堯風微微蹙眉,思索道:“我剛纔檢查魏大龍體內時,發現了一股極其隱祕的光明會功法的氣息……”

聞言,王山羊微微詫異。

他能看出來,是因爲自己不僅懂醫術,而且練的就是光明會的功法。

但堯風既不懂醫,又沒學過光明會的功法,既然也能看出來這一點,這就足以證明堯風對力量的敏銳和了解。

隨即,王山羊看向魏大龍道:“以我的猜測,你這不是病,而是中了光明會的毒!”

“你還記得你曾經接觸過什麼光明會的人嗎?”

“光明會的人?”

魏大龍看了眼牛莽,皺眉道:“ 田園盛寵:太子爺的農門妃 。”

“如果你真沒見過,那你就是被人傳染了……”

“傳染?!我知道了!”

話音未落,魏大龍立馬拍手道:“是王聖!王聖那傢伙也得了這病,肯定是被他傳染了!”

“這傢伙說不定跟光明會的人接觸過!”

“有這個可能……”

王山羊看向堯風:“堯大人,這病應該有特殊傳染的方式,牛莽一直待在魏大龍身邊卻沒事,這也說明了這一點。”

“嗯,不過我們還是得小心。”

堯風看向魏大龍道:“這段時間就由王山羊跟着你,隨時瞭解你的病情。”

“他跟着我?”

魏大龍不解道:“他不是和趙強一起的嗎?!”

“我不過是被那趙強坑了。”

說着,王山羊看向堯風真誠道:“我現在才找到了真正的歸宿,就是跟着堯大人一起推翻光明會!”

“……”

魏大龍看着賊眉鼠眼的王山羊,毫無好感,實在想不通堯風爲啥要留這種人。

不過堯風發了話,他也不敢反駁,只好答應道:“既然如此,那你就暫時跟着我吧。”

“小子,有老夫跟着你,可是你八輩子修來的福分,你別身在福中不知福。”

王山羊露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看得魏大龍巴不得把對方那幾根鬍子給扯了。

隨即,魏大龍稍微調整了自己狀態後,跟堯風道:“風爺,最近王聖和張家的事有了變化……”

聞言,堯風面色微變,看了眼對方,隨即把幾人叫到客廳紛紛落座後,才說到:“說吧。”

“嗯。”

魏大龍理了理思路,嚴肅開口:“根據我從王聖口中瞭解到,張署長馬上就要啓動西區開發的計劃,但王聖已經決定阻止。”

“至於具體阻止的計劃,王聖還沒告訴我,但聽他的說法,賀家的意思是……”

說着,他語氣微頓,看着堯風低沉道:“打算就此機會徹底整垮張家,要土地署署長換人!”

聞言,堯風微微蹙眉,思緒片刻後,開口道:“賀家和龍家爲何如此看中西區的開發?”

“甚至不惜花大力氣把張家弄下臺?”

堯風不解, 薄情總裁,太無恥 ,肯定有自己的實力。

更何況他能坐上這個位置,說不定其上面還有靠山。

但賀家卻仍是要整垮張家,就因爲西區的開發?

隨即,他看向魏大龍:“你繼續跟着王聖,除了阻止他迫害張家,同時儘量查一查賀家的真正目的。”

“是。”

魏大龍聞言,立馬點頭答應。

緊接着,他似是想到什麼,看了眼對方,微微猶豫:“風爺,明天就是張玲玲和王聖的訂婚,您……去嗎?”

“訂婚宴?”


堯風微微挑眉:“去,張玲玲邀請了我,我爲什麼不去。”

…… 待事情都商討完後,魏大龍和牛莽出了別墅。

而走在後方的王山羊卻腳步一頓,又偷偷回了客廳,看向正在喝茶的堯風搓手訕笑道:“那個,堯大人……”

“您之前說僱我給您做事,每個月工資十萬,那這個月的錢,能不能提前預付給我呀?”

“預付?”

聞言,堯風笑了笑:“怎麼,你在光明會待這麼久,就沒存點錢,缺錢缺到這個地步?”

“光明會的錢?”

王山羊一愣,隨即立馬擺出正氣凜然的模樣,嚴肅道:“光明會這種邪惡機構給的錢我能要嗎?!”

“老夫的手是救人之手,心是善良之心,怎麼能讓光明會的錢玷污了老夫純粹的心靈!”

“……”

見對方又來這一套,堯風滿臉無語,連忙伸手打斷:“好了好了,別說了。”

隨即,堯風拿出一張銀行卡丟給對方,淡淡道:“這卡里有十萬,以後每個月我會叫人給你打十萬的。”

“南水商會……”

王山羊看了眼這張商會特.供的銀行卡,立馬面露喜色道:“跟堯大人做事,就是讓人放心啊!”

“比那摳摳搜搜的光明會好了不知道幾百倍啊!上次問他們多要點錢,他們那個嘴臉你是沒看到,跟搶了他們老婆一樣……”



“向他們要錢?”

堯風微微挑眉:“你不是說光明會就是給你錢你都不會要嗎?”

“啊?!”

聞言,王山羊一愣,隨即立馬捂頭道:“哎呀哎呀,我怎麼突然頭有點暈……”

隨即,他一臉迷糊模樣,看着堯風道:“堯大人,我怎麼不記得我剛纔說了什麼,我是不是老糊塗了?”

“哎呀,人老了記性真是差了啊……”

說着,王山羊一邊搖頭一邊往外走,還不忘回頭對堯風教育道:“哎!你們年輕人不懂老人的苦啊……”

“你們一定要好好珍惜現在這個歲月……”

他嘴上雖唸叨着,腳上卻是一步不停,沒一會就溜出了門外,唯恐堯風又看出什麼來。

一出別墅,王山羊就看到門外不耐煩等着自己的魏大龍。

“我說你個老傢伙,做事怎麼這麼磨磨唧唧?”

魏大龍環手抱胸,蹙眉催促道:“快點,我待會還要去王聖那。”

“我說你這年輕人,對老年人就不能有點關懷之心?”

聞言,王山羊蹙眉瞪眼,隨即伸手道:“要我走快點可以,給我錢!”

“錢?”

魏大龍眉頭一皺,立馬道:“老傢伙,你什麼意思?!老子欠你錢了?!”

“你沒欠我錢,但要我跟你做事,你總得發我工資吧?”

王山羊理所當然道:“我也不要多了,比你身旁這位小兄弟高一點就行。”

“我?”

牛莽聞言,詫異道:“我們兄弟裏面,除了大龍哥以外,就數我的收入最高,如果你比我還高,那不就和大龍哥一樣了?!”

“那有什麼不可以。我是小宗師境界,魏大龍也是,我們收入一樣不很正……”

“得得得!你是爺,我請不起你!”

不等對方說完,魏大龍直接推開對方,轉身就走:“你愛向誰要錢就向誰要錢!反正老子是不伺候你了!”

“哦,好。”

聞言,王山羊也不急,反而轉身往別墅裏走去:“那我現在就跟堯大人說,你不要我跟着你……”

“你給我站住!!”

見狀,魏大龍氣得差點跳腳,立馬怒道:“你是風爺請的,風爺沒給你錢嗎?!”

“沒有啊!”

王山羊暗中收起手中的銀行卡,滿臉無辜道:“我也不知道爲什麼,要不你去問問他?”

“你!”

聞言,魏大龍雙眼瞪大,恨不得吃了對方。

隨即他終是深吸一口氣,咬牙道:“好!以後老子每月給你固定的一筆錢!”

“嘿嘿,這就對了嘛。”

話音一落,王山羊頓時笑開了花,立馬搓手道:“要不你先預付一下吧……”

“滾蛋!!!”

……

……

這時,醫院內。

紫荊放下電話,對正在穿八五式軍裝的木羽說道:“先生說放我們一週的假期,可以讓我回老家看看。”

“嗯。”

木羽似乎早已預料到了這個結果,彎腰穿上軍靴,把病服整齊疊好放在牀頭:“既然如此,我陪你一起回去吧。”


聞言,紫荊微微點頭,眼神似乎恍惚,看着角落處發呆。

“怎麼,你還在擔心擅自離家入伍的事?”

木羽整理好後,回過身來,安慰道:“你不是每月都寄生活費回去嗎?你家人肯定早原諒你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