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萬眾矚目之下,話語權再度被強行打斷,大德皇主眉頭一皺,眸光略顯陰沉瞥了一眼賽場另一方那臉色猙獰的東方辰,低沉道:「東方辰,現在大賽結果已經落定。你還有何話說?」

「稟告皇主,這次大賽最後審判結果,還沒真正結束。還需要進一步請四大靈符師進行確認!還望皇主能夠保持大賽公正性。」在大德皇主目光注視下,東方辰不得不硬著頭皮,開口道。

現在他也管不了什麼皇主威嚴了,他現在心頭唯一念頭就是要拆穿李元道的謊言!在他眼中根本就不相信後者真的有能力煉製出三紋靈符。

聽得東方辰這番話,大德皇主臉色頓時黑了下來。東方辰這番話語意思再明顯不過了。伴隨著東方辰這番話語聲剛落下,廣場內外都響起了竊竊私語聲。

「東方大師,從天元符殿走出來的弟子,膽氣果然非常一般,今日我等也長見識了。走吧,現在也該我們四人出場了。不然的話,難免會被人說有包庇之嫌。」看台上林韻開口道。

旋即在東方雲陰沉的臉色下,倩影一閃,飛掠而下。東方雲也冷哼一聲,與其他三位靈符師身影閃動。


頓時間大賽場上,四大靈符師齊現,引發了一場轟動。

「叔叔,待會檢查的時候,可別大意。當心那小子耍詐!」看到東方雲現身,東方辰眼睛微微一亮,當下上前小聲道。

「還嫌不夠丟人么?給我閉嘴。」東方雲冷喝。旋即目光豁然鎖定向了對面那一道身影之上,冷芒跳動。好半響才收回目,沖著其他三位大師,拱手道。

旋即一步踏前正準備檢測驗收李元道這一道三紋靈符。看到這一幕李元道嘴角泛起一抹笑意。眸子不著痕迹從林韻大師身上所過。

旋即在眾人目光匯聚下,手掌微微一震,手中那一枚雷火化靈符,瞬息間暴掠而起,生生繞過了東方雲身子,徑直飛入了最邊緣處林韻掌心間。「額?」感受到這突兀到手的三紋靈符,林韻俏臉微微錯愕,旋即眼眸中掠過一抹讚賞之色。

而另一邊東方雲臉皮微微一抽,在這種大庭廣眾之下,他居然被李元道給小小戲耍了一次!這對於他這個堂堂靈階符師來說,不亞於被狠狠抽上一耳刮子。

「該死的小子!」不過這時候,即便是心頭暴怒,東方雲也必須克制。在這種情況下,他若敢下殺手。在場所有大勢力都不會放過他!

甚至連他身後天元符殿也都保不了他們叔侄兩個。


「雷火化靈符,三紋靈符,符紋印絡清晰,所蘊雷火之力龐大,靈符煉製手法極佳,綜合評定,完全合格!」另一邊林韻將手中靈符抓在手心,一絲絲青色元力浮現,瞬息間將前者包裹。 嬤嬤也風情 ,林韻才輕吐一口氣,以真元力傳音道。

「轟隆!」聽到這道喝聲,廣場上下再度轟動,太一符殿林韻大師的話語再次將整個廣場氣氛給點爆了。在山崩海嘯一般的歡呼聲中,聖天符殿,乾坤符殿兩大靈符師也無奈搖了搖頭,接過了雷火化靈符!

經過兩位大師再三確認,得出來的結論與林韻大師一致。

「長江後浪推前浪,哎,我們幾個傢伙都老了。」兩位靈符師感嘆道。平心而論,李元道所煉製出來的這一塊三紋靈符,遠遠超乎了他們預計。尤其是在品質上,絕對合格!

如此高品質的三紋靈符即便是他們也都動容了。聞言,李元道嘴角笑意更濃。他知曉這一次之所以能夠煉製成功,爆陰玄雷與太陰雷火爐這兩大寶貝功勞最大,尤其是蘊藏在寶爐內那一塊先天火源石。

關鍵時刻被玄雷之力徹底激發出來。陰差陽錯之間,才險險將這道靈符給煉製出來。可以說這次煉符當中運氣成分相當大,若是再重新來一次的話,李元道預計他成功希望。或許連一成都不到!

因為他煉符綜合水平還未真正達到那一個層次,必須要經過慢慢累積才能夠緩慢提升。但眼下這一切都不是問題了。

三紋靈符的成功煉製,已經幫助李元道順利度過了這次難關。拱手向著三位靈符師道謝后,李元道手心握著三紋靈符,嘴角帶著一絲笑意,最後才將靈符緩緩送到了東方雲身前,輕笑道:「三位大師都已經過目,眼下只缺東方大師您了。」

濃烈的雷火氣息轟鳴,東方辰臉色陰沉,一把接過雷火化靈符。頓時間一股強大氣場爆發,生生將李元道給逼退。


萌妻撩人:總裁,輕點寵 哼,年輕人好算計。這次煉符大賽憑得是真本事。單靠一些投機取巧,是絕對沒希望獲取符賽冠軍的。放心,我一定會按照大賽流程,認真審核的。」東方雲冷哼,旋即在一團熾烈光芒之中,他手掌將整塊靈符都包裹在內。

看到這一幕,李元道眸光也閃爍起來。先前他之所以不將靈符第一時間交給東方雲,就是怕這老東西暗地裡耍詐。

若由這老傢伙第一個檢測,難保他不會暗中動手腳。因此李元道才刻意將靈符先交由三位大師檢測。如此一來,就可以避免掉這老傢伙明目張胆耍手段了。

「老傢伙,希望你別給我亂來。不然你也不會太舒服。」望著不遠處越發熾烈的光芒,李元道自語道。

「轟隆!」就當李元道這番話剛剛落下之際,前方徒然爆發出一陣轟鳴聲,無數的雷光,火氣四散。同時一道低沉的悶哼聲傳出。在眾人驚愕目光下,東方雲一身衣袍都盡數被撕裂,黑著臉從煙塵中大步走出。

「呼呼呼!」濃烈的雷雲之氣洶湧,半空之中,一道靈符光澤涌動,旋即被李元道一把抓在手中。「老傢伙想動我靈符,想的倒美。」感受著靈符內部那狂暴的力量,李元道心頭冷哼。

旋即一臉似笑非笑的樣子,盯著東方雲。

「東方大師,經過了這一番評鑒,你的結論呢?」聽聞此話東方雲臉色更加黑了,嘴角抽動,彷彿在竭力壓制著什麼。同時另一側三大靈符師臉色也各異,目光都匯聚在了東方雲一人身上。這讓東方雲心頭更加惱火了。

不過他還在竭力剋制!

「哼,年輕人你很不錯。恭喜你,你過關了!但有一點我需要提醒你,一個人的好運氣是有限的,用完了這一次,下一次你恐怕就沒有了,好自為之。」冷冷說下一番話后,東方雲大袖一揮,轉身就要離去。

「啊,等等!叔叔,你怎麼這般輕易……」見此情景,東方辰臉色大驚,連忙上前阻止道。「哼,混帳東西,還不快走。」瞧著東方辰一臉不甘的神色,東方雲心頭怒極。

眼前這個李元道比想象中更難對付。方才在檢測靈符過程之中,他一時大意都差點吃了大虧。

到了這時候,他們天元符殿大勢已去,根本就難有所作為了。最終在東方辰滿臉不甘的情況下,叔侄兩個灰溜溜離開了賽場。

「經過四大靈符師親自檢驗,三紋靈符品質完全合格。現在起我宣布,這一屆王都靈符大賽冠軍便是道一!」伴隨著大德皇主最後一句話落下,整個廣場上下都掀起了驚濤駭浪般的歡呼聲。

此時整個天城廣場上徹底沸騰了。一道道目光都匯聚在了場中心李元道身上。今日就是這樣一個不足二十年的少年,以超級黑馬形勢殺出,在這一屆強者如雲的符師大賽上,力壓諸強,連四大符殿弟子都被他給比下去了。

現在大德皇主甚至親自出面,當眾褒獎,這對於大德王朝任何一人來說,都是一種天大福澤。

「哎,真是讓人敬畏啊。如此年紀,便能夠煉製出三紋靈符,那位名叫道一的年輕人,前途不可限量啊。」此刻看台上諸多大勢力也紛紛感慨。甚至不少人開始暗中搜羅李元道資料,企圖拉攏了。

廣場上沸騰聲,歡呼聲如潮,這一刻李元道必將名動整個王都之城!不過好在他現在是道一身份出現,不然的話,後果還真些難預料了…… 「哈哈哈,好小子。真是夠厲害,連我們三人都被你小子這一手給震撼住了。乖乖,三紋靈符。歷屆符師大賽,年青一代中,最高紀錄也就是二紋靈符而已。你小子這一次算是真的出名了。不僅僅是在王都之城,怕不久的將來,連我四大符殿之中,也都會流傳著你道一之名。」

平台上聖天符殿趙大師笑道。一臉欣賞之色,盯著李元道。

「呵呵,幾位大師抬愛了。小子不過是一時運氣罷了。今日大賽耗費太多心神,小子先行告辭了。他日定然登門拜訪幾位大師府邸。」李元道抱拳,微笑道。

在他轉身離去之際,還特意向著林韻透過去了一個感激的眼色。

「唔,不驕不躁,氣度怡然。真是一塊絕世美玉,讓人心動啊。不過依照現在情況看來,想要說服這年輕人加入我符殿之中,怕難度倒是不小。」乾坤殿大師輕撫長須,沉聲道。

「呵呵,那小傢伙可不是你們想象中簡單。」望著李元道漸漸消失在廣場後台的身影,林韻嘴角浮現出一抹淡淡笑意。

看來自己前期所花費的心血都值得了。那傢伙果然沒有讓自己失望,這一次不僅讓自己力壓了其餘三大殿宇的傢伙,贏了賭約。

更加讓林韻看重的是,李元道身上所展露出來的價值。才不到二十歲的年齡,便能夠取得如此輝煌的成績,實在太過罕見。

此刻李元道就好比一顆璀璨明珠,歷經了這次王都符賽的洗禮,他身上所蘊藏的光芒逐漸綻放出來。

「看來得儘早開始拉攏了。不然定會被其他一些傢伙給捷足先登了。」

歷經了數個時辰的歡呼沸騰之後,這一屆最受矚目的符師大賽終於落下了帷幕。而道一之名也伴隨著這次符賽結束,而開始響徹十方!

隆隆隆!奢華浩大的宮殿之內,到處都是一片金碧輝煌,亭台樓閣。在萱雲公主,小侯爺等人接引下,李元道第一次正式踏足了大德皇宮。

這個象徵著整個王朝的權力中心處。強烈的肅殺氣息充斥在整片王都之中,一路行來,李元道穿過了一道道關卡把守。最終走入了一座奢華大氣的殿宇之中。

「道一,經過了幾場大賽的折騰,你也夠累了。這幾天你就好好在這片天雲宮內好好休息。如果有什麼吩咐要求,你儘管開口。我一定會為你辦到的。」萱雲公主嘴角泛著笑意,輕聲道。

這一次李元道能夠一舉奪魁,成為整個符師大賽的冠軍,名聲鵲起。除他之外,整個小隊之中,收穫最大的當屬萱雲公主。

畢竟這一次李元道等人一起組隊參加符師大賽。

本就是以萱雲公主的名義開始的。而今李元道成為這一屆符師大賽冠軍,作為這個小隊名義領導者,萱雲公主的功勞絕對不小。

不說其他方面,單說她為大德皇室做出的貢獻,就無比巨大了。也正是因為如此,萱雲公主對李元道一行人的態度更加熱切了。

所謂近水樓台先得月,而今李元道頭頂符師大賽冠軍光環,可是名副其實的香鍋鍋。無論走到哪,都會有大批勢力竭力拉攏。萱雲公主本就是一個聰明之人。

自然深深明白這一點。先前她跟李元道較好,純粹是雷元丹緣故的話,那麼歷經了這次符師大賽,她想法觀念徹底轉變了。她現在所要做的就是不有餘力的拉攏李元道!

爭取將這樣一位絕世天才拉攏到她的陣營當中。目光緩緩掃視一下宮殿四方,李元道笑著點了點頭。對於萱雲公主這番盛情,他自然很明白。

而在這背後,甚至也少不了大德皇主的授意吧。

「道一,這幾天你就在此好好休養。過幾天後,我父皇可能會親自召見你。這次符師大賽你為我大德王朝贏取到了如此榮耀。我父皇絕對不會虧待你。而且這次憑藉你符師大賽冠軍之名,你也完全有資格獲取到那一份大賽獎勵了。」

待所有人落座后,萱雲公主才輕聲道。

「公主,大賽獎勵?不是按照之前說的,我皇室內會親自拿出一枚靈階寶丹,再加上諸多法寶么?」小侯爺詫異道。

對於整個大賽流程,他們這些皇室子弟自然非常熟悉。李元道臉龐上也浮現出一抹迷惑之色,將目光投向了萱雲公主。畢竟這件事情可是跟自己切身利益掛鉤,自然不能夠馬虎。「呵呵,雲飛所說不差。

到時候皇室自然會不少賞賜。但這都不是重點!真正的獎勵可是在最後頭。」

說到這裡,萱雲公主嘴角湧現出一抹笑意。瞬間眾人的好奇心都被吊起來了。

「不知曉你們還記得我之前跟你們說的一次驚世機遇?」「萱雲,你的意思是皇室內又將要開啟一處上古遺迹寶藏了?」小侯爺大叫道。語氣之中充斥著狂之色。

大德王朝地域遼闊無盡,當中也不乏諸多上古遺迹之地。先前皇室便有過諸多經歷。甚至小侯爺還曾親臨過一次,在那一處上古遺迹之中撈取過不少好處。

在他們這些皇室弟子眼中,每一次上古遺迹開啟,就意味著大量寶藏,財富的出現。這種絕佳機會可遇而不可求。當然讓人激動萬分了。

當小侯爺將這些話說出來后,白河,秦然,小紫等人眼中都湧現出一抹火熱。尤其是秦然與李元道兩人,對於所謂的上古遺迹,他們也是嘗試到了不少好處。

不說別的,單說上古冰王遺迹內,所獲取到的傳承,就足以讓他們受用終生了。

「呵呵,雲飛你這番話,只說對了一般。」萱雲笑著搖了搖頭道。

旋即她深吸了一口氣,在眾人目光注視下,她才緩緩道:「這次皇室內的確是有一處上古遺迹將要開啟。不過這一次遺迹之地,非同以往。那可是一處真正的絕世寶地。若能夠有幸進入此地,機緣足夠的話,所能夠獲取到的好處,絕對無法想象。」

「萱雲,別賣關子了,趕緊說吧。」聽得前者這番言語,眾人心頭火熱之色更加濃郁了。「若我所料不差的話,這次諸多宗派,四大符殿齊聚王都之城,或多或少跟這件事也有著一定關係吧。」這時候秦然突然開口道。

「恩,沒錯!想不到你居然連這也猜到了。現在道一已經成功獲取到了符賽冠軍告訴你們也無妨。這次皇室內,發現了一處上古遺迹,名為葬滅之地!」

「據說在這這一處遺迹之內,蘊含有無數奇遇寶藏。甚至連一些宗師級高手,靈符師也都要瘋狂的東西。」萱雲公主一字一頓道。

頓時間讓整個大殿眾人都倒抽了一口涼氣。葬滅之地!這一處遺迹的名字還真是另類。不過透過這個名稱,也足見其恐怖之處。

連宗師級高手都要為之瘋狂的東西,光一想想李元道也都些心驚了。若萱雲公主所說屬實的話,那其中所蘊含的東西必然是武王之心這等絕世寶貝。

難怪能夠讓整個神元東部大陸的勢力紛紛齊聚。足見其對這處遺迹的重視之處。

「現在你們應該知曉這處遺迹的重要性了吧。這則消息絕對屬實。是由數名宗師級高手聯袂發出來的求救信息。而這也是他們五大高手與我們取得的最後一次聯繫了。其中有一人正是我們皇室元老。」

望著大殿內眾人一副猜疑的表情。萱雲公主不得不開始解釋道。而通過前者敘說,李元道等人也逐漸明白了事情大概。

原來早在三月之前,皇室內一位元老應神元大陸四大勢力之邀,前往一處秘地搜集靈材。結果無意間闖入了一片上古遺迹之中,誰也不知曉那五大宗師級高手在裡面發生了什麼驚變。

直到一月前,五大勢力高層同時收到了一道殘缺的求救信息。那是各自傳承勢力內部的一極為神秘靈魂烙印通訊方式,一旦出現,就意味著那人遭遇到了極大兇險。

在得知這個驚秘消息后,五大勢力高層人物迅速齊聚,將五道殘缺的靈魂烙印拼組起來,才得出了一個驚人信息。而葬滅之地這處名稱也因此被眾人知曉!

五大勢力宗師級高手,一月之間盡數失蹤,這則消息太過驚人了。最終以大德皇主為主的幾位巨頭人物,強行將這則消息封鎖起來。

不過最終這消息因為某些原因,還是被一些大勢力知曉。因此才會造成了現今諸多巨頭勢力齊聚的場景。

「按照你這麼說來,哪怕是我等成功獲取到了符師大賽冠軍,也不可能摻合入那上古遺迹之中。那可是連宗師級高手都會被滅殺的恐怖之地。就憑藉我們幾人力量,未免太過渺小了。」李元道蹙眉道。

「事情當然遠非你們想象中那般簡單。這次諸多勢力齊聚,除了一些大人物外。還有一些精英弟子也跟隨過來。都是沖著這一處遺迹而來。有幾大勢力巨頭坐鎮,風險性不太大。」

「同時經過商量后,眾勢力巨頭一致決定。在確保年輕一代安全前提下,給各自勢力宗派精英弟子一個機會。按照一定比例名額,將部分弟子率先派遣入遺迹之中進入試煉。而這一次符師大賽競爭,也就是諸勢力考驗門下弟子的一重標準而已。」

萱雲公主話都說到了這個份上。他們都豁然明白了。同時李元道心頭也鬆了一口氣。看來這一次他運氣還不錯,不僅一舉成名,摘取到了符師冠軍。

同時也獲取到了進入上古遺迹之中的資格。依照萱雲公主所言,他們這一支小隊成員基本上都有資格了。

「這次符師大賽只不過是諸強之間第一次碰面而已。而且更根據我所知,一些宗派真正恐怖的傢伙尚未出現。相信在這一次遺迹地開啟之前,也都會一一顯露身影。」

「道一,你可不能掉以輕心。該說的也都差不多了,現在你還是好好休息吧。七天後,遺迹之地也將會再度開啟。到時候那才是一場真正的大風暴。」萱雲公主與小侯爺等人都離去了。

李元道等人都陷入了沉思之中。好半響,李元道才醒悟過來,沉聲道:「好了,今日大家也都累了。先去休息吧,這件事非同小可。等過些時日我們在詳細討論。」

說完后,李元道也大步離開了。 深夜,李元道盤坐床榻上,渾身真元力洶湧,在他身上一道道熾烈雷弧跳動,散發著一股非常暴戾的氣息。短短片刻間,整個廂房內氣浪轟鳴。好半響后,李元道緊閉的雙眸豁然睜開。

「這次符賽雖然成功了,但卻給我身體留下了這麼大的隱患。以我的實力去煉製三紋雷符實在太過勉強了。」以神識力量感應著體內那一條條破損的經脈,碎裂的骨骼,李元道嘴角湧現出一抹苦笑。

這次對他來說,這次他身體遭受到的創傷,遠比預想中還要嚴重。先前他一直以神識之力壓制著,整個人都處在一種高度強壓狀態。現在大賽一結束,體內那蠢蠢欲動的真元氣就開始暴動了。

暴戾的雷力與熾烈的火元同時爆發,猶如兩頭蠻荒凶獸一般,肆虐著他體內每一寸地方。現在李元道就感覺自己像是一個不斷膨脹的氣球一般。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