嘭!

邢月一腳順勢將還在大叫的孫霸踢到了松下一本的旁邊,看着此時兩人奄奄一息,眼中又帶着極度驚恐的樣子,邢月不由對其不屑的冷哼了一聲。

“原本我是沒有這麼早將你們除去的打算,要怪也只能怪你們動了我身邊的人,我邢月 一早便說過,動我可以,儘管衝我來,可如果誰要是動了我的身邊的人,我的兄弟,我的女人,那麼我便會讓他連跪下來道歉的機會都沒有,而且我也會讓他們生不如死。

邢月說完,便一腳踩在了松下一本的膝蓋上,咔嚓,膝蓋骨應聲而碎,而一聲慘叫也隨即從他的口中傳了出來….

“我邢月這一生最痛恨的就是你們這些小R本了,放着自己那彈丸之地不好好過日子,非要NTMD漂洋過海來到他國,來到我華夏,作狐作威、做出一些人神共憤的事情來。”

咔嚓!又是一腳,邢月將其他的另一隻膝蓋股給踩碎,啊!殺豬般的嚎叫依然沒有間斷的叫着。

“怎麼!怕了嗎?疼了嗎?後悔了嗎?那在諂害我們華夏同胞的時候,就應該想到了有這樣的接過。”

說完,邢月再次踢起腳,又對着松下一本的大腿骨踩了下去。“犯我華夏者,雖遠必誅,你們三口組也不例外。”

邢月沒踩一腳,就會對着松下一本說出一個罪行來,一腳、一腳、再一腳、骨裂、骨斷、骨全碎,松下一本就這樣在痛暈,痛醒之間來回徘徊着,知道全身最後一塊骨頭碎裂,松下一本依然沒有死去,那感覺可真是生不如死了呀。

再將松下一本解決掉後,邢月幾人不由將目光看向了躺在一旁,一臉驚恐的孫霸身上,

“怎麼樣,想到了自己的下場了嗎?”邢月對其緩緩的說道。

“給我一個痛快。”看着邢月的臉頰,孫霸不由帶着懇求的意思。

“放心吧,我對自己的同胞可沒有你那麼的殘忍。”邢月淡淡的對其說道:“這裏就交給你們了。”

對着葉飛騎他們說完後,邢月便抱着昏迷中的鄭秀晶快速的離開了現場,而在邢月走後,孫霸也很是自然的被左輪他們殺死。

當天的晚上,龍鳳娛樂城內的血跡便被清洗的乾乾淨淨,除了空氣中瀰漫着那濃郁的血腥味之外,再也看不到半點血跡,而至於那些在打鬥中砸碎損壞的裝飾,座椅鏡子,也在當晚就被換成了新的,從表面上來看,這裏好像從來就沒有發生過什麼鬥毆事件一樣,對於那些普通的市民,他們根本不會知道這次曾經生過一場血戰。

不過孫霸的死,一傳出去後,便震驚了整個SH市的黑道,那些剩下的堂主在一接到這個消息,便迅將的資產換將自己的流動資金,現金全部帶着,當晚就帶着自己的家人和一幫心腹坐上了去他國的飛機,能夠殺掉獨孤霸的人絕對不是他能夠抵抗的,

其他的會裏成員也四分五裂,有的投靠了星月門,有的自立門戶,做起了小幫派,有的退出了黑道,捲起足夠自己養老的鈔票離開了SH這個是非之地,過起了隱姓埋名的生活。

整個SH黑道掀起了一場軒然大波,星月門,這個來到SH市,不足一月的幫派,這個由一羣還不到二十來歲組成的這麼一個幫會,竟然會在一夜之間將黑龍會這個盤踞在SH市多年,霸佔了SH黑道龍頭地位多年的幫會給剷除,除了本身的實力之外,他們的背後又是有着誰,有着多大的實力?

如果僅靠他們自己,想要滅掉一個這麼大的幫派,沒有背後實力的支持,那是肯定辦不到的事情……

在第一時間確定這條消息的李光榮,也被深深的震撼到了,這個在他想來不可能的事情,卻被邢月給做到了,他原本想着,如果邢月沒有成功,那他必定聯合孫霸將邢月剷除,只有殺了對方,沒有了這個人,來一個死無對證,即使上面知道了,那自己也可以安然無恙。

而冉嬌嬌在聽到這個消息後,也是迷茫了好一陣子,原來她這兩天被孫霸安排到了京城見一個很重要的人,所以才避免了這一場的殺戮,不過很快她的臉上便涌出了一抹詭異的笑容來…..

而同樣生在京城的邢一風與古闡而人在聽到這個消息時,卻剛好在下象棋。“呵呵!!沒想到這個小傢伙,這麼快便將黑龍會給滅了呀”

“將軍。”邢一風將車按在了古闡的帥旁邊。“這隻能說他的運氣好了一點,孫霸那小子太自傲了一點,纔會有今天的結果。”

的確,星月門這次能夠取得這次取勝, 如果不是孫霸太不將邢月放在眼裏,那結果會是怎麼樣,即使邢月能取勝,沒有慘重的代價換取,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所以說,這是運氣,真的是運氣。

“呵呵…還是贏不了你呀。”看着棋盤上的殘局,古闡對其無奈的一笑。“如今可以說邢月將SH完全的控制下來,那也是他來京城的時候了吧。”

“還不是時候,南方那邊可沒有想的那麼簡單,SH只不過是其中的一個大城市,像,重慶、**、澳門等幾個大的城市也是什麼勢力的人都有分佈的,所以要等他將南方統一了,他纔有資格來到京城。”看着棋盤,邢一風很是認真的說着。

而就當外界還在對這件事有不同的議論時,我們的邢月,此時正一臉尷尬的看着依然昏迷,全身卻赤果果躺在牀上的鄭秀晶。“真的要這樣做嗎????” 第二天,PJ區的一個小型公寓裏面,一個不大不小的飯桌上,此時正圍坐着六七個人,他們臉上的表情各異,幾雙眼睛,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後便同時看向了坐在中間的那個年齡約在十七八歲左右的一個少年男子身上,空氣中的味道也顯得略爲酸意。

“咳!!呵呵…..周姐,子珊,傲月,飛飛,曉墨,好久不見,你們還好嗎?”富有壓迫的氣氛,幾乎讓得邢月喘不氣來,這幾個女人現在所釋放的氣息,那可堪比火箭筒那般的危險呀。


五女同時撇了邢月一眼,不冷不熱的對其說道:“不用你操心,我們很好!”說完後,幾人又同時一臉微笑的看向了坐在一旁略顯尷尬的鄭秀晶。

“晶姐,這一路可有累到嗎?”葉子珊微笑着臉, 鹽少年[校園]

“啊!哦!不累,還好。”鄭秀晶沒有想到,五女會對她那麼友善,所以一時不知所措的說道:“呵呵!!想必你就是子珊妹妹了吧,邢月老是掛念着你,說你很漂亮,很聰明,今日一見,果不其然,子珊妹妹不僅漂亮聰明,而且還這麼的溫柔。”不過像鄭秀晶什麼風浪都見過的女子,很快的便反應了過來。

“呵呵…晶姐說笑了。”聽完鄭秀晶的話,葉子珊不由紅着臉偷瞄了一下邢月,那樣子是要多萌就有多萌…

冷傲月和葉飛飛也微笑的和鄭秀晶點了點頭,簡單的問候了一下。

“晶姐,既然來到這裏,就將這裏當做自己的家一樣,我們也便是好姐妹了。”由於鄭秀晶比自己大一點,所以周伊便也以晶姐相稱。

“嗯,好的。”鄭秀晶一臉的笑容,語氣帶着些許的激動。

“是呀,晶姐,我們都是一家人。”於曉墨也不由在一旁微笑的說道。

“呵呵….嗯。”鄭秀晶對其微微一笑。

看着很快就打成一片的幾個女人,邢月坐在一旁,就這麼笑而不語的看着幾女,心中那得意勁堪比吃了什麼興奮劑一樣,如果以後自己還來上幾個老婆,那也不是問題,到時大家在大被同眠,嘿嘿!!想想都那麼性福呀!!

“邢月,你過來一下,我有事找你。”就在邢月還在無恥的意淫的時候,周伊便站起了身來,一臉微笑的對着邢月開口道。

“呃!!哦。”在應了一聲後,邢月便起身來,一臉微笑的跟着周伊走進了臥室,留下葉子珊幾女依然在那桌子上有說有笑,對於邢月和周伊的離開,她們好像並不在乎一樣….

“把門關上。”當邢月剛剛一走進臥室,走在前面的周伊便一臉微笑的轉過身來,溫柔的對着邢月說道。

呃!!關門?呵呵!!周姐不會是想哪個吧?可外面有人呢?哈…反正一樣都要一起的睡,怕什麼。聽到周伊的話後, 邢月竟然愣在原地,並且開始胡亂的想着齷蹉的事情來。“嗯..好的。”

嘎!

邢月轉身將門給輕輕的合上。當邢月再次轉身過來,他便看到周伊的臉上雖然依然對着自己微笑的,但是此時她周身散發出來的氣息,卻無比的強大,那是女人怒火,沒錯周伊生氣了。

“呵呵…你是不是還想做韋小寶呀。”周伊依然微笑的對着邢月說道,只是那語氣卻變了。

“沒!沒有那會事啦,周姐。”邢月忍不住吞了一下口水,以前他可從來都沒有見周伊生氣過。

“沒有嗎?你出去數數,你現在還離韋小寶差多遠。”周伊的表情依然沒變。

“呃!那個,周姐,你聽我說….”接下來,邢月便將鄭秀晶怎麼被抓,怎麼被下藥,怎麼變異,變異後的可怕結果,和自己出手球的原有清清楚楚的說了一個明白。對於周伊他可不敢有一絲隱瞞,他也不想隱瞞。

只見站在邢月對面的周伊,在聽着邢月將的時候,臉上的表情也跟着在慢慢變化着,最後竟然連眼淚都掉了下來,那是感動的淚水。

“邢月,我錯怪你了,我們都錯怪你了。”


今天早上,邢月打電話來告訴她們要帶一個人來見她們的時候,出於女人的直覺,周伊幾女很快便猜到對方一定是個女人,當時幾女都無比的生氣,即使是好脾氣的周伊,心中也不由生起了怒火,自己等人都在爲着他的安慰着想擔心着,可他到好,竟然在外面又收了一個女人,這怎麼不然她們生氣,

不過既然已經發生,她們也沒話可說,她們事先都說好了,在那女人的面前,她們還是會給邢月面子,也會接納那個女人,可這就不代表讓其肆意妄爲,不然以後他給整出一個三千佳麗後宮團,那不就會演變成女人的戰爭了,那樣對邢月對自己,對那些女人都不好,

所以她們便選周伊爲代表,讓她好好教訓邢月一頓,讓他好好收斂一下,所以就有了接下來的事情。

“沒有,周姐,是我不對,是我考慮到你們的感受,對不起。”邢月一把將其樓在懷中,在對方的額頭上輕吻了一下後,然後出聲對其安慰道。

聽到邢月的話,周伊沒在說話,而是就這麼安靜依偎在自己深愛的男人胸膛之上。邢月也不再說話,而外面的幾女依然聊的火熱,只是偶爾,冷熬月,葉飛飛幾人,會時不時向着邢月兩人進去的那臥室看去….心中也同時在揣測着,周伊會怎麼教訓邢月呢??

半響過後,只見邢月和周伊牽着手,走了出來,而周伊的臉上卻有兩團紅雲,衣服也沒有了剛剛進去時的那種整潔,而邢月臉上始終保持着微笑,讓得幾人都用着怪異的眼神在兩人的身上掃來掃去。

“周姐,你們是不是在房間裏幹了什麼呀,怎麼沒有聽到動靜呢。”葉飛飛一臉好奇的率先對其問起。

“對於,你們在房間裏是不是做了什麼。”剩下的幾女並異口同聲的對其詢問道。

“啊!回頭在給你們解釋。”有鄭秀晶在,周伊當然不好意思說出口。

“果真有問題。”冷傲月瞪了邢月一眼。

“呵呵…你們都餓了吧,說吧!想吃什麼?今天你們的夫君親自爲你們下廚。”邢月大笑一聲後,便繞起袖子,一臉得意對着衆女說道。


“哼!誰是你老婆了。”聽完邢月話,衆女同時對其冷哼道。

“哈哈……”一時之間,整個大廳便迴盪起了邢月那得意的大笑聲….

“ G市,一座不大不小的城市,佇立於中國的東海岸,這是一座十分安靜的小城市,沒有誕生過偉人,也沒有出現過明星大牌,有的只是一羣再平凡不過的普通人。

城市雖不大,但此時在一家網吧內,卻密密麻麻的坐滿了人,網吧左右兩側的幾排座位前,更是站滿了密不透風的人羣,遠遠看去,甚是熱鬧。

“阿杰,你搞什麼哦,大龍記得給眼啊!”說話的是人羣包圍着的一名少年,身上還穿着校服,長得雖算不上帥氣,但也頗爲清秀,只見他表情嚴肅,此時正端坐在一臺電腦前,左右手飛速的操作着身前的鼠標和鍵盤。

“不行啊,他們買了400,插了馬上就被排了!”那名叫阿杰的也是一名少年,坐在少年身旁,與剛纔的少年人穿着同樣的校服,長得頗爲壯碩,此時神色緊張,臉頰上處處是溼潤的汗滴。

“幹!!!大龍被偷掉了。”先說話的那名少年一聲不甘的說道。

隨後只見屏幕上雙方的英雄戰做一團,不一會兩名少年以及他們旁邊的三個隊友的電腦屏幕已經全部變爲了灰色。

少年不甘的將頭上的耳機取下扔在鍵盤上,一臉無奈的看着自己方的基地被對手拆毀。

不一會,兩名少年揹着書包一起走出了網吧,表情既失望又不甘。

“阿炎啊,就這麼白白浪費了一天,什麼都沒得到。”叫阿杰的少年有氣無力的說道。

“算了算了,別想那麼多了,先回家吧。”叫阿炎的少年人回答道。

“害得我今天從中午到現在什麼都沒有吃,還想贏得獎金好好吃一頓的,誰知道突然冒出那麼一幫禽獸那麼厲害。”阿杰說道。

就在他說話的功夫,叫阿炎的少年熟練的用鑰匙打開一輛破舊的單車,一邊將單車推過來,一邊說道:“讓你免費玩一天電腦你還不知足,是不是還要個妹子給你HAPPY一下。”

“好啊,要是真的有個妹子的話不吃東西也不算什麼了。”阿杰兩眼發亮,腦子裏不知道又在想什麼少兒不宜的場景。

“想得美,趕緊上車,現在都好晚了。”阿炎將車推到阿杰身旁,一步垮了上去,說道。

阿杰聽後,走上前坐到了後座上,待到他坐穩後,阿炎開始踩動自行車,因爲此時差不多是吃晚飯的時間,街上的行人和車輛都不多,所以阿炎騎的速度比較快,兩個少年轉眼間就消失在了街角處。


“阿炎,你有沒有想過以後做什麼。”這時後座上的阿杰突然問道。

“還能怎麼辦,畢業後找個工作咯,認認真真養活自己。”阿炎說道。

“但你爸媽怎麼會答應咯,他們一直希望你能念大學,你不比我,我爸媽是希望我畢業後幫他們看鋪子。”阿杰說道。

“那我能怎麼辦,我的水平你又不是不知道,還考大學,街邊烤番薯還差不多。”阿炎自嘲地說道。

“好啊,要是你烤番薯,我以後都去你那裏解決一日三餐。”阿杰雙眼又開始亮光。

“行,不就是番薯嘛,一世人,兩兄弟,要多少有多少。”阿炎大笑着說道。

破爛的單車上,兩名正值青春的少年肆無忌憚的歡笑着。

一世人,兩兄弟。

送了阿杰回家後,阿炎便一個人乘着單車,行駛在回家的路上,這時候街上人已經很少了,雖然G城的夜晚並不像那些大城市那麼熱鬧,但這裏也有着自己獨特而吸引人的寧靜。

阿炎全名叫江炎,是G市第一中學的一名應屆高考生,阿杰是他從小的死黨,全名叫羅傑,兩個人一起長大,從小玩到一塊,一起摸魚,一起作弊,一起翹課,一起寫檢討,一起欺負女孩子,兩人常自比於大唐雙龍傳中的寇仲、徐子陵,“一世人,兩兄弟”是兩人常常互相說的一句話。

兩人都不是愛學習的人,在學校都屬於給別人找自信類型的人,今天兩人翹課來到這家網吧,是因爲這家網吧舉行了一場LOL的比賽,冠軍隊伍每人會有150塊的獎金,兩人眼饞這筆獎金,在網吧找了三個熟識的人,組成了一個隊伍。

本來前期的小組淘汰賽都是順風順水,對手就好比一個嬌滴滴的妹子,在他們面前毫無反抗能力,畢竟他兩的水平在無數個通宵的磨練之下也是頗有水準的。

可惜到了決賽的時候,太過於大意,前期犯了好幾個低級失誤,讓對手把優勢一直轉爲勝勢,完全找不到機會翻盤。

江炎淡淡嘆了一口氣,要說不煩惱是不可能的,少年人,對於這種競技比賽總是有着強烈的好勝心的。

兩人的家距離不遠,大約只有10分鐘的車程,不一會,江炎便到了家中,將單車認認真真的鎖好放在車庫裏,轉身便開始上樓。

打開家中的房門,江炎突然感覺家中的感覺有些壓抑,父母兩人都端坐在沙發上,表情嚴肅。

“我回來了。”江炎說道。

“今天怎麼回來這麼晚。”江炎的父親江守一問道。

“今天寫了幾套試卷,忘了時間。”江炎淡淡說道。

“寫試卷?我看你是寫電腦吧!老師都打電話過來了,你今天沒去上課,你說你不去上課,你去幹嘛了?”江守一大聲說道,一臉憤怒的望着自己的這個兒子。

江炎沒有說話,背起書包默默的朝着自己房間走去。

“給我站住!”江守一猛地從沙發上站了起來,朝着江炎喊道,一雙眼睛瞪得通紅。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