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塵發話還是好使的,這許海瞬間就憋住了。

墨塵走到這三個人的面前後,也是看了一眼面前的三人道:「你們的名字太難記了,你是大哥,你以後就叫許大,你叫許二,你…你叫許三多!」

「行了,跟著我出發吧。」說完墨塵也是轉身朝著身後黑暗的樹林中走去。

許大三人也是連忙道:「好的,大哥。」

不過,走了兩步的墨塵也是突然停下,回過頭來,看著許大三人道:

「哦,對了,還有件事要跟你們說清楚,你們記住了,我不是你們的大哥,你們也不是我的小弟,你們三個是我的狗,是那種,我讓你們吃屎,你們一秒鐘都不能猶豫的狗,聽明白了嗎?」

(推…推薦票啊……) 墨塵在說完后,這三個人在原地愣一會後,似乎有些意外墨塵的說法,只是,這三個人倒是也識趣。

在愣了幾秒后,這三個人立即彎腰沖著墨塵抱拳道:「主人,我們是三條狗。」

「覺悟不錯,星魂分給他們點東西。」墨塵說完后,也是面無表情的朝著前面行去。

在一旁的星魂點了點頭后,一邊跟上前面的墨塵,手中也是出現了三本書籍遞給面前的三人道:「這是你們主人賞賜給你們的心法,以後修鍊這本心法就可以了。」

「心法嗎??」這三個人一邊走著一邊接過來墨塵給的心法,一邊奇怪道。

看著這手中那泛著光芒的心法,便知道這不是凡品,這三個人也是激動的看著星魂道:「這位大人,這是什麼品級的心法?」

「你們這個位面沒有辦法衡量,如果非要給個品級的話,那就是超超超超神級心法。」星魂想了下后,也是微微皺著眉頭道。

「超超超超神級心法?」這許家三人也是一臉驚愕道。

星魂也是點了點頭道:「沒錯,就是超超超超神級心法。」

「對了,還想起個事情。」在前面走著的墨塵又是突然回過頭來,看著那一臉興奮又帶著一絲絲狐疑的三個人道。

「啊?主人,您還有什麼事?」這三人倒是也上道,當即就找准了自己的地位。

墨塵看著這三個人也是微皺著眉頭道:「我知道你們三個是個惹事精,但是,從今天起,絕對不能挑釁別人,去惹事,特別是那個雲逸!明白嗎?」

「好的,主人。」三人也是如小雞啄米一般,連連點頭道。

隨後,墨塵又道:「並且,咱們之間的關係,旁人要是問起來,你們就算是死,也絕對不能說出來,特別是我給你們心法這些事情,明白嗎?」

這剛才雖然跟這三個人說明白了,不能去惹事,但是說歸說,這三個人就純屬賤種那一類的人,說不定那天腦子一熱,就去挑釁別人去了。

戀愛黑白色 到時候,挑釁的人萬一是雲逸,或者說雲逸的朋友,就比如雲逸的老婆,雲詩荷,那就壞了。

因為,大家到時候都是內院的人,碰到的幾率很大。

雲詩荷長的非常漂亮,跟冰神,冰清差不多,那麼漂亮的人,這三個人有了墨塵給的超級心法,修鍊無敵,保不齊就會去招惹雲詩荷。

而招惹雲詩荷的話沒什麼關係,但是雲詩荷後面還有個雲逸呢。

到時候雲逸把這三個人揍得半死,然後這三個人在跟那些傳統反派一樣,咧著嘴叫囂道:「我們的主人是墨塵,你就等著死吧你!」

然後,墨塵卒!

全書完。

所以,墨塵可不想加快作死,墨塵想的是活下去,所以,要在加上這第二條。

墨塵說完后,這三個人互相看了一眼也是立即點頭,畢竟,自己三人是墨塵的…狗,這說出去也不太好聽,既然不讓說,那便最好了。

墨塵稍微想了下后又道:

「最後一個事情,你們進入內院后,要時刻注意那個叫雲逸的動向,但是,記住了,一定不能被他發現,也不要接近他,見到他就跟不認識一樣,他每天的情況,你們通過那塊冰鏡傳給星魂!」

在墨塵說著的時候,星魂手中也是出現三面冒著寒氣的冰鏡遞給這三個人的手中,並且教著使用的方法。

「明白了!主人!」

……

……

正午時分,墨塵頭蓋著衣服,斜靠在一顆樹下,睡著大覺。

「少族長,到了要檢查成績的時間了。」星魂的聲音在一旁響起。

被星魂叫起來后,墨塵也是伸著懶腰,睡意朦朧的望著四周,昨天晚上只用半個小時的時間,墨塵就幫助許家三兄弟擊殺掉了這裡最強的三隻魔獸,拿到了這三隻魔獸的魔核。

只要,一會到了集合地點,這三個人把這三隻魔獸的魔核全部上交,就肯定會獲得進入內院的名額。

墨塵看了下旁邊依舊在盤膝而坐,修鍊的三個人也是大聲道:「起來了,回去。」

墨塵喊完之後,這許家的三個兄弟也是立即睜開雙眼,一臉的興奮,若是之前星魂說這是一本超超超超神級心法,這三個人還不信的話。

但是,從昨晚修鍊到現在,這三個人便已經信了,太強大了!

「修鍊的怎麼樣?」剛睡起來,在活動筋骨的墨塵,也是隨口說道。

這三個人撓了撓後腦勺有些不好意思道:「這本心法好厲害,但是也好難,我們到現在也沒有正式的進入第一層,但只是鑽研了一會,我們就受益匪淺!」

旁邊的星魂倒是面無表情道:「以你們三個人的這種資質,這輩子能修鍊三層就已經非常非常厲害了,而如果你們能修鍊到一層的話,那麼在這東玄大陸,你們就算是頂尖的了!」

這三個人也是一臉興奮的點頭,之前晚上的不服,狐疑,現在完全消散了,這星魂說的是一點都不誇張,這心法太強大了!

現在別說給墨塵當狗心裡不痛快了,現在這許家的三個兄弟都想立即汪汪兩聲來以表忠心。

而在一旁的墨塵則是淡淡道:「厲害是厲害,但是,你們別給我得意忘形,別出去瞎嘚瑟,一旦要讓我知道你們有了這心法就出去瞎嘚瑟,我立馬就廢了你們的心法,懂了嗎?」

「汪汪汪。」這三個人也是立即大聲道。

「……,走吧,去集合地點。」

在半路中,也是遇見了不少同樣趕回集合地的人,這些人自然認識許家的三位公子哥,都是一臉獻媚的打著招呼,只不過,這三個人也是完全變了個人一樣,面無表情,一句話也不說。

「少族長,有急事。」伴隨在墨塵身旁的星魂,在掏出那本黃金書後看了一眼,便立即皺眉在墨塵的耳邊輕聲道。

「……誰啊?又有什麼急事啊?什麼急事也要等一會確定完名額在說。」墨塵也是皺了皺眉頭道。

這不親眼看見雲逸進不了內院,墨塵是不放心的,誰知道這個有主角光芒的傢伙,在昨天晚上做了什麼,今天突然被選進內院了呢。

總裁欺我上癮 所以,這一幕,墨塵是要親眼看見才能放下心的。

只是,這次的星魂倒是沒有立即退到一旁,或者說,這個急事可以拖延,而是繼續皺眉道:「是冰神找您,挺急的。」

「她咋又來找我了?不是放了她哥了嗎?該不會是真的要來找我吟詩作對吧??」墨塵也是一臉問號道。

旁邊的星魂則是立即點頭,並且壓低聲音道:「不是,是因為少族長您的哥哥,墨天!但,關於什麼事情,星神殿並沒有多說,看起來是挺急的,這關於墨天的事情,我看,還是趕緊回去吧。」

在星魂說出墨天這兩個字后,墨塵也是忍不住皺了下眉頭,沉默了幾秒后也是微微道:「這個傢伙啊…這傢伙這麼快就忍不住了嗎?按劇本來說,應該是五年後啊…成吧,現在就回去。」

當即,墨塵也是點頭說完后,沖著身旁的許家三個兄弟皺眉道:「我們還有事就先走了,你們自己去集合地點吧,結果是什麼,第一時間通過冰鏡告訴我!」

「汪汪汪!」這三人一怔也是連忙道。

隨後,墨塵跟星魂的身影瞬間消失不見。

下一秒,墨塵跟星魂同時出現在星神殿中,映入眼帘的,便是冰神那極其漂亮臉蛋,還有那紅腫的雙眼。

望著這一幕的墨塵也是忍不住撇了撇嘴道:「你是冰神又不是水神……」

噗通一聲,在見到墨塵的一瞬間,冰神又是直接跪在地上哭泣道:「求求……」

不等這冰神說完,墨塵也是一臉黑線道:「別求了,說吧,到底出什麼事情了」

(推薦票啊…汪汪汪) 就在電視機前的觀眾朋友,紛紛暗自唏噓不已之際,一邊彈著吉他,顧佳蕊一邊開始了她的淺吟低唱:

「我的夢想,其實很簡單。

希望一家人都能幸福安康。

希望大家都能快快樂樂。

每一天,平凡而又忙碌、忙碌而又充實。這就是我的夢想。

我的夢想很簡單,只希望能夠開心快樂每一天。

啊——,時間一天一天過。小小少女就此長大。覓得一如意少年郎,開啟新的旅程、新的時光。

時光荏苒,小小的我們總會長大,父母總會老去。要珍惜眼前,活在當下。莫負韶華好時光。

啊——,時光好像流水,它匆匆過。片刻都不能停留。正該活在當下,活出自我。認真開心過好每一天,莫負韶華好時光。

這——就是我的夢想。

一個樸實的夢想。」

……

清脆爽朗的女音,在演播室、以及千家萬戶中回蕩。

「好聽誒。這首歌,實在是太好聽了。」

這是現場嘉賓觀眾,與電視機前的觀眾朋友的第一反應、和普遍認知。

細細一品,他們便有了如下感受:

「不僅好聽,歌詞也寫得極好。正面、積極、又陽光,太具有正能量了。簡直不要太棒!」

甚至有的觀眾,在顧佳蕊唱到第二遍副歌部分,他們都開始一起跟著哼唱起來:

「這歌無論是曲調,還是歌詞,都好好聽哦。而且,還朗朗上口。莫負韶華好時光,這就是我的夢想。」

……

總之,大傢伙兒,對於顧佳蕊自己作詞作曲、自彈自唱的,《我的夢想》,那都是給予了高度的肯定與好評的。

顧佳蕊在台上,這短短三四分鐘的演唱,只讓人覺得,時間都彷彿就此凝滯下來。

直到她全部演唱完畢。現場的觀眾,還有一瞬間的靜默。

不是他們反應遲鈍。實在是,顧佳蕊的歌聲,彷彿餘音繞梁,在他們的耳畔回味不絕,久久消散不盡。

片刻過後,在大傢伙兒終於自那妙音妙區之中,回過神來之際,春晚演播大廳內,一時間掌聲雷動。眾有幸在現場觀看,本次春節晚會的嘉賓觀眾,紛紛沖著舞台之上的顧佳蕊,連連歡呼叫好。

而電視機前的觀眾朋友,則也是對顧佳蕊的這首歌曲,做出了高度評價。

「這歌好聽。樸實而又真摯,我喜歡。這是今年春節晚會上,最好的一個節目。沒有之一。反正老頭子我,是這麼認為的。不接受反駁。」

趙大爺對著電視機,一迭聲感嘆道。

「老頭子,你說的話,我不反駁。有你這樣想法的,絕不止你一個人。因為,我就是這樣子認為的。這的確是今年春晚上最好的一個節目。若是要做評比的話。我選這小顧丫頭的這個節目,做我最喜歡的春晚節目。哈哈——」

一旁的趙大媽聞言,連連點頭表示贊同。

在贊同之餘,還做了發散性思維。

這每一年,在春晚過後,央視不都是要對春晚節目做一個評比,評選出來個那什麼,我最喜歡的春節晚會節目?

叫趙大媽說,今年的我最喜歡的春節晚會節目,當屬顧佳蕊的這首《我的夢想》,無疑了。 「前些日子,少族長您寬宏大量,放了許多人,整個星神界的人都非常感激您,可是,就在今天,少族長您的哥哥,墨天大人卻突然來我們冰族要人,我們不放,他便打傷了我們冰族許多長老,現在依舊在我們冰族……我是偷偷跑出來,向您求救的!」

冰清摸了一把眼角的淚水后,也是望著面前皺著眉頭的墨塵再次哭泣道:「真的求求您,幫幫冰族吧。」

「他要搶誰啊?」墨塵也是皺著眉頭道。

如果墨塵沒記錯的話,書中應該沒有這段才對啊!

墨塵的哥哥,也就是墨天,是墨塵同父異母的兄弟,墨塵的母親是偏房,而墨天的母親是正房,換句話來說的便是,墨塵是庶出,而墨天是嫡出。

兩個人都是星神族的少族長,事實上,星神族的少族長有很多,這個,看一下許家三兄弟就知道了,一個許氏家族在一個小小的東玄大陸,族長的老婆就三妻四妾的。

這身為萬界領袖,星神族的族長,自然也少不了!

並且,如果正常來說的話,墨天其實更有資格成為繼任的少族長,因為墨天的出身好,是嫡出。

只不過,墨塵實在是太天才了,三歲成神,百歲不死不滅!

所以,星神族的族長,也就是老爹,在去其他位面逍遙之前,就把這個繼任的少族長給了墨塵。

所以真正能稱為少族長的也就是墨塵一個人而已。

而事實上,墨天也屬於超級天才,只不過,可惜的是,墨塵更厲害,所有的天才在墨塵面前都黯然失色。

並且,墨天跟墨塵兩個人的關係並不是很好。

而這些也不是特別重要,重要的是,墨塵知道,在五年後,星神族大舉叛變墨塵,也是這墨天在背後搞的鬼。

而且,墨天這個傢伙也不是什麼好玩意,跟之前的墨塵一樣,也是個飛揚跋扈的主,但這是五年後的事情,現在墨塵沒把墨天當回事,只不過,這個傢伙現在是在做什麼?

「墨天大人他原本看上了我們長老的孫女…在三百年前的一天……」

冰神的話還沒說完,墨塵別撇著嘴立即道:「神特么的三百年前……行了,你別說了,星魂,這怎麼回事,你知道嗎?」

旁邊的星魂想了下后,便也是說道:

「墨天他看上了一位冰族的一名少女,只不過,這個少女的奶奶是冰族長老院的長老,墨天不能強搶,也不敢強行佔有這個少女,所以,墨天就隨便找了個理由把這名少女給抓了起來,關在咱們的大牢裡面。」

「目的就是,讓這個少女屈服,自己同意從了墨天,但是,這一關就是三百年,那名少女也沒同意,依舊關在大牢裡面,前些日子,少族長您要放人的時候,我記得我還說起過這個事情。」

「有嗎??」墨塵也是一臉的問號,當時要處理的事情太多了,墨塵並不記得星魂說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