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廳中人依然很多。

陳姍姍從一旁走向龍子佑。

龍子佑轉頭看著她。

陳姍姍問,「乳酪呢?」

「喝醉了。」

「我看到了,因為幫你喝酒所以醉了。」

「嗯。」龍子佑承認。

「你對我家乳酪倒是,隨便得很。」

「我也不是隨隨便便的人。」龍子佑很認真。

陳姍姍笑了一下。

笑著,突然靠近龍子佑。

龍子佑還有些小緊張。

誰讓,這麼美呢。

儘管一把歲數。

陳姍姍在他耳邊說道,「是嗎?」

龍子佑這個情場老手,這一刻反而被陳姍姍給撩紅了臉。

「那樣,就有理由找你父母挑釁了。這輩子,我人生最大的梗就在你母親那裡,從未看她吃過癟。」

「阿姨你不覺得你很幼稚嗎?」龍子佑無語。

怎麼能犧牲自己女兒的幸福呢。

陳姍姍笑。

笑著怕了拍龍子佑的肩膀,居然什麼都沒說走了。

龍子佑看著陳姍姍的背影。

哪裡知道,陳姍姍只是覺得,龍子佑可以幫她寶貝女兒走出小麒的世界。

婚宴依然繼續著。

小麒因為酒醉在房間一睡,就是一天。

不知道是故意的還是故意的,總之,婚宴一直持續到晚上,晚上她也沒有下樓,不過傭人有送餐去她房間,至於她吃沒有吃,封子佑表示興趣不大。

他看著人漸漸稀少的大廳,一邊喝著汽水飲料,一邊把手機拿著把玩。

此刻韓湊和陳姍姍以及卡卡小麒夫婦都在送賓客歸去。

他顯得空閑了很多。

那一刻。

手機簡訊響了。

他點開。

「在哪?」

龍子佑嘴角一笑。

他說,「在客廳西南方向,一個人。一個人在等你。」

那邊沒有回答。

所以他就等了幾分鐘。

露恩出現在了他面前。

龍子佑主動拉起她的手,「我以為你忘了我,你知道我今晚等了多長時間嗎?」

說得那麼受傷又那麼真誠。

露恩那一刻反而有些過意不去,「對不起,我只是不知道你是不是在給我開玩笑,畢竟我們萍水相逢……唔。」

龍子佑用手捂住了她的嘴唇。

他磁性的嗓音說,「不是萍水相逢,我們上輩子就認識。」

露恩被龍子佑撩得不要不要的。

龍子佑牽著她說,「跟我來。」

「去哪裡?」

「你說呢?」

「龍子佑,我們會不會……」

「不會。」龍子佑似乎知道她要說什麼,「一點都不快。」

既然主動找他。

其實,就已經下定了決心。

不過女人都喜歡口是心非。

他太了解了。

他帶著露恩上樓。

露恩心跳加速。

還從來沒有過,第一天見面就發生關係的。

莫名還有些小激動。

而此刻的大廳中。

小麒眼眸緊緊的看著龍子佑離開的方向,臉色很冷。

龍子佑帶著露恩去自己的房間。

走廊上。

韓瑾從房間中走出來。

睡了一天,此刻已經褪下了那件美麗的晚禮服,貌似也洗了澡,就穿了一套比較休閑的家居服,出現在走廊上的時候,看到封子佑親昵的牽著另外一個女人的手,似乎是往他的房間去。

看著她的那一刻,也顯得很自若,自若地說,「韓小姐酒醒了?」

韓瑾將視線從女人身上,放在了龍子佑的身上。

龍子佑說,「現在大廳中人走得差不多了,你父母在送客,小麒也在。你穿成這樣我建議你不要下樓。如果餓了,讓傭人給你送餐吧。」

韓瑾依然只是看著他。

她今天是有些喝醉了,但她很清楚她今天都做了什麼。

也很清楚,龍子佑是怎麼拒絕和她的,此刻卻如此,帶著另外一個女人去他的房間。

她轉身越過他們。

確實,龍子佑要做什麼那是他的事情。

他們之間根本就不算真正的男女朋友。

龍子佑只是討厭她才會幫她。

她直接下樓。

她只是覺得在房間中待的時間太長了,昏睡了一天,其實多半時間是醒著的,但她不知道能夠幹嘛,也不想下樓看到小麒的笑,甚至不想面對龍子佑,到此刻,本來該夜深人靜睡覺的時候,她卻清醒到嚇人,甚至半點都不想閉上眼睛,所以她洗了澡,想出門走,在家後花園走走,散散心也好。

龍子佑並沒有因為韓瑾的冷漠而有任何其他情緒,他依然牽著露恩,回房。

露恩有些好奇,「你真的和韓小姐沒有任何關係嗎?剛剛看她好像有點不高興的樣子。」

「她不高興的原因是,她最愛的小麒娶了老婆,和我們有什麼關係啊,寶貝。」龍子佑親昵的說道,在她耳邊說著,故意在調情。

露恩羞得臉蛋通紅。

「去洗澡。」他在她耳邊低沉道。

「龍子佑,我其實有些緊張……」

「別怕,會是個美好的夜晚的。」

露恩被龍子佑蠱惑了。

她深呼吸一口氣,走進了浴室。

龍子佑看著露恩的方向,臉上的笑容也漸漸隱退。

他坐在沙發上,隨手拿起電話,編輯簡訊,「半個小時后,想盡辦法帶著龍麒來我房間。」

最後幫韓瑾再刺激一下小麒。

這一刺激都不行,他也就無能為力了。

他會在明天一早離開金三角,至此結束。

放下手機靠在沙發上坐了一會兒。

直到露恩出現在他的房間。

龍子佑起身走向她。

露恩很緊張。

龍子佑在她耳邊說道,「我去洗澡。」

「嗯。」

露恩羞紅著臉。

龍子佑走進浴室沖洗。

從來到金三角開始,他一直在問自己,這麼做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只是因為討厭韓瑾想要他徹底遠離嗎?!

不只是。

但他很清楚,他真的不想見到韓瑾。

他快速的把澡洗完出來。

韓瑾就這麼驀然的打開了房門,驀然的看著房裡的一切。

她收到龍子佑的簡訊,讓她帶著小麒過來。

她照做了。

小麒不會拒絕她的任何要求,甚至沒有問她為什麼,她叫他,他就來了。

她知道,小麒還是喜歡她的。

越是喜歡,越是讓她覺得有些悲涼。

她終於知道世界上最遠的距離真的不是生與死,而是彼此相愛,卻怎麼都不能在一起。

她靜默的看著眼前的瘋狂。

小麒也看到了。

看到了,他突然推著輪椅進去。

龍瑾拉住小麒,「算了。」

反正她和龍子佑之間也沒什麼關係。

她也理解不了,龍子佑為什麼要讓她帶著小麒過來,還讓他們看到了這個畫面。

她只是想著放棄了,放棄了,所以對很多事情興趣不高。

小麒轉頭看著韓瑾。

「本來就是假的,走吧。」韓瑾轉身打算離開。

「誰說是假的。」龍子佑突然開口。

開口。

他從床上下來,一步一步走向門口處的小麒和龍瑾。

露恩不明所以,所以猛地拉過被子,將自己掩蓋。

心裡還帶著些不是滋味,他們正在興緻高昂的地步,就差一點點就可以進去了。

而她莫名的非常期待。

龍子佑的腳步停在韓瑾的面前,對她一字一句說道,「我告訴過韓瑾,如果他不要你了,我就和你玩。」

韓瑾看著他。

「不是說想要忘記小麒嗎?不是說想要讓我徹底幫你斷了後路嗎?上午拒絕了你的邀請,我怎麼能夠拒絕女人的主動呢?所以,一起吧。」

韓瑾就這麼看著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