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怪物,痛苦的不斷慘叫,巨爪不斷的向著後背的林凡揮舞。由於林凡緊貼在大怪物的後背的中心位置,所以不管大怪物怎麼的揮舞手臂,也打不到林凡的身體。

林凡手握住火鳳劍,不斷的刺向大怪物的後背,火鳳劍上面燃燒著火焰,每刺一下,都是伴隨著烈火的燃燒。林凡每一次刺入都會削去大怪物身上大量的血肉,大怪物不停的慘叫著。巨大的爪子也不停的揮舞著,林凡就是死死的貼在大怪物的背上,瘋狂的刺傷著大怪物。

「揚洛,你聽,好像是靈獸的叫喊聲!」雲溪停了下來仔細的聽著遠方出來的聲音。

揚洛也停了下來,說:「真的是哦,而且叫的這麼凄慘,一定是發生了爭鬥!」

「快走,我們去看看!」雲溪快速的向著靈獸的叫喊聲的方向跑去。

大怪物痛的實在沒有辦法,他突然猛地往後一摔。整個身體重重的壓在地上,他無法傷害到林凡,但是他也不想讓林凡好過。大怪物在地上瘋狂的滾動,嘴巴張開不停的大叫著。

緊緊卷著的舌頭,也痛的伸直了。剛吞進去的晟少還沒有來得及咽下,被林凡這麼一折騰,晟少隨著大怪物的嘴裡滑了出來。晟少掙扎了兩下,一瘸一拐的向著遠處跑去。大怪物瘋狂的慘叫著,也沒有心思去理睬晟少的逃走。一直在地上瘋狂的翻滾,試圖向吧林凡從他的身體裡面抖出來。

林凡死死的鑽進他剛才挖的肉坑裡面,一刻也不願死鬆手。林凡在大怪物的體內被不斷的擠壓,整個人就像是血人一般,但是他就是不放棄,一有機會,就狠狠的刺向大怪物,林凡認為硬打也許林凡不是對手,但是要是靠軟磨的話,林凡還是有這個毅力的。

「晟少你怎麼了啊!」揚洛跑到大怪物的面前,見到大怪物莫名其妙的在地上翻滾感到十分的奇怪,但又發現晟少艱難的向著大怪物的遠處逃走,就連忙上前扶住晟少說道。

晟少見到揚洛的趕來,指著在地上翻滾的大怪物說:「快,你們快去幫助林凡,他估計也撐不住多久了!」

「你照顧一下晟少,我來幫助凡哥!」揚洛把晟少交到雲溪的手裡,看著在地上翻滾的大怪物氣憤的喊道。

「靈隱劍!」

揚洛雙手緊握,紫色的靈力快速的溢滿全身,揚洛雙手一合,身體前侵,紫色的靈力化為一把寶劍向著大怪物飛去。

「嘭!」

一聲巨響,巨大的紫色寶劍劃過天空,帶著絲絲的破風聲,猛烈的撞擊的大怪物的巨爪之聲。大怪物兩隻巨大的爪子一夾,把急速飛來的巨劍穩穩的夾在兩隻巨爪之間。另一隻巨爪猛地向著巨劍劈來,「咔嚓!」一聲,紫色的巨劍就化為煙霧消失在空氣當中。

大怪物對揚洛的攻擊一點也不放在眼裡,還在不停的在地面上滾動。對他來說,背後的敵人才是他要解決的對象。

揚洛見到自己的的攻擊連大怪物的皮毛都傷不了,氣憤的緊握雙手,紫色的靈力盡身而出,濃郁的靈力全部包裹在揚洛的全身。揚洛身體一躍,如蒼鷹一般飛入空中。

「萬影劍!」

揚洛魚貫空中,身體如一把紫色的寶劍,散發著陣陣的光芒。揚洛身體一動,無數道紫色的寶劍如雷雨一樣向著大怪物飛掠而去。

大怪物藐視的看了一眼天空飛來的寶劍,巨大的爪子在身前不斷的揮舞著。飛掠而來的飛劍如雨點一般的密集的灑落在大怪物面前,大怪物的巨爪不停的揮舞著,那些飛劍竟然沒有一個刺到大怪物的身體。到時大怪物的四周如叢林一般密集的散落了無數的飛劍,揚洛氣憤的咬著牙,把身體內的靈力散發到了極致。瞬間飛劍的數量好像增加了許多,就連掉落的速度也快了數倍。大怪物巨大的爪子顯得凌亂起來,「咔嚓」一聲,大怪物的一隻巨爪,承受不住飛劍的攻擊,斷落了下來。揚洛見到機會來了,身體瞬間化為一把紫色的巨劍。如流星一般劃破天空,筆直的刺向大怪物的身體之上。

揚洛的速度極快,大怪物無數的巨爪飛舞著攻來的飛劍。一時無暇顧及揚洛,「噗嗤」一聲,揚洛狠狠的刺入大怪物的體內。

「吼!」

大怪物一聲嚎叫,瞬間站了起來。揚洛化為的寶劍穿過大怪物的身體,十分疲累的掉落在大怪物的背後。大怪物忍著身體的,身體靈敏的轉過。掄起巨大的爪子,就狠狠的向著揚洛砸去。

揚洛耗盡所有的靈力和力氣,才刺到大怪物,所有此時的揚洛是一點的力氣也沒有了。揚洛看著大怪物瘋狂的砸向自己,身子無力的坐在地上。無奈的閉上眼睛,等待著死亡的到來。

「嘭!」

大怪物的巨爪剛落到揚洛的上空的時候,大怪物的胸口突然爆炸開來。然後一道紅光從大怪物的胸口飛出,紅光手握火焰的火鳳劍,滿身是血的凌空站在天空。

大怪物的胸口瞬間鮮血如噴泉一般湧出,大怪物一臉的不可思議的重重的倒在地上。那隻快要砸到揚洛的巨爪,也隨著大怪物重重的砸在地面之上。

「咚!」

一聲巨響,大怪物倒下大地都在顫動。那些聳立在地面上的木板頃刻間全部倒成一片,龐大的迷宮,就這樣被這個龐然大物毀於一旦。

林凡緩緩的從空中落了下來,走到緊閉雙眼的揚洛面前輕輕的拍了一下說:「好了,他已經死了!」

揚洛聽到林凡的聲音,連忙睜開眼睛。當揚洛睜開眼睛的那一刻,他誇張的大叫起來說:「啊!鬼啊!」 林凡狐疑的看著揚洛說:「你抽什麼瘋啊,我,你都不認識了啊!」

揚洛驚恐的從地上站了起來,看著眼前全身是血的,身體臃腫的少年。揚洛伸出手撒了撒林凡臉上的血漬說:「我的天啊,你這樣出來,誰不害怕啊!」

雲溪憐惜的走到林凡的面前,看著林凡此時的外形,簡直就是一個肥胖版的林凡,眼睛瞬間濕潤的說:「凡哥!」

一道光芒閃過,三層的建築瞬間全部消失了。看著一覽無遺的三層,林凡在摸了摸自己,身上的血漬也完全消失,就連那臃腫的外表也隨著光芒閃過也變得蕩然無存了。

林凡握住雲溪的手說:「看到沒有啊,我又變回原來的樣子了!」

「是啊!這個考驗還真的蠻不錯的,只要戰勝靈獸,通過考驗。我們之前的傷勢就像是沒有發生過一樣,要是沒有這一項功能的話,也不知道我們可以過的了第幾關。」晟少從地上站了起來,抖動著靈活的雙腿,微笑著說道。

「我們要繼續嗎?」揚洛看著四層的樓梯,微笑著看著林凡說道。

「我們休息一下吧,這個迷宮讓我們浪費太多的體力了。雖然他們快要幫助我們恢復傷勢,但是他們無法幫我恢復體力啊!」林凡走到三層的窗戶口,看向遠方,此時已經是黑夜了。

揚洛也走到窗戶前看著外面:「凡哥,你說兩天的時間。我們能到達第九層嗎?」

「當初誰說大話來著,才九層寶塔,竟然還要兩天?是不是你說的啊!」晟少走來揚洛的身邊拍了一下揚洛微笑著說道。

揚洛摸了摸頭說:「我當初不知道這裡面這麼恐怖啊,我們才到三層就這麼危險了。真的不知道,我們可以不可以堅持到最後!」

「放心吧。我們會到最後的,我不知道上面有多麼大的危險,但是我知道自己是不會放棄的。」林凡緩慢的做了下來,眼睛直直的看向遠方。他要通過這次考驗,只有通過了這次考驗他才有資格進入上院。只有經過上院的修鍊他才有希望進入天錄院,通過天錄院,他才會變強,他才可以在大千世界有立足的實力,才可以找到他的父母的下落,才可以解開自己心裡的各種謎團。

對於林凡來說,這一切都是他必須做的。這一環環緊緊的鏈接在一起,只要他錯過了任何一個環節。他都會輸的一敗塗地,所以林凡不能失敗,他也不予許自己失敗。但是世間的事情往往都是造化弄人,林凡的以後會怎麼樣誰也說不清楚。

「大家都睡吧!這裡是寶塔之內,是很安全的,不會有什麼靈獸出沒的!」林凡望著大家一臉愁容,微笑的對著大家喊道。

「對啊!後面的危險一定會更加的殘忍,所以我們還是先好好的養足精神吧!不過怎麼樣,我們都會團結一致共同面對的!」雪寧甜甜的對著大家微笑的說。

「好吧!大家睡吧,不管怎麼樣,我們會一起面對啊!」雲溪微笑的看著大家,走到牆邊靠著牆面,閉著眼睛休息去了。

眾人也跟著雲溪,全部相偎在一起,熟睡了起來。也許是太疲憊了,他們不一會就進入了夢鄉。

迷迷糊糊中林凡來到一個黑暗的房間裡面,房間十分的豪華,但是裡面的卻沒有什麼擺設。林凡緊張的在房間裡面摸索,試圖找到出口離開這裡。

就在林凡摸索間,突然見到前面有一個微微的亮光。林凡欣喜的跑向那微微的亮光,跑進一看亮光的前面有一道鐵欄。鐵欄後面是一個出口,那微微的亮光就是從那出口處傳出來的。

林凡用力的搖晃著眼前的鐵欄大聲喊道:「有沒有人啊,放我出去!這是哪裡啊!」

林凡緊張的叫喊著,叫喊聲在空蕩蕩的房間裡面傳到了很遠。碩大的房間裡面沒有半點的迴音,只有林凡自己的聲音,在房間裡面慢慢的回蕩。

林凡突然感覺身體十分的燥熱,林凡緊握雙手,利用自己體內的靈力來驅散出那份莫名的燥熱。林凡靜下心來,看著這漆黑的房間。房間十分的華麗,裡面空蕩蕩的沒有什麼可以觸摸的擺設。只有一個鐵欄,攔住了林凡的去路。林凡十分謹慎的想要從鐵欄上找出什麼破綻,或者是按鈕之類的東西。可是林凡擺弄了好久,也沒有找出那裡可以打開著堅固的鐵欄。林凡失望的坐在地上,看著鐵欄外面的淡淡的亮光,無奈的躺在了地上。

「你就是林凡嗎?」一個清細的聲音在林凡的耳邊響起,林凡連忙坐了起來四處看看說:「誰!你是誰!」

「我在這裡等了你好久了,你終於可以感受到我的存在了!」那清細的聲音越來越近,林凡抬頭看向那鐵欄。嚇得連忙站起來說:「你是誰啊!這是哪裡啊!」

鐵欄後面站著一條巨龍,龍身體呈現棕褐色。巨龍的身體十分的巨大,在巨龍的後背還有一對巨大的翅膀。翅膀上沒有羽毛,全部是棕褐色的龍鱗包裹住巨大的雙翅。巨龍龐大的身體龜縮在鐵欄外面不算寬敞的房間裡面,顯得十分的擁擠和難過。

巨龍看著林凡,清細的聲音再次響起:「我是應龍,是上古的神獸!」

林凡緊張的看著眼前的大傢伙,不敢相信的說:「是你在和我說話?」

「廢話,這裡還有別人嗎?」那個清細的聲音有點氣憤的說道。

林凡看了看四周,真的沒有發現有人的跡象,林凡警惕的看著眼前的應龍說:「你真的是應龍!我聽說過關於你的傳說,你的實力在萬獸榜上可以排在第幾位啊!」

應龍藐視的看了一眼林凡說:「你也太小看我了吧,我的實力怎麼也要出現在神獸榜啊。像萬獸榜這裡的名單裡面是不會出現我的名字的!」

「什麼?還有神獸榜啊!」林凡傻傻的摸了摸頭說:「我以為靈獸只有一個萬獸榜呢!」

「呵呵!你現在的實力當然接觸不到神獸榜的神獸,不知道耶不足為怪,不過你這麼快就可以感受到我的意識,說明你的進步蠻快的。本來我還以為要十年以後才可以和你聊天呢!」應龍眼睛裡面流露出一絲的喜悅說道。

林凡見應龍對自己沒有惡意,就放鬆了警惕,走到鐵欄面前說:「這裡是哪裡是,為什麼我會突然出現在這裡啊!」

「這是在你的天靈珠裡面,你是聽到了我的感應才會進來的。不過你現在的實力,估計無法推動天靈珠吧。」應龍無奈的看了林凡一眼說道。

林凡好奇的看著四周,驚訝的說:「這就是天靈珠?!這裡就是媽媽留在我體內的天靈珠?!」

「你現在的實力還無法打開天靈珠,所以裡面的東西你都無法看見。當初你的母親把我打出天靈珠的時候,我也無法理解。這麼一個小小的珠子怎麼可能攔的住我,現在被他困了五年,我終於知道它的威力了。打開它還得靠你,所以你好好的修鍊,我再也不想待在這擁擠的空間裡面了!」應龍的傲慢隨著時間的推移,慢慢的變成了無奈的期盼。他只能期盼林凡的實力可以推動天靈珠,可以讓他從這個狹小的空間裡面出去。所以這些年他一直試圖用意念來聯繫林凡,不過之前完全沒有回應。這一次終於有了結果,應龍的心情也隨之興奮了起來。

「凡哥!凡哥醒醒!」雪寧不斷的搖晃著林凡的身體,大聲的喊道。

林凡迷迷糊糊的從睡夢中醒來,發現天已經亮了。林凡摸了摸自己的腦袋說:「原來我在做夢,不是吧,怎麼那麼真實呢!」

林凡做了起來,運用靈力湧入體內的天靈珠。卻發現天靈珠一點跡象都沒有,還是安安靜靜的在那裡不發出半點動靜。

「真的是做夢啊,」林凡從地上站了起來,看著大家都精神飽滿的樣子說:「我們去第四層吧!」

「就等你了,」雪寧抱住林凡的手臂說:「要不是看著你睡得那麼香,我們早叫醒你了,沒有想到你還睡得這麼沉!」

「呵呵!」林凡傻笑了兩下說:「那我們就快點出發吧!」

林凡他們微笑的進入了寶塔四層,寶塔四層的空間十分的小。只有三層的十分之一,林凡他們走了上來,奇怪的看了看。

「這麼小的空間,怎麼打鬥啊!」揚洛見到他們六個人就佔去一半的空間時,就十分無奈的說道。

「要是可以不打就好了!」雲溪看著四周根本就不像打鬥的場所,期盼的說道。

「呵呵!孩子們,恭喜你們可以來到寶塔四層。來到這裡說明你們的實力非常的不一般,但是想要進入五層,只有強大的實力還是不可以的!」一個白鬍子的老者憑空出現在林凡他們的面前,微笑著說。

「您是?」林凡好奇的問道。

「我就是你們第四層的考官,只有通過了我的考驗你們才可以通往第五層哦!」白鬍子老者一臉微笑著說。

「不知道我們這一次是什麼樣的考驗呢!」晟少期待的看著白鬍子老者問道。

「你們看看後面就知道了!」老者伸出手指向林凡他們的身後嚴肅的說道。 「怎麼突然出現了幾道門啊!」林凡他們穿過身體,卻發現剛才原本平滑的木牆上多出了幾道木門。

白鬍子老者微笑的走到幾道門的前面說:「這裡面有五道門,你們派出三個人。三局兩勝,你們就可以順利通過了。不然的話我也幫不了你們了!」

「可以問一下,這一層是考我們什麼的嗎?」陳靜嚴肅的看著老者認真的問道。

「呵呵!本層考你們的不是武力,所以你們不用擔心實力的問題。不過也不能一點都不打鬥的,所以你們要慎重的選擇人員!」白鬍子老者順了順發白的鬍鬚說道。

「哈哈!這一層考的是智慧。既然考的是智慧,那麼我就最有發言權了!」揚洛興奮的大笑著走了出來說道。

雪寧瞥了一眼揚洛說:「就你?」

「哈哈!對啊,下面我來說一下。凡哥前面都是你表現的,所以這一次你們就休息休息吧。晟少嗎?平時就是一個粗人,所以智力嘛,我就不恭維了。雪寧呢,就更加不用說了,就是一個沒有腦子的人,所以這一次派出的三個人,就是我們了!」揚洛拉過雲溪和陳靜自豪的說道。

「你……!」雪寧拉著林凡的手臂撒嬌的說:「凡哥他竟然這麼說我!你就教訓教訓他!」

林凡微笑的拍了拍雪寧的小手,看著晟少說:「你認為呢!」

「我的確是一個粗人,所以這一次我還是不要連累大家了!」晟少摸了摸頭,不好意思的說道。

陳靜微微一笑說:「我看就照揚洛說的這樣吧,林凡也累了,我們也要出一點力氣啊!」

「好的,我同意!」雲溪看著林凡微笑著說。

「既然你們選擇好了,我不得不告訴你們。這五道門,只有三道是通往異界的。另外兩道門是假的,門的後面就是一面石牆,所以你們要好好的把握住機會哦!」白鬍子老者微笑著消失在空氣中說道。

「不會吧!這也太苛刻了吧!」揚洛聽到白鬍子老者最後的一番話,氣憤的說道。

「怎麼了!怕了嗎?怕了就說出來哦,我們都願意去哦!」雪寧看著揚洛的表情,不樂意到的說。

揚洛睜著大大的眼睛看著雪寧說:「我會怕!你看著吧,我一定會通過的!」

「哼!」雪寧美艷的紅唇一撅,臉轉向一旁,氣憤的一跺腳發出氣憤的聲音說。

「好了,你們就不要吵了。還是快點抓緊時間吧!」林凡笑著對著揚洛他們說道。

「我先來,我要讓某些人知道我的厲害!」揚洛氣憤的板著臉,走到五扇門前。揚洛仔細的看了看五扇一模一樣的門,走到最西面的一道。輕輕的打開了門。

揚洛打開門的同時,大家都緊張的看著揚洛面前的門,就連生氣的雪寧也投來好奇的眼神。門被輕輕的推開了,裡面瞬間撲面迎來一陣白霧。揚洛看著濃郁的白霧,心裡十分的激動。他開心的轉過臉看了一眼雪寧,眼神裡面充滿了挑釁和得意。

雪寧用力的瞥了揚洛一眼說:「狗屎運!」

揚洛卻不在乎雪寧的表情,欣喜的向著門裡走去。「咚!」的一聲,揚洛的腦袋好像撞到什麼似得。他好奇的摸了摸,後面是一面石牆。

揚洛緊張的從上到下的摸著,發現眼前的的確確實一面石牆。揚洛一下子獃獃的做了下來,望著眼前的石牆不知道怎麼辦了。

林凡他們見到揚洛突然做了下來,都好奇的走向前。仔細一看,在濃郁的白霧後面真的是一面石牆。

「我就說你是一個倒霉蛋吧!早知道就不要你參加了!」雪寧見到揚洛開啟的們是石牆的時候,心裡是有狠有喜的說道。

林凡拉住了雪寧,瞪了她一眼,然後走到揚洛的面前拉起呆坐在地上的揚洛說:「沒有關係的,你這是好事啊,你這是幫他們排除了一個石門,她們的勝算幾率一下子就大了很多啊!」

「對啊!我們還有謝謝你幫我們除去這道石門呢!」陳靜也連忙走到前面對著揚洛微笑著說道。

揚洛看了看林凡他們,什麼也沒有說,徑直的向著後面走去。

林凡拉住陳靜和雲溪說:「現在這個情況,你們也應該知道你們的任務有多艱巨了吧!」

「你放心吧,我們走到這裡也不容易,所以我們會全力以赴的!」陳靜嚴肅的看著林凡說道。

「凡哥你就放心吧,這次我來!」雲溪眼睛緊緊的看著林凡,雙手緊握的說道。

林凡看著雲溪點了點頭說:「好的!」

雲溪也點了點頭,向著其餘的四扇門走去。雲溪緊張的看著眼前的四道門,她必須要謹慎的選擇。這四道門之中還有一道是石門,如果她選擇的是那四分之一的石門的話。就直接快要說他們就輸了,雖然幾率有四分之一,但是她必須謹慎的選擇。

雲溪猶豫了一會,她輕輕的推開其中一道門。門輕輕的被打開,裡面瞬間濃郁的白霧撲面而來。雲溪看見眼前的白霧,心瞬間提到了嗓子眼了。不僅是她,所以的人都是十分緊張的看著那濃郁的白霧。剛才揚洛打開的那道門裡面也是這樣的白霧,難道這白霧後面又是一道石牆。

揚洛緊張的看著那濃郁的白霧,再次呆坐在地上。怎麼可能,他們這是還沒有開始就死在了選擇上嗎?

雲溪眼睛死死的看著眼前的白霧,心撲通撲通的直跳。她也不想自己就這樣死在了選擇上,她緊張的伸出手,輕輕的觸摸白霧後面的東西。她不想自己就這樣死了,她好像自己可以有個機會,就是死也要讓她有個死的機會。

雲溪的手輕輕的探了探,她摸到白霧的後面有一個東西。她連忙的上下的摸索了幾下,瞬間她的心涼透了,她傻傻的站在原地。她不敢回頭,因為後面的人對她的期待,遠遠比她都要強烈。

林凡見到雲溪的表情,心裡咯噔一下。林凡也傻傻的站在原地,揚洛開啟石牆,他們還有機會,而如今雲溪也開到了石牆。就註定他們的失敗了,他們只能止步在第四層了。

晟少見到大家全部沉默的站著,臉上尷尬的一笑說:「大家不要難過了,不是我們實力不行。要怪就怪我們的運氣吧,有時候運氣的確可以改變一個人的一生。」

「為什麼!為什麼我們就要被運氣改變,我不要!」雪寧發瘋似得跑向雲溪,兩隻手不斷的在白霧後面的石牆上摸索,希望眼前的石牆只是她的錯覺。

「你在幹嗎啊!不要發瘋了!」陳靜走上前拉住雪寧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