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昊天剛要昏倒時候,只見靈光一閃,昊天意海深去的一滴水珠,散發一陣陣的意念能量,昊天精神一震馬上擴散懸念結合半道靈力包裹奇妙的火焰和寶器化成的氣體。

在懸念和靈力的的控制下,奇妙的火焰和寶器之氣慢慢地壓縮成型,一本小小的寶劍存留在昊天快乾枯的意海里面,那一絲奇妙的火焰卻到寶器裏面去了,寶器裏面出現了一條紅絲的一樣的線紋,真的不可思議,不過寶器漂亮了不少。

望着快乾枯的意海,和裏面的寶劍,昊天知道這個寶劍已經成了他本命法器,付去這麼大的代價,煉化個寶器,雖然損失慘重,不過吸收到了煉化寶器的經驗,昊天看着這個結果真的是哭笑不得。

懸念巡視意海一番,看見那個明亮的水珠和一個白點在乾枯的意念之中,水珠滲出一絲絲的意念,不斷的滋潤恢復意海,那個水珠就是救他心上美女的時候產生的一滴神識,那個白點就是救師尊劉青山的時候產生的強烈的意念。

那滴神識的水珠滲出意念,透明潔淨比原來腦海裏面的意念潔淨不少,只不過那個水珠滲出不到意海百分之一的意念就停止了。等了許久,昊天看水珠真的不在滋潤意海滲出意念,望着空空的意海,再也不能凝神聚意運用意念,也感覺不到外面百變門人的氣息了,昊天無奈的搖了搖頭就收功站立起來。

在修氣大陸的時候,昊天和李大月他們談凝神聚意,他們不能理解,昊天那個時候也不理解他們爲什麼不能凝神聚意,這個時候昊天終於知道他們爲什麼不能凝神聚意了。

不但意念無法運用,昊天感覺氣海也空空如野,沒有一點氣力的能量,這個時候昊天終於明白了平凡人的感覺,什麼氣功意念功都是身外之物。昊天想一定要儘快的恢復意海,恢復氣力,不能困死在這個菩提洞。

昊天儘量壓着自己的情緒,冷靜下來,他回憶到火麒麟拿血菩提精華的事情,他按照記憶中的路線,打開了幾間密室,瞎貓碰死耗子,誤打誤撞進入了一個藏書密室。

他從藏書密室裏面找了幾本書;仙藥仙草仙丹大全,練氣聚意法,兵法佈陣圖,天界史記,另外還有幾本無頭無尾的書。從仙藥仙草仙丹大全和練氣聚意法裏面,昊天知道他現在最好是找到聚氣丹和聚意丹,再配合練氣聚意功法才能恢復意念。

昊天離開藏書室以後,在隔壁的密室裏面找到了很多丹藥,在衆多的丹藥裏面辛辛苦苦找到了一枚聚意丹,沒有找到聚氣丹,但是找到了幾枚行氣丹,昊天拿好了聚意丹和幾枚行氣丹,另外隨手拿了不少各種各樣的丹藥,一股腦的放進乾坤袋。

按練氣聚意法裏面講,要儘快修復意念,最好找有靈氣的地方,靈氣越濃厚修復的越快。昊天想山洞裏面的世界,肯定靈氣不少,他就走進山洞裏面,進入那方天地。

昊天進到裏面才知道,這裏果然空氣宜人,令人精神抖擻,生機盎然,是個靈氣充滿的地方,他在一塊石頭上面坐上,將一枚行氣丹吞下,不久感覺一股氣流在丹田遊動。

聚氣丹可以將體內體外的氣聚進丹田,按昊天現在的情況最好用聚氣丹,這樣恢復起來就快。

現在沒有聚氣丹,只能用行氣丹,行氣丹之那調動身體裏面的氣息,不能將氣息凝聚在丹田,丹田沒有足夠的氣力的,就不能將靈氣輸送到血海,更不能產生意念。

昊天這個時候也顧不了這麼多,先試試看再說,昊天就是這樣膽大妄爲,什麼事都敢想敢做,他好像忘記煉化寶器的教訓,昊天敢想敢做的性格給他帶來莫大的幫助。


不一會昊天感覺丹田有氣流動,他就閉目運用內視觀看丹田,昊天看丹田裏面只有一股濃濃的氣流在流動,好像茫茫曠野裏面一摞炊煙,根本起不了什麼作用,不要說運氣到血海,練塞牙縫都不夠。

昊天看着氣海里面的這個小氣流,倍感無奈啊!準備收功另想辦法的時候,他看見丹田外面那個綠色護體之氣,以前昊天也曾想把護體之氣注入丹田,可是護體之氣和丹田的氣互相排除,所以昊天大部分時間將護體之氣放在丹田外面。除非運用護體之氣發功的時候,才把護體之氣暫時的放到丹田裏面來。

昊天看到護體之氣就想,“我現在把護體之氣放入丹田,不正好可以彌補我丹田裏面的氣力嗎,何況護體之氣必我丹田裏面的氣要強悍無數倍,不是這個護體之氣,我還不知道什麼時候可以成爲仙師。”

想到這裏昊天一下子就興奮起來,昊天趕忙調動丹田裏面的引氣氣流,將護體之氣引入丹田,這個時候昊天的丹田沒有其他的氣流,護體之氣進入丹田一下子佔用了整個丹田,成爲丹田的主人。當護體之氣完全進入丹田後,昊天感覺自己的丹田之氣比以前要雄厚精純,並且隱隱約約的和血脈裏面的血菩提精華之氣融合,昊天得此感覺非常興奮。

昊天這個不知道他的丹田和護體之氣結合時什麼概念,後來昊天修煉仙氣的時候才知道,他這樣做好比巧奪天工!昊天的護體之氣是巨蟒修煉幾千年的膽氣,是精氣中的精氣,純精之氣。

練氣者開始練的是自然之氣,經過千百年的修煉才能成爲精氣,很多修煉者都是倒在自然之氣轉變成精氣的這道門檻上面,昊天卻輕而易舉的將自然之氣轉變成了精氣中的精氣,這一舉真的可比天工之作。

昊天接着將聚意丹放在口中,不一會一股純真的靈氣進入昊天的丹田,藉着丹田裏面的純精之氣進入血海,昊天丹田裏面的精氣本來就可以和血脈之氣結合,很快的進入血海,一絲絲靈氣通過血海的煉製產生一絲絲意念,慢慢的朝意海涌去。

這個時候昊天施展吸氣大法,體外的自然靈氣不斷的進入氣海丹田,自然靈氣經過丹田裏面的精氣熬練。分解成天地靈氣和萬物靈氣,自然的靈氣是由天地靈氣和萬物靈氣組成的,萬物靈氣裏面包含精氣,精靈之氣。

萬物靈氣和天地靈氣一分開就形成了精靈之氣,也只有昊天丹田裏面那樣的純精之氣的作用下,纔可以分解天地靈氣和萬物靈氣,萬物靈氣產生出來的意念不是純真的意念,唯有天地靈氣產生的意念纔是純真的意念。

昊天不斷的吸收外面的靈氣,經過丹田形成精純靈氣,然後進入血海形成純真的意念進入意海。

天地靈氣形成的精靈之氣不斷的被丹田吸收融入丹田裏面的精氣之中。

昊天失誤的煉化寶器,沒想到隨後竟然提升了意念力的純度和氣力的純度,無意中使丹田之氣和意念力都達到仙級的標準。這一次以外的提升,使昊天的氣力,意念力都具備轉成法力和獨自成仙的條件。

一般人要成仙;是意念力,生命力(血氣之力),氣力合一才具備轉變成爲法力的能力,晉級仙級。

昊天這一次轉變,他的意念力形成純真意念不需要藉助生命力,得到機緣可以提升爲仙級。他的氣力變成了精靈之氣也不需要與生命力,或者與意念力結合就具備轉變成爲法力的能力,可以晉級進入仙級。


這次轉變爲昊天帶來無比的能量,昊天這一次修煉意念,無意的轉變,到了後來他才真正知道這次作爲是巧奪天工作爲,並且爲昊天以後修煉的路打下了堅硬的基礎。 六九章:震動江湖

昊天施展吸氣大法,體外的自然靈氣不斷的進入氣海丹田,被分解成天地靈氣和萬物靈氣。天地靈氣也稱純真靈氣,萬物靈氣也稱精靈之氣。天地靈氣進入血海吸收血氣精華成爲意念,進入昊天的意海。萬物靈氣融入丹田,成爲精靈之氣。

昊天體外濃厚的靈氣慢慢的變得的稀薄,時間飛快的流逝,昊天感覺自己的意念越來越強烈,失去的意念功力逐步的迴歸,他觀看自己的意海已經恢復到了以前的地步,並且裏面意念比原來純淨不少,和那滴靈識滲出的意念融爲一體,透明潔淨。

那滴質感的靈識水珠和那個白點還是躺在意海的底部,法器寶劍漂浮在意海中,昊天感覺神清意朗,千米之內的感覺力也恢復了,不但恢復了甚至更強了,昊天現在可以感覺到千米之內細微的聲音。

他隨即演變了一下隱形大法,試用了一下法寶,凝聚了一下意念劍,都感覺滿意,並且異想天開的把意念劍的劍法融入了寶器之內。


這次昊天吸取了練寶器的經驗,直接用懸念將意念劍法融入法器劍內,非常順利。

昊天起來活動了一下,吃了一些東西補充了一下體力,之後又花了一點時間把劉青山師尊給他的乾坤袋煉化了,直接用懸念結合靈力煉化,非常方便。乾坤袋安安靜靜的和法器寶劍一起漂浮在意海中,只不過乾坤袋還是半成品不能和法器寶劍一樣與昊天有氣息生命意念的連接。

‘也不知道進山洞多久了,到了出山洞的時候,玲兒姐姐和城兒姐姐不知安好,不消滅百變門不能去找他們,一定要消滅百變門,先到一下承天洞看看,瞭解瞭解百變門。’昊天思想着這些制定了下一步的計劃。

這日菩提洞外的空中,“李兄,張兄,朱兄,半年以來,三位與黎某人一起看守這個菩提洞,我想那個小魔頭已經不在了,不過沒有門主的命令,我等不好離開。今天是黎某人帶着下面那羣廢物看守這個洞府的日子,三位仁兄盡興去遊玩。”一個穿着灰色長袍自稱黎某的人站着空中面前的三人說道:

“那就謝謝黎兄、”三人拱手說了一聲,隨即駕雲而去。

“這個小魔頭進菩提洞都一年了,應該早死了,也不知道爲什麼門主一直堅信這個小魔頭還活着,萬欲魄那麼厲害,我就不相信這個小魔頭真的可以煉化萬欲魄。回想在三層天的時候,活得多麼逍遙快活,爲這個小魔頭來到這個荒蕪之地已經兩百多年了,在這個破洞面前還不知道帶呆多久,哎……!”灰袍人望着遠去的三個身影自言自語。

“噗嗤”一聲,灰袍人身上突然出現了一個洞,“啊!”的一聲慘叫,灰袍人從空中跌下,“碰!”的一聲地上塵土飛揚。

“怎麼回事?怎麼回事?”

“不好了,黎天王從空中掉下了!”

“是不是小魔頭出來了,快跑啊!”

“不準亂跑!擅自逃跑者,殺!”一百多亂哄哄的人羣中,一個穿着紫色衣服的中年人喊道:

“毛護法,現在怎麼辦?”紫衣中年人身邊一個白淨的像書生一樣的人問道:

“馬上發信號通知其他三位天王!”毛護法急促的吩咐下面的人。

“是!屬下遵命!”像書生模樣的的人回答着。

“大家先安靜下來!”在毛護法呼喊控制下,一百多人終於平靜了,他們看着眼前黎天王的屍體,他們的心都懸了起來。

“黎天王是仙界來的神仙,法力無邊,就這樣莫名其妙的死了,無聲無息,李澤令那個小魔頭真的太厲害,我們這次死定了,難道真的要血洗江湖亂嗎?”人羣表面上平靜下來了,可是他們的心裏卻都浮出這個可怕的想法。

“大家不要擔心,三位天王來了就好了!”毛護法自欺欺人的說完後,他的臉上也露出驚恐的神色。

一公里外,一直隱藏在暗處的江湖人,看到了這個情景,他們哭笑不得,心裏左右爲難,不想看到這一幕卻想看到這一幕。

哭;魔頭李澤令沒有死,江湖要變了,後果不堪設想,不想看到魔頭李澤令出來。

笑;百變門終於要倒黴了,江湖人,不!整個修氣大陸的人,甚至鬼都被百變門控制了生死!

是要魔頭李澤令,還是要百變門。

叫修仙大陸的人來選擇,他們一個都不要,現在給他們只能二選一。他們寧願選魔頭李澤令也不願選百變門,魔頭李澤令帶來的傷害他們沒有看見過,百變門給他們的傷害卻整整200多年,他們和百變門勢不兩立。百變門八大天王加門主共有九位神仙,讓他們不敢有絲毫的背叛意念,現在一個神仙就這樣輕而易舉的死了,他們好像看到了希望!

江湖傳言;百變門統領東太州的東太堂堂主黎天王死了,被少年魔頭李澤令一口氣吹死了!百變門要完蛋了,少年魔頭李澤令幾口氣就滅了百變門!

大災難要來了,李澤令要血洗江湖!他施展魔法殺死了黎天王,大家要團結起來對付魔頭李澤令!這個又是另外一種說法。

關於魔頭李澤令的各種各樣的江湖傳言,一下子蜚聲鵲起,震動了江湖,比一年前關於魔頭李澤令的傳言更甚,一下子江湖危機四起!

有人說:“不管魔頭李澤令怎麼樣?最起碼可以給我們報仇。何況!現在這個少年,也可能不是魔頭李澤令呢?”這樣一說修仙大陸人感覺有一點希望。

有人說:“魔頭李澤令的萬欲魄,會毀滅整個修仙大陸,修仙大陸的妖魔鬼怪又要到處橫行,生靈塗炭的大災難要來了。”這樣一說修仙大陸人都陷入極度的恐慌。

不管什麼樣的心情,總之一條,修仙大陸亂了,百變門的人再也不敢到處欺負人了,因爲魔頭李澤令來了。修仙大陸的人不怕死了,敢和百變門斗了,這個也是因爲魔頭李澤令來了。

百變門中的一個密室裏面,門主慕容百變拿着一個像鏡子一樣的法器問道:“李天王,張天王,朱天王,你們說這個魂階跟蹤留影法器,一直照着那個菩提洞,仔細的看過法器,查不去黎天王死的原因?”

“是的,門主!”站着慕容百變面前的三人戰兢恐懼。

“隱形大法一直是李澤令的拿手好戲,就是隱形這個法器也可以照出他的身影,唯一的可能,就是這個隱形大法不是用魂力練了的,所以魂階法器照不出來。這樣看來那個少年魔頭真的不是李澤令轉世,這樣的話就真的麻煩了!”慕容百不露神色的停頓了一下,

“讓開!我來也沒有留影!”慕容百變說完,口中唸唸有詞,一隻手按在那個跟蹤留影的法器上面。不一會法器發去一陣陣的藍光,藍光中出現了菩提洞的洞口,洞口看到清清楚楚。

過了好一會兒,洞口出現了一個碗一樣大的白光,白光出洞口後朝黎天王飛去,白光快到黎天王背後的時候出現了一把法器寶劍,寶劍穿越黎天王的身體,白光隨後也穿越了黎天王的身體,寶劍穿越李天王的身體後就消失了,白光在黎天王面前停留了一會,等黎天王的身體掉到地上,白光才朝南飛去。

“這個人是用靈力練的隱形祕籍,那個寶劍法器是靈階本命級法器,就是一點,本尊不明白,就算他是靈力練的隱形祕籍,也不會是一團白光,應該是一個人形纔對啊!”慕容百變看着法器中留影自語一下,有接着說:

“既然是靈力練會的隱形祕籍,就要用靈階甚至天階地階的跟蹤留影法器纔可以,你們在下面好好的看守各地,吩咐人不要隨便出入,我上去一趟。”慕容百變說完看了他面前的三個人一眼。

“門主,儘管去,屬下定會按照您吩咐做的。”三個人異口同聲的答道:

只見一道藍光朝天上飛去,慕容百變眨眼間就消失在他們三個人面前。 七十章:承天學院

修仙大陸南部州與中人州交界的一個小鎮上,昊天在一個酒館吃好飯後,回想幾天前隱形殺死百變門一個擁有超強能量的仙人,他感覺自己強大了起來。他回味着:‘想不到這個隱形大法一學會,連以前修煉的意形體轉換大法的能力也熟練了很多。開始練會意形體轉換大法的時候可以瞬間在百米內轉移,後來晉升到仙師時瞬間可以瞬間轉移萬米,現在雖然還是萬米,但轉換速度快多了。

這樣看來意形體轉換大法和隱形祕籍都是同本同宗的一個道理,只是身法,形態力量上面有區別。’

不過昊天轉念一想:‘瞬移萬米,就是遇到神仙,也沒有問題。要是神仙先發動攻擊,在他們法力的壓力下,自己就施展不了任意而行身法,這樣還是挺危險的。還有,那個被自己殺掉的神仙應該超過五級,要是在他的防備之下,自己毫無勝算。’想到這裏昊天一下子又泄氣了。

昊天看書瞭解到;修仙大陸的武者和修氣大陸差不多,到了宗師才意念纔可以體外傷人,攻擊範圍也差不多,只是一個是氣力,一個是意念力。

宗師的意念攻擊範圍是;低級宗師1米,中級宗師10米,高級宗師50米。

仙師的意念攻擊範圍是;低級仙師100米,中級仙師200米。高級仙師400米。

地師的意念攻擊範圍是;低級地師800米,中級地師1200米,高級地師1600米。

天師的意念攻擊範圍是;低級天師2000米,中級天師3000米,高級天師4000米。

修仙大陸的天師是靠意念力攻擊的,修氣大陸的仙師是靠氣力攻擊,修氣大陸沒有地師和天師,兩者攻擊的能量不同。像劉青山這樣人達到天師的地步氣力和意念力都可以在4000米攻擊敵人,達到地師的級別一定會意念力,沒有意念力的話,氣力的修爲就會停止在仙師的地步。好像修武大陸靠體力修煉的話只能停留在武師的地步一樣,要超越武師必須修煉氣力,這是一個道理。

到了仙級,意念力,氣力,體力就合一了,形成了法力,也不稱武者稱修者。在法力面前,體力,氣力, 最強萌妻︰降服巨星老公 ,沒有一點攻擊力。用法力來攻擊體力,氣力,意念力就像用鐵錘打雞蛋。

神仙法力的攻擊範圍在仙界和修煉界的修者在修煉者攻擊的範圍差不多,也是按照層次遞增的。在修煉界,神仙揮揮手都有毀天滅地只能!所以一般來到修煉界的神仙,他們的法力都是控制在天師級左右。只是在他們法力的攻擊下,這些範圍裏面生命力都會破壞,真正是魂飛湮滅,是毀滅性的打擊。

昊天想起在萬墳崗的時候,有七級鬼仙攻擊他,他感覺不到有毀天滅地的威力,他當時考慮是不是因爲在萬墳崗裏面被陣法影響的原因,還是其他的原因,當時昊天想不通,就沒有想了。後來看了火麒麟留給他的書,現在昊天知道了,他們的法力是被壓制了,到底是怎麼壓制的,昊天就不得而知了。

昊天沉思在這些問題中的時候,有兩個人來到酒館中。“昊天少俠,昊天少俠,你認得老夫嗎?”一位老者來到昊天面前問道:

昊天擡頭一看,一時想不起來,這是老者從背後拿去一個斗笠帶着頭上再問道:“這樣,昊天少俠可以記起來吧!”

“哦!修氣大陸的,哈哈,記得,記得!李師傅!”昊天第一次和百變門爭鬥,引發萬欲魄之毒的事,就是因爲救這兩個斗笠人吸收百變門人的毒氣,好在那些人的功力不深,毒氣很快就壓制了。還記得那個中年漢子稱老者爲李師傅。

“謝謝!少俠救命之恩,少俠我們借一步說話!”老者一邊和昊天說,一邊把昊天拉出酒館,來到小鎮外邊幾千米外的一個偏僻的山莊之中。偌大的山莊裏面除了兩個看門人之外,再無其他人,看起來空空蕩蕩的。

和老者一起的中年胖子這時上前對昊天拱手道:“昊天少俠!上次小人有眼無珠,得罪之處,望少俠原諒。”

昊天嘴裏講:“區區小事,不必放在心裏。”心裏盤算着,不管這兩個人是什麼人,應該知道修氣大陸人在哪裏吧。要不是爲了打聽一些修氣大陸的人和承天學院的事,我纔不會跟着你們到這個地方來。

李師傅看昊天有心事一樣,就上前說道:“昊天少俠是否還記得剛進修仙大陸時候的趙爺爺?”

“那個趙爺爺?”昊天問道:

“少俠委曾託趙爺爺建立修氣大陸的勢力,照顧修氣大陸人的事,應該不會忘記吧!”老者笑着道:

“哦,記起來了!”昊天想起剛進修仙大陸時候,看百變門人抓怨鬼,很多人沒有被怨鬼嚇走,卻被百變門三字嚇跑了,當時就是趙爺爺拉着他的手離開的,後來送了昊天一本諸力轉換祕笈,昊天還留下不少錢財給趙爺爺發展勢力。

“我就是承天學院的一個長老,奉俞院長之命來迎接昊天少俠的。”李長老看見昊天記起了趙爺爺的事,就開誠佈公的說出了他的身份和承天學院的事。

昊天聽李長老一講,所有的顧慮就全部打消了,就問道:“原來是李長老,失禮,失禮,趙爺爺可好?”

“好!趙爺爺不是一般人物,少俠不要擔心,少俠這就隨我去承天學院,可好?”李長老好像迫不及待的要帶昊天去承天學院。

“好的,不過一件事還要問過長老,承天學院和承天洞是否有關係?”既然李長老知道趙爺爺的事,昊天也就放心了,不過火麒麟留言叫昊天送開啓菩提洞結界的令牌給承天洞洞主,昊天想先把這件事解決了纔去承天學院。

“哈哈!昊天少俠,承天洞就是現在的承天學院。”李長老笑着解釋給昊天聽。

“既然這樣,我們就速速的去承天學院。”昊天現在也很想到承天學院看看,這是修氣大陸人的最後一塊陣地,昊天老早就想去承天學院,要不是發生了這麼多事,昊天早就到了承天學院。

山莊的兩個人拉去了一輛馬車,昊天在車上與李長老一路交談。昊天才知道了那個中年胖子的名字叫姚君,是承天學院裏面的一個弟子,也知道他隱形殺死的百變門的高手叫黎天王,並且知道黎天王是一個七級神仙。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