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他閉眼的剎那,這些龍火,也是射到了他身上。

頓時,那些沒來得及逃跑的臭蟲,便被龍火包裹了。

瞬間,一股燒焦的氣味,便是瀰漫了整個空間。

聞到臭蟲被燒焦的味道,血魔不覺心中一寒。

身處隧道中的他,一向孤獨的很,唯一能證明他還活着的,便是身上的這些臭蟲。

雖說這些臭蟲,算不上他身體的一部分,但至少可以用朋友相稱吧。

所以,聞到這股氣味的他,也是睜開了眼睛,有種哀求的望着玉龍飛:“小兄弟,你想怎樣都可以,請不要傷害這些臭蟲好嗎?”

看到他的樣子,玉龍飛不覺大笑起來:“血魔,你放心吧,我只燒掉這些臭蟲,我不會傷害你的!”

隨即,他手中的龍火,再次暴漲了幾丈,猛烈的朝血魔身上襲去。

無奈之下,血魔只好再次閉上了眼睛。

“嗤嗤!”

他暴漲的龍火,燃燒的很猛烈,那些從血魔身上逃走的臭蟲,也是被龍火包圍了起來。

頓時,它們便被龍火炙烤起來。

而隨着它們的燃燒,那種燒焦的氣味,也變得越加猛烈起來。

可能是被這些氣味薰到了,休克過去的青年,也是醒了過來。

望着已經被龍火包裹的血魔,他不由吃了一驚:“這是龍飛統領乾的嗎?”

在他昏迷過去前,玉龍飛已經傷痕累累,而當時的血魔,多麼的霸道,如今卻變成這般。

這怎能不讓他吃驚呢?

所以,他也是不可思議的望着兩人。

而在他觀望中,玉龍飛也是注意到了他,隨即,不由望了他一眼:“醒過來了?”

聽到玉龍飛的話,他也是默默的點了點頭:“恩!”

雖說他醒來了,但現在的他,身體還被限制着。

身體痠痛,全身沒有一絲力氣。

無奈之下,他只好慵懶的坐在地上。

“血魔,告訴我,你爲何這般模樣?”把血魔身上的臭蟲,燒的差不多時,玉龍飛才朝他問道。

聽到他的話,血魔也故裝不知道的樣子,不解的望着他:“我血魔下生便這般摸樣!”

“你身上的鮮血呢?”玉龍飛一見到血魔時,他身上,完全被血液包裹着,整個人如同血人一般。

但此刻,包裹着他的血液,卻消失了,而他深藏於內的白骨,也是毫無保留的暴露了出來。

所以他現在的形象,可以用骷髏來形容。


不過所不同的是,血魔的頭部還是有血有肉的,而且要是仔細看的話,還能發現,血魔的臉部還是挺帥的,只是有點傷疤而已。

“被你的龍火烤化了!”血魔答應過小翠,不告訴玉龍飛,她來過的事,所以血魔也是遮遮掩掩的說道。

“哈哈,血魔啊血魔,以你的修爲,這些龍火能傷你分毫?要知道,你是連龍官都懼怕的存在,你的血液會被龍火燒盡?”聽到血魔的回答,玉龍飛不由大笑起來。

望着對峙中的兩人,青年不由疑惑起來:“兩人到底怎麼了?”

顯然,如今的兩人,與自己昏迷過去前,完全不同。

不論是兩人的氣息,還是氣質,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難道龍飛統領每受一次傷,修爲就會發生質的變化?”


在他昏迷過去時,他看到玉龍飛已經奄奄一息。

但當他睜開眼時,玉龍飛已變得生龍活虎起來。

而且,他還在逼迫着血魔。

“信不信由你!”

玉龍飛笑聲過後,血魔也是無奈的把目光盯在了他的戒指上:“你手中的紫金戒從哪來的?”

紫金戒是龍魂遺物,想得到它,絕對不容易。

眼下,玉龍飛能夠得到,說明他和蠻龍絕對有着聯繫。

而且,他小小年紀,便擁有這般實力。也說明,他身份絕對不凡。

“紫金戒?”

紫金戒,雖說不神祕,但能叫出它名字的,到目前爲止,就龍魂還有玉龍飛本人,所以聽到血魔能叫出這個名字,他也是不由吃了一驚:“你到底是何人?”

“哈哈!”看到玉龍飛如此緊張,血魔不由大笑了起來:“小子,看來你只是愣頭青啊,紫金戒,乃蠻龍遺物,修爲高點的都知道,要是他們知道你手中有這般寶物,想必你將會有血光之災!”

血魔說的不錯,玉龍飛只是一名愣頭青。

雖說如今的他,已經十九歲,但卻未到過大點的城市,因此,很多東西,對他都是新鮮的。

所以血魔的話,也給他好好上了一課:“財不外漏,看來以後行事得小心點了!”

隨即他也是不由瞟了一眼血魔:“血光之災?血魔老實告訴我,你是否被一名女子打傷?”

說着,他也是緊緊的盯着血魔。 “不是?”在他注視下,血魔也不由搖了搖頭。

答應過別人的事,就得做到,不然,就對不起“男人”這兩個字!

因此,他也是堅定的說道。

“不是?”望見他的搖頭,玉龍飛精神力暴漲,頓時把血魔上空壓縮了。

隨即,他手中的龍火,驟然暴漲,直接在血魔上空燃燒着。

雖說離紫煙獸擠壓他已經有一段時間,但此刻的他,已經疲憊到了極點。

所以,此刻的他只能任龍火在他頭頂燃燒着。

“嗤嗤!”

而在玉龍飛精神力操控下,龍火燃燒的也異常猛烈。

不到片刻時間,血魔臉上就流滿了淚珠。

可是,此時的他,卻沒有屈服的趨勢,依舊緊閉着嘴。

“還不承認嗎?”

望着久久不肯承認的他,玉龍飛也是冷漠的望着他。

“信不信由你,就算你殺了我,我也說不是!”

這一刻的血魔,心中也是充滿了熱血。

誓死不肯承認這個事實。

“信不信我殺了你!”

沒了耐性的玉龍飛,雙手一抖,頓時數千掌印,便掛在了半空中。

這些掌印,有大有小,並且每一個掌印上,都沾滿了龍火。

望見他催生而出的掌印,血魔也是揚起了頭:“小子,就怕你沒那個本事!”

隨即,他虛弱的身體前,一道金光便把他保護了起來。

“這是你說的!”

玉龍飛本來是想嚇唬嚇唬他的,但他卻這樣說。

所以,他心中怒氣便不打一處來。

頓時,懸浮在半空中的手掌,瞬間結成了一個。

“刷刷”

這已經不是玉龍飛第一次控制掌印了,所以在他操控下,這些掌印也是順利的凝結成了一個。

相比於以前凝結成的掌印,這次凝結的掌印,威力不知要大了幾倍。

因爲,此時的掌印上,猛烈的龍火,正在燃燒着。

這是玉龍飛,第一次實現了龍火和影風拳的結合。

雖說影風拳已經升級爲了天階中級,威力不容小覷,但要是加上龍火,那威力倍增幾倍,便不在話下。

玉龍飛受傷之前,他還做不到這樣。

要知道,催動龍火,要用龍氣,而且掌控掌印,也需要龍氣,而且,要把兩樣結合起來,就必須靠精神力。

雖說受傷前,他精神力和龍氣,已經強大到了一定境界。


但他卻無法做到。

不過,此刻卻不同了。

有了陽明丹的作用,他體內就像多了什麼一般。

不論是吸收龍氣,還是掌控精神力,都變得更加輕鬆起來。

而令玉龍飛更加振奮的是,在他服下陽明丹後,他體內忽然多了一種能量。

這種能量,與丹雷墜落而來時,帶來的閃電一般,擁有着強大的電擊感。只要觸及到人,那人絕對會被這股能量,給震的麻木起來。

所以,此刻的玉龍飛,也是一個恐怖的存在。

這個掌印,越來越大,很快便把血魔上空的龍火包裹了。

頓時,它便猶如燃燒的山一般,狠狠的壓在了血魔的上空。

感受到上空的能量威脅,血魔也是閉上了眼睛:“小子,動手吧!”

男人有男人的原則,雖說血魔只是一個異物,但他卻恪守着作爲男人該有的準則。

“好!”

望着閉上眼的血魔,玉龍飛也是一揮手。

頓時,在龍火中猛烈燃燒的掌印,猶如崩塌的山一般,狠狠的朝血魔砸去。

“轟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