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萱的母親在一旁的客廳中忙著做飯,蕭陽則是隨意的打量著這兩件簡樸的房子。

一張普通的床位,一張木質的書桌,桌子上擺滿了各種書籍,這就是夢萱的閨房,一個女孩子簡單的不能夠再簡單的閨房。

"真想不到,你就是在這個房間中拿下了一個又一個的全校第一名,和你比起來,我簡直混蛋不如了!"

蕭陽坐在夢萱的床上,然後對著站在門口的丫頭招了招手,示意對方過來挨著自己坐下。

夢萱剛來到床邊,蕭陽就一下子抓過對方,然後一轉身將放到了自己的腿上。

"啊……"

有些意外的驚呼了一聲,但是怕吵到外面做飯的母親,夢萱立刻停止了尖叫,生怕對面的母親聽到,沒有想到蕭陽竟然如此的大膽。

有些幽怨的瞪了一眼蕭陽,輕聲說道,"媽媽在隔壁呢!"說完掙扎著就想要坐起來。

不過煮熟的鴨子蕭陽自然是不會讓他給飛了,伸手攔住對方的身體不讓夢萱亂動,蕭陽稍微用力就將夢萱抱進了自己的懷中。

"不要!媽媽在隔壁呢!"夢萱臉色通紅的說道。

"哈哈,沒關係,這不是關門了嘛!"蕭陽笑著說道,然後雙手抱著夢萱,將腦袋蹭到對方的臉蛋上,輕輕地聞著少女身上特有的味道,笑著輕聲開口,"你男朋友剛才表現怎麼樣?很厲害吧?"

"哼!才不厲害,還是喜歡用暴力解決問題!"夢萱有些不滿的說道,不過很快又加了一句,"不過,那些人是該用暴力教訓一下!"

"哈哈,看來你學會與時俱進了!你放心,以後誰敢欺負我的小夢萱,我就揍得他滿地找牙!"

蕭陽說完就將嘴巴輕輕地向夢萱湊過去。

看到蕭陽的動作,夢萱立刻明白了對方想要幹什麼,心中第一想法就是制止,自己的母親此刻就在外面,若是被她撞見了兩個人此刻的事情,那時候夢萱恐怕要直接羞愧的找個地縫鑽進去了。

但是看到蕭陽滿含深情的眼神,夢萱竟然生不出任何的勇氣來拒絕對方,這一猶豫的時間,夢萱的嘴已經被某人十分霸道的給佔據了。

"嚶。"

有些不知所措的被蕭陽吻住,夢萱在這方面完全是個小白,一點經驗也沒有,心中的緊張立刻導致夢萱雙手緊緊地抱住蕭陽的脖子,全身緊繃,猶如木頭一樣一動也不敢動。

雖然夢萱什麼都不會,但是在蕭陽這位號稱是教授導師級別的情聖指導下,夢萱終於開始試著主動去回應蕭陽,而不是一味的不知所措。

兩個年輕人終於第一次開始品嘗愛情的滋味。

只可惜,在蕭陽準備更進一步的時候,林夢萱突然嚇得一把將蕭陽推開,然後緊張的站了起來。

蕭陽有些鬱悶的低下頭,這樣的事情還真是無奈啊,就在興趣上來的時候卻突然不能夠繼續,這怎麼能夠讓人接受的了呢。

看出蕭陽的鬱悶,夢萱突然做了一個大膽的決定,猛地低頭然後輕輕地在蕭陽的唇上親了一口,做完這一切,夢萱突然閃電般從蕭陽的腿上跳下來,蹦蹦跳跳的跑到門口,然後才轉身看向蕭陽,小臉俏紅,一臉詭計得逞的笑意。

"這個是獎勵你剛才的表現的!"

看到美女的表情嫵媚一笑,蕭陽整個人頓時亞美爹,思密達了。

女神!請收了我這個虔誠的信徒吧!蕭陽突然一臉崇拜的說道。

"夢萱。"

蕭陽突然喊住將要出去的夢萱,對方有些奇怪的轉身,"怎麼了?"

"待會吃完飯,去我住的地方可以嗎?"

夢萱突然臉色一紅,有些嬌嗔的狠狠瞪了一眼蕭陽,輕聲呸道,"流氓!"然後連忙轉身跑了出去。

蕭陽有些疑惑的站在原地,伸手摸著腦袋,一臉不解的表情。

"流氓?我只是想要邀請你去我家談談人生,這也是流氓嗎?"

"唉!現在的女孩子啊,太不純潔了!"

因為剛才背著夢萱的母親兩個人在夢萱的房間中有了一次偷偷的接吻,因此在飯桌上兩個孩子像是做賊心虛一樣一直低頭悶聲吃飯。

期間夢萱的臉色一直紅撲撲的,低著頭吃飯不敢直視母親,期間夢萱母親的好幾次問話夢萱全都慌慌張張的答非所問,讓一旁的蕭陽一個勁的苦笑。這不是擺明了讓阿姨看出點什麼嗎?

夢萱的母親作為過來人自然是能夠看出自己女兒的不自然,不過卻並未說什麼,只是無奈的笑了笑,飯桌上到成了蕭陽和夢萱母親的聊天。

好不容易吃完一頓飯,夢萱陪著母親聊了一會天,兩個人便決定起身回去。

"夢萱……"

"嗯?"

蕭陽笑著說道,"那個,我們是不是該回我住的地方去看看了,讓你參觀一下一位資深宅男的住宿環境。"

夢萱臉色一紅,"我們……可是天色已經很晚了,我們得回學校!"

蕭陽於是一本正經的循循善誘的飽含深情的表情真摯的彷彿是猥瑣大叔誘拐年輕純潔小妹妹一樣給對方開始"洗腦"。

"夢萱,你看我們現在都已經是大學生!學校根本不會管我們的業餘生活,大家現在都是成年人,擁有了自己的自由了,所以晚上就算是不回去學校也不會管的!以後你在酒吧上班若是感到累了就直接在三樓開個包間睡在那裡就成,只要不影響第二天的上課就可以!"

"你看,現在夜色這麼好,你有和我這樣純潔的爺們在一起,現在天色還早,我們去我那裡呆一會兒,待會看看時間,我再直接送你回學校吧!"蕭陽開始實施自己的猥瑣戰術。

"可是……我現在該去酒吧上班了!"夢萱有些臉紅的說道。

"去他娘的上班!"蕭陽在心中怒罵一聲,表面上還要繼續解釋道,"沒關係,我給你請個假,好不容易兩個人可以呆在一起,難道你不想和我多呆一會嗎?"

夢萱低著頭,確實兩個人自從確認關係以來,自從夢萱被蕭陽強制"內定為"女朋友以來,除了上次的旅遊,兩個人幾乎沒有單獨相處過,現在好不容易能夠多呆一會兒,這不是夢萱一直在心裡期盼嗎?

"那……好吧!只待一小會!"

事實上夢萱對蕭陽的住所還是十分好奇的,畢竟一個女孩子誰不希望看看自己男朋友的住所呢。

蕭陽偷偷一握拳,心中竊喜,其實早已經在心裡樂開了花。不過轉過來的時候臉色再次變得一本正經了起來。

哈哈哈,從今以後,我肖大善人只有一個偉大的外號那就是情聖! 夢萱對蕭陽的過往還是比較了解的,因此當跟著蕭陽來到鑫華公寓的時候,夢萱還是著實吃了一驚。

她從沒有想過一個養尊處優的花花公子竟然會住在這樣的簡樸公寓中,雖然在夢萱看來,這樣的公寓已經很好了,但是對於了解蕭陽過往的人來講,這簡直就是不可思議的。

"你……一直住在這裡?"夢萱有些疑惑的出聲問道。

"嗯!自從來到南陽之後便住在了這裡!我記得我們第一次在南洋大學遇到的時候我就告訴過你,我現在可是真的完全憑藉自己的能力養活自己哦,不是當年你說的那個一無是處的廢物了!"

夢萱臉色一紅,有些不好意思,當年在中學時她可是當著他的面大聲罵過,"若是沒有你的家庭你的父母,你就是一個一無是處的廢物。"

"當年的話……對不起!"

夢萱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事實上自始至終蕭陽都沒有做錯什麼,是自己對這些家庭富裕的公子哥沒有什麼好感。

"你沒必要說對不起!"蕭陽笑著來到對方面前,"事實上那時候的我確實……挺混蛋的!"

"我幫你打掃一下房間的衛生吧!"看到蕭陽炙熱的眼神,夢萱連忙有些心虛的轉身。

"你這房間……還真是單身宅男的標準房間啊!"

望著亂成一鍋粥的房間,夢萱竟然難得的開了一個玩笑。

"嘿嘿,你說錯了哦!我現在可不是單身宅男,我也是有女朋友的男人好不好!"蕭陽笑著說道,突然像是想起什麼一般,猛然朝著走向房間的夢萱大聲喊道,"稍等一下!"

"怎麼了?"夢萱有些疑惑的轉身。

"那個……夢萱你還是先從客廳開始打掃吧!"蕭陽嘿嘿笑道。

"怎麼了?有什麼區別嗎?我先給你打掃一下卧室不也是一樣嗎?"夢萱有些疑惑的出聲問道。

"哈哈,你還是先從客廳開始吧!卧室我自己來就好!"蕭陽笑著打個哈哈,然後突然自己一個人衝進了自己的卧室。

跑到卧室中,蕭陽有些無奈的看著自己的卧室,若是說是豬窩的話蕭陽自己都感覺有點對不起豬同胞。

幾條換下來的褲子隨手扔到一旁的床上,一邊還擺著幾件沒有洗過的衣服,一旁的茶几上則是吃剩的泡麵和煙灰缸里早已經溢滿的煙頭。

至於床頭上還隨意的扔著幾本成人的雜誌,光是封面那幾個身材惹禍,眼神挑逗的泳裝女郎就已經人一眼看上去鼻血狂噴。

蕭陽連忙以最快的速度將衣服收拾起來扔到一旁的籃子中,將床頭的惹火雜誌拿起來扔到垃圾桶中,分別從一旁的枕頭下,柜子上,桌子底下,電腦下面,分別掏出幾張同樣印著惹火封面的碟片。

雙手捧著碟片,蕭陽淚流滿面。

"哥現在有女朋友了!再見了,蒼老師,再見了,蘭蘭姐,別了我摯愛的行為藝術家們……"

說完蕭陽轉身準備將碟片給永久的收藏起來,然後當作自己年輕的美好回憶之一,但是沒有想到剛剛轉身就碰到了站在門口的夢萱,蕭陽一驚,雙手抱著的一大推碟片突然漏到地上一張,封面上惹火的人體行為藝術家擺著一個極度風騷的姿勢,彷彿正在對蕭陽搔首弄姿。

夢萱下意識的一低頭,自然是看到了地上的碟片,臉色頓時變得通紅,小聲淬道,"流氓!"

"哈哈,夢萱你別誤會,其實這是我的好朋友上次來玩忘記落在這裡的東西,一直沒有來拿,我平時最討厭的就是這些低俗庸俗惡俗的三俗文化,損害心靈,毒害健康,簡直是所有青少年的致命殺手。"

"作為一名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有素質的社會主義青年,我向來是對這些庸俗的文化堅決抵制的,因此我一直打算將這些東西給處理掉,只是沒有抽出時間,今天恰好你和我大掃除,所以,我就把他們全都扔了吧!"

蕭陽說完一咬牙,把懷中所有的碟片全都扔進了一旁的垃圾桶中。

望著嘩嘩掉入垃圾桶中的碟片,蕭陽的臉在虛偽的笑,心卻在滴血。

"這可是我收藏了好幾年的珍藏版碟片啊,這次算是真的毀了!別了,我的蒼老師,蘭蘭姐,謝謝你陪我度過了無數個孤獨的夜晚!我不會忘記你們的……"

有些心虛的站在客廳中看著夢萱忙碌的整理著房間,蕭陽突然有些感傷,剛剛從對蘭蘭姐和蒼老師的追憶中返回現實,這個打擊不可謂不大。

夢萱此刻穿了一件黑白相間的連體長裙,將曼妙的身材勾勒的十分完美,此刻正彎著腰清潔地上的垃圾,因此從蕭陽這個角度看過去,身形簡直完美的無可挑剔。

正當蕭陽坐在沙發上一陣享受的時候,夢萱突然轉過身來,彎著腰打掃這邊的垃圾,於是坐著的蕭陽就從這個角度看到了另外一種絕美的風景。

前襟的衣領由於重力逐漸下墜,再加上夢萱穿的是一件寬鬆的棉質長裙,因此蕭陽一下子就可以從夢萱的衣領中的美景。

"蒼天啊!我到底做了什麼孽啊,你要這麼懲罰我!"蕭陽在心中一陣陣怒吼,猶如是餓極了的野狼一樣雙眼直冒綠光。

夢萱隨意的一抬頭,恰好看到蕭陽一臉豬哥相的盯著自己。

順著對方的目光,夢萱立刻發現了自己的衣領問題,連忙用手護住自己的胸口。

臉色通紅,有些嬌羞的緊緊盯著蕭陽,佯怒的一跺腳,"蕭陽!"

看到視線中的兩個小饅頭逐漸消失,蕭陽情不自禁的輕輕嘆息了一聲,惋惜之情溢於言表,但是當他看到夢萱正一臉怒氣的盯著自己的時候,蕭陽立刻知道自己露餡了。

"嘿嘿,情不自禁……情不自禁!"蕭陽連忙乾笑著解釋道。

站起來緩步來到夢萱的身邊,眼睛則是飽含深情的盯著對方,腦袋緩緩地湊向夢萱,就在夢萱以為蕭陽要吻自己的時候,蕭陽卻突然繞過對方的嘴巴,輕輕的湊到夢萱的耳邊。

輕輕的對著夢萱吐出一口熱氣,蕭陽柔聲說道,"夢萱,今晚留下好嗎?"

第一次與男孩子如此近距離的接觸,蕭陽的這句話彷彿是具備神器的魔力,夢萱整個人從耳根一種紅到脖頸,羞澀的樣子像是一顆熟了的紅櫻桃。

"嗯。"

聲音細弱游蚊,小的幾乎聽不到,但是一個簡單的嗯字卻表達了夢萱此刻的決定。

"你答應了。蕭陽有些意外的大聲喊道。

看到夢萱紅著連點了點頭,蕭陽突然興奮的一把抱住夢萱,然後抱著對方在空中旋轉了好幾圈。

就在蕭陽準備將磨爪伸向純潔的小公主時,腦袋突然一滯,眼前猛然一亮,似乎是想起來什麼,連忙抱著夢萱將其放到一旁的沙發上。

"夢萱,你在這裡等著,最多十分鐘,自己先看會電視哈,我出去買點東西,很快救回來!很快!"

說完之後,蕭陽便在夢萱的疑惑表情下風風火火的衝出門朝著樓下跑去。

下樓后蕭陽沒有停留,直奔小區內部的小賣部而去。

現在已經是夜間十點多,整個小區周圍十分安靜,大部分人基本上都已經睡下了,只有不知道那一家偷偷養的狗還在嗷嗷嚎叫。

看到小區門口的小賣部還亮著燈光,蕭陽頓時淚流滿面,彷彿是找到了組織的隊員一樣,眾里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蕭陽從沒有像現在這樣喜歡過一個小賣部,此刻與它比起來,蒼老師和蘭蘭姐都顯得如此的微不足道。

跑到小賣部的門口,蕭陽深呼吸一口氣,像是一個英勇就義的斯巴達勇士,義無反顧的沖了進去。

就在蕭陽準備張口買東西的時候,看到店內竟然還有幾個女人在買東西,蕭陽頓時將想要喊出口的話憋了回去。

故作輕鬆的在小賣部中晃了一圈,給自己挑選了一包好煙一個打火機,然後又挑選了一些夢萱可能喜歡吃的零食,好不容易熬到幾個女人都已經離開了,蕭陽才拿著煙和零食走向收銀台。

站在收銀台前的是一個中年婦女,十分麻利的看了一眼蕭陽選得東西,很快算出總價格。

"一共二十八塊五!"

"阿姨,那個,那個……你們這裡有沒有……"

蕭陽突然發現平時口舌麻利的自己竟然有些不好意思了,這在蕭陽看來簡直是不可思議的,要知道當年自己瀟洒倜儻的時候,可是什麼事情都乾的出來的。

難道幾年時間過去了,自己真的變得如此純潔了?

"什麼東西?你還要別的東西嗎?"店主婦女有些疑惑的問道。

"那個,我想要一個,那種東西……就是……"

蕭陽急的滿頭大汗,站在原處憋了半天卻什麼也說不出來,想要用手比劃,半天卻令店主更加的茫然。

"老闆,給我來一盒杜蕾斯!"

就在店主茫然,蕭陽抓瞎的時候,突然一道女孩的聲音響起,然後蕭陽就看到身後一個穿著絲綢睡衣,塗抹著厚厚的煙熏妝,燙著離子燙的女孩子打著哈欠走了進來,十分熟絡的和老闆打著招呼。

"老闆,再給我拿一盒杜蕾斯吧!媽的,上次來了一個客人,一晚上用了五六個套,差點累死老娘,我這腰板都差點累斷。"

蕭陽一臉目瞪口呆的看著女孩從容淡定的買好一包杜蕾斯離開小店,頓時從心中生出無限的崇拜之情。

"偶像!"

但是想起剛才對方的話,蕭陽忍不住又故作滄桑的輕嘆一口氣,搖了搖頭。

"唉,世風日下,世態炎涼啊!"

"小夥子,想明白你想要什麼了嗎?"老闆娘出聲問道。

"哦……老闆娘你給我一盒剛才這位美女買的東西吧!剛才一時忘記名字了!"

"哦!原來你是想要這個啊!你想要哪種呢?我們這裡有國際名牌的,也有價格實惠的,口味更是多種多樣,有草莓味的也有香蕉味的,還有菠蘿味和蘋果味的!"

"當然你若是喜歡情趣的話我們這裡有超薄型的,也有柔軟舒適的,還有帶顆粒提高觸感的,當然你若是喜歡的話我們這裡還有震動的,分為女士的和男士的……"

聽著老闆娘滔滔不絕的推銷,蕭陽頓時一陣頭大,連忙擺擺手,"你就給我來一盒杜蕾斯就行!"

"好嘞!這個牌子不錯!下次再來惠顧!"

蕭陽連忙付錢,然後彷彿是做賊一旁偷偷摸摸的跑出了小店,口中卻在念念有詞。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