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堂中供奉著上清神像。一個鶴老者手持香燭正俯身祭拜。身後一個身穿黑色西裝的中年男子恭敬地伺立。

年輕的聲音傳來中年臉上閃過一絲驚喜。

囚情媽咪

九叩之後老者挺身中年趕忙接過他手中紅香神色恭敬地插入神龕前的香爐。

「修行之人當不因物喜不以己悲切忌狂躁。怎可如此失態?!」老者訓斥道。

青年臉色一肅恭敬道:「爺爺強兒記住了。」

老者點點頭欣慰之色一閃而過。看著眼前極力壓制喜色的孫兒心頭卻驀然閃過另一個年輕的身影和那不知所謂的倔強、無奈的痛苦不由神色微黯:「都去吧!」

二人躬身退去。

老者靜立良久一聲長嘆似若呢喃道:「我的明兒啊你現在可安好?」


似乎在晴天想起了一聲霹靂震得人不能自已。


「撲通」一聲哽咽聲:「爺爺!」

老者身軀一僵猶自不信搖頭苦笑道:「心神搖曳看來我大限真的快到了。」

哽咽失聲「爺爺不孝孫兒回來看您了。」

老者顫抖著轉過身子看著跪在眼前的人兒怔怔呆住枯黃的雙眼湧出兩行濁淚。伸出蒼老的手顫抖地向他摸去。

來者正是獨孤離和呂布。獨孤離輕車熟路加上二人修為高深隱住身形偌大的獨孤世家竟沒有一人現。獨孤離原本打算悄悄留下龍虎金丹和服用之法后便立刻離開的這地方對自己只是一個心傷的回憶。是以跟著獨孤強來到大堂后他一直未現身。

只是血濃於水他心中畢竟還是藏著一絲牽挂的。獨孤家主的一聲「明兒」終於使得他無法剋制。

「嗯不哭回來就好回來了就好。」

獨孤離緊抿嘴唇卻止不住淚如泉湧。

獨孤庚雖然修為盡失可是境界仍在一眼望去獨孤離整個身體似乎都被一股朦朧的氣息遮住大驚之後大喜:「明兒你可以修行了?!」


「嗯。」獨孤離使勁地點了點頭。

獨孤庚除了欣慰並無表現什麼吃驚之色「如此我也就放心了。」拱手對著呂布說道:「明兒日後就麻煩前輩多加照顧了。」

獨孤離心中陡然升起一抹不安「爺爺我這次帶來了龍虎金丹……」

「其實從你父親去的那一刻起我便也厭倦了這裡。」獨孤庚似未聽到獨孤離的話語徑顧說道「十九年了想必你奶奶也不會再那般恨我了。」

便在獨孤離驚恐的注視中那蒼老卻從未佝僂的身軀轟然向後倒去……

獨孤離握著金丹的手如石化般僵在半空眼中儘是無法置信良久爆出一聲驚天慟吼:「我不甘——」


「爺爺明兒帶來了龍虎金丹是龍虎宗的龍虎金丹天下沒有它治不了的傷沒有我這就給你服下。」獨孤離手忙腳亂地掰開獨孤庚的嘴驀地手腕一緊呂布淡淡的聲音傳來:「他死了!」

獨孤離眼中閃過一片血紅突然起立轉身墨晶分光劍在空中劃過一條黑色弧光對著呂布狠狠劈去。

呂布微側避過面無表情:「你若再如此般便要走火入魔了。」

獨孤離臉孔扭曲對他的話充耳不聞揮劍毫無章法卻招招拚命。呂布修為、經驗遠於他卻並不反抗只一味躲避。

便在此刻獨孤庚倒下的身軀頭部突然升起一團白光閃入二人身間靠近獨孤離巍巍輕鳴然後衝天而去。

獨孤離握著靈劍的手悄然鬆開臉上無聲地淌下兩行淚水。而後輕輕頓足尋著白光遁去。

天地靈氣的異動早驚動了莊園中的眾人獨孤強和他父親是離大堂最近的人可是待他們趕到時入目卻只有躺在地上已生息全無的獨孤庚和一個散著紫金光芒的光團。

獨孤世家大慟!

ps:收藏、鮮花 京都西郊惠和醫院婦產科手術室外一中年男子焦急地踱來踱去。突然眼前一花似有一道白光掠過。手術室內頓時傳出一陣嘹亮的嬰兒啼哭聲。男子腳步一僵片刻后突然手舞足蹈放聲大叫:「我當爸爸了我當爸爸了……」

手術室內年僅十九歲的見習護士接過嬰孩正欲向人母道喜。目光掃過小孩胖嘟嘟的小臉蛋心中驀地升起一股異樣之情似乎這小孩與自己前世便已相識。

哭鬧不止的小孩突然眉開眼笑小嘴咿咿呀呀不休雙腳亂蹦小手在護士臉上拍個不停。年輕的護士給逗樂了渾沒現自己倒映在小孩眼瞳中的雙眸正著淡淡青光。

心中突然一陣觸動護士驀然回身後卻未有一物。暗嘆多心的她回過頭再沒瞧見憑空出現的兩個小水滴落在地上濺散開來……

走出醫院獨孤離面色看不出喜悲靈台深處舍利佛光掩照下三玄七黃十道魂魄靈光正悄然生著某種神秘的蛻變「剝」的一聲多了些東西。

「生死相依千轉輪迴;前緣盡去新生初成;三生眷戀兩世別離;未是終也……」

天空投下的陽光溫暖和煦映襯著獨孤離突然展顏露出的潔白極為燦爛。

呂布不疾不許地跟在他身後眼中閃過一絲旁人無法覺察的讚許。

「前輩麻煩您了。」獨孤離對著呂布說道取出一顆龍虎金丹塞入口中席地而坐閉目行功。

呂布微微點頭揚手出一道黑光將二人籠罩在內。路上行人匆匆卻俱都對之視而不見縱是有幾個人眼看就要撞到光罩上了下一刻身體卻詭異地微微扭曲從旁邊穿過。

京都中不乏高手很多人極快地便感受到了天地元氣的異常來。京都東方世家一個老者倚門而望口中輕嘆:「又有人突破四階成就金丹了么?」

沒錯就在剛才獨孤離終於突破靈魂桎梏成就元靈跨入許多人終生也難以企及的層次。只是卻非五階金丹。金丹境界固然元靈化出內丹本身也凝實如真一念動而與天地合氣貫長虹。可獨孤離此次花費三日功夫憑藉龍虎金丹奇妙無比之靈力終於魂魄化虛同歸真如化出不滅元靈內丹卻未有太多變化一如此前實丹小成。

不完美藝人 ……

歷經十年而未有大突破的心境在此番連遭巨變后終於得到升華。三十七歲那年曆經磨難的獨孤離終於初次感受到老天也並非是那麼無情的。

莫道世無常彷徨路意躊躇天地輪迴誰言一世無?

來生與卿共。

…………………………………………………………………………

「車上的乘客請注意車上的乘客請注意車輛將行請坐穩扶好上車的乘客請往後走請不要吸煙。尊老愛幼是中華名族的優良美德請為老年、殘疾人、抱小孩乘客讓座謝謝。下一站……」無人售票公車上廣播著標準流利的普通話重複地提醒著乘客。

車上湧進一群乘客大家推推擠擠將原本就不曠的空間站得水泄不通。

「不講了我在車上了好擠!」一個頭扎馬尾巴的高中學生模樣的少女剛剛合上電話突然尖叫一聲:「你幹嘛?」側身怒視。那是一個二十七八歲的男子他的一隻手已經伸進少女口袋。

青年頗有臨危不亂的氣質淡淡地看了眼少女收回手擠了出去。

少女怒氣未定黑白分明的大眼中眼珠一轉卻是跟著擠了過去。

人聲嘈雜前方人不知後方事。青年擠到一個高挑女子身旁幾分鐘後腦袋還是看著前方墨鏡遮掩下的目光卻是落在女子腰部挎包上不動聲色的食中二指夾著一片刀片在上面划拉出一個長長口子。手腕靈活一轉將刀片塞入袖口中手指沿著口子探入挎包。

「抓小偷!」一聲大喝這次大家都聽清了順著聲源看去青年的手僵住盯著少女臉現狠色。

高挑女郎急急拉開挎包拉鏈現沒有缺失后將包一提轉到身前用手覆住卻再沒動作。周圍乘客漠然而視片刻後轉開了目光。

小姑娘氣憤地看著周圍小臉脹得通紅「你們你們為什麼不抓他?」

男子聞言狠厲化做猙獰僅有的幾分慌亂警惕在周圍人近乎慫恿的縱容下消失殆盡揚手對著兀自氣憤不已的少女突然打出。

旁邊的一青年乘客突然橫身站出擋在二人中間。男子出手快收手更快獃獃地看者青年乘客良久突然爆出殺豬般的震天慘呼:「哎喲我的手——」

青年乘客是獨孤離。

他此行的目的正是馬尾少女。以他一貫心性自然不是為女色。

事實卻是這般。剛育出元靈的獨孤離好比貪玩的孩童新得一件玩具自然愛不釋手。以元靈代替眼鼻耳膚感受天地讓他沉浸其中無法自拔。不想這一孩童行為卻讓他有了一個極大現。他現一個深藍色的少女一個毫無修為卻澎湃著葵水元氣的女子一個水靈脈的少女。於是便有了獨孤離救美的一幕。

少女原本快要冒火的眼神突然一亮死死盯著獨孤離。

獨孤離饒有興緻地回看著她。

「你也是妖怪?」少女激動中帶著歡喜道。

「妖怪?」獨孤離一愣原本想出的一系列應對之法全都上不了「難道你還見過別的妖怪嗎?」

「你承認了!」少女雀躍。

獨孤離有些哭笑不得「我什麼時候承認了?」頓了頓接著道:「這不是談話的地方。」說罷拉起少女二人憑空消失。

一直關注著二人的小偷眼睜睜地看到光天化日之下大變活人一聲沒吭眼皮一翻徹底暈了過去……

ps:凌晨求收藏、鮮花 少女名叫關心一個很特別的名字。

從小關心就知道自己的別眾不同。生來便有的一頭藍色頭藍色眼睛在孤兒院怪異而瘦小的她常常受同輩欺負可是她有一個只有她自己和院長媽媽知道的秘密無論自己受多重的傷只要睡一覺便能恢復如初。而且記憶中的自己從未生過病。真正讓她感到異常的是七歲那年自己不慎落入孤兒院的魚池中從未學過游泳的她落入水中沒有常人的驚慌掙扎那感覺就好像回到了母親的懷抱她可以怪異地感覺到水是不會傷害她的。興奮的她像個魚兒般在水底游來游去追逐池中小魚。

直到被人告知的院長媽媽驚慌地趕來不斷呼喊著她的名字戀戀不捨的她才慢慢個魚兒道別浮出水面對著失聲痛哭的院長媽媽露出一個得意的笑。

院長媽媽告訴她這是我們倆的秘密不要將這件事告訴別人好不好?

「好我們拉鉤鉤。」小女孩乖巧道。

固然有院長媽媽極力隱瞞可是周圍的人不再理她了雖然原本就很少有人理她。只是原先的鄙夷目光換成了恐懼彷彿面對一個妖怪。

從那天起她就成了眾人眼中的妖怪。

可是她不在乎相反她很滿意。沒有人再敢欺負她她更樂得自在整日逍遙地去游水她很享受在水中的那份愜意。

那天催大家早起的突然鈴聲突然變了變成刺耳的汽笛聲她從電視中聽到過那是警察抓壞蛋時的「正義之聲」這是院長媽媽教她的。年幼的她並不知道救護車和警車汽笛聲的不同年邁的院長媽媽再也不能如往常般準時地敲鈴催大家早起了。有些疑惑她心中隱隱有些不安。


明常阿姨告訴她們院長媽媽去遠行了要好久好久才會回來。

孤兒院長廊中多了一副很大的黑白照院長媽媽在上面和藹地微笑。

從那之後好久她都沒見過院長媽媽但是她堅信。院長媽媽會回來的。

無聊的她去找朱丹玩朱丹因父母車禍而孤是親眼目睹小小年紀有著一份與之全然不符的成熟抑或說是漠然。她是關心在孤兒院中唯一的朋友。

朱丹告訴她院長媽媽死了就同她的媽媽一樣。

她不肯信她覺得朱丹說謊了院長媽媽說做人要誠實。她在朱丹譏諷的目光中離去誓在也不和她玩了。

孤兒院又來了一個女人明常阿姨說以後這就是你們的新院長媽媽了。女人很和藹可是關心很討厭她她當院長媽媽那院長媽媽回來當什麼?

於是她希望她走。九歲的小女孩對有些事已經很有天分她把懼怕她「妖怪威名」的孩子聚合到一塊威逼他們如果不照她說的做就把他們吃掉。

恐懼的孩子們看著「妖怪」呲牙一個個誠惶誠恐。 我的極品美女老師 。晚上徹夜吵鬧早上遲遲不起。院長女人找來明常阿姨又找到那些孩子。

孩子都是善變的很快便一個個倒戈。

於是院長女人找到關心。開始時她還是很溫和的可是一個九歲小女孩的執著也是很可怕的。女人失去耐心了「你們原來的院長死了再也看不到她了。」

小姑娘突然狂九歲的身軀把四十多歲的女人按在身下狂扁是的狂扁。

女人終於了解到孩子們眼中的「妖怪」並非毫無緣由臉青鼻腫尖叫著逃了出去。

是夜小女孩跑到院長媽媽的照片前告訴她她將壞女人趕走了院長媽媽快回來吧!

身後有輕輕的腳步聲。明常阿姨將她抱進懷裡雙目通紅地說道:「院長媽媽回不來了永遠都回不來了……」

這一刻她是如此地感受到眼前這個小女孩的危險。

小女孩終究沒有對這個除了院長媽媽唯一對自己好的阿姨做什麼出格的事。只是默默地回過了頭繼續仰視著院長媽媽的遺像。

第二日明常現再也找不到小女孩了。在新院長或多或少的有意下這件事很快便不了了之。

那一年她九歲她離開了孤兒院踏入了社會。

不可否認這個社會三教九流充斥著各種有樣形形**的人樂觀的、悲觀的好動的、好靜的吝嗇的、慷慨的不懷好意的、心地善良的……自然也有最基本的劃分好人與壞人。這本是個極為廣泛而又主觀的分類可聖人說人之初性本善這便定下了基調社會上終究還是好人多的。她受過傷也得過愛同那些父母呵護爺爺奶奶心疼的孩子一樣成長著甚至更加適應這個社會。隨著年齡的增長她那一頭深藍的色漸漸轉黑眼睛的顏色也歸於平常一切都如同正常的鄰家姑娘般出落的靚麗有致。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