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清歌這才來到哥哥群里。

一一的喊了聲:「大哥,二哥,三哥,四哥,五哥,我也想死你們了。」

然後一一的跟他們來了個擁抱。

她幾個哥哥分別叫做,大哥—墨時豐,二哥-墨時傑,三哥-墨時空,四哥-墨時興,五哥-墨時弘。

幾個哥哥滿眼寵愛的望著面前的妹妹,忽然心中有了些傷感。

「妹妹啊,你下次不要在做這種蠢事了。」

「啊?」墨清歌不明白他五哥這樣說是什麼意思。

接著,墨時弘被其他幾個哥哥給捂住嘴,朝著墨清歌笑了笑說:「小九,別聽他的,反正現在安全回來就行。」

你在懸崖上 墨清歌疑惑的看了眼他們,然後哦了聲。

主位上的父母見到他們這些孩子這麼的友好,心裡也別的欣慰。

「也不枉我當初那麼受罪生下他們了。」

「夫人辛苦了。」墨仲明擁著寧蘭,也不顧的現場那麼多人,朝著寧蘭的額頭上印了一下。 對面的那些長老們跟墨清歌簡單的打了聲招呼。

「九小姐。」

墨清歌笑著點點頭,跟他們行了個禮。

「歌兒啊,你坐在娘身邊,一會龍太子說是要來商議訂婚的事情,他說上次的訂婚太草率了,這次要給你補個大的,開心不?」

墨清歌笑了笑,點了下頭,沒有說別的。

她覺得沒有這個必要吧,只要兩個人真心相愛的話,不用這麼大張旗鼓的,搞得全大陸的人都知道了,把她當成個猴似的,一出去他們都得看她幾眼。

沒辦法,誰讓墨氏家族這麼有名氣呢。

道術在這個大陸非常的吃香,所有人都想擠進墨氏家族來,可是每年的名次就那麼幾個,很是嚴格。

很快,龍非離就到了,今天的他穿了一身月牙白的衣袍,正好跟墨清歌形成了一個情侶裝,讓大姐看去特別的眼熱。

眼底更加的暗淡。

就知道是這樣,龍太子的心從小九轉世的那一刻,就緊緊的鎖在了她的身上,這次更是不怕艱辛竟然去人界尋找她。

有那麼一刻,墨霜尋都在想,要是換成她去轉世了,龍太子會不會看她一眼?

答案應該是不會,這個人極其的冷漠,除非是自己認定的人,不然對待其他人都非常的疏離。

「見過伯父伯母。」

「龍太子不用多禮,來,坐在歌兒身邊吧。」

墨清歌坐在主位偏下一點,龍非離看過去,充滿溺愛的目光看了眼墨清歌,朝著她笑了下。

「歌兒。」

「離哥哥。」

兩個人打了聲招呼。

接著,龍非離便當著在場所有人都面,問著墨清歌:「歌兒,你是喜歡什麼樣的訂婚形式?」

一時之間,所有人都視線都放在了墨清歌身上。

弄得墨清歌到有些尷尬,她沒有注意到她大姐的目光是多麼的陰沉。

「額。。都行吧。」

「歌兒你不用擔心其他的,就按照自己的喜好說就行。」

龍非離以為墨清歌是怕自己為難,才什麼都不說的。

這樣的女人他之前是腦抽了嗎?才錯過墨清歌這麼好的女人。

「我。。我真的都行,其實也不用那麼麻煩,既然你要我說的話,那我說實話好了。」

墨清歌想了下,最終把心裡話都給說出來了。

「我不喜歡那些複雜的,我喜歡簡單的。」

墨清歌那意思是不想要龍非離大張旗鼓的去辦,搞得好像跟成親一樣。

成親的形式還是留到以後吧,只不過是訂婚而已,不需要這麼麻煩吧。

「歌兒,你喜歡簡單的?」

墨清歌以為他明白了,堅定的點點頭。

「好,這個容易。」

墨清歌見他那麼自信的笑容,以為他真的懂了,她也就放心了。

就開始享用美食了。

先拿了個糕點放在嘴中。

嗯,今天的桂花糕好像更加甜了。

然後再去拿一個雞腿,正準備拿的時候,一雙乾淨的大手出現在她的面前。

「給,吃吧。」正是一個雞腿。

墨清歌朝著龍非離笑了下,說了聲:「謝謝。」

「都說了,我們之間不需要謝謝。」龍非離無奈的搖搖頭。

這句話他好像說了不止五遍了。 自從那次在主殿里見過一面過後,墨清歌就再也沒見過龍非離,估計是在忙碌訂婚典禮的事情。

墨清歌在屋子裡待的實在是無聊。

整天就是趴在窗戶上,望眼欲穿的盯著外面。

也不知道現在黑麒什麼樣了,對於她來說才離開黑麒不久,可對於黑麒來說豈不都好幾百年了?

也不知道那小傢伙想不想自己,也不知道他怎麼落入魔界的手中了呢?

墨清歌想了一會,最後決定還是去救他吧。

儘管她沒有去過魔界,聽說魔界的魔王還很可怕,可是現在是他們抓住了她的靈獸,這可就不能不管了。

決定好以後,墨清歌便換了一身利索的衣服,淡雅的月白色襯得她皮膚更加的白皙,給她增添了一種穩重。

默念了一句咒語,人瞬間就消失不見了。

她前腳剛剛離開,後面瑤瑤就進來了。

「哎?九小姐呢?」瑤瑤疑惑的看了眼周圍,撓了撓頭。

——

魔界。

四處充滿著魔氣的氣息,四處都是暗紅色,讓人忍不住不寒而慄。

墨清歌的身影出現在一棵大樹後面,悄悄地觀察了下周圍。

機靈的瞳孔不時的轉了轉。

該怎麼進入呢?

墨清歌有點愁得慌。

這時,不遠處出現了兩個長相難看的男子,並不高,臉上還有兩道很深的疤痕。

墨清歌倒吸一口氣,果然魔界的人都很可怕。

她拿出一道黃符,弄了個小金人,讓它跑到那倆人身邊,聽著他們在說什麼。

小金人很小,那倆人根本沒注意。

「你說咱們魔王怎麼這個時候回來了?那新任魔王該怎麼辦?」

「這還用說?新任的魔王怎麼勝任的你還不清楚?跟我們以前的魔王比的話你覺得誰更厲害?」

「額。。那還是我們以前的魔王吧。」

「那你還擔心什麼,就憑魔王的本事,就算是新任魔王不讓位置,那也不行啊。」

「可是現在我們以前的魔王還在昏迷中,你覺得他還有勝算嗎?」

另一個男人沉默了。

墨清歌疑惑的皺了皺眉。

魔界怎麼出現了兩個魔王?算了,她還是別多管閑事了,只要找到黑麒就趕緊撤。

墨清歌隱身,跟隨著那倆人身後一塊進去魔界的宮殿中。

魔界雖然很恐怖,可是這宮殿倒是很漂亮。

只不過四處充滿著魔氣,墨清歌不是很喜歡,有些不習慣這種味道。

宮殿很大,那倆人一邊聊著天,一邊向前走著。

不一會,他們左拐右拐的就把墨清歌給走迷路了。

這一會該怎麼出去?

只見那倆人來到了一座小宮殿內。

「你們怎麼這麼慢?」

墨清歌立刻隱藏起來,對面的男人魔力很高,她這種隱身對他來說肯定不算什麼。

「參見魔王!」

那倆男人很恭敬的樣子。

墨清歌疑惑了一下,原來這就是傳說中的魔王?

嗯,看起來確實挺恐怖的,不過長得還可以。

誒呀!她怎麼又開始犯花痴了,她都有未婚夫了,怎麼還想著別的男人呢?

墨清歌無語的搖搖頭,然後感應了下黑麒的位置,悄無聲息的離開了。 墨清歌再次出現的地方是一座很大的宮殿,看起來很富麗堂皇。

比剛剛那個魔王住的還要好看。

墨清歌有些不確定的再次感應了下,意外了。

黑麒竟然在這裡。

該不會是感應錯了?黑麒不是應該在牢籠里關押著嗎?

她心裡帶著一絲疑惑,往裡面走了走。

這座宮殿看起來是某個人住的地方,外面是會客的地方,很大。

再往裡面走,是寢室。

墨清歌有點不敢往裡面走了,生怕會遇到什麼人。

於是藏身在一個大花瓶後面,再次感應著黑麒。

嗯?越來越近了。

墨清歌皺了皺眉。

該不會這傢伙就在這寢室裡面吧?

猶豫再三,墨清歌鼓起勇氣進入裡面。

反正她隱著身呢,如果真出現什麼事情,立刻逃走吧。

她一鼓作氣的進去,然後猛的一愣。

那不正是黑麒嗎?

墨清歌立刻現身,跑過去,喊了聲他的名字。

「黑麒。」

黑麒跟其他幾個靈獸正在床榻邊待著,守候著床榻上的男人。

當聽見這個熟悉的聲音后,黑麒怔了下。

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聽呢。

「主人?」黑麒有些不確定的喊了聲。

「噓!你小點聲。」墨清歌悄悄地來到他身邊,正好這個角度看到了床榻上的男人。

俊美的簡直驚人天人,她從來沒有見過像榻上那麼好看的男人。

他安靜的躺在床榻上,閉著眼睛。

高挺的鼻樑,濃而黑的劍眉,那如同刀刻出來一般的冷硬線條,完美的無可挑剔。

他的唇瓣上有些蒼白,可是不影響美感。

墨清歌把視線轉移到他的鳳眸,長長的睫毛,竟然比女人的還要長。

光是閉上眼睛就這麼好看,這要是睜開眼還了得?

墨清歌這一刻有個不敢想的想法,這個男人竟然比剛剛看到的魔王還要好看,不對,應該是比她離哥哥還要好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