書房內。


此時書房端坐著一個穿著藍色道袍的中年男子,手中拿著一卷古書沉思,那捲古書材質極為特別,應該某種樹皮製作而成,散發出弄弄生機。

忽然,這中年男子抬起了頭,看向林浩。

就在林浩的目光與這男子相碰的瞬間,林浩渾身一震,此人給他的感覺極為驚人,他眼眸深邃,單單坐那裡就彷彿整個世界的中心,雖然這男子的氣勢沒有刻意的釋放,卻彷彿古老神魔般,帶著無盡的霸氣,卻令林浩有種無法呼吸的感覺。

此人正是天瑤的父親,現任古家族長,修為深不可測的古天機。

林浩看著古天機,他知道古天機若是想殺他,他毫無還手之力。

「天瑤見過父親。」而身旁的天瑤似乎不受影響,恭敬拜道。

林浩聞言,連忙穩定心神,拱手道:「小子林浩,見過古前輩。」

「不錯!你很不錯!!」古天機朗聲笑著,聲音雄渾透出威嚴,「你喚我一生前輩,我倒也當得,但為免生分了,你可叫我大伯。我聽聞天瑤常常誇讚你如何如何,我還不信,沒想你來我昊陽城數日就給了老夫一個天大的驚喜啊!」

「小子不敢。」林浩微笑道。

「你不敢,還有誰敢。」古天機眼中突然閃過一抹欣賞,「先後將李家氏族的繼承人,達奚氏族的繼承人斬殺,如今倆大氏族都不敢動你,這份本事,老夫自認年輕的時候還不如你啊。」

「那倆人都是招惹我在先,晚輩無奈之下反擊而已。」林浩道。

「如今有熾羽戰神出手幫你,在這昊陽城你倒可以放心,沒人敢動你。」古天機放下手中古書,右手抬起敲打著桌面,「你日後有何打算,有沒有考慮加入我古家?」

林浩眉頭微蹙,心中暗嘆,他昨晚也曾想過這個問題,只是他不願加入任何氏族,畢竟氏族之中終究還是講究血脈,他一個外人再強也不過招人厭煩罷了,不如加入那些絕頂的宗門勢力。

古天機看到林浩的模樣,繼續道:「若你能夠加入我古家,我以古家族長的身份擔保可以提供給你最好的資源和秘法。」

林浩聞言,拱手一拜,歉意道:「這個,晚輩早已有過思量,我想在九霄閣還有龍衛禁軍中做出選擇。」

「恩,果然不出我所料。」古天機並未露出驚訝之色,「此事暫且不談,天瑤你先出去一下,我有事要問這小子。」

天瑤聞言,擔心的看了一眼林浩,恭敬的退出書房。

古天機見天瑤出去,臉色突然一沉,右手重重的拍在桌子上,發出轟的一聲巨響。

林浩猛地一跳,驚駭的看向古天機,不知道古天機這是鬧得鬧一出,他下意識的後退數步,驚道:「古……大伯,您這是。」

「小子,你可知罪!」古天機喝道。

林浩臉色一凜,疑惑道:「晚輩不知,還請前輩明示。」

「哼,你想何時娶我家天瑤過門啊?」古天機意味深長的看向林浩,眼神中閃過一抹狡黠。

「額……」

林浩猛地抬起頭看向古天機,他在確認古天機不是開玩笑的時候,苦笑中剛要開口說話,卻聽古天機繼續說道:「不要急著反駁,我家天瑤轉世之後便與你在一起,對你萌生愛意,昨晚你們倆人幽會月光之下,樹林之中,老夫也不怪罪於你,但你必須給我一個交代。」

「前輩,你,你竟然偷窺!!」林浩雙眼一瞪,脫口而出。


古天機聞言,露出一絲不自在,隨之暴怒道:「我那叫偷窺嗎?我那叫關心子女?我還能在眼皮底下讓你小子欺負我家天瑤?」

「這……」林浩糾結萬分,怪不得天瑤昨晚表現的有些怪異,今早更是緊張的不行,原來她早已得到消息了。

「小子,莫非你以為我古天機的女人配不上你嗎?」古天機眼中一寒,冷冷問道。

「前輩誤會了。」林浩皺眉,「只是曾有一個女子為了救我重傷垂死,如今更是生死未卜,晚輩心中放不下她。」

「哦?此話當真?」古天機看向林浩,輕輕撫摸書桌上的古書,沉吟許久才道,「此事也無妨,老夫到現在也有八個雙休道侶,只要你日後莫要欺負天瑤便好。」

「古大伯,晚輩還不想考慮道侶一事!」林浩驚呼,想不到古天機這般看好自己,硬是想要將天瑤許配給自己。

「小子,莫要得寸進尺。」古天機聞言大怒,「修道者講究一心,我昨晚看你分明是動了情,如今你違心而為,就不怕道念不通,墮入心魔之中嗎?」


林浩聞言猛地一怔,他怔怔的站在那裡,望著遠方,許久未語。

古天機見此也不說哈,任由林浩思考。

過了許久,林浩緩緩抬頭看向古天機,彎腰一拜:「晚輩可以答應日後照顧天瑤,一起走到天荒地老,但此事希望古大伯先不要告訴天瑤。」

「這又是為何?」古天機問道。

「此次蠻荒秘境開啟,晚輩進入恐怕九死一生。」林浩道,「若是晚輩與天瑤定下終身,若是隕落於蠻荒秘境,讓天瑤如何自處?若是晚輩從蠻荒秘境中走出,在商議此事不遲。」

「倒是苦了你了,天瑤沒有看錯。」古天機讚賞的看向林浩,「不過,既然將天瑤許配給你,你要答應我一個條件。」

林浩一呆,心道:「不是您老硬是把天瑤塞給自己的嗎?怎麼到頭來還要自己答應他一個條件?」林浩心中雖然詫異,卻決計不敢說出來的。

「我要你替我到那蠻荒秘境中取一物!」古天機雙眼閃爍著異芒,激動道,「此物不僅關係到我古家興衰,也關係到天瑤血脈的覺醒。」

「血脈覺醒?天瑤不是已經覺醒了嗎?」林浩詫異。

「那不過是覺醒前世記憶罷了,我們古家並不是外界傳聞的那般,後期崛起的家族,我們也是傳承至上古的世家,只是中間因為變故數次險些斷絕。」古天機露出追憶,「天瑤歸來之後,我收到祖靈的啟示,天瑤擁有我族至高的血脈之力,但需要一物,進行洗禮,才能發揮出血脈的力量,而那件奇物,只有在蠻荒秘境中才能得到。」 「祖靈那是什麼?還有至高血脈又是什麼?」林浩好奇發問。

「這祖靈倒也不是什麼秘密和你說說也無妨。」古天機道,「修士隨著修為精進,肉身趨於完美,生命層次也逐步提高。這所謂的生命層次就是血脈之力,血脈之力提高後會發生奇妙的變化。當修士渡劫成仙,甚至在仙靈一途封王成聖之後,血脈會變的異常強大,大到足以影響他們後代的血脈之力,使他們子嗣的資質變的絕佳,從而更容易達到極高的境界。」

「而這個強大到足以影響子嗣的老祖死後,被族人膜拜萬年,以無數族人體內血脈之力為引,膜拜之念,凝聚出老祖的一絲真靈,幻化而出,便稱之為祖靈。祖靈一般只具備簡單的神智,卻擁有莫測的威能。擁有祖靈的家族,無一不是傳承萬年的上古世家。」

「不單單人族,其他各族也是如此,比如巨龍一族,它們幾乎個個都擁有絕強的實力,因此生育能力極為低下,但是它們一擔孕育幼龍,幼龍天生就擁有妖孽之姿,成長極快。」古天機看向林浩,「我族的天賦,賦予我能夠看到一絲未來命數的能力,我曾試圖看過你的命數,卻如同漩渦一般,充滿迷霧。但我有一點可以肯定,你的命,必定貴不可言。」

林浩眼前一亮,並未說話。

「至於我族的至高血脈,我不能告訴你。」古天機繼續說道,「但我敢肯定的是,我族的血脈之力曾經站在這個世界的巔峰,傲視萬界。」

「也就是說瑤兒若是覺醒血脈之力,前途必定無量了。」林浩心中一定問道,「那件奇物是什麼?」

「是生命神水!」古天機雙目放光,激動道,「萬物有靈,就是植物也不例外,而所有植物生靈的老祖就是生命樹,生命樹成年之後可孕育樹之心,樹之心吞吐世界生命之源,可形成蘊含恐怖生命源力的液體,那就是生命神水。」

「老祖般的存在,功參造化之輩,我怎麼可能從它身上弄到生命神水?」林浩皺眉。

「這個你到是可以放心。」古天機道,「據我們的了解,蠻荒秘境不但會阻擋超越涅槃境的存在進入,也會壓制本土生靈的修為。蠻荒秘境中生命樹的境界應該不會太離譜,而且生命樹常年沉睡,性格溫和,不會大肆殺戮的。你如果尋到生命樹,不可貪心,只需要弄走幾滴生命神水即刻,生命樹不會怪罪的。」


「這倒是可以一試,只是不知道,您老還能給我什麼好處?」林浩眨巴下眼睛,狡黠問道。

「好處,你小子太過分了。」古天機聞言如同踩了尾巴的貓,暴怒道,「我把女兒都給你了,你還想要什麼好處?」

看到暴跳如雷的古天機,林浩卻是一臉淡然,攤了攤手笑道:「這次開啟的蠻荒秘境還不知道有多少高手進入,以我如今的修為,進去就是送死的,莫說是爭奪生命神水,就是活下來都是奢念。所以我要迅速提升自己的修為,才能更好的完成您老交給我的任務不是?」


正在暴怒跳腳的古天機聞言,平靜下來,自語道:「有幾分道理。」

「嘿嘿,所以說嘛。」林浩美滋滋的道,「不如你送我幾種像達奚陽施展的那種上古遺種留下寶術吧,不用太多,來個十個八個就行。」

「十個?八個?你當那是蘿蔔白菜啊?」古天機立刻黑下臉無語道。

「怎麼?不要告訴我你們古家沒有這樣的寶術。」林浩試探道,「你們不會連達奚氏都不如吧?」

「哼,那達奚氏算什麼東西,不過偶爾得到幾件上古凶獸的寶骨而已。」古天機傲然道,「我們古家傳承到現在,底蘊深厚豈是他們達奚氏能比的,稍後你去藏寶殿挑選一種寶術吧。我族的藏寶殿內有乾坤,能得到什麼就看你的造化了。」

「一種?真夠小氣的。」林浩撇嘴,「不過蚊子再小也是肉,我收下了。」

古天機聞言,突然一個趔趄,一族最高貴的東西就是傳承的秘法,能夠讓林浩一個外人進入藏寶殿自行選擇,已經是破天荒的頭一遭了,想不到林浩還不樂意。

「滾!等你選好了寶術,快去九霄閣報名吧。」古天機擺擺手,「我族雖然傳承萬年,但是中間幾度凋零,寶術不多,根本沒法和九霄閣相比。」

「九霄閣?難道龍衛禁軍不如九霄閣嗎?」林浩詫異。

古天機露出神秘之色,低聲道:「世人皆知九霄閣位於泰華城內,卻沒有一個人會知道九霄閣真正的能量,九霄閣……乃是凌駕於秦皇之上的存在啊。」

「這怎麼可能?」林浩震驚道。

「小聲點,你想死嗎?」古天機捂住林浩的嘴巴,低吼道,

「呸!呸!」林浩停下驚呼,從古天機手中掙扎出來。

「一個是比秦皇都恐怖的勢力,一個是秦皇之下的組織,你該選哪個不用我教了吧?」古天機鄭重道,「此事絕對不可外傳。」

「好了,讓天瑤帶你去藏寶殿,我已經知會藏寶殿的長老了。」古天機擺了擺手,林浩彎腰一拜,退了出來。

天瑤見到林浩出來,臉唰的一下紅了,她雙手絞在一起,眼神有些閃躲。

「瑤兒,帶我去藏寶殿吧,我要去選一種寶術。」林浩輕聲道。

「寶術?父親居然答應給你一種寶術?」天瑤抬頭驚訝道,「他怎麼會傳給你,我族有禁令,族中寶術絕對不能傳給古家之外的人的。」

林浩微笑的摸了摸天瑤的頭,笑道:「我可不是什麼外人哦。」

「你,你……」天瑤彷彿想到什麼,嬌羞驚喜道,「父親和你說了什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