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之後就什麼都不知道了,“嘭!”的一聲,跌倒在地。

暈死了。

與此同時。

勞工的工棚內早就瀰漫了進來,一個個的勞工,更沒人管啊,也都暈死了過去,兩眼發白的懵逼狀態。

唯有。

韓立、周衛國等人,所在棉被裏,用溼毛巾裹着面部,躲過了一劫,當然,等待他們的也將是勝利。 水靈聖族經過一陣選拔,從族中選出一些相對拔尖之人隨行前往木靈聖族參加聖盟之約。經過一番激烈的角逐,年青一代那莎、道格拉斯、波娃、約翰、約瑟等人都有入圍。

此次由族長韓元帶領道格菲林、韓溯兩名藍衣長老前往木靈聖地木源之森參加聖盟之約。做爲水靈聖族的聖女則與李梓安低調出行。

此次水靈聖族爲了能夠一鳴驚人,力挽往年的失敗,想要一雪前恥竟然將聖女慕容瑩瑩雪藏。

源界五大聖靈族各持一方,守護源界。水靈聖族地處源界最西端,此刻趕往木源之森至少也得三四日的時間,還必須不停的趕路。

源界趕路是使用飛行器,器具中心安放有靈晶驅動整個飛行器飛行,飛行器各式各樣飛行異獸模樣。此刻水靈聖族所有人乘坐的乃是一直巨大黑雕模樣的飛行器。

長途趕路對於獨行冒險者是相當危險的事情,就算是大批量的人長途跋涉需乘坐飛行器,同樣會遇見空中飛行類的源獸襲擊。


就像此次水靈聖族前往木源之森參加聖盟之約的途中一樣,整支隊伍化整爲零乘坐一隻黑雕異獸飛行器一般,對於源獸來講,它們會認爲眼前的黑雕乃是一直異獸,與其一般的源獸。

認爲沒有危險的,就會悍然發起攻擊,吞噬同類壯大自身。

李梓安與慕容瑩瑩協同水靈聖族的人在飛行的第二天就遇到源獸,而且是罕見的飛行類源獸,長相異常猙獰,猶如一隻放大無數倍的蚊子一般。

雙眼猶如兩個銅珠突出,鏽跡斑斑猶如殘破受傷的珠子;嘴角似一根森寒的利刃,反射出冷冷幽光,給人一種不寒而慄的恐懼感。

煽動着薄如蟬翼的灰色翅翼,撲閃撲閃地圍着黑雕模型的飛行器來回盤旋,像是在尋找黑雕的弱點一般,不過顯然巨大的蚊子源獸的速度要快過黑雕不少。

而黑雕飛行器之內的韓元透過雕目發現了巨蚊源獸的存在,驚呼失聲喊道:“火屬性的蒼蚊獸,這下麻煩了,如果被這隻蒼蚊獸訂上,它是不見兔子不撒鷹的主,沒有那麼容易擺脫。”

“蒼蚊獸!” 道格菲林失聲大叫道。立刻引起黑雕體內的衆多水靈聖族之人的注意。一聽乃是是蒼蚊獸盯上了他們的飛行器,頓時恐慌情緒蔓延。

人人開始着急的叫道。奈何此刻他們都是拴在一隻繩上的螞蚱,而且身處萬米高空之上,大多數人不能飛行,這要是受到蒼蚊獸攻擊隕落的話,那他們肯定是死定了。

如此一想,飛行器之內的水靈聖族之人更加的恐慌,甚至有些人已經着急的團團轉,恐慌的情緒蔓延到每一個人不能飛行的人身上。

令他們面無血色,開始有人低泣,自怨自艾不應該前來之類的話語不停地在人羣之中響起……

“道格菲林,看你做的好事,就你嘴巴不嚴實,現在你一句話引來多大的恐慌,你這沒大腦的老傢伙。”韓溯不知什麼時候走到道格菲林身前大罵起來。

“你現在說這些風涼話還有什麼用,早幹嘛去了!”道格拉斯難免老臉一紅,但是見到韓溯如此埋汰自己,頓時也怒火中燒反擊回去。

“好啦!兩位長老,現在可不是鬥嘴的時候,還是想想辦法怎樣擺脫後面這隻蒼蚊獸吧!”韓元有點不耐的說道。顯然對於道格菲林與韓溯相互詆譭,而不去想法解決事情已是不耐。於是威嚴叱喝道。

兩人立刻安靜了下來,顯然對於族長的威嚴還是有一定的震懾作用。

韓元有點爲難的看了看李梓安,此刻能夠擁有堪比蒼蚊獸的速度之人,恐怕只有李梓安了。想要對付蒼蚊獸,首先要具備與其不相上下的速度,才能與蒼蚊獸正面對戰。

其次,蒼蚊獸就不能輕易擺脫阻攔之人繼續騷擾黑雕飛行器;最後一點就是速度越快才能趕得上黑雕的飛行速度,不然爲了阻止蒼蚊獸而掉隊落下。

此刻已經距離水靈聖族很遠了,單獨一人返回水靈聖族之聖島的話,恐怕相當危險。既要能夠阻擋住蒼蚊獸的襲擊,又要能夠追趕上黑雕飛行器之內的隊伍。

此刻只有李梓安乃是最佳人選了。

當然水靈聖族也可以選擇停止飛行,所有高手出來先對付了蒼蚊獸再趕路,但是如果蒼蚊獸如果避而不戰的話 那就麻煩了,只能乾耗着,讓蒼蚊獸覺得沒有機會下手幹掉黑雕,它纔會選擇離去。

但是誰也不能保證蒼蚊獸什麼時候才能離開。此次因爲幽冥一族突襲,水靈聖族已經耽擱一段時間,如果昔年參加聖盟之約隊伍一般是提前一個月就出發了。

當然距離越遠的甚至需要提前三個月出發,才能按時抵達目的地。

李梓安望着韓元的爲難的眼神,儼然已經知道其下面會是說些什麼。李梓安伸手止住了韓元繼續說下去想法。開口笑道:“韓前輩,放心!交給我吧!”

“梓安,小心啦!” 慕容瑩瑩追到出口喊道,顯然對於李梓安一個出去應戰蒼蚊獸,她還是有點擔心。蒼蚊獸兇名遠播,乃是火屬性源獸的佼佼者,對付這種源獸一不小心反被對方傷害。

望着追襲而來的蒼蚊獸,李梓安二話不說,悍然拔劍一斬,華夏之君瞬間變成紫光濛濛的巨劍,攜帶着滾滾靈力斬殺而去。

猶如一道紫色的閃電劃過灰色的天空,蒼蚊獸在李梓安跳出黑雕飛行器之時,已經發現了李梓安的存在,而對於這種小不點,蒼蚊獸曾經也領教過,但是它蒼蚊獸遇到的人,還從沒有從其獸口之下逃生的。

所以在其見到李梓安之時,並沒有將其放在心上,雙翅一震,雙翼撲閃出兩道火焰直奔李梓安而來。雖然蒼蚊獸沒有將李梓安放在心上,但是蚊子再瘦也是肉啊!豈能放過李梓安這隻絆腳石。

紫色巨劍劃破長空,直奔兩道火焰而去,欲有穿透火焰直斬蒼蚊獸的趨勢;而蒼蚊獸原本認爲眼前的小不點經受住它兩道本命之火的焚燒,所以根本沒有將李梓安當做對手,因此才只發出兩道火焰。

兩道攻擊悍然相撞,沒有轟然的爆炸之聲,也沒有狂暴元力暴動,唯有漫天火花飄散,猶如金色的火蓮從九天之上散落。

蒼蚊獸預想的景象沒有出現,反而令其大出意料之外,原本應該被焚燒的紫色巨劍,此刻卻摧古拉朽一般破開其兩道本命之火,直奔其真身而來。

“嗤嗡”一聲尖銳如利刺一般的尖細鳴叫聲,穿透空似得,令李梓安渾身不舒服。原本距離李梓安三丈之外的蒼蚊獸悍然發動襲擊。

煽動着翅翼直奔直奔李梓安而來,一連撲閃了好幾下,只見原本猶如閃電一般的蒼蚊獸真身完全被其發出的本命之火給遮擋住,而其本命之火則是一排一排的朝李梓安襲來。

所過之處竟然連空氣都被燒成灰塵、顆粒墜落。眨眼功夫蒼蚊獸的焰火攻擊就將李梓安圍住,而在最後一排火焰之後藏着蒼蚊獸的真身,猶如利刃一般尖嘴此刻已經在火焰當中燒成赤紅色。

李梓安豈能不知道蒼蚊獸躲藏在其本命火的後面想要偷襲與他,神識散開,看的清清楚楚。想要破解蒼蚊獸的攻擊只能以快制快。

它快我就比它更快,而且李梓安不想在蒼蚊獸身上耽擱太多時間,大喝一聲:“龍雨破” 原本紫色巨劍瞬間炸裂開來化成無數紫色影劍,密密麻麻、不計其數、頓時天空之上成爲紫色的海洋。

數不清楚的無數紫色影劍瞬間合攏,組成一條紫色的劍影巨龍。“嗷……”一聲嘹亮的龍吟,聲震蒼穹,碧落黃泉。攜帶無比恐怖的氣勢,似欲吞噬一切、席捲整個蒼穹。


原本猶如火牆一般的襲擊,令蒼蚊獸已經勝利在望。然而不待它偷偷暗喜,它整個妖軀已經被那頭恐怖之極的不知名的異獸給吞噬掉了。

原本其發出的一排一排的猶如火牆一般的本命之火,在龍雨破之下形成的紫色劍龍一聲龍吟之下,已經震得七零八落,能夠形成的攻擊力已經微不足道了。

“嘶喇…….”淒厲的嘶吼之聲從紫色劍龍之中傳出,慘叫之聲令人毛孔悚然,不寒而慄。然而李梓安並沒有善罷甘休,提氣凝聚元嬰之力與食指、小指之上。

雙手舞動,一道一道紫色劍芒脫手而出,直奔紫色劍龍中心處正瘋狂鼓動的地方。“咻鞥,咻鞥!”一道一道劍罡刺破長空的聲音,直襲而去。

頓時天空之上下起了紫色的流星雨,只是這場流星雨只爲蒼蚊獸而下.

蒼蚊獸的慘叫之聲越來越弱,直至最後完全聽不到其**之聲,李梓安神識一掃,發現蒼蚊獸妖軀在流星雨一般的劍罡之下已經千瘡百孔,不負其原本猙獰的模樣了。

李梓安伸手虛空一抓,蒼蚊獸身體之內瞬間飛出一顆火紅色的圓珠,只是圓珠表面佈滿凹凸不平的坑坑窪窪,猶如一顆核桃一般。

火紅色的圓珠入手之間,一股滾燙的炙熱通過李梓安的手掌傳遞開來。李梓安豈能不知道眼前的圓珠是何物,他可記得很清楚,當初令慕容瑩瑩差點崴到腳的暗金色小石頭。

正是源獸的妖丹,妖獸到達一定修爲等級之後,自然能夠凝聚妖丹。當然具有先天優勢除外。就如李梓安於慕容瑩瑩、紅蝶三人遇見那頭金屬性的源獸,血脈高貴,所以其在幼生期就具備了妖丹。

不過幼生期的妖丹與成年期源獸修煉到一定等級之後自動凝結妖丹又有所不同。幼生期源獸妖丹乃是傳承其上一代的妖丹,所以幼生期源獸的妖丹又稱爲傳承妖丹。

李梓安收好妖丹,化作一道長虹直追已經不見蹤影的黑雕飛行器……. 韓立、周衛國、李三、孟繁斌等人一直躲了將近五六個小時之後。“嗡!”“嗡!”旋轉的聲音出現。

特種小隊的人隨着武裝直升機殺了過來。

按照時間約定好的,帶着防毒面具,手持到了工棚裏,看到了縮在那裏的韓立等人,立刻喊道:“韓將軍,我們來了。”

“防毒面具!”

韓立這才掀開了輩子。

拿溼毛巾捂着嘴呢。

特種小隊的人立刻將防毒面具遞了過去。

韓立三下五除二就給穿上了,這才“呼!”“呼!”的大口大口的喘了喘粗氣舒服了,笑呵呵的點了點頭道:“不錯,很及時,嗯,外面呢,是不是都被迷倒了。”

“對,不僅是人,恐怕方圓十餘里之內,人畜皆倒,就連螞蟻都得趴在地上,爬不動了。”

“很好。”

韓立看周衛國、李三、孟繁斌等人也戴上了,就道:“那就去快速行動,普通士兵,沒什麼可說的, 殺,帶軍銜的綁起來,聚在一起。”

“是。”

特種小隊的人將近一千來人呢。

此時對付全都暈倒四五萬關東軍,那幾乎是手拿把攛,沒有任何的難度,一個個的立刻去執行了。

韓立、周衛國、李三、孟繁斌並沒有着急去找植田兼吉,而是去找了皮老大、馬老二等人,看他們都撅着屁股按照計劃的沒有亂動,立刻呼喊道:“行了,可以出來了,一切已經妥當了。”

“啊!?”

一個個的這才捂着手巾漏出了臉。

他們對於韓立的安排其實並不是特別的放在心上,感覺有些太玄乎了,怎麼就迷霧,怎麼就暈倒啊。

並沒有特別聽話,但當看到白霧飄散而來,都暈倒時,這才明白,立刻聽話的捂着嘴,不言語了。

此時看韓立等人帶着防毒面具,差點沒認出來,“這是什麼啊,可以防毒吧,趕緊的給我們也弄幾個?”

“帶着你們的呢。”

韓立哈哈一笑,一揮手。

李三、孟繁斌遞了過去,“把這個綁在腦袋後面,別弄錯了。”

“嗯!”

“嗯!”

一個個的這才帶上。

當然,也少不了槍,一把把的跌了過去。

幾個人根本不會用這麼高科技的槍,拿在手裏,都不會握着,尷尬的直撓頭,“早就聽聞韓將軍手下的槍支彈藥都與衆不同,今日一見果不其然,嘿嘿,但我們不會用啊,哥幾個交交我們。”

“孟繁斌,你來交。”

韓立頭前帶路,因爲還有一個人要找,那就是蒼井美智子,找到蒼井美智子纔可以找到植田兼吉。

植田兼吉在哪韓立是不知道的,得靠蒼井美智子呢。

此時出了工棚往外走,白霧依然沒有完全散去,通過防毒面具可以清晰的看到,一個個的均趴着呢。

當然。

特種小隊的人拿着槍也不忘補槍,對着後腦勺就是“嘭!”的一聲,要了這些日本鬼子的性命。

只有一些軍官纔會被綁起來。

其他的基本就是這麼迷迷糊糊的死了。

李三看着,咬牙切齒,“便宜了這羣王八蛋,大爺的,我還捱了一鞭子呢,別讓我遇到那個王八蛋,遇到了,我非得活剝了他不可。”

心裏憋氣。

這段時間,他們可沒少受日本鬼子的氣,幾乎沒把他們當人看,吃的不好,累不說,還他媽的受虐待。


李三早就憋着一口氣呢。

韓立何嘗不是,但這口氣他知道,怪就怪植田兼吉,罪魁收穫是他,所以抓到纔是正事,大步走着。

穿梭着。

隨處可見的在步槍。

也終於在軍官營遇到了正在和那些特種小隊的人辯解的蒼井美智子,她激動的說着,“我是韓將軍的人,我不是敵人,我是朋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