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堂寶瓶宮之王,每次帶著小弟搞事情砸場子,擺足氣場狂拽炫酷的招搖過市時,總是控計不住計幾,看到路邊丟著一包被踩變形的麵包,然後沒有猶豫的撲上去,撕開袋子本著不浪費的心態將其吃掉。

他將對於『或然率』的理解融入對於食慾的不可知上,成功掌控自己的力量,並不斷鍛煉變強大。而這種唯心的變換姓名只要他在心裡做了,並且開口說一聲,就算完成。

因此就算麗塔聽明白對方最大的秘密,也束手無策,並沒有所謂的弱點,能否擊敗一切全憑運氣。

此時的茶泡飯終於閉上嘴巴,他耽誤這麼久,廢話這麼多,只是想增強一點成功率。

……

鋼女僕麗塔和寶瓶宮之主上最終對決時,七號受到負七號的壓迫,終於聯手西撒溝通到了『抽獎機』,並且利用西撒背後的『暴食虛界』力量,成功溝通到另一件七本器。

而在七號聯手西撒撕破魔潮空間的斷層時,七蘿莉也順便將自己的得力手下,從魔潮的另一層中接引出來。

「最古魔女?!」看到這位帶著一部分中央冥界死亡神脈資源徹底脫出,最終化為一條活化脈的女死神,西撒有些吃驚的問道:「你為什麼不講露絲召喚出來?而是她?」

『死亡真祖』最古魔女雖名頭甚大,但綜合實力並不如『飢荒真祖』露絲。畢竟是個最古魔女加在一起,對於死亡對力量的掌控也比不過西撒。而露絲卻是妥妥的頂級變異罪族,如今化為地獄真祖后,實力更加強大。

露絲又重要任務要忙,而且她早就使用過『抽獎機』,還沒有等到第二次使用的機會。但是最古魔女不同,他有資格持有並使用另一件七本器。 「西撒,你確定拒絕接受我的好意,和她站一邊?」

看到七號藉助西撒背後的『暴食虛界』大變活人,扯出了迷失在魔潮中的最古魔女,又溝通上宇宙抽獎機,負七號一臉憤怒的質問起來。

「呃……這個,其實我是站中間的,不過七蘿莉和我家的妹子們關係很好,她繞開我強行獲得了暴食虛界的支援,這不怪我!」西撒努力將鍋甩給其他人,表示自己是無辜的。

「哼!和她廢話那麼多作甚?不要怕,我已經溝通到『宇宙橡皮擦』咦?這件本器怎麼可能存在與錫蘭?」

七號一臉得意的開口,接著面色微微一變,她通過『抽獎機』的檢索,鎖定了這件行蹤縹緲的七本器,竟意外發現此物存在於錫蘭星球上!

一件一直存在於外宇宙的本器,突然出現在核晶壁中,這不得不讓七號生出不妙的預感。做為混沌科技曾經的大試驗場,錫蘭實在太詭異了,任何事物和這裡牽扯上關係,都非無緣無故,這背後絕對能扯出一系列麻煩的事情。

「伽爾!召喚出本期,幹掉她!」七蘿莉指著負七號,對身邊的魔女死神開口道。

「哼,這是你們逼我的,不要怪我不可客氣啊!盜竊,割雞啦口炮!」-7號手套一揮,偷走了歌絲娜肚子里的一道龍息。

……

此時此刻,小田螺正在沙羅曼的帶領下,一邊大吃一鯨,一邊大快朵頤新奧爾良烤鳳凰。小田螺吃的開心,已經忘乎所以徹底沉溺在美味之中,絲毫沒有察覺到,一股無形的力量在她肚子中盤旋一圈,將內部的『割雞啦本器口炮龍息』竊走一道又一道。

而一旁的沙羅曼一邊剔牙,一邊威脅萬舌繼續烹飪美食,將他壓箱底的老婆本也翻了出來,一共一隻鯤、一隻鵬、一隻玄武。

沙羅曼要求萬舌為他和小田螺燒制一鍋鯤,再燒烤一隻鵬!鯤之大,一鍋燉不下。鵬之大,要兩個烤架,小田螺秘制,沙羅曼麻辣。

最後再來一碗超濃縮的『玄武壯骨湯』,繼續強化他和小田螺的身體。他們這種靠身體吃飯的巔峰怪物,可以不強化神格,可以不開發領域,可以不要神國和世界之脈,但不能沒有一個強大的身體!

在監督萬舌做菜時,他察覺到小田螺身上的奇異波動,並沒認出這就是七本器之一的盜竊手套,還以為是西撒在小田螺身上留下的什麼機關,因此懶得理會。

……

西撒這邊,-7號成功盜竊小田螺的『本器口炮』后,並沒有急於發射,而是灌注進自己頭頂的巨大眼球『穢暗之眼』中,以『永劫』的力量還原另一件本器組件『終末之瞳』。

永劫之光的完整形態,是一枚眼睛發射出無堅不摧的宇宙級滅世之光!然而歌絲娜終究是一隻高仿本器龍,她將永劫之光進行削弱和轉化,變成適合自己的攻擊,口炮龍息。

此刻-7號將『口炮龍息』分解,藉助穢暗之眼逆向還原,再度重現了『永劫之光』射向7號。

西撒太了解小田螺的口炮,他一開始並不明白-7號為何能夠釋放歌絲娜的攻擊,但經過七號解釋后,他終於明悟。小田螺這個坑貨一定沒有聽話,偷偷溜進魔潮中亂跑,結果被-7號感應到。

總裁的天國愛戀 而盜竊手套可以盜竊萬事萬物,恰巧小田螺深處魔潮,魔潮正是-7號的底盤,所有她有絕對的優先權,從小田螺身上盜竊力量。

更重要的是,-7號在以『完整的本器力量』盜竊『不完整的本器力量』,又有絕對優先權,因此竊取行徑被判定為100%成功。此外,她身為一名永劫,雖然年紀太輕不超過十天,還無法歸納總結出自己的『永劫級攻擊』,但她卻能用『穢暗之眼』模仿『永劫之瞳』,還原出『永劫之光』的原版力量。

確切的說,應該叫『魔潮之光』才對!

「受死啦!食我大眼殺啦!」-7號怒吼。

感受到這股力量的可怕,西撒沒有抵擋的念頭,直接一把抓住七號的肩頭,就準備往暴食虛界中撤退,試圖躲開攻擊。

但是七蘿莉身體一震,非但打斷了西撒帶她一起走,還震蕩破壞了空間,把西撒剛剛召喚出的虛界通道給擊碎,將他一同留在現實空間中。

此時西撒已經來不及開罵七號豬隊友,只能被動防禦準備硬抗-7號的攻擊。然後就在此時,最古魔女伽爾手中爆發出刺目的光芒,七本器-宇宙橡皮擦被召喚出來。

下一刻,一聲西撒無比熟悉的幼童尖叫聲響起,高亢嘹亮的聲音撕裂蒼穹。巨大的黑色『永劫之光』與刺目的綠色光芒對撞在一起。

宇宙橡皮擦擁有抹殺世間萬事萬物的獨特能力,與永劫之光毀滅萬事萬物的傷害相互碰撞,最終的結局時勢均力敵相互抵消。

盜竊手套偷來的永劫之光,不斷與持續爆發的宇宙橡皮擦相互抵消,西撒眼中一片刺目什麼都看不清楚,但卻聽到了詭異而又熟悉的聲音。

當一切都結束,-7號準備再一次盜竊卡蜜拉肚子里的『口炮龍息』,一次性釋放十倍攻擊,以絕對的優勢,將對手一口氣沫消失,西撒也看到了橡皮擦!這絕不是他當初擊水銀泥時,使用的那一塊!

「咦?宇宙橡皮擦怎麼成精了?這是本器轉生?!」七號看到宇宙橡皮擦的新模樣,徹底呆住了!

數年前,她親自指導西撒在西方世界召喚出答題機,手持『宇宙橡皮擦』大殺四方,清理掉水銀泥拯救錫蘭於水深火熱之中。這才幾年過去?宇宙橡皮擦便截然不同了!都長出手和腳了?!這橡皮擦怎麼長的這麼眼熟?

而西撒看到這快橡皮擦的真面目后,更是吃驚的大叫起來:「我擦!小襪子?!?!你怎麼會來到這種地方?」

看到被最古魔女拎在手中的二妹,他呆住了,一時間有些反應不過來。不是說好溝通答題機,召喚出橡皮擦嗎?怎麼一眨眼成了自家的二妹?而且她還真的抵擋住了-7號的攻擊!

「這究竟怎麼回事?」西撒吃驚的看著七號,詢問道。

「沒猜錯的話,你妹妹已經是七本器了,真是充滿了可不思議啊!無數星空領主努力了一輩子都做不到的事情,沒想到你妹妹卻輕易達成!」 「小襪子!你怎麼會在這裡?」西撒吃驚的看著自家二妹,出現在魔女伽爾的手中,身上還散發出熟悉的光芒。

他當年手持橡皮擦時,那件本器就散發出類似的光芒,所過之處,將一切都擦拭掉。不過此時小襪子釋放的光芒,明顯沒有當時那件本器的規模大。

「這是什麼鬼東西?又一個變成生物的本器?!」負七號吃驚的看著小襪子,接著用盜竊手套一掃描,立刻道:「不對!本器還存在!盜竊!」

她抬手對著小襪子一抓,結果『盜竊手套』無法讀取『宇宙橡皮擦』的數據,竊取失敗。她能偷走小田螺的龍息,卻偷不走宇宙橡皮擦。

因為本器與本器是同級別的,盜竊手套的盜竊效果,難以對另一件本器生效。

「啊啊啊!」小襪子明顯感受到另一件本器的惡意掃描,嚇得叫了起來。

「把我妹妹還給我!」西撒看向最古魔女,開口喊道。

「呃……」魔女伽爾也是一臉的尷尬,手裡提著一個看起來兩歲,被打扮成洋娃娃的袖珍小**,不知該怎麼辦是好?

「唔……哥哥!哥哥!我要哥哥!」小襪子看到西撒后,終於找到了親人,張開雙臂在半空中不斷掙扎,想要在空氣中蠕動到西撒面前。

此時-7號臉色怪異的盯著小襪子,停止了攻擊。而七號也察覺到氣氛古怪,開口說:「把她交給西撒!我們退到西撒身邊。」

「哥哥!抱抱!哥哥!抱抱!」

當伽爾將小襪子帶到西撒身邊后,小傢伙如同考拉一般,迅速攀上了西撒的身體,張嘴在他臉上啃了好幾口,流下一道道口水,接著道:「哥哥餓!哥哥餓!」

「哥哥不餓!」西撒搖搖頭。

小襪子嘴巴一撇,開始猛扯他的頭髮,嘴裡喊道:「餓餓餓餓餓餓……!」

「妮可給你準備的食物呢?」西撒從小襪子的腰間,摘下一個用粉白二色毛線打成的扭曲襪子。

這隻襪子是桃樂絲和莉莉絲兩個手殘黨閑暇之餘打出的單腳襪,並不是用來穿的,而是一件空間裝備。桃樂絲身為『大災神』,出手自然闊綽,這隻襪子由大量世界之脈編織而成,內部空間堪比一個小神國。而且與小襪子的名字很配,是一件護身符+儲食道具。

妮可平日,總是在裡面裝滿了各種零食。

西撒摘下小襪子的小襪子,向外抖了抖,然後各種各樣的骨頭、糖紙、果核如瀑布一般傾瀉而出。隨後他繼續抖落,全是吃光后的食物殘骸,數量之大估計能堆成一座小山。隨後,西撒又狠狠抖了兩下,掉出來七八張尺寸不大的粉嘟嘟小嘴。

這些小嘴巴見到西撒后,立刻飄起來,一邊狂親他的臉,一邊嘰嘰喳喳的吵鬧起來:「哥哥!哥哥!」、「我餓!我餓!」……

「你把罪痕放進襪子里,吃光了裡面的食物?」西撒看向縮成一團,嘴巴一癟,嗚嗚哭泣裝可憐的小襪子。

「嗯嗯嗯!」

西撒納悶了:「你怎麼可能吃這麼快?你又不是小田螺。我上周和妮通話,她說你一天吃十隻眼魔仔就飽了。」

「我布吉島!我餓啊,哥哥我要吃東西!」小襪子並不明白髮生了什麼,只是吵著鬧著要吃。西撒不得不塞給她一瓶高濃度的血蜜,將她餵飽。

這時候,七號開口道:「她的食量增加,應該和剛才她釋放『本器』的力量有關係。如果把她看做一件本器,那麼每一次啟動都需要消耗,而她能夠補充消耗掉,唯有食物了。」

「小襪子怎麼可能變成本器?而且還是宇宙橡皮擦!」西撒一臉不可思議。

「這還不簡單?她把宇宙橡皮擦吃了唄,那東西就在她肚子里,我能感覺到!」七號說道。

觀察小襪子這麼久,她也弄清了這小東西的秘密。本器想要轉生,是一件非常苦難的事情。三個紀元來,也只有『米婭之瞳』這份本器組件成功轉生。

至於艾莉婕,她是反應釜與糖意識集合體融合后,吞噬『雲次神脈』,最終形成的『無限黑暗充能棉花糖』內部的核心災神。嚴格而言,『充能棉花糖』才是本體,艾莉婕是贈品。算不得本器轉生。

本器轉生如此罕有,小襪子自然不可能是。她成為本器,只因為她吃掉了橡皮擦!

「擦了!還有這種操作?!」西撒驚嘆,「她哪來的橡皮擦可以吞?」

「這你就要問她咯。」

西撒連忙抱起小襪子,問道:「襪子,告訴哥哥,你是不是吃過一塊橡皮擦?」

「橡皮擦是咩啊?我要找小田螺姐姐我玩!我要小饅頭!我還要艾膩婕!我要小兔兔!」小襪子並不懂什麼是宇宙橡皮擦,一個勁向西撒索要小夥伴。

西撒無奈,點了一下小襪子的腦袋,將宇宙橡皮擦的畫面輸入她的腦中:「見過這個嗎?」

「可難吃了!麻麻好壞,喂我臟臟!」小襪子嘴巴一撅,露出可憐痛苦的表情。

隨著西撒不斷詢問,他大致弄清了事情經過。當年西撒在七號的安排下,成為欽定的救世主,召喚出宇宙抽獎機,獲得『橡皮擦』,拯救了世界。隨後,召喚抽獎機的方法在家族中傳開。

抽獎機作為星空領主的日常娛樂,非常有吸引力。能夠隨機獲得錫蘭宇宙外,其他宇宙的任意物品,成功引起了妮可的好奇心。不過一個人在千百年中只能抽一次,因此妮可騙來許多僕人,借她們之手抽取各種意外的小獎品。

從光劍到異形卵,從老魔杖到電話蟲,妮可收穫了很多奇奇怪怪的東西。最終,她藉助小襪子的氣運,抽到了『宇宙橡皮擦』。

不過她並不認識這東西,卻本能感覺此物不凡。恰巧她前一天還在半銀月做客,餵養小田螺整整一天,還未調節過來。於是她把自己的親女兒,也當成小田螺給餵了!

反正『小襪子』神系之主的可怕體質,並不在乎一般的小病。別說區區一塊橡皮,就是給小襪子吃一噸的鋼鐵,她也能消化。

因此小襪子生吞七本器的事情就此不了了之,一直以來什麼也都沒發生。直到今天,七蘿莉再次假他人之手,召喚出了錯誤的七本器——吞橡皮擦者,小襪子! 「你是說,小襪子之前表現正常,只是因為『橡皮擦』沉睡在她的肚子里,並沒有被激活。這次你開掛利用抽獎機鎖定橡皮擦,結果鎖定到了我家小襪子?並且將它激活了?」西撒整理思路,和七號交流起來。

「不錯!正是如此。」

「那塊橡皮擦那麼大,留在這丫頭肚子里,會不會膽結石?」西撒有些擔憂道。

七號聞言翻了一個白眼:「你以為七本器是那麼膚淺的東西?直接被你妹妹保存在胃袋裡嗎?」

「難道不是?」西撒反問道。

「這款橡皮擦明顯認可了她,已經與她的身體融為一體了!你就是殺了她,解剖了她,也休想從她的肚子里,找出橡皮擦來。」

「這麼危險的東西,能不能去掉?」

西撒當然知道『宇宙橡皮擦』的價值,就因為這東西太珍貴了,全宇宙也不過寥寥數件,就算永劫也沒有資格持有,像小襪子這種『生命樹活化脈』的小主神,面對那些龐然大物簡直就是個小渣渣,必然受到覬覦。

哪怕西撒這種頂級大災神,半步永劫,同時勾搭上了七號、蠶絲娘、虛弱蘿的死亡主宰,也要集合全家之力,才能守住『2/3的本器』。更重要的是,他持有的兩件本器組件,都發生了變異,誕生了靈智,並非普通的本器可以輕易操控。因此外人不感興趣。

比如根主綁架了小田螺,也休想使用割雞啦口炮,甚至還會被吃到傾家蕩產。

但是小襪子不同,休說她在眾多『活化脈之主』中的地位很低。就算是大災神界,她也是中下游的存在。就這個評價,還是渣渣撒、鮮紅之湯大都督桃樂絲、鮮血罪族始祖博格等一眾名頭加持的結果。

她本身的實力,無非一個幼生期的小北鼻,弱小到了極點,太容易被人針對。西撒一家的名頭,只能嚇走那些宵小之輩。真正動了掠奪念頭的大佬,以及那些無所顧忌的瘋狂能力者,才不會在乎西撒一家人的稱號。

所以西撒為了自家二妹著想,並不願意讓她繼續持有橡皮擦,弊大於利,因此他才詢問七號。

七蘿莉嗤笑一聲:「你不會以為本器沒有轉生,就沒有智慧吧?」

「呃……你是說寶物有靈?」西撒回道。

「當然!本器雖然不像智慧生物這般,但也有各自的想法。想要拿起『羅格瑪伊直柄主廚刀』,就必須擁有『廚師之心』,獲得廚刀的認可。而橡皮擦也有這獨特的限制要求,只不過沒人知曉,所以沒人能夠掌握罷了。」

七號想了想,又道:「你以為曾經接觸過『橡皮擦』的人,沒有動過歪主意嗎?就連我,也無法獨佔這東西,只能臨時借用一下。唯一和橡皮擦扯上關係的,只有『空虛罪族』。他們在處理紅淵問題時,召喚宇宙橡皮擦,抽調了地獄第二紀元所儲備總能量的十分之一,徹底從宇宙序列中,抹消了『魔瞳族』的一切信息。你家那個大眼妹,算是魔眼拐了九道彎的偏門親戚吧。」

「就因為抽取龐大的地獄本源,最大程度激活了一次『宇宙橡皮擦』,讓它徹底蘇醒發揮出真正力量,它才和空虛罪族的真祖進行了溝通,最終留下了一個紀念。」

西撒興趣盎然:「什麼紀念?」

「心之洞!從那時候起,所有『空虛一族』的直系後代,再也不存在心臟,而是被一個空洞取而代之。那是橡皮擦留下的紀念,也是他們的力量之源。說不清是好事還是詛咒,但無疑從中獲得了極大的力量。也正是從那時起,『空虛』才正式從『罪族預備役』中脫穎而出,被我排入真正的罪族序列中。」

「你家的二妹,顯然引起了橡皮擦的興趣,才會無條件定居在她的體內,甚至可以激發出本器的威能來。她很特殊,就像當初第一個拿起羅格瑪伊直柄主廚刀的罪族真祖一般,以後很難再出現她這種,不需要任何代價,就能操控本器的怪物。真是幸運的小傢伙啊,橡皮擦抽干我第二紀二十分之一的財產,也沒留下什麼。而她不費吹灰之力,就成了橡皮擦的主人。」

七號說起小襪子時,也是一臉的複雜。她們永劫的力量,和頂峰狀態下的本器很難進行比較。

在七號看來,如果錫蘭的世界之渦徹底泛濫,完成大爆發寄生整個宇宙后,當屬『錫蘭大宇宙』的主流根源。這種覆蓋一個大宇宙的禁忌根源,放眼多元宇宙也很難找,因此『世界之渦』有資格被黑鹽捕捉,製作成一件『本器』。

至於七號這種禁忌根源,在自家主場或許可以發揮出不遜色於『本器』巔峰的力量,但把她做成本器,水準將大打折扣,變成『半本器』或者『偽本器』

西撒聽完這個介紹,露出幾分瞭然的神色:「這麼說來,你們活著的永劫,就像新鮮的海鮮山珍,只能在自家地頭上趁新鮮食用。而本器這種東西,是最新鮮最好的極品海鮮鮑魚山珍野菇,被製作成的乾貨。」

「如果同級別相比,活著的新鮮七號,要比被製作成乾貨的七號強大。但本器往往選用最極品的食材,因此它們製作成的乾貨雖然口感降低一個檔次,但經過充沛的浸泡,也就是獲得充沛的能量后,可以再任何一個不同的宇宙中,無視法宇宙法則的限制,發揮出與你同級別的口感?不,同級別的力量。」

「呃……」七號聽完西撒的比喻,整個人都獃滯了,「雖然你說的是那麼不靠譜,甚至完全理解錯誤,但我總覺得你已經已錯誤的姿態,把握住了『本器』與『永劫』之間的一絲神韻。」

西撒深以為然的點點頭,自吹道:「有些事情就是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你我心心相印,我能用錯誤的方式說出一兩分真諦,證明我已經很厲害了。」

七號被他的無恥打敗,只能自認是二流山珍海味。因為她親手引導空虛罪族,泡發過一次橡皮擦,發揮出本器最頂級的力量,徹底抹殺了魔瞳族,所以她才能估計出本器的上限。

整個錫蘭大宇宙,估計再沒有第二個全力使用過『本器』的永劫大佬了。

就攻擊力而言,錫蘭現存的四個永劫,和兩個0.5的新手永劫(-7號、虛弱蘿),都不是本器的對手。因為永劫能力各不相同,而直柄主廚刀、永劫之光、橡皮擦都攻擊類。

不過這等本器就算在巔峰狀態,也很難搞死錫蘭這群新鮮的大佬。畢竟本器通常是跨宇宙作戰的兵器,缺乏能量之源也只能發揮有限的力量。

因為種種制約,近兩個紀元來,並未上演過七本器與永劫的巔峰戰鬥。唯有太古神話『黑鹽vs混沌』時爆發過。那時候雙方橫跨多個宇宙集戰鬥,能源管夠,直接把『錫蘭大宇宙』打成篩子,然後雙雙封印丟出宇宙集中,徹底除名。 「這樣看來,我家小襪子沒救了?」西撒哀嘆一聲。

一件本器主動上身,選擇小襪子做宿主,那麼根本沒人能夠拒絕或者更改,此事已成定局。

「也不是壞事啊,她能得到橡皮擦垂青,某種程度上來看,也算一個隱性的永劫了。有資格讓我另眼相待。」七號安慰道。

在她眼中,除了蠶絲娘、鏡主可以與她同輩論交外,-7號、虛弱蘿莉都是後輩,渣撒、雷奧這些半步永劫算是可以投資的潛力股。米婭、歌絲娜、艾莉婕屬於關注點贊收藏的對象。而其他的頂級大災神,撐死打上一個標籤,偶爾關注一下發生了什麼事情。再往下,在七號的眼中都是雜魚渣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