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嶽翻手一掌拍出,剛猛霸道的勁氣排山倒海般暴涌而出,但還未及柳上堤的衣角,卻是被鬼蒙與花竹半路截下,二人合力發出一掌,硬生生將天嶽的勁氣移了開去——

“嘭!”

勁氣所向,一方巨石應聲炸裂開來,碎石迸射,漫天紛飛,鬼蒙與花竹的臉色變了變,轉身與柳上堤退了開去,三人此刻不得不佩服先天勁脈巔峯強者的霸道一擊!

就在此時,另一處陰暗的角落轟然竄出三道身影,領頭的身着白色衣袍,正是久待多時的西門天,西門天看也不看天嶽與柳上堤的爭鋒,卻是向着七竅冰蓮的另一片花瓣籠罩的位置掠去!

果然,又一顆白色晶石滾落而下,西門天滿心歡喜,趕忙取出一個白色瓷瓶迎接,天嶽一見怒氣橫生,身影瞬間爆衝而來,但西門天身後的兩個勁裝大漢卻是早已等候在那,周身真氣流轉,竟與天嶽有着不相伯仲的修爲!

“滾開!”天嶽大喝一聲,雙掌齊出,但兩個勁裝大漢也不是吃素的,四拳同時揮出,與天嶽鬥在一處,西門天瞥了一眼天嶽,不屑地冷哼一聲:“在學院你是第一,但在外面就未必了,那兩個可是我爹的貼身侍衛,皆是先天勁脈巔峯修爲,夠你喝一壺的了,哈哈哈!”

“——那你呢?!”

一道冰冷的笑聲突兀傳來,西門天只覺眼前一花,只見一身被黑色斗篷所包裹的神祕男子橫空而至,一襲長袖拂出,竟是將那顆晶石席捲無蹤——

易逍遙嘿嘿一笑,腳尖輕點巖壁,身影爆衝而去,隨手將瓷瓶封好收進古戒,目光所及卻見劍修已掠至另一處花瓣籠罩之地,緊接着另一顆白色晶石滑落而下。。。

西門天怔怔地端着白色瓷瓶,眼中的怒火足以燃燒整個洪荒古河:“你是誰?!還我晶石——” 楊恆身邊漂浮著十枚五行符印,這是他一天鍛煉下來的成果,十枚五行符印兩兩成對分成五隊圍繞在楊恆的腰間相互竄動著煞是可愛。


「按照萬陣法訣上說的能夠凝練出十枚五行符印的就已經算是一級陣法師了,可惜我還沒有陣訣不然的話倒是能夠試一試我布陣的速度。」

楊恆微微一笑睜開眼睛,周圍的符印也是皆盡飄散開來。

「少爺您醒了。」

楊恆醒來之時已經是第二天的上午,他整夜就這樣盤坐在院子之中感悟天地靈氣,雖說他這身子骨完全不用擔心著涼,但是一邊的露兒卻是極壞了,一會兒端個火爐過來一會給楊恆披一件衣服。

「害露兒姐擔心了。」

楊恆笑了笑將披在自己身上的衣服拿下狠狠的沉了一個懶腰活動了一下有些僵硬的筋骨。

「沒事,沒事。」

露兒雖然這麼說但是楊恆卻能夠看到她眼睛旁邊的紫黑,那是擔心自己一夜沒睡留下的黑眼圈。

「露兒姐去睡一會兒吧,我帶阿虎去趟杜陵城集市中午不回來吃飯了。」

楊恆說完便是帶著阿虎出了門。

今天是杜陵城一個月一次的大集市周圍百里內的商家小販修行道者都會到來,有的是賣出自己不用之物用來換取一些銀兩,有的是想以物換物看看能不能換到一些適合自己的東西,而更多是像楊恆這種想去看看能不能淘到什麼寶物的。

楊恆雖然只是易筋境界但是其身體強度已經不差於那些煉骨的人,所以肉體本身就是最好的兵器也不需要什麼武器。

但是阿虎不一樣,楊恆跟阿虎對練的時候感覺出來雖然阿虎拳腳如風力大無窮但是卻並不習慣赤手空拳搏鬥,常常手化為刀劈向楊恆,而當楊恆問阿虎擅長的是不是刀法時阿虎卻搖頭說不記得了。


所以這次集會他還是有些目標的,首先是自己的陣法,家族中的陣法和功法都在藏經閣內,而藏經閣是只有族長允許才能進入的地方,楊恆的大伯自然是不會讓楊恆進入,所以無論是陣法還是功法楊恆都需要自己去獲得。

陣法解決后便是阿虎的武器,那個就要看命了,畢竟阿虎喜歡用什麼他並不知道只能一樣一樣的試才行。

至於最後一樣楊恆也是沒有抱多大希望,他得到了養蟲人蟲十四交給他的蟲典,他也是在其中找到了手臂上的六翼青蜢進化的辦法。

六翼青蜢乃是不少神級靈獸的雛形,他的進化之法非常多,如果單單吸收人血那麼就會進化為最普通的刀臂螳螂,最終成就也就是人級頂峰而已甚至連凶獸都算不上,如果喂他凶獸精血則會進化成為金翅火蜢,而楊恆所決定的進化之法則是最為高級的『吞礦進化法。』

按照這吞礦進化法所說六翼青蜢若是能夠在幼年時期吞噬超過六種的極品礦產便是能夠在第一次進化的時候成長為一種非常有名的神獸——十二翼斷天蜢!

這十二翼斷天蜢可以說是在凶獸界名聲大噪,實在是因為太過稀少,但是每一隻十二翼斷天蜢出世的時候都會成為各路英雄爭相去搶奪的寶貝。

而蟲典中卻是對這種行為感到頗為不屑,要知道十二翼斷天蜢最差的也是靈級,並且十二隻羽翼堪比靈級極品的武器分分鐘削鐵如泥,而十二翼斷天蜢的天賦『彈跳』則是最為強橫的幾種天賦之一。

十二翼斷天蜢動用這彈跳天賦的時候身上所有的器官都會再次強化堅硬程度上升一個等級,而且將全身的力道灌入足底,那看似輕鬆的一彈卻是能夠射穿山峰斬斷海洋,若是實力達到一定地步的話真的做到『斷天』也不是不可能!

如此強橫的十二翼斷天蜢又豈是那麼好捕捉的?所以蟲典上如此說道「與其去獵取一隻生熟的十二翼斷天蜢還不如從六翼青蜢開始培養,人獸心意相通比那半路出家芥蒂契約的行為不知道高出多少倍來。」

楊恆也是抱著要麼不培養要培養就培養最強的想法走上了集市,他期盼著從這裡尋到一些稀有的礦產來給十二翼斷天蜢餵食。

可惜終究還是讓他失望了,這來到杜陵城趕集的人都是一些小商小販像是礦產這種稀有物品他們是不會有的。

「哎,還是看看陣法和功法以及阿虎的武器吧。」

楊恆嘆了口氣搖著頭說道。

而身邊的阿虎卻猶如沒有聽到一般眼睛直直的盯著一名武器商販的攤位。

楊恆順著阿虎的視線看去沒想到竟然是一把黃銅銹刀。

「阿虎你喜歡這黃銅銹刀?」

阿虎猛的點了點頭, 帝國首席:甜寵億萬老婆

「那就買了它。」

楊恆笑著走向那武器商販低下頭來將那黃銅銹刀拾起,看著滿身銹斑已經被歲月腐蝕的不能再腐蝕的銅刀楊恆皺了皺眉。

這般武器還能與人交戰么?

他真擔心這刀在碰到對方武器的瞬間會化為粉末,但是阿虎既然喜歡他也不吝嗇那幾兩銀子。

「店家,這刀怎麼賣?」

那賣刀的人看都沒有看楊恆一眼眼睛微閉不屑的說道。

「這刀,你買不起。」

「哦?」

楊恆不置可否的哦了一聲,看著那根本是在裝睡的商販問道。

「店家說個價位便是,我想買下這一把銹刀的錢我還是有的。」

那男子眼睛睜開懶散的伸了一個懶腰看著楊恆說道。

「誰說我要賣了?這刀只換不賣!」

楊恆聽那男子如此說頓時來了興趣,這一把破刀不單單是阿虎喜歡連這店家也是當做至寶一般,究竟有什麼神奇之處?

「那敢問你這刀要換些什麼東西。」

那店家笑了笑好像就在等楊恆這句話一般,盯著他的手臂說道。

「我要的不多,就換你手臂上的那隻六翼青蜢好了!」

楊恆瞳孔皺縮,他袖子可沒有挽起來其他人根本看不到六翼青蜢的存在,而這男子卻是一口道破。

右手一翻一把金剛長槍出現在楊恆的手中,槍頭對著那男子的喉嚨楊恆眼睛微微眯起壓低了聲音問道。

「你……到底是誰!」 看到唐闊這瘋狂的樣子,威叔卻是氣得不行,當下他體內的能量瘋狂的朝着唐闊傾瀉而去,這一招是他停留在神威境中階的時候自創的,威力方面絕對沒有問題。

感受到這威叔這一招的強力,唐闊不但沒有感覺到危險,反而更加興奮了起來,當下這一招力挽狂天狠狠的轟了出去。

這一次,唐闊卻是感覺非常的難受起來,因爲這威叔一招之下,居然讓唐闊體內的魔氣都爲之沸騰了起來,這一招絕對超乎了唐闊的想象。

“這個人類有些奇怪,實力不是很強,但是這一招威力卻是彌補了他的實力,只是以他現在的實力,很難發揮出這一招的威力!小子,儘可能的把這一招學會,至少在天階之前,夠你用的了!”就在這個時候,魔源卻是突然開口說話了。


“明白!”聽到魔源居然這麼推崇威叔的這一招,唐闊點了點頭,當下趕緊調整自己沸騰的氣血。

威叔沒有想到這人硬接了自己的最厲害的一招,居然只是身子晃了晃,臉色微紅,這讓威叔完全不能接受啊,自己最爲得意的一招,居然沒能打動人家,這還怎麼打啊。

“再來!”唐闊瞬間便平復好了自己體內翻騰的氣血,眼中露出一抹興奮的笑容,當下便要飛身而去。

“等一下,我不打了,不打了,你到底要怎麼樣才能放過我們?”威叔看到這唐闊居然又要出手了,頓時嚇得他臉色大變,當下拼命的後退,然後口中高聲喊道。

“不打也可以,剛剛那一招教給我,我就放過你們!”聽到這威叔的話,唐闊卻是停了下來,然後一臉笑意的說道。

聽到唐闊的話,威叔的臉皮卻是一陣抖動,他沒有想到這唐闊想要的居然是自己的這一招,他知道自己這一招的威力確實不錯,但是他也明白,這一招的缺陷太大,根本不適合長期作戰。

“不行,這一招是我自創的,不外傳的,更何況,就算是外傳,你也無法修煉!”聽到唐闊如此說,威叔卻是搖了搖頭。

就算這一招有巨大的缺陷,他也不可能把這一招外傳的,這是自己創出來的,外傳的話,他心裏肯定不舒服。

“既然如此,那就打吧!”聽到這威叔的話,唐闊不但沒有惱怒,反而更加興奮了起來,當下他卻是將自己狂魔三式中的最後一式,魔狂霸世施展了出來。

以前的時候,他施展這一招還有很大的侷限,可是自從他實力達到了神威境中階之後,施展這一招是沒有問題了。

“不好!”感受到唐闊身上的氣勢越來越強大,這有點兒暴風雨即將到來的感覺,這讓威叔的臉色頓時大變。

當下威叔便直接腳尖點地,瘋狂的朝着後面退去,但是那股氣機卻是依然鎖定着自己,他有感覺,自己如果不退出一千米以外去,都會遭到攻擊的。

“我教,我教,你不要出手了!”他知道,自己沒有辦法在人家發出攻擊之前退出一千米以外,而這唐闊的攻擊他也沒有把握接下來,所以,他非常明智的選擇了跟唐闊合作。

“早說啊!”聽到這傢伙的話,唐闊卻是一陣氣惱,自己這兒才凝聚好,這一招足足抽走了他四分之一的魔氣,也不能浪費了啊。

想到這裏,唐闊雙掌狠狠的往地下一拍,而他本人卻是瘋狂的朝着上面衝去,可就算如此,那股瘋狂的反彈力量也讓唐闊整個人狠狠的飛出去了好幾十米,直到那股反衝力量消退,唐闊才緩緩的降落下來。

而威叔此時已經傻眼了,因爲他本來已經對唐闊的這一招估計很高了,可是當這一招真正的施展出來之後,他才明白,自己的選擇是何等的正確,如果這一招真的轟擊在自己身上,那自己現在就算沒死,恐怕也廢掉了。

因爲在他身前有一個深約十米,長寬足足有三十米的巨坑出現,而且這巨坑周圍的泥土都已經結晶化了,由此可見唐闊這一招有多強。

“這是我之前施展的那一招的精神印記,你看過之後將其銷燬!還有,年輕人,我知道你不是普通人,但是我還是要勸你,最好等你的實力突破到神威境巔峯時再用,否則的話……”威叔面色非常難看的將自己手中的那一枚精神印記所凝聚出來的玉簡扔給唐闊。

雖然他很不高興,但是他還是提醒唐闊,畢竟他們沒有仇恨。

“好的,謝謝你了!”唐闊的精神力在這玉簡上轉悠了一圈之後,看到那玉簡之內的內容,唐闊的心裏頓時一喜,這裏面非常詳細的記載了關於剛剛那一招的修煉方法,經過魔源的認定,這確實是真的。

“不用,這次是我家少爺惹到了你,這個就算是給你賠罪了!”威叔卻是搖了搖頭說道,說完之後,他便轉身朝着剛剛他們離開的方向掠去。

“喂,如果你在這兒乾的不開心,來鎮北大營找我,我叫唐闊,記住我的名字!”看着朝着遠處掠去的威叔,唐闊卻是大聲的喊道。

本來正在前掠的唐闊,在聽到唐闊說出自己身份的時候,他卻是嚇壞了,怪不得自己不是他的對手呢,原來他就是唐闊,神威候唐闊,鎮威大將軍唐闊,最年輕的的神威境強者唐闊……等等一系列的稱謂。

怪不得他有這麼強大的實力,原來他就是唐闊啊,以前只是聽說過,現在見着真人了。

不過,唐闊的最後這一番話卻是說到了他的心坎裏去了,他也不願意讓人當奴才一般的使喚,他一個堂堂神威境中階的強者,那怎麼說都是一方霸主級別,可是現在卻淪落到給人當奴才,他能開心纔怪呢。

只不過因爲一些特殊原因,他不能離開,等到事情辦好了,他一定要去一趟鎮北大營。

“跑的還真快!”看到這威叔居然跑的這麼快,唐闊卻是無奈的搖了搖頭,當下便直接來到了龍馬上,騎上龍馬便朝着遠處跑去。

“小圓,這一招真的有這麼厲害嘛?難道比你給我的狂魔三式還要厲害嘛?”騎在龍馬上,唐闊卻是對魔源問道。

“這個…這個不能這麼比,我給你的狂魔三式是適合在勇武境的時候,可是這個人所自創的招式,不但適合神威境的強者,而且就算是天階強者之中,能擁有這樣技能的人也很少!所以,你小子別得了便宜還賣乖啊!”聽到唐闊的話,魔源卻是撇了撇嘴,一臉得瑟的說道。

“好吧,暫且信你一次!”聽到魔源的話,唐闊卻是搖了搖頭,當下任由龍馬自由的往前走,而他的精神力卻是進入到了之前的那枚玉簡之中,

只是讓唐闊鬱悶的是,玉簡上的內容卻是消失了。看來這玉簡併不是永久性的,而是一次性的,還好他已經將玉簡內的內容給刻畫在自己的腦子裏面了。

就這樣,唐闊不急不躁的在路上行走着,三天的時間,唐闊一直在琢磨這威叔所給他的這個功法,這一篇技能可以說是非常的深奧,以唐闊的智商要想真正琢磨透,都不是那麼容易,這三天的時間他也只是剛剛摸透這一技能的三分之一。

“榕城!”當唐闊走了三天之後,卻是來到了距離鎮北大營最近的一個城市,不過據說這榕城可不是那麼平靜啊,因爲這裏聚集了很多不法商販,這些人經常出入龍古國和天盟國的邊界,以交換兩國緊缺貨物而牟取暴利。 回頭望去,卻見兩名侍衛仍與天嶽鬥得不可開交,西門天憤恨地摔了一記衣袖,向着另一處位置掠去——

“轟隆隆——”

山石開裂,古河咆哮,無數個血蝠卻更加瘋狂地向着地面上的人類撲下,西門天剛跑幾步,瞬間被五六頭血蝠包圍,正值怒氣難消之極,拔劍相向,但他的修爲怎是五階魔獸的對手,況且來者並非一頭!

“你們兩個蠢貨快救我!”西門天大吼大叫,劍花四濺,卻未能傷及一頭血蝠的毛髮。

兩名侍衛聞聲望去,頓時大駭,此刻天嶽亦是鬱悶到極致,一顆晶石未得到且惹了一身騷,憤憤地與二人撞劍而退,向着另一側奔去!

劍修剛欲收攏滑落而下的白色晶石,但半空中突然爆射出一道人影,竟是剛與他們分開不久的灰袍中年男子,只見他縱身橫穿虛空十餘丈,劍尖準確無誤地接住了一顆晶石,但剛欲退身之際,卻葛地慘叫一聲,兩頭血蝠生生將他撕裂開來,而他手中的長劍和晶石亦是滑落而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