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此招呼鍾厚坐下后,嚴霖也不避諱主動說出鍾厚來意道:「鍾大人難道是為了太子妃一事而來。」

「嚴大人所言甚是,相信嚴家也不願看到少師府就此坐大吧!」

不說太子妃,直接說少師府,既然嚴霖並沒掩飾對這事的惡意。鍾厚也同樣要迎合嚴霖,及時表現出對太子妃成為皇后可能帶來少師府勢力增長的不滿。

嚴霖卻不動不色道:「不得不說,少師府的布置很深遠,竟然早早就想到要讓一介妓戶成為太子妃。」

「呃,嚴大人想說什麼?」

雖然知道嚴霖和嚴家肯定會對少師府不滿,但鍾厚卻有些想不到嚴霖竟會說出這等話語,好像少師府是故意讓一個妓戶成為太子妃一樣。

當然,鍾厚不是沒有懷疑。但卻不會去做這種無意義懷疑。因為他雖然不知道先皇為什麼會讓褒擬成為太子妃,乃至太子妃究竟是怎樣與太子圖煬勾搭上的,但這肯定不是一個正常官員會去做的事。


畢竟京城中相貌出眾的大家閨秀那麼多。少師府即便早早就盯上了太子妃位置,卻又怎可能特意弄一個妓戶成為太子妃。

而想到戶部尚書府傳來的消息,嚴霖卻嘴角一冷道:「哼,原本本官也是不相信這點,可鍾大人又知道先皇為什麼會准允一介妓戶成為太子妃嗎?」

「這確實是件令人詫異的事,畢竟先皇或許可為太子妃的祖上平反,但怎麼也不應該讓一介妓戶成為太子妃吧!何況還讓其擁有成為皇后的機會。難道嚴大人知道什麼……」

聽到嚴霖說起先皇圖韞為什麼准允褒擬成為太子妃一事,鍾厚也中也在犯嘀咕。

畢竟先皇圖韞或許不是沒考慮過褒擬成為太子妃的後患,乃至肯定已經準備好了消除後患的準備,但先皇圖韞卻總不可能因為想要自找麻煩才弄出這種事端吧!

只是不知道嚴霖是否知道什麼。是否真打算說些什麼,鍾厚就端起桌上茶杯抿了一口。

嚴霖卻是一臉漠然乃至極為不屑和冷嘲道:「哼!難道鍾大人忘了先皇當時求嗣有多艱難嗎?而太子妃會成為太子妃,正是因為短短時間就懷上了太子殿下的龍種!」

「……啊!啊噗!」

身為朝廷大臣,身為禮部尚書,或者說身為知禮守節的讀書人,鍾厚一貫都非常重視自己在外人面前的形象。特別禮部的工作是什麼。那就是要執掌各種奠儀大事,包括太子登基一事,禮部工作也少不了。

可即使在成為禮部尚書後,鍾厚就從沒在禮節上出過一次問題。但真聽清嚴霖話語,鍾厚還是一下從嘴中噴出了剛喝下去的一口老茶。


畢竟太子圖煬才多大的孩子,怎麼可能太子妃就懷上了太子圖煬的龍種呢?

但望著嚴霖彷彿沒看到自己噴茶的滿臉冷肅樣子,一抹掛在鬍鬚上的茶沫,鍾厚也不奇怪嚴霖為什麼會選擇在書房中招待自己,而且附近都沒有留任何一個伺候下人了,畢竟這種事實在太過匪夷所思。

「嚴大人,這不可能吧!太子殿下才多大歲數,太子妃又怎會懷上太子殿下的孩子,莫不是……」

「鍾大人就莫要說什麼莫不是了,畢竟不說太子妃入宮時還是處子,而且皇家自然有驗證血脈的能力。何況先皇會認可太子妃的身份,本就是為避免將來的太子血脈也被好像太子一樣詬病出身。這裡面自然不會有什麼莫不是的狀況,而且先皇也不是那麼好欺瞞的。」

被嚴霖說什麼欺瞞,鍾厚臉上就微有些訕然。

畢竟鍾厚先前想說什麼?想說的就是太子妃肚裡的孩子會不會不是太子圖煬的血脈等等。

但先皇圖韞既然准允褒擬成為太子妃,這事自然就毋庸置疑。

可即使這事毋庸置疑。但也太荒唐,太不可思議了。

故而頓了頓,鍾厚就追問道:「嚴大人從何得知這消息?又認為我們該做些什麼?」

恃寵而婚:大BOSS,別放肆 ?」

「這……」

想想先皇圖韞為什麼會封褒擬為太子妃,鍾厚的臉色就有些難看了。

因為鍾厚敢保證,若不是褒擬確實懷上了太子圖煬的血脈。先皇圖韞根本就不可能封褒擬為太子妃。只是考慮到先皇圖韞自身的求嗣艱難狀況,恐怕事情延續到太子圖煬身上,所以才不得不為褒擬定下太子妃身份,先將子嗣牢牢抓在手中再說。

至於褒擬曾經的妓戶身份,通過給褒擬祖上平反,乃至其他後續舉措,自然就可慢慢消除。

乃至說有少師府做後盾,也可保太子妃及其子嗣平安等等。

所以別說太子妃沒懷上太子圖煬子嗣時想要通過阻止太子妃成為皇後來阻止太子登基已經很困難了。在太子妃已經懷上太子圖煬子嗣的狀況下,或者太子妃能不能成為皇后還存有疑惑,但已經絕沒有人再能動搖太子登基成為皇上了。

因此干怔一下。鍾厚咬咬牙道:「我們怎麼不能阻止太子妃成為皇后?只要我們順從太子登基的意願,以太子妃不成為皇後為條件來支持太子殿下登基,不就依舊可達到阻止太子妃成為皇后的目的嗎?或者嚴大人真甘心看到少師府因為太子妃成為皇后而勢力大漲。」

「……以太子妃不成為皇後為條件來支持太子殿下登基?這話可不適合官宦世家說,還是說,洵王爺又會答應如此?」

「這……」

隨著嚴霖再次橫眼過來,鍾厚就同樣干怔住了。

因為洵王府雖然沒公開表明是否支持太子妃成為皇后的態度,但在如果無法阻止太子登基的狀況下,洵王府卻顯然很樂意看到太子妃成為皇后的,因為這樣才能讓洵王圖堯繼續保有奪取皇位的機會。

所以用支持太子殿下登基為條件來反對太子妃成為皇后或許的確能順從嚴家之意,但包括鍾厚自己在內。可都是未必滿足這個結果。

只是說阻止不了太子登基,鍾厚卻希望用阻止太子妃成為皇後來阻礙少師府的勢力增長。

因此想了想,鍾厚就說道:「嚴大人,我們不說洵王爺會如何選擇,但在官宦世家必須支持太子殿下登基的狀況下,卻也未必不能就太子妃的身份提出質疑吧!或者說。官宦世家打算一直屈從在少師府的淫.威下嗎?」

「而且官宦世家有機會提條件卻不提條件,那在太子殿下即位期間,官宦世家又能有怎樣發展……」

「這……」

聽到鍾厚話語,立即換成嚴霖說不出話了。

因為官宦世家雖然已經與天英門做了暗中協議,但可不是說在朝廷中就要不聞不問的什麼都不做了。何況在太子妃的出身本就大有問題的狀況下,若是官宦世家打出擁戴太子登基卻要求罷黜太子妃的皇后一位做號召,卻也未必完全沒可能。

何況太子妃是太子妃,也不等於一定就能成為皇后。

假如改太子妃為皇妃或皇貴妃,太子妃的孩子同樣算是皇室血脈,這裡面並沒有絕對衝突。

【以下非字數範圍:】

●長期推薦,協作中的長期推薦:《狼奔豕突》,書號2450395,象狼那樣奔跑,象豬那樣衝撞。 重生全能學霸只想種田 ,到處搔擾。

●這是一本好書,一本歡樂的書,一本喜淚交加的書。

●作品首頁有直通車。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T 嚴家與少師府有仇嗎?不僅有仇,而且仇深四海

所以沒有條件都要創造條件的狀況下,真有機會向少師府報復,嚴家根本就不用猶豫再三何況皇登基,嚴霖就會正式接任嚴家家主一位,因此不管出於什麼理由,嚴霖都有好好表現的必要

不然什麼表現都沒有就成為嚴家家主,即使其他人不說,現任家主嚴戌一脈都肯定會有許多不滿

因此在向嚴戌略微表達過自己意願后,嚴霖就與鍾厚一起向宋家趕去

因為嚴戌現在還是嚴家家主,雖然由嚴戌出面召集其他官宦世家家主前來議事或許簡單,但那樣不僅體現不出嚴霖的作用,會被人將功勞記在嚴戌身上所以不僅嚴霖寧可一個個官宦世家去拜訪,想到嚴霖確實也需要表現一下,嚴戌也沒阻止他用這種費勁方式去與其他官宦世家溝通

只是聽到居然是嚴霖和鍾厚造訪,宋融就覺得有些怪異

因為依照官宦世家規矩,官宦世家的人是很少陪著其他官員造訪另一官宦世家的畢竟除非需要所有官宦世家內部討論的事,官宦世家與其他官員的結交都是各交各的,根本就沒有帶著其他官員造訪其他官宦世家的事情

畢竟官宦世家間真有什麼溝通,那也都是在官宦世家內部舉行,然後只以同一個聲音發出來

所以聽完宋立傳話,正在書房翻閱往日奏摺的宋融並沒有急著從書桌旁站起,而是轉了轉手中筆墨才說道:「宋立汝去將嚴二叔和鍾大人帶到花廳,先問問嚴二叔到底是怎麼回事再說」

「爹爹是覺得嚴二叔今日上門不合規矩嗎?」

「這肯定不合規矩,而且考慮到現在京城中的狀況,嚴二叔的來意也呼之欲出」

聽到宋融說什麼呼之欲出,宋立也點了點頭

因為在機緣巧合已經提前拿到宋家家主的繼承權后,雖然沒有向外公布,宋立也是在各方面都相當努力的在學習如何做一個真正家主所以宋立不僅對於嚴霖和鍾厚的造訪感到有些怪異想想現在京城中的風波,宋立也知道嚴霖、鍾厚今日的造訪肯定與太子妃的出身一事有關

然後去到外面將嚴霖、鍾厚招待入花廳,等到兩人坐下后,宋立也沒有避開鍾厚道:「嚴二叔今日怎會與鍾大人一起聯袂造訪家父難道是有什麼關於嚴二叔的私事需要和家父商量……」

「這並非什麼私事,只是汝伯父將這事交給了二叔來全權處置」

「是嗎?那嚴二叔到底是為了何事前來?難道是為了太子妃……」


「二叔的確是為了太子妃的事情而來,畢竟我等官宦世家雖然理應支持太子殿下登基,但卻不能隨隨便便讓太子妃成為皇后這不僅因為太子妃的出身不正,官宦世家也不能眼看著少師府繼續因為太子妃而增加勢力了」

「侄兒明白了,那二叔請稍等……」

沒想到嚴霖的真正目標不是太子妃,而是少師府雖然略微錯愕了一會,宋立到不認為這事不好理解,卻就是往後退出了花廳

只是望著宋立離開,鍾厚就有些怪異道:「嚴大人,你們官宦世家的小輩不是很少出面待客嗎?怎麼宋立會跑來詢問我們的來意?」

「這……,說不定是宋大人想要讓宋立歷練一下」

「歷練?可宋家的家主之位不是內定了由宋適繼承嗎?」

「鍾大人說笑了,官宦世家的家主之位可沒有什麼內定之說」

對於鍾厚的猜疑,嚴霖並沒有給予相應應和

畢竟宋適雖然在官宦世家的小輩當中確實走在了前面但世事難料,好像嚴家都會有大變故一樣,嚴霖可不會跟著鍾厚說什麼內定只是對於宋立先前的態度嚴霖雖然也感覺有些怪異,但卻並不認為這就是宋立有望成為家主的象徵

畢竟為了家主一位,嚴嘵都能做出造謠少師府的舉動,宋立也會想要爭一爭並不奇怪

但嚴霖不相信宋立有望繼承宋家,宋立卻不敢輕視嚴霖,回到書房稟報完嚴霖來意,宋立就說道:「爹爹,汝說是不是嚴大人已預定要在卸任后將家主一位傳給嚴二叔了,所以才讓嚴二叔全權處置這事」

「有可能,畢竟因為上次的少師府血案事情嚴戌已預定要讓出家主位置,而嚴家小輩又還沒真正成長起來,作為過渡性質的家主,嚴家會將嚴霖推出來也並不奇怪只是嚴家與少師府的恩怨也不知道將來該如此處置……」

「這應該沒關係」

雖然並沒看出宋融有詢問自己的意思,宋立還是侃侃而談的說出了自己早有的想法道:「畢竟易少師在位時,別說嚴家所有官宦世家都註定拿少師府沒轍但由於易少師樹敵太多,等到易少師過世后,即使天英門未必會放棄少師府,少師府肯定也不復今日之風光」

「何況到時官宦世家應該也可設法與天英門建立加深入的關係,少師府缺乏足夠底蘊,除非再有什麼傑出人物冒出來,衰敗幾乎是必定的事畢竟易少師得罪的人太多,稍有差池,都足以讓少師府的將來萬劫不復」

「說的好你能了解這些,為父就放棄了」

點點頭,雖然知道宋立距離一個真正的家主目標還有很多距離但往日有宋適在,宋融並不是絲毫沒有關注宋立,但卻的確從未以一個家主的標準去關注過宋立而宋立自己雖然並沒放棄對家主位置的爭奪,但留在京城中也就意味著處處要受宋融管束,可以發揮的地方並不多

所以包括宋立自己在內,表現**也並不強因為比起沒有太多機會,宋立擔心的還是做多錯多

但現在卻不同了,在機緣巧合獲得了家主繼承權后,宋立想表現出自己配得上這個家主位置,自然就要上心許多

然後不是將嚴霖、鍾厚請到書房,而是宋融帶著宋立趕去了花廳畢竟以嚴霖、鍾厚想要商談之事,宋融可不想在書房談論以顯得太過鄭重等等

【以下非字數範圍:】

●長期推薦,協作中的長期推薦:《狼奔豕突》,書號2450395,象狼那樣奔跑,象豬那樣衝撞形容成群的壞人亂沖亂撞,到處搔擾

●這是一本好書,一本歡樂的書,一本喜淚交加的書

●作品首頁有直通車

未完待續)

p

【註冊會員可獲私人書架,看書方便】

佞的第一千六百九十八章、不合規矩

.T 「鍾大人的意思是,想要官宦世家來出面提及這事?難道這也是秦皇陛下的意思……」

對於鍾厚提議,宋融並沒有反對理由

這不僅因為嚴家與少師府的恩怨無法化解,同樣因為僅是一個擁護太子登基的條件,宋融並不認為這是什麼大問題,尤其太子妃的出身也的確有些讓人感到尷尬

只是要讓官宦世家出面提及這事,宋融還是有些猶豫

因為這不是官宦世家應不應該考慮這事的問題,而是鍾厚的建議卻要讓官宦世家來實行,這未免有種被人當槍使的感覺雖然利用與被利用本就是官場本質,但考慮到鍾厚現在代表的乃是秦皇圖浪,官宦世家如果被視為替秦皇圖浪做事,那就是大麻煩了

而一聽宋融提起秦皇圖浪,鍾厚立即有些啞然

畢竟鍾厚雖然的確投了秦皇圖浪,但這卻並不是鍾厚的什麼建議都與秦皇圖浪有關最多就是,鍾厚的所有建議都是以秦皇圖浪的立場出發

但面對宋融質問,鍾厚該怎麼回答也是個問題

因為鍾厚或許可以老老實實說這只是自己的建議,那樣官宦世家就不必因為此事而擔心與秦皇圖浪糾葛在一起不然這即使並非秦皇圖浪意思,鍾厚也可在後面用官宦世家曾幫秦皇圖浪做事來要挾他們

可如果鍾厚硬要在一開始就說這同樣是秦皇圖浪的意思,那即使官宦世家並不一定真會放棄此事,但也有可能在第一時間就與秦皇圖浪拉開距離而暫時被官宦世家拉開距離或許並不算什麼,但鍾厚卻也未必想要看到這樣的結果

因此遲疑一下,鍾厚就說道:「宋大人言重了,或者不止是秦皇陛下,任何人遇到這件事都會有同樣選擇而本官會向官宦世家提及這事,本身就是考慮到官宦世家不僅可藉此打擊少師府,同樣可在太子殿下面前伸張自己的正義」

「畢竟以太子妃的出身不僅做皇后太不合適即使她現在能做成皇后,將來也不可能一直是皇后」

正義?居然是正義?

沒想到鍾厚會胡扯什麼正義,宋立就在一旁翻了翻白眼可真要說太子妃有沒有可能做皇后,乃至說有沒有可能一直做皇后宋立還是有些相當認同

因為什麼是皇上?皇上就意味著必將擁有三宮六院七十二嬪妃

即使太子圖煬現在再怎麼喜歡太子妃,將來太子都不可能只有太子妃一個女人

而等到後宮妃嬪多起來,即便太子妃現在被保著做皇后,將來也肯定會撐不下去,所以這就要看官宦世家怎麼選擇了

是現在就打出反對太子妃成為皇后的旗號,還是等到以後給別人撿便宜

不然好像宋立先前都說了,少師府如今樹敵太多肯定會對將來造成各種隱患因此現在即使太子妃不是沒機會成為皇后,但等到將來易嬴過世,太子妃的出身肯定會被再次提及

而鍾厚雖然是迴避了自己的質問,但聽到鍾厚也沒有就此將官宦世家綁上秦皇圖浪戰車的意思,宋融就點點頭道:「如果這事與秦皇陛下無關,那就沒問題了」

「宋大人是答應此事了」

聽到宋融的隱隱首肯態度,嚴霖在第一時間就興奮起來

畢竟為在太子登基後繼承嚴家家主之位,嚴霖就必須在太子登基前做出一定功績才行而如果能阻止太子妃成為皇后,這不僅是一個大勝利,同樣也能幫助嚴家報復少師府

但望了望嚴霖宋融就一臉謹慎道:「本身這事對官宦世家並非沒有益處,本官有什麼理由反對只是嚴大人有沒有想過,或者我們付出了努力,也有可能得不到任何收穫的狀況」

「得不到任何收穫?宋大人是說太子殿下會硬要立太子妃為皇后嗎?太子殿下沒這麼不懂事或者說宋大人的意思是易少師會冒天下之大不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