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芒龍驚怒目光中,他緩緩抬手,袍袖內單手伸出,向它一指點落!

那赤紅色的靈光進入體內,卻未曾對他造成半點影響!

一指落下,一抹極致壓縮,奪目耀眼到幾點的金色瞬間出現在蕭晨指尖,如天地間一輪驕陽,釋放出無盡的光與熱,照亮的整片空間!

金色靈光緩緩拉伸,化作一根金色的手指,常人大小,帶著清晰的掌紋,因為它散發出的金色靈光太過濃郁,將那一絲絲暗淡的七彩之色盡數遮掩未曾被任何人察覺。而在這金色手指出現瞬間,芒龍全身血液瞬間停止流轉,讓它渾身冰冷的死亡氣息將他籠罩,這種感覺如此濃郁真實,讓它似乎已經預見了自己的死亡,巨大眼眸內流露出驚怒與恐慌。

金色一指出現時在蕭晨身前,金光閃耀中,已在芒龍巨大頭顱外。下一息,金光收斂,一枚人指粗細血洞出現在芒龍兩隻巨大眼眸之間,周邊血肉似乎被灼燒后瞬間氣化消失,光滑平整,露出鮮紅的血色,卻無一滴血液流出。 芒龍巨大的眼珠內依舊有驚恐之意,但瞳孔已經放大,暗淡沒有半點光澤。

以芒龍創世至強者修為,加上體外靈光以及防禦驚人的黑色鱗甲,在金色一指下竟沒有半點抵抗之力,被瞬間抹殺!從外表看去它整個身軀沒有受到任何損傷,但消失在它雙目間的金色手指,已將它元神抹殺!這凶威赫赫的恐怖凶獸,鴻蒙境下至強存在,竟在瞬息之間被直接殺死!

蕭晨眼眸驟然暗淡下去,雖然依舊保持著絕對的冰冷漠然,卻難掩透出一股深深的疲憊。這金色一指,根植於蕭晨吞天一指神通,但在神之映象狀態下,所釋放出的威能之恐怖,卻有抹殺創世至強者之威。但這種恐怖的威能,建立在巨大的損耗之上,金印煉化四個創世封王境在內,十餘名創世境修士亡魂所得到的力量,經《碎元》后其渾厚強悍程度,讓他擁有足以媲美創世至強者的力量。但正是這股雄厚力量,卻在這一指神通中損耗殆盡。

芒龍亡魂出現在蕭晨元神空間,但它竟似保持著些許靈智,在金印金光下怒吼咆哮瘋狂掙扎,以金印之力,此刻竟無法將它順利封鎮!

蕭晨低哼一聲,下一刻他元神直接張開雙目,一道金色目光帶著几絲七彩之色驟然射入芒龍亡魂之中。金光射入體內,芒龍亡魂陡然顫抖,反抗力量突然衰弱下去。金印見狀豈會錯事良機,金光暴漲,將它緩緩拉到身邊,芒龍亡魂飛快縮小,最終被金印吞噬。不過芒龍乃創世至強者,其亡魂何其強大,以金印如何狀態想要將它煉化無比困難,本體金光一陣凌亂閃爍,竟似腰背芒龍亡魂掙脫了一般,持續片刻方才將其勉強鎮壓下去。做完此事,金印直接落入蕭晨元神之中,再沒有半點氣息傳來。

幫助金印鎮壓芒龍亡魂,蕭晨眼中倦意更重,他勉強抬手,靈光閃過,將芒龍龐大身軀收入儲物戒中。他如今的狀態尚不穩定,勉強動用超出自身承受極限的力量斬殺芒龍,自身同樣受了極重的損耗,怕是要有較長一段時間的沉睡才能恢復了。

蕭晨眼眸閉合,但在瞬息間再度張開,那份飄渺冰冷的氣息已消失不見,他自身的意念,重新獲得了對身體的掌控。之前在他發動滅神之箭的最後時刻,隱藏在他體內的強大意志再度出現,佔據了對身體的主導掌控之權。在這期間,蕭晨的意志完全清醒,能夠看到發生的一切事情,只是無法從感應到肉身傳遞來的任何痛楚,似乎被斷隔了一般,甚至於肉身被體內奔騰席捲的力量完全毀滅時,那份痛苦他同樣沒有承受半點。

但關鍵一點在於,此刻神之映象狀態已經消失,那股主導身體的意志此刻已經消失在元神之中,足以讓人意念崩潰的痛苦海嘯般席捲而來,讓他口中悶哼一聲,臉上沒有半點血色。而此刻,伴隨著他體內強大力量的損耗殆盡,原本被壓制強行保持穩固的肉身,此刻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而《碎元》后的副作用在此刻同時爆發,在一指抹殺了芒龍之後,他同樣進入瀕臨死亡的狀態。

蕭晨眼眸驟然陰沉下去,卻強自壓下心中的震蕩,念頭急速轉動。他雖然不知神之映象狀態因何而來,但那股神秘強悍的意志自他元神中誕生,雖然與他本身的意念並不融合,但他卻未曾從這股意志上感應出半點對他不利的念頭,否則絕對無法瞞過他的感應。既如此,這神秘意志突然出現,打斷他使用多天羅盤將芒龍擊殺,必然是有他的算計,而不會是不計後果的出手,將他置於死地。可如今他已經瀕臨絕境,甚至已經感應到死亡氣息的來臨,枯萎的金色元神暗淡無光,已經讓他意念漸漸模糊,而一旦沉睡,等待他的或許就是再也無法醒來的永久黑暗。

金印雖吞噬了芒龍亡魂,但顯然短時間內沒有將其煉化的資格,而他也就無法得到任何力量的補充。體內的痛楚,《碎元》后的力量空虛,生死間等待的煎熬,讓蕭晨心神承受著極重的磨礪,若是換做其他修士,此刻意念崩潰,怕是頃刻間就會死去。但蕭晨未曾放棄,是因為他不信神秘意志的出現會將他置身於絕境死地,亦是因為他在的意念中,根本沒有放棄的概念存在,即便難逃一死,他也會堅持到最後,去尋那或許存在的一線轉機。修道至今,蕭晨瀕臨絕死之境不在少數,若他是一心念不堅,意志薄弱之人,怕是早已死去,也無法走到今日。

時間一點一滴過去,現在對蕭晨而言,每一息時間都是痛苦的煎熬,漫長如同一年一班,但正是在這種痛苦中,他仍舊在苦苦支撐。

突然間,狩獵星系中距離蕭晨最近的一顆星辰陡然亮起,一道靈力奪目耀眼光柱衝天而起。而這道靈力光柱的出現,好似開啟了某種連鎖反應。以蕭晨為核心一點,一顆顆星辰快速亮起,便有一道靈力光柱衝天而起。

三十七顆修真星,三十七道衝天光柱,一座大陣虛影在狩獵星系浮現,而每一顆修真星,都是這座大陣的一枚節點,古老,浩瀚的強大氣息,從大陣虛影內散發而出。

而就在這大陣虛影出現瞬間,一股無形牽引之力瞬間出現,三十七道衝天光柱似乎受到吸引一般突然彎折,靈力光柱瘋狂延伸蔓延,向蕭晨所在此處之處匯聚。從高空中俯瞰,便可清晰看到,三十七道靈力光柱如同三十七條奔趟河流,浩浩湯湯匯聚成一條九天星河,自星空垂落,而它正下方處,便是蕭晨所在之地。

由精純靈光組成的星河,瞬間將蕭晨籠罩在內,一股股精純且強大的力量似是受到了某種吸引般,向他體內瘋狂涌去!這一股股力量精純且強大,自三十七顆修真星匯聚而來,浩浩湯湯綿延不絕,蘊含著無盡的生機力量,進入蕭晨體內直接開始恢復他近乎崩潰的肉身,碎裂的血肉骨骼臟腑以一種驚人的速度修復,元神空間內枯萎暗淡的元神,突然多出了幾分生氣,一絲絲金光不斷閃現。這股力量修復蕭晨肉身時,同樣在補充著他體內因《碎元》后而產生的巨大空虛。

蕭晨模糊的意念察覺到了外界變化,感應著急速湧入體內的力量,他雖然不知究竟發生了何事,卻知道自己等待的轉機終於出現。他抵抗者一股股疲憊的侵襲,守住一絲念頭清明,沒有讓自己陷入昏迷。如今是在狩獵星系中,若他真的昏死過去,可未必還有醒來的機會。不過這點,卻是蕭晨多慮了。

這一刻,伴隨著狩獵星系陣法運轉,浩蕩威壓從天際傾灑而下,所有存在於星系範圍內的生靈,無論修士還是蠻獸,都被一股強悍力量鎮壓,身體僵持在原處,面露驚懼之意,卻根本無法動彈半點。只是看著那衝天而起的靈力光柱,見它們向一處匯聚而去,所有人都知道,狩獵內絕對出現了巨大的變故!

但此刻若是有人細細感應就能發現,在這一刻,生存在狩獵星系中的所有蠻獸,此刻眼中儘是恐懼,它們體內的生機力量,在陣法作用下被生生抽取,融入星辰衝天光柱中,化為汪洋般浩瀚之力。

低矮山頭上,皮毛雪白的孤狼被生生壓倒趴伏在地面,狼目抬首看向雲霄中三十七道光柱,感應著體內不斷流逝的力量,眼眸中露出震驚與無奈之意。

「隔了這麼多年,陣法居然被人再度開啟,又是一場浩劫啊。」低吟中,它目光一陣閃爍,最終還是放棄了反抗的念頭,微微閉目不選擇了默認。

對狩獵星系蠻獸而言的浩劫,對蕭晨來說,卻是一場天大的造化!

大燕皇室建造狩獵星系,自然不會只是將其簡單當做一處狩獵場,而是大燕皇室布置的一處培養後輩修士的寶地。只是建造狩獵星系之初,建造修士便將獲取這份機緣的門檻設定的極高,任何進入狩獵星系修士,都處於陣法感應之中,非絕對優秀潛力驚人且擁有大燕皇室血脈者,絕無可能得到。畢竟這樣一處機緣寶地,需要匯聚三十七顆星辰之力,汲取億萬蠻獸力量才能完成,每一次開啟都會對整個狩獵星系造成極大的損耗,需要休養數萬年時間才能緩慢恢復。這樣珍貴的機會,寧願留著培養燕皇室真正的天才,也不會浪費在尋常庸碌後輩身上。

而蕭晨進入狩獵星系后的表現,顯然已經得到了星系大陣的認可,而他體內恰好又有燕皇室血脈,這份機緣的到來,也就變得合情合理。

蕭晨此刻便像是一隻恐怖黑洞,瘋狂吞噬著整個狩獵星系匯聚而來的力量,這股力量浩浩湯湯綿延不絕,融入到他體內,對破碎肉身進行修復,將蕭晨近乎崩潰的肉身生生修補完整。但這股力量在蕭晨肉身恢復后並未消失,仍舊向他體內灌注,所帶來的後果便是修復后的肉身再度崩潰,然後再湧入的強大力量下再度恢復。枯萎元神已盡數恢復,《碎元》后所需的恐怖力量,此刻被填充完整,但元神仍舊在吞噬著海量的力量,金色的本質顯得越發濃郁凝實。因而使得蕭晨意念漸漸恢復清醒,繼而清晰感應到了肉深傳來的無盡痛楚! 全身每一寸血肉都充斥著無比強大的力量,震顫波動中,將血肉骨骼臟腑盡數崩潰,而後在繼續湧入的力量下再度修復,而在這一重複過程中,蕭晨的肉身強度在以一種驚人的速度提升,他整個肉身經受無數次的崩潰重組,等同於一次次遊走在毀滅與重生間的淬鍊,這份崩潰與修復間的痛苦,伴隨著他肉身強度的增加,也在一種疊加速度不斷暴漲!

這份痛苦,絕對不亞於神之映象狀態下施展《碎元》時所承受,甚至比那個時候還要痛苦!像是無數只螞蟻鑽入血肉中瘋狂噬咬,以蕭晨的意志,在承受這份痛楚時,也近乎到了崩潰的邊緣!而在元神吞噬力量時,他的感應越發清晰,所能感受到的痛苦自然隨之增加,若非他意志經過足夠的磨礪,如今早已無法堅持!

對於自身此刻的狀態,蕭晨心中極為清楚,現在的瘋狂痛楚,卻是一場任何代價都無法換取的造化!只要他可以承受住這一切痛苦,待到此事完成,他的肉身將會被淬鍊到無比恐怖的程度,對他日後修鍊有著極大的益處。所以他在苦苦支撐,盡量讓心神保持在古井無波狀態,以減弱元神對痛苦的感應。但很快他便發現,這根本沒用!肉身傳來的劇烈痛楚,似是直接在他元神中生出,根本無法隔絕,而在痛苦浪潮的一次次侵襲下,他的意志逐漸開始震動,而此刻一旦崩潰,他心神瞬間就會被抹去,即便肉身、元神皆在,他也已經死去!

若按照眼下這般狀態,他恐怕無法堅持太久!

世事分兩面,度過為造化,不過為劫難。用以形容蕭晨此刻的狀態,卻是再為恰當不過。

而在他漸漸無法承受之時,突然感覺心神一松,那恐怖到讓人崩潰的痛苦突然潮水般退去,在無法對他造成任何影響。蕭晨此刻進入一種詭異的狀態,似是從身體中獨立出來,以旁觀者身份看著他自己的身體接受星辰大陣力量的淬鍊,而那份痛苦,卻無法沾染到他自身半點。略微驚訝,他心中隨即生出歡喜,知曉自身心神在經受痛苦磨礪中再度得以提升,晉入一種全新的狀態。這次的痛苦考驗,怕是已經度過,剩下的,就只是等肉身淬鍊完成了。

他微微鬆了口氣,隨即開始小心觀察著自家肉身在這次造化中的收穫,感應著整個肉身的崩潰與重生,他心中一份驚喜越來越重。

經過這一次淬鍊,恐怕他所能收穫的,比他想象的還要更多。



燕皇看著圖影中自九霄落下的星河,目光落在那道若隱若現的身影,心中竟忍不住生出淡淡的嫉妒。當年即便他這位大燕之主,在進入狩獵星系后,都未曾得到星辰大陣的承認,而蕭晨他居然做到了。這一番造化,即便是他看了,也有些眼熱啊。

樂毅站在一側,雖然燕皇未曾開口,神態依舊保持著平靜,但從他臉上細微處的變化,他已經估摸到了燕皇的心思變化,略微沉默,拱手開口,「恭喜陛下!賀喜陛下!經今日之事,蕭晨體內流淌著我大燕宗室血脈之事已經無需置疑,有此為基礎,再加上今日自我大燕皇室中收穫的滔天機緣,陛下再去招攬,他豈會不應?此事當真是天助陛下,讓我大燕順利收穫一名極有可能踏足鴻蒙境修士!」他此番開口,確有賀喜之意,但亦是在提醒燕皇,莫要因小失大。蕭晨是鴻蒙轉世之體,又是大燕皇室血脈,即便被他得到狩獵星系機緣又如何,恰好是招攬他的有力籌碼。

既然燕皇陛下已經決定不惜一切代價招攬蕭晨,那麼此刻就應該看清這點,應該感到欣慰,而並非生出其他不必要甚至會對此事造成意外的念頭。

樂毅的表示極為含蓄,即便是忠言提醒,在面對燕皇時也要把握住應有的度量。

燕皇自然不是愚蠢之輩,在聽到樂毅開口時,他便已經壓下了心中一絲嫉妒,進而對自己竟會生出這種情緒啞然失笑。他是大燕之主,整片天下中最強大的男人之一,掌控大燕擁有至高無上的權利,何至於要在此事上糾纏。蕭晨是鴻蒙轉世之體,他要做的就是不惜一切代價將他留在大燕,正如樂毅所言,現在他得到的越多,日後招攬時,才會更加容易做到。

想通此處,他微微點頭,笑道:「老師放心,朕心中明白。」



狩獵星系外,無數修士沉靜在震驚中無法自拔,投影中發生的一幕,已徹底超出了他們的想象極限!

而此刻在這修士群中,有一名中年修士微微低首,不讓人看到他眼底震動之意。

「蕭晨竟是鴻蒙轉世之體!」中年修士短暫沉默后,隨即微微退後,在未曾驚動任何人的前提下悄然退走,待到脫離諸人視線后,他腳下一步邁出,身影直接融入空間消失不見,再度出現,其身影已在距離狩獵星系極為遙遠一處荒涼修真星上。一絲笑意從他嘴角露出,繼而快速蔓延開來,最終化為暢快淋漓的大笑,「哈哈哈哈!」笑聲滾滾,在這荒涼修真星上遠遠傳開,數只欲要靠近的蠻獸感應到他身上的一絲氣息,口中嗚咽一聲,眼眸露出滔天恐懼,轉身夾著尾巴亡命般逃去。

良久之後,笑聲方才止歇,而那中年修士樣貌已經發生變化,竟是名義上留在大燕帝宮的光照幻化而成,他臉上仍舊留有激動之色,低聲開口,「我多羅娜迦遺族人丁零落只有老夫與蕭晨兩人,不想他竟是鴻蒙轉世之體!若好生培養,未來有極大可能晉陞鴻蒙境!僅憑這一點,我多羅娜迦一脈何愁復興無望!」



密林深處一片狼藉,兩隻蠻獸小山般的屍體倒在地面,血水從傷口處涓涓流出。

三道身影錯亂倒在地面,燕明月仰面向天,口中急促喘息,在他身邊,燕吉、燕季兩人臉上儘是不甘與難以置信,似乎到死也未曾想到,他們兩人會落得這般地步。

靈力光柱衝天而起,浩蕩威壓灑落,將所有修士、蠻獸盡數鎮壓,也正因為如此,燕明月才能得到珍貴的喘息機會,否則以他現在的狀態,不論遇到修士還是蠻獸,都必死無疑。

「蕭兄,我便知曉,你無論到何處都是不甘寂寞的人,只是此番聲勢如此浩蕩驚人,恐怕你休想再離開燕國,就留下與我把酒言歡吧。」燕明月虛弱開口,自星域深處爆發出的氣息他並不陌生,在那黑色巨星上他就曾親身感應過,自然可以辨識出蕭晨的氣息。蕭晨顯然引動了某種造化,但燕明月對此並不嫉妒,若非是天際灑落威壓震懾了一切,他如今怕是已經凶多吉少,蕭晨無形中等同於再次救了他的性命。再者言,此次狩獵星系之行,雖然危險,但他亦有收穫。

在被燕吉、燕季追殺中,經生死磨礪,燕明月修為終於突破一步,順利晉陞虛創世境,這才能施計藉助蠻獸之力,拚死將兩人斬殺。

對他而言,這些收穫足矣,豈敢奢求更多。



#####

【最近幾章碼的好卡,一小時基本千多字就是快的了,這兩章寫了近六個鐘頭,手指頭敲的酸脹發疼,諸位道友給張月票鼓勵下好不好?令,晚上21點準時更新。】 狩獵星系大陣已有十數萬年未曾開啟,所積聚的力量自然渾厚恐怖,此刻一經激發盡數噴涌而出。星辰光柱自九霄筆直垂落,星光閃耀中宛若星河,而蕭晨便在這筆直星河中央處。他身上每一寸血肉都經過了千百次的崩潰重組,在毀滅與新生中經受淬鍊,肉身強度以驚人的速度瘋狂提升,已達到無比駭人的地步。如今外表看去沒有任何變化,但他整個身體已經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近乎換成了一具全新的軀體,防禦驚人,隱藏著無比恐怖的力量。而此刻,這一具堪稱完美,強大無比的肉身,仍舊在瘋狂吞噬著星河中蘊含的強大力量,緩慢進行著一絲絲的破碎與重生。

只是蕭晨此刻的肉身太過恐怖,方寸血肉間吞噬了無數的力量並且在瞬間震顫對碰,所能造成的損傷依舊極為有限。一聲聲「嘭」「嘭」的悶響從他體內發出,聲音沉默卻像是擊打在人胸口,讓人心中不由生出一股沉悶壓迫之感,進而敬畏。這悶響聲,是蕭晨體內一絲絲血肉崩斷髮出,卻如弓弦斷裂,又似蠻牛撞山,轟隆悶響何其驚人,也足以證明他如今的肉身究竟強悍到了何種地步!雖然未經驗證,但按照他眼下肉身強度推算,已經可以媲美遠古仙器中的重寶,哪怕創世境修士出手直接轟落蕭晨肉身上,也未必可以對他造成損傷!而此刻,他的肉身仍在以一種緩慢卻堅定的速度不斷強化。到了眼下,每一寸崩潰血肉想要修復,都需要吞噬損耗海量的力量,只有在星辰大陣中,匯聚三石七顆修真星力量,又汲取億萬蠻獸之力,才能提供充足強大的力量供他淬鍊肉身。

星辰大陣對蕭晨肉身的改造,所帶來的好處絕對不在升龍池機緣之下!他體內血脈雖然未曾得到提升,但肉身的淬鍊與強大,在某種程度上同樣提升了他的成長潛力!這一番造化,他最大的收穫,便是獲得了一具無比強大的肉身!但在元神空間內,同樣有著驚人的變化。

蕭晨金色的元神,有著讓人瞠目的成長潛力,蕭晨之前的修為提升,根本未曾將它的潛力催發到極致,如今得到精純且強大力量的融入,金色元神經過一番瘋狂吞噬之後,形體並未增大反而收縮至與蕭晨本身一般大小,如黃金鑄就,本質金色越發凝實濃郁,一絲絲暗淡的的七彩之色在他身上若隱若現。

菩提古樹越發繁茂,枝椏密集鬱鬱蔥蔥,藉助蕭晨吸收而來的力量,它同樣得到了極大的好處,樹身在短短時間內快速生長,如今足有數萬里高,樹冠一眼望去不見邊際,便如一方綠色樹葉組成的修真星,瀰漫著濃郁的木靈氣息。一條條靈力線條生出自然垂落,寶光閃耀,氣象萬千。

烏鬼趴伏在一處粗壯枝椏處呼呼酣睡,身上皮毛越髮油潤順滑,體內氣息伴隨著呼吸微微震顫,隱隱透出一股強大兇悍。它是菩提古樹伴生靈獸,兩者一體,菩提古樹得到的好處,它同樣可以均分一半,顯然此刻正在通過沉睡掌握著激增的力量。

此番進入狩獵星系中時日不久,但對蕭晨而言,卻是真正的跌宕起伏,步步殺機。燕吉、燕季兩人的出賣,與璋澹的廝殺,陷身遠古十目蛇神國,芒龍出手,直到此刻星辰大陣運轉…雖然他身上隱藏著諸多手段,依舊是九死一生!但能夠得到眼下的機緣造化,他所承受的一切磨難,都算值得!

蕭晨眼下的修鍊境界依舊是虛創世境(修士開闢神國后,才算是真正進入創世境,以此為劃分標準),但肉身強化元神提升后,他真正的力量比較之前暴漲了何止十倍,在不動用《碎元》的前提下,他都有與創世封王境修士一戰的信心!

嘭!

嘭!



星河之中,蕭晨體內傳出的悶響聲越來越少,越來越緩慢,則表明星辰大陣力量對他肉身的強化已經達到極限,每一道響聲,都代表著一絲血肉的崩斷重組。

嘭!

當最後一聲悶響從蕭晨體內發出,整片空間徹底安靜下去,再無半點聲息發出。蕭晨凌空而立,沐浴在星河之中,但身體內傳來的吞噬吸力卻已經消失,沒有繼續吞噬星河內的力量。

唰!

數息后,蕭晨閉合眼眸瞬間張開,神光閃耀讓人不敢逼視,少頃方才緩緩散去,露出那一雙漆黑眼眸,溫潤內斂卻明亮如星辰,深沉如汪洋深淵,不可揣摩探測。揚手一招,直接以靈力凝聚為一套青衫穿在身上,細細感應著體內的變化,他嘴角忍不住露出幾分笑意。

這次的造化,所帶給他的收穫遠遠不是表面上看去這麼簡單,有許多好處需要蕭晨日後去一點一滴發現。或許這就是神秘意志突然出手的原因,他應該已經察覺到了狩獵星系內隱藏的秘密,所以才會出手,讓蕭晨得到接受這份造化的機會!此刻蕭晨表面看去並無太大的變化,一襲青袍,氣息比較之前甚至更加內斂,但舉手投足間卻自有一份揮灑自若之感,雖無氣息威壓瀰漫,卻讓人不覺心中敬畏。

不管如何,如今一切危機都已度過,更收穫了天大的造化實力暴漲,若非蕭晨留下參見狩獵星系,怕是就要錯過這一番際遇。但世事就是如此,自然流轉無跡可尋,但任何一個不同的選擇,都有可能改變命運的走向。

蕭晨深深吸氣,將心中歡喜念頭盡數壓下,使得心境瞬間歸於平靜。經受星辰大陣淬鍊時的痛苦淬鍊,他心境修為比較之前大有提升,做到此事只在一念之間。臉上笑意收斂,他微微抬首看向那三十七道星辰光柱所組成的九霄星河,清晰感應到它的力量正在快速削弱,蕭晨微微搖頭,心中確有一些惋惜,這種造化修士一生中未必可以遇到一次,何況如今更要眼睜睜看它散去。但這個念頭剛生出,便被他壓制下去,以他如今的肉身強悍程度,這星河之力已經無法幫他繼續強化,而元神吞噬了大量力量后也已經傳出一股飽脹感,若是繼續汲取星河之力,怕是有害無益。既然已經得到了足夠的好處,又何必貪心不足。 便在蕭晨念頭轉動間,狩獵星系中三十七道衝天靈力光柱以肉眼可見速度暗淡下去,最終消散不見,一個個璀璨耀眼的星辰漸漸歸於尋常,瀰漫在整個狩獵星系的古老強大威壓緩緩散去。無數修士與蠻獸身體重新恢復自由,一個個急忙轉身看向那浩蕩星河垂落處,以他們的心智自然不難猜出,引動這一切異變的根源就在那裡。短暫沉默后,無數修士與蠻獸強者紛紛動身駕馭遁光前往,想要一探究竟,亦是看是否有趁機獲利的機會。

但狩獵星系中真正強大的凶獸們,卻在恢復自由后深深看了星河垂落處一眼,毫不處以轉身離去。此次大陣開啟,所持續的時間之長有些出乎它們的意料,足可知那收穫造化者實力驚人。而且之前芒龍氣息的出現與徹底消失它們盡皆感應的清楚,此人在開啟狩獵星系大陣前已有斬殺芒龍的資格,如今經歷造化后實力大漲,即便它們出手,也未必可以討好!而最重要一點在於,可以引動狩獵星系大陣者,必然會成為燕皇室中最受重視之人,若它們膽敢與其為難,等待它們的後果怕是燕國的圍剿與清洗。這些凶獸雖然個個實力驚人,但在面對大燕是卻同時選擇了退讓,因為這不是它們所能抗衡的存在!

待到星河光柱徹底消失,蕭晨略微沉吟,一步邁出欲要駕馭遁光離去。此處聲勢之強,必然會吸引來諸多修士,他可不願與他們耽擱時間。但尚未等他有所動作,在他腳步踏落之處,「咔嚓」「咔嚓」聲響中出現了一道道漆黑裂縫,向四面八方快速蔓延而去。這是他肉身力量暴漲,尚且無法掌控自如的表現,只是隨意一步踏落就能有如此威勢,未免也太過驚人了一些!好在伴隨著星辰光柱的消散,星辰光團的投影已經消失,否則蕭晨此刻表現,怕是會讓狩獵星系外無數修士驚掉一地下巴,繼而心生驚懼。

蕭晨無奈搖頭,金色元神獲得力量提升后,感應力量越發強大,他並未散出神識,就已經隱隱察覺到數名距離此處較近的修士向他所在快速行來。他沒有與他們見面的想法,略微沉吟,突然伸手在面前空間一撕。一道漆黑空間裂縫直接出現在他面前,只是因為力量無法掌控,這條空間裂縫的體積稍微大了一些。蕭晨沒有任何猶豫,舉步踏下直接邁入其中,身影消失不見。創世封王境修士才有資格施展的撕裂空間前行,對蕭晨如今而言沒有任何難度。

待到狩獵星系內修士與蠻獸強者到來后,此處早已沒有任何異常之處。雖然未曾尋到星辰光柱的根源所在,但大量修士與蠻獸的匯聚,最終演變成一場雙方的混戰廝殺,諸多修士與蠻獸殞落其中,慘烈無比。



狩獵星系某顆修真星,天空蒼穹突然碎裂,一道巨大黑色裂縫出現,足有千里大小,強悍的吞噬力量從中爆發,狂風驟起,一時間飛沙走石,鬱郁古木攔腰截斷,被盡數吞噬進入其中。

兩隻發-情蠻獸正在一顆古木下做著最終原始的碰撞動作,口中發出一聲聲高昂的興奮吼聲。突如其來的變故讓兩隻蠻獸身體驟然僵直,下方那母獸瞬間從享受中恢復過來,恐懼尖叫一聲,突然撒開蹄子向前衝去。公獸猝不及防之下卻無法抽身離開,竟被生生卡住,被那受驚的母獸拉扯著前行,留下兩獸一路的痛苦慘嚎,撞到了不知幾顆古木,掀起了一道煙塵,最終消失在密林深處。

空間裂縫內走出一名青衫修士,看向兩隻蠻獸亡命逃竄的方向,忍不住微微搖頭啞然失笑。

身後空間裂縫肆虐一陣后緩緩消失不見,蕭晨眉頭微微皺起,念頭急速轉動,「如今我手中已有芒龍與遠古十目蛇的屍身,僅憑這兩物,狩獵星系排名首位便非我莫屬,剩餘時間直至狩獵星系開啟,無須再去狩獵其他蠻獸。這段時間,正好可以尋一處地方閉關,將自身激增的力量盡數掌控。」力量暴漲自然是好事,但若不能將其盡數掌控,便無法發揮出最強的力量。而且這種力量的激增,也極有可能留下根基不穩的隱患,對日後修為提升不利,應及早將這隱患抹去。因而如今選擇閉關,自然是最好的選擇。

一念及此,蕭晨目光微閃在周邊掃過,先前他撕裂空間偌大聲勢,卻未曾有任何修士到來,顯然此處並無強大蠻獸存在,亦算是一處清凈之地。他微微點頭,小心翼翼駕馭靈光飛向不遠處一座低矮山頭,因為需要小心控制著體內的力量,這一路飛行竟如剛剛學會駕馭遁光的菜鳥修士般歪歪曲曲搖搖晃晃,速度也慢到了極點,待到降下遁光后,蕭晨額上竟生出了密密麻麻的一層汗珠,讓他忍不住面露苦笑,這一段飛行,竟比他與修士廝殺一場還要耗費心神。看著腳下密密麻麻如蛛網般深不見底的裂縫,略微用力便造成這種景象,讓他心中閉關掌控力量的念頭越發強烈。

反手自儲物戒中取出一件寶物,小心控制著力道在這低矮山峰上開鑿出一處簡易洞府,蕭晨邁步進入其中,揮手布下一切簡單的隔絕氣息與預警法陣。在石洞內盤膝坐倒,略微遲疑,蕭晨還是沒有取出左眉道場,以他現在的狀態確實不方便進入其中,否則一不小心激發出的力量,就有可能將道場毀去。

雖然沒有三十倍的時間流速改變,但劇烈狩獵星系開啟的時間,應該足夠他勉強掌握住體內的力量,即便不能做到收放自如,卻也不必如眼下這般小心翼翼了。

蕭晨微微吐了口氣,眼眸閉合,心神沉入肉身,去感受體內發生的變化,以求將儘快將暴漲的力量掌控在手。

###########

三十顆修真情釋放靈力光柱衝天而起,那若隱若現的大陣虛影,自蒼穹揮灑而下的古老浩蕩威壓,足以讓狩獵星系內所有修士察覺到這其中的隱藏的重大變故。一時間狩獵星系內各種流言四起,但最為讓人信服的卻只有一條:星辰異變,必然隱藏著極為驚人的機緣造化,如今已經被人觸發取走,而燕皇室之所以保留著狩獵星系,或許與此有關。

能夠修鍊至造物境乃至更高層次修士,自然是心智過人之輩,雖然不知造化具體為何,這一番猜測卻已經極為接近事實。事情沸沸揚揚了數日,但收穫機緣之人卻從未現身,諸多修士苦苦尋找不得后,不得不暫且將此事放下,重新投入狩獵蠻獸之中。畢竟狩獵星系排名,這一飛衝天獲得錦繡前程的機會,沒有任何修士想要錯過。當日聲勢浩蕩的異變所造成的震動,伴隨著時間流逝逐漸平息。

#####

【感謝諸位道友的月票支持,這是對包子的肯定,謝謝大家!吃點東西繼續碼字,若是明日十點前不夠更新字數,則推延至17點更新。】 狩獵星系中修士忙於狩獵蠻獸,但當時間漸漸流逝,逐漸靠近一月之期時,爭鬥的主要對象從修士與蠻獸之間,轉變成修士與修士之間的廝殺。畢竟,一個個辛苦斬殺蠻獸,遠沒有殺人越貨,搶奪戰利品來的輕鬆,一次得手,就能得到豐厚的回報。這點諸修士心中盡皆清楚,事情的發展也就合乎情理了。

強者掠奪弱者,在實力為尊的修真界中自然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可人家辛辛苦苦狩獵蠻獸所得,怎麼甘心就這樣交出去,所以為了抗衡強者的掠奪,弱者們選擇聯合。創世境修士雖強,但輕易也不會去招惹數十名乃至更多的造物境修士,如此基數較大的造物境修士們才能得以保全自身。弱者的聯合,自然觸動的強者的利益,所以創世境修士間的合作應運而生…

兩者間的對碰廝殺,整個狩獵星系陷入一片腥風血雨中,隨著最後日期的臨近,情形越來越慘烈。一旦修士雙方相遇,實力彼此相差不大還好,若是有較大的差距,一場廝殺便在所難免。畢竟能夠活到此刻的修士,哪一個手上都握著不少的蠻獸屍體,每殺一個,都能得到極為豐厚的回報。



山澗中,兩方修士隔河對峙,氣氛凝重,空中瀰漫著一股厚重威壓!

兩方修士並不多,加起來不過十人,一側六名修士,一側四名修士,但氣息感應中,這十人竟全部是創世境修士!四名修士一方,由三名創世境與一名虛創世境組成,另外一方則是兩名創世境,四名虛創世境。表面看來應是六名修士一方佔據優勢,畢竟三名虛創世境聯手,足以抗衡尋常創世境修士,但此刻場中局勢,卻是四名修士一方佔據絕對上風!顯然眼前一幕,是兩隻強者聯合隊伍的碰撞,而兩隻隊伍間的力量對比又有著不小的差距,所以自然就難免爭奪。畢竟創世境修士的收穫,遠非造物境修士可比,若能搶奪到手,足以讓勝者手中蠻獸數量增加一倍或者更多。

「小心些,對面四人修為不弱,若當真難免廝殺,你我全力以赴就是。能勝最好,如果不敵大家便各奔東西,能否脫身就看自己的手段了。」六名修士一方,其中一創世境老者低聲開口,臉上儘是凝重之意。

另外一名中年模樣創世境修士微微點頭,心中卻有些無奈。他們一隊六人實力不弱,可惜對面四人個個強悍,雖未交手他就已經感受到了一股氣息壓迫感,彼此高下立判。他明白老者開口已經為他們留了臉面,真的交手,己方怕是頃刻間就要潰敗。此人念頭轉動間,眼珠子滴溜溜轉,顯然已經動了逃跑的心思。

剩餘四名虛創世境聞言心中一沉,卻也明白這是事實,當下沉默不語。但他們心中清楚,若真的要逃竄,兩名創世境修士或許可以順利脫身,他們就只能看運氣了。

而此刻,河岸對面四名修士卻並未急於動手,短暫商議后,其中一黑臉漢子上前一步,沉聲開口,「對岸諸位道友,我等不願與你們生死相博,只要交三隻儲物戒,今日之事便就此揭過,你我此後各走一方。」這四人雖然實力佔據上風,卻顯然不想與對面六人拚命,否則即便獲勝,他們也無法保全自身,或許就會給人以可乘之機。如此,自然不如退而求其次,既能得到一定的戰利品,又能毫髮無傷。而這種選擇,也是狩獵星系中,創世境強者隊伍相遇且彼此實力差距在一定程度內的時候,使用較多的一種溫和手段。

河岸六人同時保持沉默。

創世境老者與中年修士對視一眼,盡皆看出了彼此心中的念頭,如果交出三隻儲物戒可以消弭今日的禍事,在他們看來自然是極好的選擇,可以將風險降到最低,而自身卻不會任何損失。畢竟交出儲物戒的,不可能會是他們兩人。

四名虛創世境修士中,有一姿色上等身姿柔媚的女子,此刻見狀急忙上前一步,向那中年修士拋出一個哀求的目光,更隱隱有幾分媚意流露。這女子一路行來,為得庇護,早已與中年修士有了露水姻緣,此刻美人相求,中年修士想著她雪白嬌柔的身子,心中一熱,隨即不著痕迹微微點頭。嬌媚女子俏臉上頓時露出驚喜,蓮步微移走到中年修士身邊,微微低首不語。

所剩三名虛創世境修士臉色瞬間變得極為難看,此刻事情已變得明朗,他們三人顯然成為被犧牲的籌碼。但即便如此,三人亦是敢怒不敢言。

「哈哈,諸位道友果然識時務,如此再好不過。既然已經有了決定,便將儲物戒拿來吧,以免耽擱久了再生事端。」黑臉漢子輕笑開口,事情可以平和解決自然再好不過。

「三位道友莫要心存不滿,我二人也是不得已而為之,將儲物戒交出還能保全自身不受威脅,我想三位道友應該可以做出取捨。」老者淡淡開口,但語鋒中脅迫之意卻是極為清楚。

三名虛創世境修士心中怒罵,臉上卻不敢露出半點,掙扎半響,還是咬咬牙將盛放蠻獸屍身儲物戒取出。與性命相比,身外物應當捨棄的時候,就要捨棄!

不過就在這時,卻有淡淡腳步聲從山澗一側密林中傳出,雖然不重,卻清晰傳入此處所有修士耳中,諸多目光匯聚而去,待到看清來者,眉頭盡皆忍不住微微皺起,但卻有一人在短暫的驚愕后,眼中隨即露出狂喜,原本的不甘苦惱此刻盡數散去。

來者一襲青衫,臉上神色淡然,安靜邁步而來,落入諸人眼中卻頗顯怪異。如今狩獵星系中人人自危,即便是創世境修士也要合作與人同行以免被人劫掠,膽敢獨行者,必然是實力超群之輩。只是面前之人看去極為年輕,氣息感應如遮擋了一層迷霧般模糊不清,但那雙眸子平靜如幽潭,自然透出一股淡然自若之感,讓人心中不敢小覷。

一時間,因為這修士的出現,空間突然詭異安靜下去。

蕭晨目光在河兩岸修士身上掃過,停在對岸一名修士身上,向他微微拱手,道:「燕兄,許久未見。」

對岸三名虛創世境修士中,其中一人正是燕明月。此刻眼看蕭晨現身,他心中突然變得安然下去,笑著拱手回禮,道:「蕭兄,不想今日竟能與你相遇,看來你當真是我命中的貴人,總是解救我於危機之中。」

蕭晨略微沉吟,自己第一次見燕明月,正是在柳煙館中他被刺殺之時,雖然此事有蕭晨謀划之因,但表面看去依舊是他出手救了燕明月,至於一路自戎國進入大燕,更多次救了他的性命,細細算來,這樣說似乎還真有幾分道理,當下點頭,道:「你心中清楚就好,此番回了薊都,莫要忘了請我好好去喝一杯。眼下時間剩餘不多,你我這便走吧。」他淡淡開口,沒有向其他修士看去半點,但正是這種淡漠中不經意間流露出的強悍意志,才越發讓人心驚。 眼看蕭晨突然現身與燕明月交談,兩人關係顯然非同一般,河兩岸數名創世境修士臉色同時一變,目光不覺有些陰沉。他們已經做好了事情的處理決定,但這突然出現的修士,顯然會對他們的決議產生一定的衝擊。而且眼看燕明月突然鎮定下來,幾人愈發不敢小覷蕭晨的修為,心中對他更多了幾分重視。但這份重視,顯然不足以改變他們已經做出的決定,畢竟他只有一人,即便再強,莫非還能在他們聯手下抗衡。只是出於謹慎,讓他們不想節外生枝。

黑臉漢子拱手開口,道:「這位道友,今日咱們不欲與你為難,你想帶著這位朋友離去不難,只要他交出存放蠻獸屍身的儲物戒,或者換另外一人交付,我等絕不阻攔半點,任憑兩位離去。」剩下的話他沒有說完,但意思卻已經表示的極為清楚,若是不交出儲物戒,也別想安然脫身。且此人開口間頗為高明,不著痕迹坑了對面老者與中年修士兩人一把,若蕭晨真的想要幫燕明月出頭,勸說兩名創世境修士改變安排,顯然比與他們四人交惡輕鬆許多。河岸對面,老者與中年修士顯然也想到了這點,臉色不禁變得極為陰沉。

但他這番盤算,註定只能落空。

蕭晨微微皺眉,目光落在此人身上,略微沉吟,道:「你開口卻是提醒了我,今日之事終歸是我朋友吃了虧在先,你們理應做出賠償,交出兩枚儲物戒則今日之事作罷,我放你們離去。」

黑臉漢子面龐一僵,隨即變得極為難看,眼中露出幾分陰沉之意,沉聲開口:「看來道友是真的要插手這件事情了,不知道友如何稱呼,若真有讓咱們俯首的力量,我四人即刻照辦,否則說不得你也要交出手中的儲物戒才能離開了!」蕭晨膽敢這樣口出狂言,想必是有所依仗,他們也不敢太過強硬。但正如他所說,如果沒有足夠的力量空說大話,自然也要付出應有的代價。

蕭晨聞言尚未開口,四人中一名面色蒼白的陰冷男子冷笑開口,道:「旁道友不必擔心,別人不識得此人,百某卻知曉他的身份。此人乃是戎國青雲公蕭晨,此番受戎國主令入大燕朝貢。薊都傳聞他擁有疑似創世封王境修為,在百某看來就是一個笑話,他當真以為無人知曉他的根底,竟妄圖脅迫你我退讓。我東滿國與戎國毗鄰,在下恰好聽聞過有關蕭晨之事,戎、羯兩國交戰中他尚且是造物圓滿境修士,至今短短時間內,因些許機緣突破至虛創世境尚有可能,莫非還能直達創世封王不成?哼!再者言,若他真有創世封王境修為,戎國主豈敢派遣他來出使大燕,莫非便不怕燕皇將他留下么?」言及此處,百姓修士轉首看向蕭晨,自認已將蕭晨的虛張聲勢打破,眼中有著毫不掩飾的嘲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