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明帆地產,陳明坐在辦公桌前,煩躁的抽着煙,心裏對杜博明的仇恨也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一個億就想要兩處明帆商城?

自己也不是待宰的肥羊。

接連抽了幾根菸,陳明這才起身拿着文件夾,放進了一旁的碎紙機中。

旋即陳明拿出電話,找到楓子的號碼撥打出去。

如今必須得催一下楓子了,趕緊調查出結果。

當然,自己沒有不和杜博明交易的想法,只是想要快點把杜博明送進去而已,只有把杜博明送進去才能放心。


“進展怎麼樣?”電話接通陳明直接問道。

“調查到了,那幾個人在廬西縣,我已找人去找他們了。”

“你安排人了?”

陳明一怔,沒想到楓子竟然安排人去了。

“這種小事我就直接安排了,合作這麼久你是什麼人我很清楚,另外那些傢伙做的事也太不是人了。”

陳明笑笑然後跟楓子閒聊幾句便掛上了電話。

既然楓子已經安排人去了,那最多也就這幾天的時間,應該就會有結果了。

到時候就算杜博明身後的杜家再強大也沒有用。

殺人償命天經地義!

雖然不是杜博明動的手,但他是幕後指使者,若是有可能的話,恐怕杜博明的後半生都要在監獄中度過了。

不過明天的交易還是需要繼續。

旋即陳明把王庚叫進來吩咐一下,讓其去準備灕江路和濱江路上的兩處明帆商城的材料。

兩處明帆商城打包一個億。

雖然這就跟給杜博明送錢的一樣,但當下又沒有什麼好辦法。

不久后王庚就把材料準備齊全了。

就在陳明查看手頭的材料時,一陣敲門聲響起,而後李濤推開房門走了進來。

“明子,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李濤走到陳明對面。

陳明搖搖頭:“沒什麼事。”

“別騙我了,要是沒事你都不是這樣的。”

陳明看一眼李濤,然後擺擺手示意王庚先出去。

隨即將事情的前因後果和李濤說了一遍。

“明子,你這就是當局者迷了。”李濤聽完後忍不住笑了笑道:“你想想詩雅的身份,後面可是許家,杜博明就算是有哪些照片,他能輕易放出去嗎?許家人難道不要臉?”

陳明愕然,自己怎麼把這茬給忘了。


只想着不要讓許詩雅受傷害了,渾然忘記了許詩雅也是許家人。

許家和杜家勢力不相上下,本來杜博明那樣對待許詩雅就已經很讓許家沒有面子了。

如果說杜博明還把許詩雅的照片爆出去,那許家和杜家還能繼續合作下去嗎?

除非許國忠和許玉峯一點臉都不要。

當然,這就是這樣想想,如果許國忠和許玉峯真的就一點都不要臉了呢。

思索一會,於是陳明做出了一個決定。

跟杜博明的交易沒有問題,可以繼續,但絕不是明天。

隨便找個藉口推遲,如果杜博明同意的話,那就證明和自己想的一樣,他不敢把照片爆出來。

這樣一來,自己也就有時間等楓子那邊的消息了。

時間一晃來到第二天。

下午時分,陳明坐在辦公室中,灕江路和濱江路上兩處明帆商城的資料都準備好了,就在自己面前的辦公桌上擺着,隨着可以帶着資料前往夢夜找杜博明。

不過陳明並沒有那樣做,而是拿出手機,找到杜博明的手機號撥打出去。

“陳明,東西準備好了?”電話接通杜博明那令人生厭的聲音就響了起來。

“還沒,那兩處明帆商城現在涉及到銀行貸款的問題沒法轉讓,除非你願意連同債務一起接手。”

“銀行貸款?你蒙我呢?我之前調查過了,明帆地產根本就沒有過貸款。”

“杜總,你這都是什麼時候的消息了,貸款的事情是前兩天才提交上去的材料,款項剛剛審批下來。”

“操,三天,我再給你三天的時間,必須把灕江路和濱江路上的明帆商城給我完完整整的轉到我名下,否則你就等着在網上看許詩雅的照片吧!”

說完後,杜博明直接掛上電話。

不過陳明自動忽略了杜博明後面的話。

杜博明讓步了,也就印證了自己心裏的想法。

他不敢輕易把許詩雅的照片爆出來!

如此一來,自己也就不用再束手束腳了。

現在要做的就是想辦法把杜博明給弄進去,不過在此之前還需要先預熱一下。 旋即陳明調出一個號碼撥打出去。

不久後,在廬州各大媒體論壇中出現了大量有關明帆商城的文章。

各種各樣的文章層出不窮,其中最多的就是明帆商城的售樓部兩次被砸還有致使一名保安死亡的文章。

轉過天,又是大批文章出現。

一些文章中將矛頭指向博明地產,畢竟明帆地產和博明地產競爭的事情不是什麼祕密,所以這個猜測也不是毫無依據,不過猜測始終是猜測並沒有真正的證據而已,也只是帶帶節奏,起不到什麼實際性的作用。

另外還有就是案件調查的進度,也順便帶了一下。

毫無疑問,這些文章的出現,和陳明有着直接的關係,都是在陳明授意下才出現的。

很快三天的時間過去。

就在陳明準備去見杜博明時,一陣手機鈴聲突然響起。

拿出手機看看,果然是楓子的電話。

旋即陳明慌忙接通電話,臉上的笑容逐漸變的濃郁。

“楓子,這次多虧了你,有機會見面的話一定會好好感謝你。”

掛上電話,陳明就受到了楓子發來的視頻,視頻中的人正是帶頭對明帆商城的售樓部進行打砸的小混混頭目。

完整將視頻看完,陳明聯繫了跟自己常合作的幾家媒體工作室。

不久後,陳明來到博明地產。

顯然杜博明正在辦公室等着自己呢。

陳明走到杜博明跟前,臉上帶着淡淡的笑容坐在其對面。

杜博明見此,稍微有些詫異。

“東西帶來了?”不過杜博明也沒有太在意陳明的態度,只要他想要的東西能到手就行。

“當然帶來了。”

“那好,既然帶來了那就簽字吧,所有的東西都寫在上面了。”

說着,杜博明把一份協議放在陳明面前。

陳明看一眼轉讓協議,臉上則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

“杜博明,在籤這份協議之前,我也有樣東西想給你看。”

“嗯?陳明,你想耍什麼花招?”

“你看看不就知道了嗎。”


說着,陳明打開手機,掉出了經過處理的視頻,然後將手機屏幕朝着杜博明揚了揚。

“杜博明,視頻上的人你應該認識吧?”

“你什麼意思?”杜博明看着畫面不由一怔。

“沒什麼意思,就是看看你認不認識而已。”

“不認識,陳明你別搞什麼花樣,趕緊把協議簽了。”

“杜博明啊,你現在該考慮的應該是怎樣洗脫罪名,而不是催着讓我籤協議。”

“你胡說八道什麼?你要是再不籤協議,那我可就把那破鞋的照片放出去了!”

“你沒有機會了!”陳明聲音徒然變冷道。“幕後指使他人行兇殺人,就算你身後有杜家,你以爲還能保得了你嗎?”

“你放屁,我什麼時候指使他人殺人了?”

“你找的人都交代了,你還想在這負隅頑抗?他們可是都交代的一清二楚了。”

“交代?陳明,你少唬我,以爲拿張照片就能唬住我?”

“呵呵,不信你上網看看,現在網上應該都是關於你的新聞。”

聞言,杜博明心裏咯噔一聲,然後下意識的打開電腦。

當看見電腦上的新聞資訊時,杜博明整個人都愣在了原地,隨即在電腦上他看見完整的視頻。

完了!

一時間杜博明心裏只有兩個字。

旋即只見杜博明回過神來,整個人神色冰冷的看着陳明,眼神中更是浮現出一抹厲色。

“該死的東西,不讓我好,你也別想好過!”

說話間,杜博明猛地衝向陳明。

然而就在這時,辦公室房門卻是突然打開,幾名身穿制服的民警快速進入辦公室。

“杜博明,你現在涉嫌指使他人行兇殺人,請跟我們走一趟!”

“不,我沒有,我是被冤枉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