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

威廉斯一笑,扭動一下自己的腦袋,試問不屑說道:“你這樣的廢物還可以被成爲夏國軍人,真是可笑。”

王豔兵一怒,再也沒有任何廢話,雙手化作手刀,瘋狂的開始朝着威廉斯的身上,不斷的捅了上去。

咚咚。

每一下都爆發出強悍的速度和力量,但是威廉斯的身體上呢,竟然是沒有任何一點傷害。

毫髮無損。

王豔兵停了下來,而他的是手指頭都彎了,鮮血淋漓。

常年訓練,可以捅穿大樹的手刀,竟然對他沒有任何一點傷害。 王豔兵看着自己的手,手指頭前面鮮血淋漓,血肉模糊,對方的身上也沾染着自己的鮮血,可自己竟然的沒有給對方造成一點傷害。

無論如何他也是有點不相信這樣的事情,究竟這個傢伙是一個什麼人?

而站在一邊的何晨光,迅速一腳朝着對方的身體上踢了上去。

“咚!”

何晨光頓時愣住了,他感覺自己的腳完全是踢在了鋼板上面的感覺,那是完全沒有撼動一點,而且感覺自己的腿,彷彿都要碎掉了,骨頭傳來一陣陣刺痛。

這!

範天雷都蒙了,屬實有點弄不懂,這羣人爲何這樣的強大。

在夏國的軍隊這種,紅細胞特戰隊絕對是作戰能力最強大的,無論是任何方面,全部都是首屈一指的存在。

而現在,竟然是無法傷害到對方一點。

“你們的攻擊完事了嗎?”

威廉斯嘻嘻一笑,然後緩緩的擡起了自己的手。

何晨光和王豔兵看着他的笑容,頓時一種陰冷和畏懼出現,對方這種強大所帶來的壓力,一下子就壓在了他們的身上,感受到危險正在靠近。

兩人立馬準備反擊。

“嘭。”

而何晨光看到一隻腳,直接朝着自己踢了過來,擡起腳去抵擋,可下一刻自己就飛了出去。

噗噗。


在地上翻滾不知道多少圈之後,一下子就撞在了車子上。

嘭。

車子被撞的陷進去一個深深的坑。

這就輸了!

站在這裏夏國的所有軍人,此時都是一臉的震驚,這樣強大的存在,竟然是如此輕而易舉,一腳將紅細胞特戰隊的人踹了出去。

擁有魁梧身材的傢伙,冷笑着說道:“真是可笑,現在也就是沒有戰勝,如果要是有戰爭的話,你們這些弱小的夏國軍人,也只有死的機會。”


“你們已經不是米國的對手了,聽從米國的安排,控制世界纔是最正確的選擇,而不是用你們那些什麼照顧一些弱小的國家,共同發展是什麼好事情。”

所有人都在憤怒的看着他。

米國的霸權主義,是一種錯誤的行爲,他們想要掌控一切,讓一切都聽從他們的。

在世界上,他們開始佔據各種資源,通過各種卑鄙的手段,將某個國家弄得混亂,然後再這樣的混亂之下,在開始破壞一切,他們企圖要稱霸世界。

如今,米國將目的竟然是放在夏國的身上了,想要破壞夏國的穩定,畢竟夏國在世界上做佔據的地位,開始撼動米國。

目光都放在何晨光身上。

“噗。”

他吐出一口鮮血,忍受着所有的痛苦,再一次站了起來,嘶吼一聲,竟然是繼續要朝着對方衝上去。

“站住。”

範天雷攔住了何晨光,然後對着王豔兵和李二牛同樣也是說道:“回來。”

而當他的話剛說話,威廉斯直接動手,擡起來一拳朝着兩人直接砸了下來。

“咔嚓。”

他們擡起手臂抵擋,而感受到得如同自己雙臂被堅硬的鋼板砸中一般,咔嚓一聲。

手臂的骨頭直接斷了,人也是直接跪在了地上。

“咔咔。”

所有槍支直接上膛,沒有任何一點客氣,只要是對方再有任何一點動作,直接開槍。

斯文人一臉不屑的看着說道:“你們不用想太多,我們是絕對不會殺人的,我這樣做只是要告訴一下你們夏國,你們太弱小了。”

他搖着頭說道:“米國爲了強大,研製出很多藥物,而這些藥物給你改變我們的身體,讓我們都變成強大的人,而你們夏國呢,一些什麼不人道的科研實驗都不進行的,導致你們那就是弱小的。”

“在告訴你們一件事情吧!”

所有人屏住了呼吸,都不知道這些傢伙到底是說出什麼恐怖的事情。

確實,這些人實在是太強大了,已經到了非人類的存在,身體的力量和強度,遠遠是超越正常人,基本上是人都不可以做到的。

“在夏國的土地上,已經是有很多我們這樣的人,而我們會一點一點的開展行動,比如誰殺掉一些官員,或者說給當地帶來一點破壞,總之一句話,夏國將無法對付我們,一切都要進入到混亂之中,最後你們只能屈服,只能同意米國的一些條件。”

每一位軍人都在聽着這樣的話,面容冷峻。

確實這些人太強大了,到了真正令人有點顫抖的地步了。


“啪啪啪。”

突然這個時候一陣掌聲響起,走出來一個人。

此人穿着一身唐裝,看着年紀大概只有四十歲的樣子,對着斯文人他們笑着說道:“真是沒有想到,米國竟然這麼快就做不出了,竟然我泱泱夏國做出這樣的事情,看來多年前的事情,米國一點都沒有記住教訓。”

衆人都是一臉詫異,搞不懂出來的這個人是什麼人。

他看着斯文之人不解的表情,笑着說道:“怎麼,難道你們不知道夏國的龍組嗎?當年米國不少用科學手段研製出來你們這樣的人,不都是死在了我們龍組的手中。”

不僅僅是斯文之人詫異,甚至是範天雷和林凌都十分的詫異。

夏國龍組,一直都是聽說過的,據說在戰爭的時候,表面上的軍人之間的戰爭,同時還有龍組對於一些國家特殊作戰人員的處理。

比如說島國的忍者,正常士兵是無法戰勝他們的,那個就是龍組出手了。

雖然他們這些特殊作戰人員,那是無法決定戰爭的勝於負,但是他們也是十分關鍵的力量,保護一些重要的領導人,不受到傷害。

咻咻。

下一刻,立馬是再一次不知道兩個人從什麼地方跳了出來,站在了這位四十多歲之人的身邊,竟然還有一位看似十歲左右孩子。

這是什麼情況,一個孩子竟然也可以是龍組的人,這屬實有點令人詫異了,更是真的有點搞不懂,到底是什麼情況。

爲首的男子說道:“你們不是要挑戰夏國嗎?現在我們龍組來了,你們可以毫不猶豫的出手了,來吧,讓我們見識一下你們的實力,是否真的可以在夏國的土地上囂張!” 作爲這裏的最高權力者,範天雷都是一臉詫異的,沒有想到竟然突然出現了什麼龍組。

他屬實是不知道這樣力量的存在。

不少夏國軍人都覺的,在夏國存在一些神祕的國家組織,比如說特殊事件處理部門。

在夏國可是發生很多靈異的時間,當地的執法者根本無法解決這樣的問題,他們沒有辦法向國家部門求援,特殊事件處理部門就會出現。


龍組。

一直都是解決真正可怕敵人的組織,當然也是無比的神祕,一般事情是絕對不會出現的。

“好好。”

斯文人笑了,然後拿出了自己的設備,直接是對着龍組的三人照着,笑着說道:“動手,我想要看看夏國的龍組究竟有什麼實力,這麼多年過去了,估計米國也不知道情況了,我們要是給這樣的情況調查清楚的話,絕對會得到很多錢的!”

威廉斯跟魁梧的傢伙都興奮。

魁梧滿臉興奮,驟然間如同一顆炮彈般,直接朝着龍組的三人衝了上去。

吃着棒棒糖的小孩子,看都沒有看,將自己的目光直接盯在了威廉斯的身上,笑道:“你的身體強度不錯,我想要挑戰一下,看看你這樣的身體強度可以承受住我的小手嗎?”

他的手確實是小手。

威廉斯一笑,勾着手說道:“你放心,我對小孩子也是不會仁慈的。”

小孩子立馬就衝了上去。

而另外一邊,魁梧之人山呼海嘯,帶着摧枯拉朽一般力量的拳頭,直接是毫不猶豫的一拳就轟了上去,那是一點客氣都不帶有的。

“嘭。”

巨大的力量,頓時周圍的人都被吹飛出去了,車子都吹的在地面上移動了起來,咚咚的撞在了一起。

嘩啦啦的聲音。

周圍的一切都在崩碎了,甚至大地都在晃動。

這是什麼樣的力量。

林凌都是一臉的茫然,竟然擁有如此強大的力量,龍組,真正夏國強悍的存在啊!

原來在夏國也是隱藏着這麼多,擁有一羣不可思議的人。

龍組。

“你的力量還不不行。”

站在四十多歲之人身邊的這個傢伙,完全就是一個老頭子,瘦弱的手臂,枯槁一般的拳頭,怎麼看也不是可以承受這種力量的老頭子。

“嘎嘎嘎。”

轉而,衆人看到老頭子一把抓住魁梧之人的拳頭,然後就用力的擰着,一點一點的用力。

這一次魁梧之人露出一臉痛苦的樣子,似乎完全無法對方這位老者的力量了。

這!

屬實是令人有點不敢置信了。

“啊!”

魁梧之人一怒,一圈朝着老者的腦袋直轟了過去。

“咔嚓!”

清脆的骨頭碎掉的人什麼。

人們看到魁梧之人的手臂直接斷了掉,而老頭子直接是擡起自己的腳,腳尖朝着魁梧之人的手臂,直接就是踢了一下,這就讓對方的手臂直接斷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