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本命武器可以綁定在武者的靈魂上,當時的主人不死,便沒有人能夠可以驅使,這讓本命武器成為了武者最想要得到的武器!

將雷鼓瓮金錘拿在手上,李牧看著李武將自己的名字寫在上面,轉身時看見了一臉欣慰的李淵,一抹奸詐的笑容從李牧的臉上出現,讓李淵感覺很不自在。

「再寫一個人的名字,李淵,超凡境六級!」

「是的,大少爺…」李武下意識的對李牧恭敬道,但是當他寫到李淵的修為時,突然想起了什麼,問李牧道:「什麼?大少爺您能再說一次嗎?二少爺的修為是超凡境…六級?」

李武彷彿聽錯了一般,掏了掏耳朵。排隊的武者也是一臉懵逼的狀態。

「沒錯!」

李牧肯定的回答了李武的問題。

「什麼?超凡境六級?」

「怎麼可能?城鎮大比中竟然有這等強大修為的武者?」

「看他的年紀如此年輕,和我差不多,便已經達到了超凡境六級,那我們還比什麼啊!」

消極的情緒在人群中滿眼,又有一批武者之心不堅定的武者想要就此離去。

就在此時,一個武者之心稍微堅定一點的武者在人群中大喊:「大家都別動,連他的修為都沒看到就要離去,我可不甘心!沒準是他們危言聳聽,故意讓我們動搖而離開!」

沒錯!

原本想要離去的武者們突然再次站定,看著李淵的眼神充滿的敵視,看起來,如果李淵不給他們證明點什麼的話,估計就要群起而攻之了!

李淵不怕這群烏合之眾的圍攻,就算自己不敵,還有大爺爺幫忙,而且李淵不在意他人的目光,也懶得給他們證明什麼。

李重文看著這群武者,眼含失望中還帶著一些厭惡,於是看著李淵無所謂的姿態,道:「小淵子,你就給他們看看,趕快讓他們離去,在城鎮大比中還能少浪費一些時間!讓真正的小怪物多一些成長的時間!」

說完,李重文滿眼深意的看了一眼李牧!

「大爺爺說的小怪物,是我?」

李牧心中雖然不確定李重文究竟是什麼意思,但是也已經猜出了個大概其。

李淵搖了搖頭,既然大爺爺發話了,自己不得不將自己的力量在人前顯露出一點。

「青翼!」

嘩!

李淵身上青光閃動,心臟後面的背部脊椎處,突然鼓起兩個大包,撐起了衣衫,終於隨著大包越來越大,將衣衫徹底漲得粉碎!

在一眾武者震驚的目光中,兩隻青碧色的巨大翅膀出現在李淵的背後!

翅膀一蜷,便將李淵包裹在了翅膀里,嚴絲合縫!

「融靈化獸!這…這是超凡境武者才擁有的能力啊!」

「超凡境!沒想到他真的是超凡境武者!」

一些見多識廣的武者紛紛震驚的肯定了李淵超凡境的修為。頓時,先前想要離去的武者們一陣抱怨。

「靠!既然有這麼強大修為的武者,為什麼不早說,還要我們白跑一趟!」

「是啊!這舉辦城鎮大比的人真可恨!」

話音剛落,在場的武者便聽到一聲冷哼炸響在耳中,那些抱怨的武者們頓時一聲慘叫,雙手捂住了耳朵,指縫間鮮血從耳朵里湧出,一瞬間竟然聽不見了聲音。

「哼!」

發出冷哼的主人正是李重文,此時李重文的臉上一片嚴肅與陰沉,聲音直接出現在短暫聽不見的武者耳中,道:「自己實力不足,技不如人,便怨聲載道,抱怨別人過於優秀,作為一個武者,你們竟然還有臉活著?」

李重文看著一些面容露出羞愧的武者,繼續道:「武者如果實力微弱,便拚命修鍊,即使天資不足,也要將自己提升到所能提升的極限,甚至應該永遠都不相信自己有極限!」

「碰到強敵,即使不敵,亦是應該拼上全力與之較量一番,哪怕因此而付出生命的代價!」

李重文滿臉驕傲,言辭鏗鏘有力的道。

不少武者羞愧的低著頭,不敢抬起,但是這些武者都是向李重文的方向真誠的鞠了一躬,然後轉身而去!李重文看著他們欣慰的點了點頭。

不少武者根本不理解李重文的教誨,紛紛仇視李重文將自己震傷。只是因為他們知道李重文實力高深莫測,才不敢輕舉妄動。

李重文面色頓時變得無比冷漠,言語里蘊含著一絲殺機,道:「一群豬玀!快滾!別在這裡礙老夫的眼!再不走,死!」

一絲絕強者的氣勢散發出去,頓時讓還未離去的弱小武者肝膽俱裂,連滾帶爬的離開,甚至有一些更是嚇得屁滾尿流!

「垃圾!」

留下的武者中的一位武者看著離去武者的狼狽樣子,狠狠地罵了一句!而後此人看向李重文,深深的鞠了一躬,道:「前輩一席話,說的小子熱血沸騰,更加堅定了我的武者之心,小子受教了,感激不盡!」

在場剩下的近千武者亦是一同向李重文鞠躬,道了一句感激不盡,李重文滿臉嚴肅的抱拳回禮,在場武者腰彎的更深了!

李牧打量了一眼之前說話的男子,發現此人劍眉星目,面如稜角分明,如同刀削般,英氣逼人,眉宇間濃烈的鋒銳之氣撲面而來!

很強大!

這是李牧在看此人第一眼時的直接感覺!

再看男子穿著更是不凡,身穿黑絲軟甲,黑綢長褲,腳上穿著一雙鑲金帶銀的踏雪凌雲靴,雖然身上沒有一絲內力波動,身材也是相對瘦小,但是配上神秘的黑色,卻是將此人打扮的更加神秘!

李牧眼睛一轉,道:「不知這位兄台是哪裡人士,在下儀錶非凡,想要在此結識一番!可否賞臉告知姓名?」

李牧謙遜的說道,一點開始是的狂傲之氣都沒有!

黑衣男子在李重文的示意下直起身來,對著李牧,李淵抱拳施禮,道:「在下衡山城城主張鐸之子,張衡!」

李墨白一臉驚奇,仔細的打量了張衡一番,道:「你是張鐸的兒子?」

黑衣男子張衡對李墨白深施一禮,道:「侄兒拜見叔叔!」

「好好好!」

李墨白一陣高興,因為在整個荊州九郡,只有荊山城和衡山城是同盟城,李墨白和衡山城的城主交情也是最好!每隔幾年,李墨白都會去衡山城找張鐸喝酒聊天!

李墨白頓時上前牽過張衡的手道:「來,賢侄,今天到我這裡好好休息,我也好久沒見你父親了,正好和我聊聊你父親的事!」

李墨白甚是高興,但是還沒忘了禮數,當先對著李重文道:「大爺您先請!」

李重文點了點頭,率先跨出一步,走在最前方。

李墨白牽著張衡的手,和李牧,李淵二人並排走著,口中向張衡介紹道:「這是李牧,我的大兒子,這是李淵,我的二兒子!」

李墨白一指張衡,將張衡介紹給了李牧二人道:「這是張衡,你們小時候還在一起玩過呢,牧兒你還把張衡的腦袋打破過呢。」

李牧尷尬的哈哈一笑,本來沒認出來,但是聽到李墨白提到此事,李牧便想起了和張衡小時候一起玩耍的日子。

由於多年未見,再加上李墨白提到自己將張衡頭打破之事,頓時有些尷尬,道:「不好意思,曾經年幼無知,張兄不要介意!」

張衡聽到李墨白的介紹,看向李牧的眼光頓時出現了一絲莫名的意味,看著李牧時的表情,也出現了些驚訝。

李牧看到這個表情便知道張衡在想什麼,因為很多人在知道自己能夠修鍊之後,都是這個表情,所以李牧有些見怪不怪了。

李牧滿臉無奈,這段時間已經不知道解釋過多少次了,自己都有些煩了,但是李牧還是耐著性子解釋道:「張兄?你是在疑惑我為什麼可以修鍊了對吧?」

張衡顯然是個嚴肅木訥的人,從小便是,當年李牧將張衡頭打破也是因為其太過木訥嚴肅,所以李牧想要看看其受傷的話,會不會還是那麼木訥!

結果讓李牧失望了,張衡頭被打破,血液流滿了張衡的臉,也愣是沒有吭一聲,而是慢慢的走到李墨白和張鐸面前,指了指自己的頭道:「父親,叔叔,我的頭讓李牧打破了。」

聲音之平淡,讓李牧一陣不爽。

現在再看見張衡,倒是不再有不爽的感覺了,因為李牧已經變得成熟,不再會幹出幼稚的事!

張衡果然還是那麼木訥,聽到了李牧問出了他心中的疑問,竟然沒有一絲一毫的尷尬,只是面無表情的點了點頭,目光灼灼的盯著李牧,等著他的解釋。

突然,李牧的心中突然又出現了曾經的不爽!

看來還是不夠成熟,李牧在心裡念叨了一句。

李淵一直在一旁偷笑,因為李牧和張衡碰到一起,肯定會鬧出一些有趣的事情!

今天是我和我女朋友相戀第十天,我感覺很幸福。希望能得到大家的祝福,嘿嘿嘿……

希望大家多多投票,打賞。 「你竟然能夠重新修鍊了?」

聽到李牧解釋后的張衡,滿眼驚訝,道:「我還沒有聽說過有人能在內力散盡后還能夠重新修鍊的傳言!」

李牧終於看見張衡有了些感情波動,有些臭屁的道:「哼哼,今天你不是見到了嗎!」

張衡看著李牧一臉的臭屁,表情厭惡的在鼻子前扇了扇,道:「臭,臭啊!真是臭不可聞!」

李牧吸了吸鼻子,並沒有聞到有任何異味,有些疑惑的道:「張兄,什麼東西臭啊,我怎麼沒聞到?」

張衡什麼都沒說,卻是與李牧拉開了些距離。

看著李重文,李墨白,李淵三人揶揄的看著自己,李牧突然明白張衡想要表達的意思了!

「張!衡!」

借風勢,行風路!

大騰挪步!

微風輕拂,在眾人的眼中,李牧就那樣被風吹著飄到了張衡身後,李墨白和李淵看過李牧使用過,不在驚奇,但是李重文和張衡的眼中閃過一絲異色!

「頂乘武訣!」

李重文,張衡心中,同時震驚道。

乘著風,來到張衡的背後,李牧伸出手指,在張衡頭上彈了個鬧蹦兒。

張衡正好借著裝作疼痛,掩飾了內心的驚訝。

一路有說有笑的回到了李家府邸,聽聞龍於海帶著龍玲瓏等五人已經離去,李墨白搖了搖頭,顯然在為龍於海的離開感到傷感。

李重文什麼話都沒說,只是重重的哼了一聲。

李牧和李淵對視一眼,心中的石頭算是放下了。只不過,李牧在放心之時,還有一種失落,空虛的感覺盤繞在心間!

玲瓏…不知何時能再見!

輕輕一嘆,暫時將龍玲瓏的倩影藏在心底,不再去想,李牧打算一心修鍊,為城鎮大比做準備!

帶著張衡在李家府邸內逛了一圈,突然看到李景榮的房間,李牧的心裡有些不是滋味。

曾經在李牧還沒變成廢物時,李景榮是李牧最為喜愛的三弟,對其的喜愛程度甚至超過李淵。

那時的李景榮一直跟在李牧的背後,做一個稱職的小跟屁蟲,李牧想要培養他,也樂得讓李景榮跟在身邊。

可是天有不測風雲,李牧變成了廢物,彷彿一聲炸雷炸響在李家,每一個人都不相信李牧會變成廢物!

也許是曾經過於閃耀,讓人嫉妒了吧,所有的下人都不再管李牧的死活,每天只是按時送些酒肉,冷暖時鬆開增減的衣服,李牧也就如此渾渾噩噩的活了下來。

李景榮不再跟著李牧了,甚至開始帶頭欺負李牧,對其拳打腳踢,冷嘲熱諷,一次又一次的掀開李牧稍有癒合的傷疤。

最終,在這種環境下,李牧徹底放棄了對恢復實力的渴望!

李牧對李景榮的喜愛,換來的卻是李景榮的恩將仇報!

那時,李牧不止一次的想要恢復實力,將李景榮徹底擊殺,只可惜,那隻能是一個幻想!

李牧發誓,如果有一天能夠恢復實力,一定要將李景榮這條狼心狗肺的畜生殺之而後快!

終於,李牧恢復了實力,得到了以前所沒有的機遇,李牧知道,這是一個讓自己一飛衝天的機會,是讓自己對李景榮進行狂風暴雨般的報復的機會,所以一定要抓住,抓緊!

先殺侍女,再戰李淳,幾下半月戰約,再到搶親戰李景榮,不過半月,李牧便將內心幻想許久的報復夢,變成了現實!

履行戰約之時,李景榮敗在了李牧的手下,皮膚被融化的鎧甲化為的鐵水給破壞,半邊臉亦是被火焰燒傷,巨大的疼痛感與打擊之下,李景榮昏迷不醒。

李牧不只一次的舉起手掌想要徹底了解了李景榮,純陽烈火掌一次又一次用出和散去,可恨的是,李牧最終還是無法下去殺手!

想到此處,李牧嘆了口氣,彷彿對著自己,又彷彿對著房中的李景榮,道:「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我放下了許多負擔,也不差這一個了。」

「讓往事,隨風飛走吧。」

李牧幽幽一嘆,頓時感覺精神力海洋一陣波動,一種清明升華的感覺傳來,再次眨眼間,只感覺萬物間更加豐富,更加色彩斑斕。

精神力海洋急劇擴大,擴大著李牧的腦域,隨後精神力不受控制的散發出體外,無數沙石,裝飾,被精神力控制著漂浮起來,上下浮動!

「精神力突破了!」

「精神力?」張衡愣在原地,心中震撼道:「這李牧竟然如此天才?假以時日,必定名震九州,切不可與之為敵!」

張衡看向李牧的眼神中,震驚的無以復加,終於張衡重重的嘆了一口氣,心中堅定了要和李牧結交的心!

李牧平復了一下心情,仔細的探查了一下精神力的等級。

中級一重!

李牧強忍住大呼一聲的衝動,開始竭力收復外泄的精神力!

精神力的等級分為:低級,中級,高級,頂級。

低級不分境界,只能算是一種入門,對異力的控制更是微不足道,發揮不出異力的千分之一,只有達到中級,才能算是精神力的大師!

從中級到頂級時,精神力的等級劃分,便開始分等級,如同境界般,分為九重,一重比一重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