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上碎掉的石子,緩緩集中在一起,剛剛斷掉的腿,再次長了出來,山神晃晃悠悠的站起來,半天不說話,搞得好像很神祕,讓唐小白不由緊張,這個考驗不會特別難吧。

“這個考驗…”山神還在賣着關子,唐小白緊張的看着他,一個字一個字艱難的蹦出:“就是…誇!我 !帥!”

“……”

這是什麼鬼考驗啊,意思一點都不搭邊好嗎,而且一堆破石頭,從哪裏能看出來帥啊,更何況還是在我唐小白麪前,你竟然敢稱帥,還讓我誇?!這怎麼可能呢。

“你好帥!”唐小白一臉的賤笑,以一副仰望的姿勢看着山神,單膝跪地,無比的真誠。

山神滿意的點點頭,奮力的將自己胸口位置的一塊石頭扣下來,遞給唐小白,說道:“吸取裏面的力量,它可以幫助你,突破第三重的界限,望你好自爲之。”

話落,山神碎成一地,一縷元神飄出,消失不見,唐小白拿着山神的心石,頗爲好奇,一塊石頭,竟有此等力量。

……

天海大廈之頂,唐小白麪露微笑,看着對面的陳斌,以他目前高達元嬰期以上的修爲,簡直可以稱之無敵了。

不過他剛纔的一擊,根本沒用什麼力量,所以不過一轉眼,血嬰就在空中定住身體,怒目欲裂的望着唐小白,身體的疼痛,讓它嚎啕大哭,聲音縹緲,恍恍惚惚,攝人心神。

南宮雨澤和張揚立刻捂住自己的耳朵,封閉自己的感知,那種直擊心靈的痛苦,實在太難受了,不過就算他們手快,可還是沒有擋住血嬰的羣體攻擊,表情苦腦,臉部扭曲,雙手抱頭,慘叫聲不斷響起。

唐小白冷笑一聲:“雕蟲小技,看我一招破了你,聖極傲世訣,第二重,破空劍!敕!”

在他面前一聲厲嘯,憑空出現一把通體漆黑,中間位置,突兀的一道銀色,看着極其怪異的一柄劍,唐小白一把握住,高高舉起,一劍斬下。

本來越下越大的雪花,突然靜止,天空隆隆震響,一道黑色氣芒揮灑天際,劃破長空,相安無事的天空,竟然開始電閃雷鳴,伴隨着漫天的雪花,造就了一幕奇異的景色。

…… 血嬰驚恐的看着周圍,不知所措,一劍之威,彷彿破開天空,就連不在六界中的異物,都感到來自內心深處的恐懼。

唰!

突兀的,一道黑線從遙遠的天際飛來,將明亮的月光完全遮掩,同時靜止的雪花,再度四散而飛,破空一劍,消失無蹤,只留下仍然驚恐佈滿臉龐的血嬰,還有那一抹黑色。

“唐小白,雖說我們之前有過多次邂逅,不過今晚纔算我們第一次真正見面呢。”身穿黑色斗篷的神祕男子,緩緩降落至唐小白麪前不遠處,聲音低沉的說道。

“誰跟你有過什麼邂逅啊,你神經病啊。”

唐小白表情一怔,頓時大怒,你妹的,又碰到死基佬了嗎,轉而一想,他再次表情一變,臉色驚疑不定的說道:“我想起來了,你是那個在開始時以殘忍手法殺害旅遊團的神祕人。”(詳情回看第一集第5章 )

“呵呵呵,你記得很清楚嘛,其實在之後,我也時常有出現,就好比你在和那個殭屍比鬥之時,那個沿海公路上的身影,還有你所謂的屍香,我觀察你很久了,直到今天,我終於確定,你就是韓遙的傳人。”斗篷人冷笑連連,眼神陰霾,說不出的討人厭。

而聽到韓遙二字,唐小白表情大變,立刻問道:“你是什麼人,爲什麼會知道我老師的名字?”

“我不僅知道,還見過他,也不怕告訴你,現在的韓遙恐怕已經危在旦夕,即將從六界徹底消失。”斗篷人搖頭不已,似乎是惋惜韓遙的結局。

“不可能!我老師不會死,等等,莫非你是從仙界來的?”唐小白不能相信韓遙的死訊,那個無所不能,總是充滿自信的笑臉,明明說好了,還會再見,他怎麼可能失約。

“不久前,仙妖魔大戰,導致仙界崩潰,妖魔界被封印,佛靈兩界失蹤,一直尋覓不得,而置身事外的鬼界,也難逃噩耗,地府失衡,鬼珠暗淡,魑魅魍魎齊聚人間,這…纔是一切的由來。”斗篷人緩緩向唐小白說明人間鬼怪之所以出現的原因,似乎已經判定了唐小白的死刑。

“就算如此,又能怎麼樣,我遲早會將邪祟趕回它們該去的地方,而且,我也會找到老師。”唐小白表情凝重,雖然心煩意亂,但是卻不是思考韓遙怎麼樣的時候,他相信老師不會有事,現在最重要的是怎麼對付這個斗篷人。

“呵呵,只可惜,你沒有這個機會了,我還有很重要的事情,沒有完成,今天就算是給你的警示吧,再讓你多活幾天,下次見面,就是你的消亡之際。”斗篷人竟然並沒有打算直接動手,好像真的有什麼事情沒解決,帶着陳斌和血嬰,當然還有史密斯一起,遁入雲端,就此離開了天海大廈。

不過唐小白的心理,卻無疑遭受了撞擊,他只能強行把心裏的恐慌壓下,深深的呼出口氣,轉頭叫上張揚兩人,一起從電梯裏,來到了天海大廈的第一層。


而在第一層的大廳裏,竟然有着兩個人,其中一個就是東方瑜,他隨着唐小白一起來到封城,首先找到了張若彤,從她那裏得知情況,才趕來的天海,但他卻沒有直接上天台,而是在大廈之中,解救被天海總經理關起來的集團董事長,趙天海。

“情況怎麼樣了?”東方瑜看到唐小白三人下來,連忙詢問道。

唐小白衝着趙天海點點頭,又語氣沉悶的對東方瑜說道:“我們先回去吧,事情越來越麻煩了。”

感受到唐小白的變化,東方瑜點點頭,沒在說什麼,送趙天海回家之後,南宮雨澤說要回去治療貔貅,也告辭了,唐小白三人一起回了張若彤住的地方。

時間已到凌晨,唐小白卻無心睡眠,站在別墅的陽臺上,擡頭仰望已經若隱若現的星空,在那遙遠的地方,就是仙界,老師韓遙所在的地方。

這時張若彤走了過來,站到唐小白的身邊,看了他一眼後,輕聲說道:“怎麼了,小白,心情不好?是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若彤,你還記得老師突然出現的那個時候嗎。”唐小白語氣中充滿沉重,而又夾雜着喜悅和激動。

“當然記得啊,他從天而降,害我還差點以爲自己撞死人了呢,也就是在之後,我們…才認識的。”前面的時候,張若彤滿是歡快,到了最後一句,她轉頭深深看了一眼唐小白,那個時候,就是他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

唐小白笑了笑,腦海中回憶起了當時的情況:“是啊,說起來,真是讓人不敢相信,當時的我,就是個窮屌絲,而且女朋友跟人跑了,工作也丟了,可謂是身無分文,一腳踏入死亡邊緣線,要不是老師的突然出現,並給予我幫助,哪還有現在的唐小白。”

“你怎麼會突然說起這個,還是說在天海,你遇到了什麼狀況?”張若彤也是在那個時候,真正成熟,改變,最終成爲京城最年輕的集團總裁,所以感觸也很深,但也好奇唐小白爲何如此傷感。

“在第一集開始的時候,你不是說去參加了一個封閉式的旅遊嗎,也就是在我調查之時,遇到的那個恐怖角色,剛剛在天海大廈又出現了,並且,他還提到了老師的名字。”唐小白轉過身,倚在護欄上,緩緩說道。

“怎麼會?難道那個人不是人界的?”張若彤好奇的說道,在人間除了他們,應該不可能有別的人認識韓遙吧?

“我也不清楚,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仙界出事了…”唐小白還記得楚雲皓的表現,他的身份,早已有懷疑,甚至唐小白覺得,楚雲皓也是來自於仙界,種種現象表明,仙界已然大亂。

在房間中,東方瑜靜靜的看着陽臺上,唐小白和張若彤兩人,寬慰的笑了笑,從一開始,就覺得他們會走到一起,可是沒想到,事情的發展,卻已經越來越讓人琢磨不透了。

本來三人幾乎每天都在一起玩耍,就算是自己去執行任務,回來的第一時間,看到的總是他們,而現在,再想回到初時,已經不可能了。

…… 穿過無盡星空,跨越仙凡界限,在浩瀚縹緲的仙界之中,本來應該一片大好,仙霧漫漫,一副人間仙境的模樣,可是,結果卻大相徑庭。

四處戰火紛飛,狼煙滾滾,仙家大殿盡皆被毀,整個就是人間地獄,哪裏有一絲絲仙界的樣子,別說仙氣了,到處充盈着的,全是死氣,煞氣,還有無窮無盡的戰爭氣息。

畫面一轉,在仙界中域的雲霄聖城之外,聚集了無數的妖魔鬼怪,奇形異狀,說不出的驚駭,天空中飛行着上百數千的仙人,各持法寶,與下方的妖魔對峙。

而最引人注目的,卻是衆妖魔之間,對立的兩個人,只是身在妖魔羣中,還不是值得在意的,主要原因,兩人竟然長得一模一樣。

只見其中一個身穿白色長袍,墨色長髮凌亂的四處飛揚,表情很是痛苦的人,說道:“聖仙帝,你到底是什麼人,爲什麼…”

聖仙帝穿着一身黑金服飾,衣裝華貴,兩者相比,就是一個皇帝與乞丐的區別,但是樣貌相同,反而讓人心中驚疑,他們是不是雙胞胎,只是身份地位不同。

“韓遙,你這是什麼無聊的問題,我當然就是你自己了。”聖仙帝邪魅的眼神微微撇着韓遙,說不出的意味散發開來。

“我自己?你開什麼玩笑,這怎麼可能!”韓遙驚異的盯着聖仙帝,兩人只是歲數就相差了一億年好嘛,這傢伙是在套近乎不成,可是沒道理啊。

在韓遙身後的墨麟等人也是根本不相信聖仙帝的話,傳言他在億萬年前就已身隕,此時突然現身在戰火中的仙界,又說出這麼奇怪的話,究竟是怎麼回事?

聖仙帝連連搖頭,緊緊看着唐小白,說道:“也難怪,那是你的前身,現在的你不知曉,也屬正常,不過,我們的確是一體的,因爲我…是你的心魔。”

“心魔…”韓遙微微皺眉,他的心裏更加困惑,他一直修煉的很正常,並沒有出現過心魔啊,莫非這個聖仙帝腦子有病?

“算了,你如果什麼也不知道,我的復仇也就沒有意義了,就讓本帝來告訴你真相。”聖仙帝無奈的嘆了口氣,緩緩說道。

“在億萬年前,六界被七帝重整,剛剛穩定的時候,一個人的出現,徹底將六界的規則打亂,而他就是你,韓遙。”聖仙帝說到這裏,伸手指向韓遙,並是一副冰冷的眼神。

“你所修煉的,是你自創的仙法,聖極傲世訣,它的力量強大,但相應的,也有很大的弊端,雖然你最後將其修復,使得聖極傲世訣變得完美,可是當時的我,也就是你的心魔,已然悄悄出世。”

“在短短時間之內,心魔日益壯大,終於有一天,他從韓遙的身體中,分離了出來,並且找到七帝,想要讓他們臣服,可是,自然的,遇到了一番抵抗,不過最終,他還是擊敗了仙界昊天帝,還有佛界釋迦神佛,並封印了靈界古靈帝,還有鬼界閻鬼帝,但是遺憾的是,妖魔界二帝被擊落人間,不知所蹤,不過還好,當時的七帝之首,也就是人界的龍帝,很是識時務的,投靠了他。”

“之後,他自稱聖仙帝,從此六界大亂,韓遙知道情況後,十分自責,覺得一切都是他的錯,所以找到聖仙帝,想要親手殺了他,只是萬萬沒想到,韓遙不僅沒有打敗聖仙帝,反而被其所殺。”

“不過他在臨死前,發起心誓,元神輪迴,獲得重生,打算一切重新來過,由新生的他,繼續完成殺死聖仙帝的任務,遺憾的是,新韓遙並沒有前身的記憶,別說殺死聖仙帝了,他連有沒有聖仙帝這個人都不知道,這可真是天大的笑話。”

“我說到這裏,你應該能猜到了吧。”聖仙帝說了這麼多,似乎有點累,揮手叫來龍帝,龍帝緩緩走來,並伸手遞出一杯熱茶,他接過,輕抿了一口,表情十分的舒爽。

“哼,這不過是你自己所說,我不記得的事情,讓我怎麼相信。”韓遙雖然心中已經相信了大半,可是還很嘴硬的,冷哼了一聲。

“無所謂了,反正這次你還是會死,並且,我不會給你發心誓的機會了,一個錯誤,本帝不可能犯兩次。”聖仙帝隨手扔掉空茶杯,一圈光波,從其周身開始向外蔓延,一時間周圍衆妖魔立即魂飛魄散,毫無反應的時間。

幸好韓遙及時的將其他人收進了封靈圖,墨麟等人才沒有受到波及,之後,韓遙讓古靈帝和墨玄帶着封靈圖還有自己的法寶逃離仙界,他則留下和聖仙帝決一死戰。

這一戰,幾乎毀掉了仙界,整個天空呈現血紅色,地表崩塌,搖搖欲墜,雖然最後仙界算是勉強保住了,但韓遙也緊跟着被聖仙帝同化,融爲一體,世間也再沒有韓遙這個人,只剩下與他長相一模一樣的聖仙帝。

接下來的劇情就是相連第一集第一章的開頭了,韓遙一死,聖仙帝更加爲所欲爲,距離他進攻人間的時間,也只是下了兩年而已。

在此期間,墨麟是否能夠順利抵達人間,並找到能夠解救蒼生的英雄,擊敗聖仙帝,爲韓遙報仇呢?

……


之後不久的人間,唐小白和張若彤仍然站在陽臺上,聊着天,雖然猜到了仙界大亂,但卻完全不知道韓遙已死的真相,也不知道,自己以後的生活,會發生什麼樣,翻天覆地的變化。

而此時的封城警局裏,凌正風拿着手裏的資料,輕輕的叩擊了一下局長辦公室的門,直到裏面傳出一 聲‘請進’後,他才推門進去。

局長皇甫龍,長相頗爲粗獷,國字臉,給人很是威嚴的感覺,他擡眼看了凌正風一下,說道:“這麼晚了,你怎麼還沒回去?”

“局長,京城警局剛纔發來的消息,說是讓我們協助抓捕殺人兇犯陳斌,這是他的詳細資料。”陳斌就是從凌正風手裏逃走的,所以他對這件事情,可是十分上心的。

“好,這件事,就交給你去辦吧。”皇甫龍看了看陳斌的資料,點點頭,向他說道。

…… 荒唐的一夜過去,第二天還是如期到來,下了一夜的雪,整個封城已經變成了白茫茫的世界,四處可見小朋友們歡快的在自家門前滑雪,打雪仗,似乎所有人的心情都變好了。

而唐小白的心情卻還是一如既往,尤其是在今天早上,發生的一件事情,更是讓本來就很鬱悶的唐小白,顯得更加謹慎和疑惑。

他因爲晚上沒怎麼睡,所以早早的就起牀了,可是在上廁所的功夫,無意中發現,林楓鬼鬼祟祟的走上頂樓陽臺,好奇之下,唐小白就跟了過去。

只見林楓站在積雪之中,面對牆壁的陰影處,喃喃自語,不知道說着些什麼,唐小白所在的位置,無法看清陰影處有什麼,在他想要開啓靈眼查看之時,卻見林楓突然轉身,往回走。

大驚之下,唐小白立刻爲自己貼上隱身符,緊張的看着林楓從自己面前走過,等林楓回到別墅裏,唐小白走上前,發現那個陰影裏什麼也沒有。

可是以現在唐小白的修爲,還是能清新的感知到,這裏經久不散的陰煞之氣,難道剛纔林楓是與一個邪祟在聊天?

而且從這裏的氣息殘留來看,這個邪祟還很不簡單呢,應該是一個厲鬼級別的,林楓怎麼會與鬼怪牽扯到關係呢?

唐小白雖然疑惑,但也沒有聲張,打算暗地裏注意一下林楓,希望他不是在養鬼。



如果真的在養鬼,事情可就大條了,這可不是個普通的小鬼,而是厲鬼,需要多麼龐大的營養成分,才能讓其吃飽,想一想,唐小白就不寒而慄。

一起吃過早餐後,張若彤和林楓到皇圖分公司商議和趙天海的重新合作事宜,張揚則是要去上學,畢竟新年將近,考完試就要放假了,這個時候課業是很緊張的。

就算是張揚對這些無所謂,但也不會無故逃課的,不過唐小白和東方瑜無聊之下,也跟着張揚一起來到了華宇高校。

站在青春的校園裏,跟在警校之時,又不一樣,到處都是美女,雖然穿着很厚實,但怎麼可能躲得過唐小白的眼睛呢。

注意到跟張揚很是要好的凌菲小妹妹,唐小白不由壞壞一笑,沒想到張揚小朋友,也開始談戀愛了,在他看來,凌菲小妹妹溫柔可愛,確實是一個不錯的小女孩兒。

華宇高校經常鬧鬼的事情,唐小白從張揚那裏也知曉了個大概,此時在校園中溜達了一圈,就和東方瑜一起來到了鬼魂常常出沒的小樹林之內。

因爲大家都在上課,所以小樹林中一個人也沒有,東方瑜縱縱鼻子,一臉的壞笑,說道:“下了一場雪後,這裏的氣息更加濃郁了。”

“……”

唐小白無語的白了一眼東方瑜,能不能不要這麼污,純潔的我,根本聽不懂他在說什麼。


“那個黑色斗篷人不知何時就會發起進攻,你這麼散漫的閒逛,什麼也不做,真的可以嗎?”東方瑜還是比較擔心唐小白的安危,畢竟那個斗篷人的目標就是殺死他啊。

“不是什麼都不做,而是不用做沒必要的事情,決戰已經一觸即發,這個時候,更加不能緊張,必須想辦法放鬆自己,才能以更好的姿態戰鬥。”唐小白在校園裏逛了一圈後,心情確實平和了很多,如果一味的緊張,害怕,別說與敵人戰鬥了,自己首先就已經失敗了。

“好吧,反正我也幫不上什麼忙,像你們這種級別的戰鬥,我只能去當炮灰,爲安全起見,還是不參加了。”若是以前,東方瑜不會退縮,但現在他和唐小白的差距已經越來越大了,遇到的敵人也已經不是他所能對付的了。

“嗯,這樣也好,對了,今天早上我發現林楓有點異常,你小心看着他點,我總有不好的預感。”唐小白點點頭,他也怕東方瑜會出事,在斗篷人面前,東方瑜完全是被秒殺的人,不過相比林楓來說,還是綽綽有餘的。

“好,其實我早就看他不順眼了,每天和若彤形影不離的,真是讓人心裏不舒服。”東方瑜本來就對林楓沒什麼好感,主要還是因爲,他心裏希望唐小白和張若彤最終能走到一起,畢竟他也是見證唐張兩人從剛認識,到漸漸熟悉,最後成爲無話不談的人。

唐小白聽到這裏,心裏也有些彆扭,他對張若彤的感覺,連他自己都不清楚,他不知道是不是愛,但他可以肯定,絕不是像以前那樣的好朋友關係了。

每次看到張若彤,他的心裏就很是奇怪,總有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出現,而現在不知道是不是因爲自己和劉詩藍結婚的緣故,張若彤對自己也有了些許疏遠。

再也不像以前那樣,無話不說,天天打鬧,甚至是吵架都已經不復存在,此時的唐小白是很痛苦的,他希望和張若彤的感情不變,但似乎是做不到了。

兩人在小樹林中走來走去,無意之間,來到了華宇高校後山的墓園區外,有這個墓園,也難怪華宇高校經常鬧鬼了。

就在唐小白想轉身離開的時候,突然表情一凝,似乎察覺到了不可思議的事情,走在前面的東方瑜好奇的轉過頭,問道:“怎麼了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