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下看了看,夜凰羽就在不遠處,正向她的方向游過來。

放下心來,凰冰這才發現,他們身處的不是河流,不是湖泊,而是一片海。

一望無垠的海面看過去,平平淡淡,什麼都沒有,除了他們這兩人一獸。

這還真是一次比一次奇幻,前幾次怎麼說還在陸地上,現在是連落腳的地方都沒有了。

「冰兒,你沒事吧?」

夜凰羽喘著氣,詢問凰冰,游泳什麼的真是耗費體力。

這位十足的妹控,將妹控的品質發揚到極致,妹妹說的無條件服從,妹妹的安慰放在第一位。

凰冰又是也挺無奈。「我沒事。」

「嗯?」

夜凰羽眼中流露出驚奇,這水中竟然有一種奇怪的東西被吸收進了身體里,很舒服。

顯然,凰冰也發現了這一點。

一種奇怪的東西被吸收進身體中,溫和的,暖洋洋的,很是舒服。

她試著運氣,那股奇怪的東西隨著在經脈中遊走,然後,走過的地方彷彿得到了滋潤,煥然一新。

凰冰吃驚之下,看著旁邊的小白團,已經浮在水面上,閉眼養神了。

凰冰輕笑,這小東西,還挺機靈。

「這水有助修鍊。」

雖然她不知道這是什麼海水,但有益修鍊卻是真的。

夜凰羽當下便開始修鍊,誰會嫌棄自己修為高呢。

兩人雙雙進入修鍊狀態,小糰子便從閉目養神中醒過來,在兩人旁邊游來游去,圓眼中充滿警惕。

水中那股利於修鍊的部分被源源不斷吸收進身體中,在經脈中打著轉,徐徐流動著,所過之處,經脈彷彿得到滋潤,每一個細胞都舒暢無比。

凰冰感覺自己許久不曾突破的壁壘有了鬆動的跡象。

她加強了對水中有利部分的吸收,如果有人就可以看到,凰冰周圍的海水以她為中心,形成一個漩渦,急速地潮凰冰身體涌動。

「轟」

瀲灧的藍眸睜開,凰冰臉上掛上笑容,想不到竟然突破了一個階,她現在是初級紫階了。

夜凰羽早就醒過來了,他也從紫階初級突破到了中級,雖然只是一個小級別,但他已經很滿意了,畢竟他才剛突破紫階初級不久。

「冰兒,祝賀你。」

看著妹妹如此大的變化,夜凰羽並沒有覺得羨慕嫉妒,反而很高興,多一份實力,她也會更安全不是嗎。

凰冰展顏一笑。「哥哥也不賴。」

小白糰子再一次撲上來,這一回,凰冰眼疾手快將它抓在手裡。

白糰子舔了舔她的手,圓滾滾的眼睛將凰冰的心都萌化了。

「哥,你有沒有發現這片海很奇怪?」

凰冰逗弄著小白糰子,眼中閃過疑惑。

「的確。 從殺豬開始的逆襲 這片海未免太過平靜。」

夜凰羽的眼眸沉了沉,神情嚴肅。

凰冰眼中劃過一抹流光。「走,去看看。」

凰冰一頭扎進水裡,向下潛去。

夜凰羽緊隨其後。

小糰子似乎明白凰冰要做什麼,露出小牙齒,扯了扯凰冰的衣袖,示意她跟著它。

凰冰這才發現白白竟然在水裡活動自如,隨著呼吸還有水泡。

它可以呼吸!

這到底是什麼物種,能噴火,不怕水,哪像他們都是憋著氣的。

跟著小糰子卻是省事了不少,漸漸的,凰冰兩人感覺有些支持不住了,他們沒法在水中長時間停留,現在,必須上去了。

凰冰一把撈過白白,向海面游。

白白圓眼骨碌碌地轉動,掙開她的懷抱,從她的納戒中拖出來那朵神奇的花,肉肉的小爪子糾下一個花蕊,餵給凰冰。

花蕊入口后,凰冰發現自己竟然能在水裡呼吸了。

這花竟然這麼神奇。

看著凰冰吃下花蕊,白白爪子一揮,又糾下一個花蕊塞給夜凰羽,圓眼中毫不掩飾嫌棄的目光。

夜凰羽無語,這區別對待還能再明顯一點嗎。

做完這些,白白又將花扔進納戒里,然後遊走了。

一路上,海里平靜得出奇,並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情發生。

然而就是這樣的平靜才讓人心生警惕,誰知道,平靜過後是不是惡戰呢。

漸漸的,一個巨大的影子出現在眼前。

「這是什麼東西?」

夜凰羽不由發出驚呼。

眼前這東西簡直太大了,應該比一個房子還要大。

那東西龐大得看著有些嚇人。

待走近一點,凰冰看清楚這東西的全貌。

像蛇,又有點像傳說中龍的樣子,像馬一樣碩大的頭上兩頂著兩個角,角短而直,沒有分叉。

眼睛上眉部分,有突起的肉塊在眼睛之間交叉。

兩個眼睛此時緊閉著,在鼻子處,隨著呼吸不斷有水泡出來。

那東西頸子上有著白色的花紋,而背上有著藍色的花紋,隨著呼吸,胸膛起伏,露出的胸是赭色,身體兩肢像錦緞一樣有五彩的光澤。

有四隻腳,前端寬大,像槳一樣。尾巴尖上有著堅硬的肉刺。

蛇修千年化蛟,蛟修千年化龍。

這是,蛟! 這是,蛟!

凰冰的眼中劃過一抹驚訝,這種傳說中的東西竟然被她遇見了。

「蛟者,遇雷霆化神龍,駕於真龍之上。」

看著眼前的龐然大物,夜凰羽不由得想到這些話,而後發現凰冰探究的眼神,他不好意思地摸摸後腦勺。

總裁專屬:豪娶冷情妻 「我小時候就喜歡看一些奇奇怪怪的書。這滄瀾大陸還只是一個小地方而已,外面還有更大的世界,還有很多我們不知道的種族。蛟算什麼,還有鳳凰呢。」

說著鳳凰時,他心中生出一種特殊的感覺,很自豪,很驕傲。

凰冰的眼中含著笑意,她這個哥哥懂得還真不少。

特殊的種族,西方巫氏又是什麼呢。

小白糰子此刻異常興奮,像是發現了什麼寶貝一樣。

碧玉嬌妻 在蛟周圍轉了幾圈,然後在凰冰沒反應過來時,猛地飛到蛟的頸子旁邊,兩隻小前爪迅速扯過一個東西,飛回凰冰的懷裡。

凰冰看看懷裡,白白獻寶一般將東西舉高到她眼前,那是一個古銅色的鈴鐺,嬰兒拳頭一般大。

「轟」

巨蛟大掌在海底拍打了兩下,白白一個機靈,小身子一抖,迅速將鈴鐺扔進凰冰的納戒中,然後手舞足蹈向凰冰示意。

凰冰一時間沒有猜出她的意思,不過,她也知道現在最重要的就是,逃跑!

「冰兒,它要醒過來了,我們快走!」

夜凰羽焦急地拽了凰冰的胳膊,就要逃。

巨蛟慢慢睜開眼皮,碩大的眼睛泛著紅光。

長滿肉刺的尾巴晃動著,帶著一片水域劇烈晃動。

巨蛟發出一聲咆哮,想著兩人一獸逃跑的地方追去。

不知為什麼,海水此刻十分不平靜。

凰冰一邊游,一邊思考,這應該和那隻巨蛟有關,不,是和那個鈴鐺有關。

少了它巨蛟蘇醒,整個海域也開始動蕩。

但是,凰冰並沒有將它還回去的想法,到了她手裡就是她的了,再說,已經惹怒了那個大東西,還與不還都是一樣的結果吧。

「冰,冰兒,那東西,速度好快!」

夜凰羽感覺海水不停翻湧,自己都快吐了。

巨蛟的大掌拍打著水,就像平地驚雷一般,讓人心神一震。

巨蛟的速度可謂快到一種境界了,畢竟是接近龍的存在了,一眨眼的功夫,已經橫在了兩人一獸前面。

碩大的眼睛盯著凰冰,怒氣橫生,尾巴以不可擋之勢一掃。

「冰兒!」

夜凰羽想要替凰冰擋下,卻也被巨蛟一爪拍開,嗆了好幾口水。

儘管做了防範,凰冰也被這一尾掃了很遠,嘴角溢出絲絲鮮血,隨即被翻騰的海水衝掉。

她感覺自己的五臟六腑都要擠在一起了,該死的,這種東西怎麼會存在於星辰塔內?

本就是水中霸主,再加上現在這環境,他們怎麼會有勝算。

凰冰被蛟尾打到的那一刻,白白怒了。

小身體騰得一下升起來,與巨蛟的頭齊平。

白白的身體和巨蛟相比,簡直可以忽略。

白白的小圓眼中盛滿怒氣,此刻它也不管是否敵得過,小嘴巴撅起,熊熊的火焰就對著巨蛟噴出來。

然而巨蛟皮糙肉厚,又屬水性,普通的火焰又怎麼傷的了。

所以,白白使出了全部力氣也沒能把它怎麼樣,狂怒之中又發掘出自己的另一個技能,水。

白白身子膨脹起來,然後吐出來了,水柱。

凰冰也驚訝不已,白白竟然還能吐水。

然而,他們似乎都忘了,巨蛟本就屬水性。

銅鈴一樣駭人的眼珠子中一片兇殘。

巨蛟不耐煩地一掌就將白白拍開,凰冰堪堪接住。

「白白,白白。」

雖然相處不久,但凰冰已然將白白當做了夥伴,此刻,白白卻無精打彩地躺在她的手中,只有微弱的呼吸證明還活著。

夜凰羽也終於游到了凰冰身旁,也看見了奄奄一息的白白。

巨蛟重重拍打著海面,濺起百米高的浪花。

凰冰的眼中一片冷寒。

「極地冰籠!」

冰冷的聲音響起,夜凰羽心中一震,焦急地開口。

「冰兒!」

她,她竟然要用那一招,那一招連他都承受不住啊。

淺紫色的幻力提起,卻在此時,雷霆大作。

原本不平靜的海面瞬間變得更加動蕩不安,雷鳴之聲乍響,心神俱盪。

凰冰被這股力量影響,生生停下動作,嘴角又溢出鮮血。

「冰兒。」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