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整個承德別苑的中心位置,有一片佔地三公頃的人工湖,在湖中心的位置是一塊佔地7千平方米的湖心別墅,有一條特定的玻璃棧道直通湖心別墅。

人工湖周圍的外層種植高聳的白樺樹,內圍種植高雅的湘妃竹,私密性得到絕對的保障,並且環境絕對的靜謐,就好像是喧囂的城區一處人間桃花園林一般。

當然這湖心別墅自然是整片樓盤中安全性能最高的地方,同時也是價格至高樓盤。

“許多有錢人來看樓盤,都會看這裏,不過這價格實在太高了,聽完介紹是心嚮往之,聽到價格是望而卻步。”

許德介紹說道,他幾乎是將自己知道的全都說出來了,他也沒認爲陳凡能夠有錢買得起湖心別墅,只不過是當做哥們一樣隨便閒聊,順便讓陳凡長長見識罷了。

售樓小姐一邊跟自己身邊的人介紹,一邊用眼睛瞥着陳凡跟許德的方向,小心堤防着這兩個人。

聽到他們在談論湖心別墅,售樓小姐內心暗暗罵了一句,兩個買不起房的傻逼。

“兩位你們看我給你們介紹的這樓中樓別墅區怎麼樣,戶型還不錯吧,價格相對來說也挺划算的,你們認爲呢。”

男人表示比較滿意的點了點頭,可女人倒是有些不滿足,便對售樓小姐說道。

“樓中樓也還行,但我平時都一個人住,樓上樓下的很不安全,要不然我們再看看其他的。”

售樓小姐看兩人購買的意願倒也蠻強烈的。

倒也有本來是衝着樓中樓來的,最近經過售樓小姐的一番介紹,再加上女人的軟磨硬泡,最終成交買了獨棟別墅的。

售樓小姐看得出來這女人應該是被男人包養的,這個年紀的男人,最受不住小女人的撒嬌了。

這一單究竟以什麼價位成交,主要就看自己能不能說服對方了。

所以售樓小姐便一連將幾種戶型都介紹過去,女人越聽興致越高,男人越聽是越發的不耐煩,臉色是越來越黑。

當售樓小姐介紹到湖心別墅時,女人那雙眼睛就跟通了電的燈泡一般,閃閃放光,要是她能掌握經濟大權,說不定當場就拍板定案了。

男人聽了對湖心別墅也是嚮往不已,但聽到成交價格是三個億,頓時嚇得看都不敢多看一眼。

自己都沒有給老婆孩子這麼好的生活品質,更何況是一個小三。

“別介紹這些有的沒的了,我沒那麼多時間陪你在這玩,直接挑我想聽的說,樓中樓別墅區最低成交價格是多少?”男人不耐煩的說道。

售樓小姐看男人的態度跟之前是一百八十度大轉變,也知道對方無心再看其他樓盤,便小心翼翼的說道。

“樓中樓一共是兩百平,我們現在一平米的價格是三萬,一套下來的價格是六百萬,我們最近活動力度挺大的,如果全款支付的話,可以便宜將近五十萬左右,您看合適嗎?” 眼看着售樓小姐就要跟自己的情人商量定了,女人有點不樂意了,“不要樓中樓別墅,這太低級了,就算沒有湖心別墅,也可以買獨棟的嘛。”

男人實在不願意爲了這個女人花那麼多錢,便隨便找了一個藉口說道。

“自己一個人住清清靜靜的有什麼好的,我看這個樓中樓別墅就挺好的,樓上樓下的也有個照應,我不在的時候,你還可以去串串門什麼的。”

本來女人的要求也不多,對樓中樓別墅就已經挺滿意的了,至少比一般的高檔小區要好的多。

但在經過售樓小姐的介紹之後,女人一顆心都在湖心別墅上,就算身邊的這個男人買不起,她也奢望着有別的男人能買下湖心別墅送給她。

交易的時候,女人就在湖心別墅周圍轉悠着,好像眼睛這麼看着,就能幻想自己即將住在這裏一樣。

當女人看到陳凡也盯着湖心別墅看的時候,對比着陳凡,女人也不知道是哪來的優越感頓時將內心所有的不甘心和不爽都發泄在陳凡身上。

“你個窮屌絲看什麼看,再怎麼看你都買不起,滾一邊去別擋着老孃的路。”

陳凡被說的是一臉懵逼,心說自己也沒招惹對方,這瘋婆娘是不是吃錯藥了。

許德看這女人的打扮就知道這女人不好惹,趕緊拉着陳凡往另外一個方向走,嘴裏不斷勸說陳凡說道。

“現在的小姑娘也不知道是仗着什麼,一個個心浮氣躁的,咱們惹不起。”

女人的耳朵挺尖的當下就聽見許德說的話,便故意要炫耀自己的優越感一般,指着許德罵道。

“你這話什麼意思啊?我仗着什麼,我仗着我男朋友有錢啊,我買得起這裏的房子,你們買的起嗎?一羣窮逼,進來蹭空調的吧。”

陳凡一聽就笑了,“買個樓中樓別墅而已,你在這裏炫哪門子的優越啊,你買得起湖心別墅嗎你!”

女人沒想到自己竟然被一個穿着窮酸的鄉巴佬給嘲笑了,頓時氣不打一處來。

“我買不起,難道你買得起啊,你有錢嗎窮逼。”

聽到兩人這邊都已經吵起來了,剛剛交易完的售樓小姐帶着男人就往沙盤這裏走了過來。

“吵什麼,你小子跟誰大聲小叫的,知道這是誰的女人嗎?你給老子滾出去。”男人摟住自己的女人,指着陳凡的鼻樑罵道。

這對男女剛剛跟自己完成了一百五百五十萬的交易,售樓小姐自然是站在男人這一邊。

再加上售樓小姐對陳凡早就厭惡不已,便怒聲道。

“你這人要不要臉啊,買不起房賴在這裏幹什麼,許德你工作還要不要了,不懂自己的職責是什麼嗎?”

“維護現場的秩序。”許德心裏清楚是這個女人先出言不遜的,要維護也得先把這女人給趕出去纔是。

陳凡冷笑的看着這些人,這麼囂張的嘴臉他可得好好記住。


一分鐘之後這些人在他面前如此張狂的模樣就再也看不着了。

“許德你去把你們這裏的負責人叫過來。”陳凡說道。

許德有點不知所措,“你……你想幹什麼?”

“買房啊,還能幹什麼!”陳凡說道。

女人冷哼了一聲說道:“哼買房,我看你連這裏的草坪都買不起,你能買得起哪一棟?”

“我買湖心別墅!”陳凡生怕對方沒聽清楚,故意一個字一個字的說給在座的人聽。

許德根本就沒挪動腳,他都覺得陳凡是在開玩笑的,他要是爲了這點小事真的去找經理,那他的飯碗就真的要砸了。

售樓小姐覺得這個男人可能是腦子有問題,一手掏出手機來,都打算要撥打精神病的熱線電話了。


此時陳凡振臂一呼朝着另外一邊幾名閒散等待着客戶上門的銷售說道。

“你們誰又能力把這個人給我開除了,我這三億的訂單就跟誰合作。”


陳凡還以爲重賞之下必有勇夫,可沒想到那些銷售看到陳凡這樣,都以爲他是異想天開,寧願坐着閒聊都不願意搭理陳凡一下。

你們這是在逼我開大啊,陳凡當即拿出手機來給尤婉月打了一通電話說道。

“馬上取三億的現金出來,記住要現金,送到承德別苑售樓中心過來。”

電話那頭的尤婉月沉默了一下。

陳凡說道:“有難度?”

“沒有,我這就給您調錢過來。”尤婉月說完就把電話掛了。

全場聽到陳凡的話,安靜了足足有三秒中,隨着售樓小姐忍不住發出一聲嗤笑,隨即爆發全面的笑聲。

“哈哈哈,他要去調取三億現金過來。”

“應該是三億紙錢吧,我的媽呀。”

“這人神經病吧,三億現金請求土豪拿錢砸死我。”

“他簡直就是我今天快樂的源泉。”

售樓部裏面也有不少有錢的土豪,有人不屑的說道。

“三億,我取個三千萬都得提前預約,三個億的現金他能說拿就拿。”

“我看臨海市哪家銀行能立馬拿出三個億的現金來。”

整個售樓部的人都把陳凡當笑話看。

陳凡身上的黑金卡不限額度的,足夠刷卡買下湖心別墅了,可陳凡不想這麼做,他想直接拿錢砸死這些人。

約莫半個小時之後,第一輛運鈔車到達。

尤婉月從車上下來的時候,領着兩個拿着槍械的武裝人員出現在售樓部,勒令售樓部所有門都封鎖,啓動一級安保戒備,現場所有人在完成交易之前不得進出。

現場的人看着煞有介事的樣子,沒有人敢再多說半句話,一個個儘量離武裝人員遠一些。

尤婉月不疾不徐踩着高跟鞋優雅的走到陳凡的身邊。

“少爺,三億現金正在運來的路上,目前只是第一車兩千萬現金,您看中的是哪一套別墅呢?”

現場的人都看傻眼了,這麼高貴優雅的女人竟然稱呼這人爲少爺。

不少有錢人爭相看向陳凡,想看清楚這到底是哪家的少爺。

“我看中這套湖心別墅,安全性能還不錯,不過才三億,將就着先住着吧,以後有更好的再換也不遲。”陳凡說道。 原先跟陳凡發生爭執的那對男女頓時倒吸了一口涼氣。

不過才三億,還將就着住!

三億的房子還算將就啊!

“剛剛在這裏沒有銷售敢接我這單交易,可能是怕我賴賬,無奈之下,我只能麻煩你親自押鈔過來了。”陳凡笑着對尤婉月致歉道。

尤婉月微笑着讚賞陳凡說道:“不麻煩,像三個億這樣的金額,是該當面清點清楚的好,避免以後出現數目上的糾紛,還是少爺你想的周到。”

當然陳凡並沒有這樣的想法,他其實只是想拿錢狠狠的打這些人的臉罷了。

讓這些狗腿的勢利眼看清楚,什麼叫做實力。

銀行隨行的點鈔人員,一邊將錢箱子從運鈔車上搬下來,一邊清點着現金的金額。

“這裏是兩千萬現金清點完畢。”銀行人員高聲且清晰的說道。

許德嚇得連忙嚥了一下口水,活到這麼大,他還是第一次看到這麼多的錢。

自己第一眼看到這小子就覺得雙眼中帶着貴氣,沒想到竟然真的遇到貴人了。

趁着現在還在點錢的空檔,許德對身邊的陳凡小聲說道。

“少……少爺您剛剛跟我說組織保安隊的事情現在還算數嗎?”

陳凡肯定的點了點頭說道:“當然算數,你那還有多少像你這樣的弟兄?”

“六……六個……會不會太多了?”許德問道。

“不會,那就按照我們之前說定的那樣,一個月工資一萬,你當保安隊隊長,你現在可以去辭職了。”陳凡當即說道。

許德沒想到幸福會來的這麼突然,嚇得差點尖叫出聲,“我的媽呀!”

所有的武裝人員看到許德的情緒不對,當即將槍口直接對準許德的方向。

嚇得許德連忙舉雙手投降說道:“各位別誤會,我沒有別的意思。”

許德強行讓自己鎮定下來,眼看着售樓中心的負責人過來了,許德一臉癡笑着對售樓中心的經理說道。

“哈哈哈,經理,我不幹了,我想要辭職。”

經理此時根本沒心思搭理許德,售樓部發生這麼大的事情,他哪裏有時間搭理他一個小保安,便大手一揮說道:“我同意了,你愛辭就辭吧。”

就這說話的功夫,前後已經來了五輛運鈔車。

銀行人員一邊清點一邊高聲喊出金額來,“現金清點完畢,現金一個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