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牆之上,一道火光幻化出鳥雀的形態,一瞬百變,無窮玄妙……

火光之下,兩道身影並肩而立。

一者血紅曲裾漢服,只輪廓、已傾城,風華絕代!

一者金邊黑底玄冕服,腰胯帝劍,眼下睥睨!

噌——!

未出鞘,吟嘯徹天。

帝劍出鞘半寸,一泓純金劍光划空而至!

鐺!!

劍光尚未得手,又一道不世身影強勢闖入,白髮勝雪,青袍蔽日。

一瞥輕狂,冷覷蒼生——

「劍我非人!」

我言,即劍!

我身,亦劍!

漆夜飄雪,不知過了多久,黑夜王城、黃沙之境、混亂領土皆蒙上一層銀白。

趙風被這連番的變數所震驚,其喉結處的痛苦以緩慢的速度持續加劇著。

「過去多久了?為什麼我動不了……為什麼這把刀……仍未斬出?那座城、那道劍光……是時間靜止了嗎?那這飄雪又是怎麼回事?」趙風完全無法理解自身正在經歷的事情,視野內、余光中的一切景物都好似都在時間中徹底靜止,就連那道從遠空王城飛縱而來的純金劍光也停滯十米之外。

可偏偏在這萬物靜止的時空中,忽來的飄雪肆意傾落,完全不受限制。

九霄之上,那道白髮青袍的身影被飄雪遮掩,就在身影即將消失之際,卻見其衣袖勁甩,一抹冰痕架空而來,橫跨千米,貫通純金劍光、黃金朴刀,就連趙風喉結處的傷口都感受到一股涼意襲入,與此同時——

雪止。

鐺!!

惡霸持刀的動作一揮到頭,劇烈的身體動作將累在身上的積雪震落,可結果卻是:朴刀凍結、蹦碎,只在趙風喉結處留下一道極細的傷口,而那傷口還被寒氣凍結,沒有半滴鮮血溢出。

趙風趁著恢復行動能力的空檔重新拉開距離,他催動血脈欲修復喉結上的傷痕,卻發現藥力無法衝散傷口上的冰霜,血脈藥力首次失效!

「卧槽!誰!是誰?!」惡霸後知後覺,他左右環視,周遭沉浸在黑夜之中,唯有遠空搖曳的火雀焰影能可辨識天地。

而這一眼望去,惡霸瞳孔微縮,神情蒙上一層驚恐、敬畏。

「王城御空,黑夜相隨……來者竟是……」

作為此次對戰的唯一觀眾,寧王也第一時間注意到了遠空的黑夜王城,當即驚呼出來者身份:「葉墨!!」

葉墨,幻界勝點榜首位,擁有三十七萬勝點的幻界頂峰,對所有幻界玩家而言,即便沒有親眼見過,也從各種途徑聽說過「黑夜王城」的傳說。

「葉墨身旁那人……錯不了了,領土榜首位·風悅,據說這兩人向來都是出沒成雙,為什麼這種狠角會出現在這裏?」寧王死死盯着王城之上的那兩道身影,懷着滿心的不安。

葉墨歷來以「秩序者」之名自稱,致力於維持幻界對戰的公平,黑夜王城可自由穿梭於幻界玩家的私人領土,面對所有不正當的對戰採取強制終止的措施,也因此有傳聞說:葉墨就是幻界的創造者。

不止是寧王,惡霸三人組的目光也齊刷刷地鎖定王城,等待着城中人的發聲,反觀趙風,卻抬着頭,湛金魔瞳窺破黑暗,死死盯着九霄之上的那道身影……

「你的目光,尖銳得令我厭惡!」

那人語帶傲慢狂妄之意,抬手憑空抓取,一桿奇兵入掌,九龍盤繞、槍身劍首,刃長六尺,通體一丈,是謂——九龍創!

「葉墨!有人說你是幻界最強,但我卻不信!藏身黑夜,伺機偷襲,此等小人行徑,不配掛劍!今日,要麼命喪九龍創,要麼自卸佩劍,你選吧!」

言畢,九霄之上驚現九輪金陽,奪目金光衝散半數黑夜,與黑夜王城形成晝夜僵持之態!

「白髮青袍九龍創!東方不凡!!又一名幻界頂峰人物!!天啊……今天是怎麼了……五大榜單、四大頂峰一下子現身三個!」寧王又驚又喜,甚至連趙風的事情都暫時拋諸腦後了。

而此時的趙風卻通過魔瞳,看清了天上九輪太陽的真面目:那是九條金龍首尾相連,盤繞而成的形態。

「那龍……是活的?」趙風不敢確定,雖然魔瞳可以跨越九霄,直視金龍,但血感的範圍卻無法達到九龍所在的位置,因而無從定論。

黑夜王城之上,掛劍者露出一絲無奈苦笑,並朗聲道:「那人說你生性好戰倒是不假,只是這邀戰的借口實在不怎麼高明,既然你要我選,那就……」

葉墨說着,卸下掛在腰上的黑色佩劍,交給了身旁的風悅,後者抱住劍時還露出了一絲調侃的笑意,顯然對身邊人的舉動並不意外。

「如何?可還滿意?」葉墨朝着九霄之上的人展示空無一物的雙手,那意思很明顯:我就不跟你打。

「你!」東方不凡一臉氣急敗壞,卻又無可奈何。

「你我之事暫且不提,此戰暫且寄下,待更好的時機來臨,你自會如願以償……」葉墨放下雙手,神情漸冷。

「而你們四人……寧王、惡霸、蠍子、蜘蛛,惡意獵殺幻界玩家,罪果累累,我無權終結你們的生命,卻可奪走你們進入幻界的許可權,現在給你們機會自行交出幻界登錄器,如若不然……」

葉墨本是漆黑的雙眼轉為豎瞳血眼,妖異、且冷漠。

「逃!」

惡霸大喝一聲,甚至不與葉墨對峙,為了逃離制裁,不等莊家沙漏的倒計時,直接認敗。

「嘀嘀嘀!對戰結束,恭喜玩家·夜影獲勝!現在由玩家·夜影行使勝方許可權:獲取敗方五分之二的領土,並額外獲取敗方一件隨機道具、一件自選道具。」

「嘀嘀嘀!獲得2852平方米領土!」

「嘀嘀嘀!獲得七彩級技能·時間法則·時間暫停(2/7)!」

「嘀嘀嘀!請進行道具自選,道具選擇庫為惡霸聯盟所有成員的道具總和……」

另一邊,惡霸剛認敗,耳邊便響起提示,惡霸聯盟失去將近三千平米領土以及時間暫停技能。

惡霸頓時大怒,可比起葉墨帶來的威脅,這些損失雖大,卻也不值一提,他當即便要脫離幻界,只要回到現實,便算是擺脫葉墨了。

「嘀嘀嘀!玩家·夜影正在行使勝方許可權,暫時無法登出,請稍後再嘗試……」

「我日你仙人啊!!!」 「呵呵……」

喬顏壓根不想理他,她沒有說話的閉上了眼睛,畢竟今夜折騰了大半夜也累。

而司邵斐唯恐打擾她,動作很輕的給自己在地上鋪了一床被子,離喬顏很近,能保證聽到任何響動,都能立即醒來。

「咳咳~」

在初冬,天氣異常冷,男人的身子現在又很弱,所以躺在地上一直劇烈咳嗽,雖然他一直在剋制壓聲,但在寂靜的夜裏還是讓人聽着很揪心。

喬顏在男人睡到地上后,就一直睜着眼,也不知道在想什麼,只是男人每咳嗽一陣,她就感覺渾身有些發冷的往被窩裏面縮一縮。

不知過了多久,兩人才都睡着。

不過因為一直擔心喬顏,司邵斐睡着后也一直處於半睡半醒的狀態,每隔一個小時,就會起來去喬顏床頭看看,檢查她的手腕有沒有磨紅受傷。

但不管怎麼說,這樣半空懸吊半夜肯定不舒服,因此喬顏睡夢中也是緊緊皺着眉,在夢囈中還會時不時的掙脫幾下。

「阿顏乖,別亂動。」

男人看着有些發紅的手腕很心疼,他輕輕的給她吹了吹,又揉了揉,看了看錶已經接近四點,想着喬顏已經進入深度睡眠,他心疼的給她解開了。

但總歸還是不放心,因此到最後,他握著喬顏的兩隻小手,就索性趴睡在了床頭。

「咳咳~」

喬顏大早上是被男人的劇咳吵醒的,男人穿着睡衣就在離她近在咫尺的地方,他身上本來蓋了個厚毯子,但此刻掉到了地板上,一夜過去,他嘴唇看起來凍得有些青紫。

因為他緊握著喬顏的兩隻小手,因此喬顏能清晰的感覺到他指尖傳遞的冰冷僵硬。

「涼,真的是好涼~」

喬顏本能的想要將小手抽回到溫暖的被窩裏,但她這一動,男人幾乎是立刻驚醒。

「阿顏~」

他嘶啞出聲,一雙冷眸中泛著紅血絲,臉色蒼白不堪,一看就生病了。

「阿顏你昨天睡得晚,現在才七點鐘還早,你要不要多睡一會兒。」

喬顏不知道為何,不想看到男人現在這個樣子,她幾乎是立刻便又重新閉上了眼睛。

「嗯,寶貝真乖,你應該多多休息。」

男人很滿意喬顏的乖乖聽話,只是後知後覺中,他才發現自己的手冰涼,這讓他趕緊往喬顏小手上哈氣。

「對不起阿顏,是不是凍到你了寶貝,我給你暖暖。」

男人說着,將喬顏的小手搓著又放到了自己的心口處,因為發燒,他渾身發燙,因為喬顏的小手很快就被暖熱了。

喬顏一直沒說話。

只是微微咬唇,連眼睛都沒有睜開。

而此刻的司邵斐因高燒導致頭疼欲裂,特別疲倦,他感覺他下一刻隨時都可能栽倒在地。

「阿顏。」男人開口,跟喬顏嘶啞著聲音商量:「我有些頭暈,我能上床躺一會兒嗎?我不碰你,跟你睡兩個被窩行嗎?」

喬顏還是沒開口。

她就跟睡著了一樣,對男人的懇求聽而不聞,但男人卻滿足高興的翹了翹乾裂的唇角:「阿顏,你不說話就是默認了,我就當你答應了,我就知道你不會對我那麼狠心的……」

因此,男人高興的連抱地板上的被子也抱的飛快,只是被子還沒有放上去,就聽見喬顏猛的睜開眼睛的冷漠呵斥。

「滾!司邵斐,今天我正式告訴你,以後這床沒有你的位置,你要是願意在這房間,就給我睡地上,要是不願意,就哪裏遠滾哪裏!」

這讓男人的那抹虛弱笑意瞬間凝固在嘴角,他也宛若殭屍的在那僵站了好一會兒,最後自嘲又寵溺的笑才在唇角盪開。

「好。」他說。

但喬顏不想看他躺在地上的樣子,因此在男人應聲把被子又放回地板上后,她莫名生氣的蒙住了頭。

「阿顏~」

這時,男人突然在她被子上方輕輕叫她,這讓本來就莫名煩躁的喬顏瞬間火氣就上來了:「幹什麼?司邵斐,大清早你有完沒完?還讓不讓人睡覺了!」

「對不起對不起……」

男人在喬顏氣呼呼掀了被子瞪他時,下意識的道歉:「阿顏其實我只是想問問,我能不能……」

「不能!你什麼都不能!聽懂了嗎?聽懂趕緊睡地上去,別讓我大早上看見你就心煩!」

「可阿顏,我想跟你離得近一點兒,我不睡床上,我就繼續趴床頭睡可以嗎?」

男人大概因為發燒的緣故,微微討好顫抖的聲音讓人總是會忍不住心軟。

喬顏很生氣的翻了身,但到底在男人輕輕趴到她床頭枕邊的時候,她沒有再冷漠呵斥。

但男人也害怕她突然再生氣驅趕,因此只敢佔了一小塊床角縮著。

他一直昏昏沉沉的,閉上眼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就在他要進入深度睡眠的時候,喬顏冷漠折騰的推醒他:「司邵斐,我餓了,我要吃飯!」

「好好好,吃飯,給我們阿顏寶貝吃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