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星心功第八重境界之後,隋戈輕易堪破了築基期法則碎片的奧秘所在,已經可以複製出築基期的法則碎片了。不過,隋戈並不滿足於此,如今接受法則碎片的人,都需要他親自「傳功」才行,多多少少有些不太方便。而且,「傳功」的時機也不好掌控,對於接受法則碎片的弟子來說,他們接受法則碎片的最佳時機應該是他們快要突破的時候。但是這種時候,隋戈卻未必有時間。

因此,思來想去,隋戈還是決定將法則碎片和靈草融和,煉製成一種新的丹藥,讓神草宗的弟子可以自行選擇時機服用。如此一來,隋戈自己也可以省不少的功夫。

隋戈思索了半日,終於想到了解決辦法,研究出了一種全新的丹藥,他稱其為「境界丹」。

境界丹,顧名思義,自然是服用之後,就可以提升境界的丹藥。

修行界中的許多丹藥,其存在的原因就是為了提升修行者的修為和境界,但是幾乎沒有一種丹藥,能夠保證修行者百分百提升境界,除非是傳說之中的仙藥、仙丹。而隋戈這境界丹,卻可以保證百分之九十九的服用者提升境界成功。剩下的百分之一,也許是那修行者天賦、運氣都極差的存在了。

所謂的境界丹,聽起來似乎很厲害,但是對於隋戈來說,只不過是將法則碎片重新「包裝」一下而已,其本源仍然是法則碎片,只是方便修行者使用罷了。

在隋戈看來,一枚丹藥是一個世界,一個法則碎片也是一個獨立的世界。兩者結合為一體,可以形成一個新的穩定的世界,這就是境界丹的原理所在。

境界丹,以最為純凈的地元丹為基礎,然後隋戈將在地元丹的內部構築一個五行陣法,以穩定地元丹內部的世界。並且,地元丹的材料采五穀神樹的精華而煉製的,所以對五行陣法融和最為緊密。最後,隋戈才直接在地元丹的內部世界中刻畫法則碎片,讓兩者徹底融和。

隋戈的想法沒錯,不過一開始的實驗卻失敗了,兩個世界似乎並不能融和。

後來隋戈用天星心功第八重境界的精神力去查探其中的原因,才發現這兩者之所以不能融和,居然是因為地元丹的本身存在的意志想要盜取法則碎片的精髓。

隋戈所煉製的地元丹,都是精純無比,而但凡是極佳的丹藥,本身都擁有一絲絲靈性和意念,甚至還有的丹藥會誕生出丹靈,修鍊成仙。

如今,隋戈將法則碎片打入丹藥之中,丹藥本身的意念自然便會試圖成長起來。而吞噬法則碎片,對於它們的成長,至關重要,這可比簡單的呼吸吐納迅速千百倍。

隋戈覺得,這些丹藥雖然是自己煉製出來的,但是對它們的了解依然不夠。

不過,也許有一個「人」對丹藥更加了解。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 ?這些地元丹,都是隋戈親自煉製而成的,如果還有誰比隋戈更了解這些丹藥的話,只有一個「人」,那就是這些丹藥本身。(._%%)*1*1*

隋戈的神念進入鴻蒙石中,心念一動,將藏身在鴻蒙石空間深處的一個「人」給揪了出來。

這「人」,如同一個胖乎乎的孩童,不過頭上光溜溜的,看起來很吉祥,像是拜年的童子。

不過,這傢伙卻不是「童子」,而是一個「葯靈」,地元丹的葯靈。

當初,隋戈為了成全這個葯靈,甚至讓它吸收了一枚造化丹的精華。

當然,隋戈如此地成全它,自然也是認為它有用得著的時候。

可是這小東西,得到了造化丹之後,就隱藏了起來,還以為自己已經逃脫升天,所以打算離開隋戈的控制,實在是可笑之極,它卻不知道,這鴻蒙石的空間雖然天大地大,卻盡在隋戈的掌控之中。

看到隋戈出現,這小葯靈顯得有些慌亂和害怕,甚至有些驚恐。

「怎麼,你不認得自己的主人了么?」隋戈淡淡地說道,語氣之中卻攜帶著強大的威嚴。

天星心功第八重境界,精神力凝聚而成的分身,跟隋戈本體已經並沒有多大差別了,足以輕易地震懾住這可憐的小葯靈。

這區區的葯靈,修為不過結丹期的修士,甚至還不如。畢竟,它的本體只是一枚地元丹。若是仙丹的葯靈,境界修為自然就強大很多了。

「葯童,見過……主人。」小葯靈猶豫了一下,終於跪伏在隋戈面前。

「葯童,這就是你的名字?」隋戈問到。

「是。」葯靈點頭說。

「葯童,你應該知道,是我造就了你,也是我成全了你。」隋戈平靜地說。

「葯童知道,只是,請主人繞我一命。」葯童連忙磕頭說。

「你覺得我要殺你?」隋戈訝道。

「葯童知道,作為丹藥的命運,就是被主人這樣的修行者吃掉,這是永遠都無法改變的事實。我也知道,主人雖然成全了我,也只是為了給我一些成長的時間,然後再煉化吸收,用來提升境界。」葯童惶恐地說道。

「所以,你就一直躲著。」

「是的。」葯童說,「主人……請您放過我吧。」

「我什麼時候說過要吃掉你?」隋戈反問了一句。

「這……主人,您不會吃我?」葯童喜出望外地看著隋戈。

「說實話吧,還真是沒打算吃掉你。」隋戈微笑著說,「我雖然煉丹無數,但是現在已經誕生出葯靈的,卻只是你一枚而已。再怎麼說,我也要留著你啊。更何況,吃掉你雖然比別的地元丹效果好,但是能夠好過十枚造化丹么?所以,你根本無須擔心,主人我擁有如此多的丹藥,何必要吃掉你呢?」

隋戈心念一動,無數的丹藥如同河流一樣出現在隋戈面前:「看到沒有,我擁有如此多的丹藥,何必單單要吃掉你一個小小的葯靈。」

葯童見隋戈說的是事實,也就冷靜了不少,然後試探性地向隋戈問:「那主人召喚我來,是為了什麼?」

「我試圖將法則碎片融入到丹藥之中,但是不能成功,你幫我看看,是怎麼回事。」

隋戈一邊說,一邊在葯童的面前繼續試驗。一開始很成功,隋戈用木硯神筆輕鬆地就在地元丹的內部刻出了一個法則碎片,但是很快那法則碎片的威力就開始減弱,到最後似乎就會完全消失的。

葯童注視著隋戈的動作,思索了片刻說:「主人,是丹藥吸收了法則碎片。」

隋戈微微點頭,心想這葯童果然是葯靈,一下子就看出了問題關鍵,於是繼續問:「有何解決辦法?」

「主人的法則碎片,奪天地造化,本身就可以激發丹藥的靈性,讓丹藥的神念繼續吸收法則碎片的精華而壯大。若是主人想要這法則碎片繼續存在的話,就只能反其道而行之,讓法則碎片吸收丹藥的靈性。」葯童說出了它想出來的主意。

「反其道而行之……嗯,這倒不失為一個辦法。」隋戈想了想,在那地元丹之中又用木硯神筆添加了一道陣法,這個陣法可以讓地元丹緩慢地釋放出丹藥的精華,以此反過來溫養法則碎片。

「主人,這個陣法還有些不妥……」葯童又提出了一些想法,讓隋戈對地元丹中的陣法加以完善。

隨後,隋戈又一次開始嘗試煉製境界丹,終於,被打入其中的法則碎片趨於穩定的狀態。

一枚真正的境界丹終於誕生了!

這意味著只要服下了丹藥,就可以同時吸收到地元丹的藥力和法則碎片的精髓,穩穩噹噹提升修為境界。如此一來,隋戈也不用挨個親自替神草宗和龍騰的人傳功了。這種親自傳功的事情,偶爾做做,可以讓下面的人產生崇拜、敬畏之心的,但如果長期這麼搞的話,卻不太合適,而且也會浪費隋戈自己的許多時間。因此,將境界丹賜予神草宗的弟子,讓其自行掌握突破境界的時機,再合適不過。

「恭喜主人,煉成丹藥!」葯童不失時機地拍隋戈的馬屁。

「也有你幾分功勞。」隋戈伸手一抓,一枚造化丹已經落入了他的手中,「這一枚造化丹,就當是給你的獎勵了,免得你總以為我會將你吞食掉。」

「多謝主人賞賜!」葯童真心拜服道。

「你修為境界提升,對我以後煉丹也有幫助。」隋戈吩咐說,「你也不用可以逃匿了,因為這裡都是我的法寶空間,若是我要抓你,你無論潛藏到什麼地方,都是無濟於事。如今,你放心修行,然後參悟丹藥之道,以後替我神草宗效力,少不了你的好處。」

「謹遵主人的吩咐!」葯童連忙說道。

「好了,你去吧,我如果有需要,自然會叫你來的。」隋戈讓葯童退去了。

如今,境界丹已經煉成,以隋戈現在的精神力修為,配合木硯神筆和無數的心魔作為「墨水」,眨眼的功夫就可以煉成一枚境界丹。

並且,隋戈煉製的境界丹已經不僅僅局限於先天期了,達到天星心功第八重境界之後,隋戈已經堪破了結丹期法則碎片的奧秘,自然可以將境界丹提升的境界提升到築基期了。

無數的靈草,無數的丹藥,無數的心魔,為隋戈奠定了神草宗的基礎。

境界丹的出現,終於可以讓隋戈夯實神草宗的基礎了。

大量的先天期、築基期弟子出現,神草宗的實力勢必會迅速提升,很快就可以跟那些遠古宗門比肩。到時候,神草宗,這個名不經傳的宗派,也將成為名符其實的宗門。

這境界丹如此重要,隋戈自然是日以繼夜地開始煉製。

從先天期到築基期的境界丹,隋戈用了幾天時間,足足煉製了數千枚之多。

境界丹煉成之後,隋戈並未立即分發下去。

丹藥再多,也不能浪費。更何況,這些境界丹都是隋戈親手煉製出來的,耗費了不少的心血,所以好鋼要用在刀刃上,隋戈的境界丹,自然是要給那些絕對效忠於神草宗的弟子。

出關之後,隋戈召集神草宗的「骨幹」議事。

如今,神草宗的堂口多了,不僅是宋家、沈家的人已經效忠於神草宗,徹底成為神草宗的分支,四大世家的人,在名義上也效忠於神草宗。連以前那些依附「行會」的家族,在名義上也是效忠於神草宗的。不過,弟子眾多,也難免良莠不齊。資質高低只是其次,最關鍵的是這麼多的人,品行難以確定。

因此,隋戈召集眾人議事,便是打算為神草宗訂立門規以及選拔弟子的條件。

神草宗的門規,隋戈讓宋文軒和沈泰崇兩人商議起草,命其為執法長老。畢竟這兩人管理修行家族多年,對各種門派規矩也很了解,大可借鑒利用。不以規矩不能成方圓,隋戈也知道,有些門規雖然森嚴,但是為了讓一個宗門能夠穩固,對叛徒處於極刑,殺雞儆猴,仍然是有必要的。

西門忠、荊元鳳,為執事長老。他們兩人的執事,主要是負責門人弟子的選拔,一方面是對現有神草宗的弟子進行考察;另外一方面,是考察招收新的弟子。一個強盛而強大的宗門,其門下弟子當然是要對宗門忠心耿耿才行,若是不能對宗門忠心,弟子再多又有何用。如果,其中還混入了別的宗門安插的間諜之類的,那後果就更加不堪設想了。

西門忠、荊元鳳,其本身就是心魔,它們不僅容易找到許多人心裏面的弱點,也能判斷出對方是否在說謊,自然也可以知道新挑選的弟子是否對神草宗忠心了。

而韓琨、韓程父子,為傳功長老。當然,所謂的傳功長老,並非所有的功法都是經過他們來傳授,新入門的弟子練功,需要因材施教、因人而異,所以練什麼功、跟誰練功,都需要慎重考慮的。負責傳授這些弟子功法的人,也不僅僅是韓琨、韓程父子。之所以隋戈給他們安上一個傳功長老的位置,是因為隋戈要讓他們考察這些弟子為宗門做的貢獻,以及其修為提升的程度。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 ?所謂傳功,其實就是傳「丹」。

對於這些入門弟子來說,最重要的就是入門。

什麼是入門?

達到先天境界,那便是入門。

對於一個沒落的修行世家來說,先天期境界是很牛逼的存在了。但是對於真正的宗門來說,先天境界,只能是入門。這就是修行家族和真正的宗門之間的差距了,這樣的差距,何止十萬八千里。

因為隋戈已經有了境界丹,所以要讓神草宗這些新收的弟子踏入修行的門檻,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只是,對於許多人來說,如果太容易得到的東西,便不會懂得珍惜,更不會懂得感恩。

因此,經過了執事長老考察人品之後,新入門的弟子還需要接受傳功長老的考察。

所謂的考察,其實就是歷練,在茗劍山脈做苦力也好;安排到世俗執行任務也好;還有就在上山接受入門弟子應有的種種考驗。總之一句話,隋戈擁有的境界丹雖然多,但是這些新入門的弟子想要得到境界丹,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必須通過品性考察、身體上的歷練。

另外,傳功長老還肩負有記錄門內弟子功績的任務,門下弟子如果做了什麼有利於宗門的好事情,那麼傳功長老就會記下一筆,然後報於隋戈,隋戈便可以根據功勞大小加以賞賜。

賞賜的內容,不外乎丹藥、法寶,以及指點功法。

總之,隋戈這一次召集神草宗的骨幹元老,就是要讓他們充分發揮作用,成為真正的骨幹,將神草宗發展成為一個真正的超大宗門。

按照隋戈的安排,神草宗經過了這些人的組織之後,越發變得「正規」起來。

隨著門內先天、築基期弟子的增多,已經開始有了超級大宗門的景象了。

另外,經過如夢水谷中的歷練,加上隋戈用造化丹培養,他身邊的大部分的人,修為開始突飛猛進,不少人已經踏入了結丹期的境界。

有了不少的結丹期強者坐鎮,神草宗也就像那麼一回事了。

目前,缺少的只是元嬰期的老怪物了。

不過,四大世家的老怪物們隨時都會來茗劍山晃悠,倒也讓茗劍山的威勢強了不少。

而對於曾經的那些「行會」成員家族,只要是誠心悔改,效忠於神草宗的人,隋戈也讓人加以考察、培養,然後將這些家族的後人吸納進入神草宗培養。

尤其是,對於那些在仙林草堂集團旗下做事情的人,隋戈特別給予了照顧。

婚後試愛 隋戈此舉,是希望「行會」成員家族的人,那些精通醫藥的人,可以多為仙靈草堂集團出力,多為世俗界的凡人行醫治病,這樣也就給唐雨溪和沈君菱減輕了很多負擔。

另外,按照隋戈的想法,神草宗的許多弟子,日後都要進入世俗界「歷練」,在仙靈草堂集團的中藥醫院等處服務,既能磨礪這些弟子的心性,也可以為仙靈草堂集團補充人才,可謂是一舉兩得。

這一次,隋戈的部署可謂是遠大,不過,相應的事情也就隨之而來了。

幾天過後,西門忠和荊元鳳就發現新入門的弟子之中,竟然混入了「間諜」。

這一給間諜弟子,被荊元鳳帶到了隋戈面前。

此人約莫二十幾歲,看起來普普通通的男青年,甚至稍微顯得有些內向,一眼看起來似乎很老實,很難想象他竟然是潛藏在神草宗的一個卧底。

看其修為,居然只是練氣後期而已。

「他,居然是叛徒?」隋戈向荊元鳳問道。

「是的,主人。」荊元鳳說,「如果不是主人讓我們仔細查探神草宗新入門的弟子,我們也不會留意他的存在。他是四大世家之中選拔出來的人,是西門世家的外系子弟,平日里看起來老老實實,在山上幹活也挺利索,所以韓琨道兄按照宗門規矩,賜予了他先天期的境界丹。沒想到,這廝得到了境界丹之後,居然沒有自行服用,而是借故私自下山了。不過,因為我們一直在留意新入門的弟子動靜,所以他的行動便落入了我們的眼中。」

「私自下山?為何?」隋戈看著這青年,在荊元鳳和他面前,這青年連自殺都做不到。

「當然是想要將境界丹的秘密送出去吧。」荊元鳳冷哼了一聲。

「你說。」隋戈的目光投向這男青年,語氣之中攜帶了無邊的威懾。

「我……我說……我是蜀山劍宗的外門弟子!」在隋戈的威懾之下,那青年不得不承認。

「蜀山劍宗的外門弟子。」隋戈淡淡地說,「為何而來?」

「聽聞茗劍山有可以讓人輕鬆突破先天期的靈道妙藥,所以我想來一探究竟。如果我談探明其中的秘密,將境界丹帶回去交給宗門的話,我就可以破例成為內門弟子,不用當外門弟子,給人當苦力使。」這人大約能夠預知自己的結果了,所以對於隋戈的問題,也是知無不答了。

「蜀山劍宗的內門弟子,很吸引你么?」隋戈平靜地問,「難道我這茗劍山、神草宗不好么?」

青年微微一愣,顯然沒想過這個問題。『

片刻之後,這青年才接著說:「神草宗,我以前從未聽說過神草宗之名。我不知道神草宗究竟有多好,但是跟蜀山劍宗這樣的萬年宗門,只怕還是不能相比較的。」

「找死!」荊元鳳冷哼一聲,殺氣大盛。

對於她來說,隋戈可是這個修行界中的蓋世奇才,就算是遠古宗門的傳人,也遠遠不如隋戈在她心中的地位。所以,她不容任何人輕視隋戈。

「等等。」隋戈示意荊元鳳不用動手。

「蜀山劍宗,想不到跟我也挺有些緣分的。」隋戈平靜地說,「不過,你這樣的人,天資平平,若是安心留在神草宗,好好為神草宗效力,還能輕鬆地進入先天期,甚至於築基期。可是,你偏偏要想去抱蜀山劍宗的大腿,卻不知道,就算你成為內門弟子,也未必能夠突破先天期。以你這樣的修為,即便成了內門弟子,也是地位最低的內門弟子,而且修為境界低下,壽元也就有限,成為內門弟子又如何,也不過是過眼雲煙,轉瞬間便身死道消。」

聽了隋戈的話,這青年一陣背脊發涼,忽地意識到自己幹了一件極其愚蠢的事情。

隋戈說得沒錯,這青年得到了境界丹,本可輕鬆提升到先天期,然後如果安心為神草宗效力,那麼進一步可以提升到築基期。就算是資質平平,但到了築基期,也有五百年壽命可以奮鬥,興許還能搏一個結丹期,一旦踏入金丹大道,便有千年壽元,也算是不枉修行一生了。

女怕嫁錯郎,男怕入錯行。

修行者,就怕拜錯了師門。

隋戈一句話點醒了夢中人。這苦逼的青年,只想著從蜀山劍宗的外門弟子變成內門弟子,然後為自己搏一個前程,卻沒想到,蜀山劍宗的名頭雖然大,但是弟子也不少,天賦比他高的內門弟子大有人在,就算是他成了內門弟子的一員,也很快就會淹沒在茫茫人海之中,只怕永無出頭之日。反而,在神草宗,觸手可及的機會在等著他,可是他卻失之交臂了。

「好了,你走吧。」隋戈向著苦逼的青年說道。

「主人,你要放他走?」荊元鳳似乎完全不解隋戈的做法。

隋戈沒有解釋,讓這已經失魂落魄的苦逼青年自行下山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