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仙人?聖殿的人主?詳細說來。越詳細越好。”徐超然說道。

徐達就在議事大廳將他所知道的,所看到的。還有一些收到的消息全都說給徐超然聽,而徐超然聽到後也是震驚到了。如果按照徐達的話來推斷,那五行大陸有可能就有飛昇通道,但是要怎麼飛昇呢?然後又聽到水淵閣前閣主竟然就是聖君尋找的轉世女兒,有趣,看來自己有一樁買賣和聖君談了。

聽後,徐超然捋着自己的鬍子,也在思索更多的事情。

“去,把所有長老都召集過來,四長老不用,然後將三代的徐龍,徐虎,都叫來。”徐超然說道。


“是,家主,我這就去召集”管家迴應道。

這時候聖殿大門處鑼鼓齊鳴,無數整齊的修士都站着隊列恭候人主迴歸。

車駕進入聖殿後,停在了一個宮殿前面,十幾名侍女恭敬的迎接着慕容婉兒。

看着眼前熟悉的場景,慕容婉兒內心就越掙扎。難道自己的命運就應該如此嗎?

慕容婉兒走進宮殿,慕容世博那無喜無悲的臉上,看不出任何的表情。

“兒臣參見聖主”慕容婉兒躬身說道。


“嗯,辛苦了,回去休息吧。”慕容世博說道。

簡簡單單的幾個字就說明這慕容世博真是無情無義之人,慕容婉兒離開大殿,看着傳送門的方向,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看到姜衍。

一個時辰後,徐家長老以及衆人都來到了議事廳。

而徐超然就將眼線得到的消息說了一遍,衆人聽後真是什麼表情都有。

“家主,如果聖殿的傳說是真的,那姜衍一定會來救慕容婉兒,只要我們和聖主做成這個買賣,那姜衍歸咱們,聖主也少了一個心腹大患。”大長老徐天忠說道。

“大哥說的簡單,那可是聖主啊,我們這樣的人去不了聖殿的。怎麼和聖主做這個交易啊?”五長老徐天洋說道。

衆人都疑惑了,是啊,見不到聖主,怎麼將消息送進去,怎麼能做成這樣的買賣。

“你們去不了,別忘了我能去!”此刻後堂傳出聲音。


衆人聽到此聲,連忙躬身,拱手行禮。

“免了,這件事情就教給我,我也好久沒見到他了。”太上長老許超行說完就消失在了徐家。

而議事廳裏,徐超然繼續說着後面的事情,那就是關於怎麼對付姜衍的方法。接到任務的幾個長老紛紛離開徐家出去佈置,徐龍,徐虎這些後輩,被安排到引陣當中。

天都學院,位於中州傲山和平渡山而建,這裏可以說是中州輸入人才的地方。也是強者的世界

“峯哥,你嚐嚐這個。”柳倩兒微笑的將一顆葡萄放入項榮峯嘴中。

兩人正在天都學院的小劍峯上談情說愛。

而項榮峯將從祭祀殿得到的消息告訴了家族,家族知道後沒有任何的驚訝,反而說讓自己少管此事,他真的不懂了,難道自己的爺爺和父親都知道此事?

旁邊的柳倩兒看出項榮峯想事情,於是裝着關心的樣子,放下葡萄,靠在項榮峯身邊。

“峯哥,你怎麼了?好像不開心的樣子。”柳倩兒撒嬌的問道。

“倩兒,你說有真的有仙人嗎?”項榮峯問到。

“哈哈,不知道,反正我知道峯哥以後肯定會成爲那種傳說的人物。”柳倩兒笑盈盈的回道。

“哈哈,真是我的好倩兒,我跟你說一件事,你千萬不要跟別人說,知道嗎?”項榮峯高興的摟着柳倩兒說道。

“嗯,你放心,我保證不說。”柳倩兒應道。

然後就將自己在祭祀殿知道的一切告訴了柳倩兒,而柳倩兒聽到,沒有任何的驚嚇,反而是驚喜,她現在想的是,只要自己能得到更強的力量,那一點犧牲算什麼。

而在另一個大陸之中卻發生了震天的響動,那就是西部大陸,羅門大陸魔宗的大陸。

“回稟魔主大人,五行大陸失敗了,幽冥宗全軍覆沒!”一名總執事回道。

“廢物,廢物,都是一羣廢物,我魔宗培養了這麼多人,結果卻敗在一個小娃娃手中!”通天魔主大怒。

“啓稟魔主,那小國主姬發據說能溝通天道,派下一名仙人滅了幽冥宗,看來我們的計劃要變”燭龍右護法說道。

“你的意思是說,放棄五行大陸,繼續派人打通鯤冥大陸的通道嗎?”通天魔主問道。

“是的魔主,冥界通道本來就在鯤冥界,只是鯤鵬族鎮守通道,冥界強者無法通過,如果鯤冥屏障破碎,那通道就可以擴大起來,如此一來,我們冥界大軍就可以通往這裏!這樣其他外族就必須聽我們冥界的調遣。”燭龍解釋道。

“嗯,那你的意思呢?饕鬄。”通天魔主問道。

“哼哼,雖然燭龍辦法好,但是需要大量的時間,而且我們已經損失了50多名化神期強者,如果在去挖掘鯤冥界的隧道,那估計都要10年之後的事情了。我覺得可以去將中州的水攪渾了在中州設立傳送大陣。”饕鬄說道。

“中州有4名引聖期強者了,我在半月前就已經知道,徐超行已經到底引聖期了。”通天魔主說道。

燭龍和饕鬄都震驚了,已經四名引聖期了。

“那我同意燭龍的辦法。我冥界一定統治這個星域!”饕鬄堅定道。

通天魔主點了點頭說道:那你們兩個去辦吧,有什麼特殊的消息,我會召喚你們兩個的。

“是,魔主大人,我等皆爲冥界效力!”燭龍和饕鬄同聲說道。

鎏金宮殿中,凌天仙王終於將上古古族的事情說完,也給衆人普及一下仙人後的境界,而聽後的衆人都傻了!他們也知道了飛昇之後還是要修煉,因爲仙界分的等級更加嚴謹。

小仙,人仙,地仙,天仙,玄仙,真仙 ,太乙真仙,金仙,太乙金仙,大羅上仙 大羅金仙 九天玄仙,仙王,仙宗,仙帝,仙尊等而根據凌天仙王的意思是仙尊之上還有……

而他們的仙玄大陸,只是渭南域的一顆小星而已。

這些話也徹底影響了衆人對於修仙更多的領悟,衆人都看向姜衍,因爲大家都知道,只有公子才能讓他們去往中州或者其他的大陸!因爲這五行大陸是無法往上走的,除非滅了上古古族,而仙王當時都虛弱成那個樣子,才能封印,而他們現在的實力,跟螻蟻沒區別。

而姜衍想的就更多了,因爲他是被系統選定的人,而系統卻沒有跟他說這麼多,也是一種保護他的方式吧。 衆人走出鎏金宮殿,而姜衍直接將所有的靈石倒在水淵閣山門處,真是光彩照人。

遠處徐家徐新兩人眼睛都直了,這數量太驚人了,足夠徐家出500名多名渡劫強者了!!!

“敵老,你來。”姜衍微笑的看着上官敵說道。

“嘿嘿,不知公子叫老朽做什麼?”上官敵嘿嘿笑道。

“沒什麼,傳你心訣,傳你煉丹之法。”姜衍毫不在意的說道。

衆人下巴都快掉下來了,公子真是對他們太好了,丹陽宗的弟子都喜極而泣。而其他宗門也是很羨慕,不過不要緊,只要以後爲公子做事,以後也會得到更多的資源。這時衆人都在內心做了決定。

姜衍直接從系統裏購買了《丹仙決》然後又購買了丹藥的心得手札。

上官敵還等着公子拿出來給他,而姜衍走到上官敵面前,一指直接點到上官敵天靈位置,無數的口訣和丹藥知識,好像潮水一樣衝擊着上官敵神海。

山門前的衆人看到這一幕又被洗刷了,這難道就是靈海傳心術?只是從古籍上看過,都知道那是上古一些大能纔可以做到的,沒想到這公子也可以。

一刻鐘後,上官敵直接叩拜道:此生我定爲公子家族世世效命,未必此誓……

“哈哈,行了。敵老,你在這樣我可真要處罰你了。”姜衍打斷到。

上官敵喜極而泣,看得衆人哈哈大笑了起來。

“好了,大家將這些靈石都分批放入獎賞堂吧。”姜衍喊道。

衆人開心的直接開始將這些高級靈石和中級靈石全部裝入空間戒指中。

姜衍又看了看洛神國的方向,內心說着,你們看到了嗎?洛神國已經不存在了!希望你們來生能更幸福。

“夫君,你怎麼了?怎麼還流淚了呢?”姬如雪好奇的問道。

“沒事,只是有了點莫名的傷感。走吧,回去修煉吧。”姜衍微笑的解釋道。

一會的時間衆人都回到水淵閣開始修煉了起來。

“徐新,你說這次你回去?還是咱們等他們回來啊?”老六問道。

“你回去回稟家主吧,我繼續盯着,記住了。這次多派點人手,因爲這次五行大陸可能就被統一了,我們的眼線不能一個人盯了!”徐新說道。

說完,老六就朝着傳送陣方向飛去。

而就在水淵閣衆人修煉了幾天後,姬發派人送來消息,告訴姜衍,王冠已經找到,上面的珠子完好,但是有一個更好的消息告訴他,讓他速去。

姜衍一聽還有好消息,立刻帶着小泥鰍就啓程前往洛神國,而姬如雪以後就在水淵閣,等候姜衍的迴歸,因爲姜衍答應她,等到她修爲達到化神期就帶她去中州!

“我說衍哥啊,你就不能不帶着我一起走嗎?我這幾天和胖丫研究吃的,真的很開心啊。”小泥鰍懶洋洋的說道。

“你啊,除了吃,修煉都忘了吧,等我找到我要的東西后,我給你弄更好吃的東西!”姜衍迴應道。

“這五行大陸已經修煉不了,你沒看我最近丹藥都不敢煉化嗎?還有什麼好吃的啊?跟燒烤比咋樣?”小泥鰍饞嘴問道。

“哼哼,到時候你就知道了,我只能告訴你它叫火鍋!”姜衍神祕的說道。

小泥鰍一聽眼睛都亮了!竟然還有火鍋這樣的食物,看來一定很好吃。兩人就在飛往洛神國的路上聊着各種美食的話題。

一個時辰後,姜衍來到洛神國都,幾天沒看到,這國都真的變了,不在死氣沉沉,街道上都出現做生意的畫面。

姜衍神識一掃,發現整個國都好像變得活躍起來了,內心也佩服姬發,這樣的人真適合當帝王啊,可惜啊,自己就不是那塊料。

而此刻姬發正在洛神國皇宮大殿能,在吩咐新任的大臣一些防務事物,包括城鎮修復工作。

姜衍也沒打擾,只是等姬發佈置完以後再進去。

半個時辰過去,姬發累的直接癱坐在龍椅之上嘆氣道:唉,兄弟啊,這帝王真難當啊。

“哈哈,是嗎?那你的道心可就歪咯。”姜衍打趣道。

“哈哈,你什麼時候來的?不過,我真還真要感謝你,幫助我這麼多,雖然難了一些,但是我心裏也很開心。”姬發開心的說道。

“哈哈,開心就好,對了。你讓我來做什麼啊?有什麼好消息啊?”姜衍問道。

而此刻姬發招了一下手,一名侍衛直接端出兩個玉盒,玉盒一道開,系統就響了起來

叮~恭喜宿主發現土之遁,叮~恭喜宿主發現天之火。

姜衍頓時愣住了!怎麼天之火也在這裏?然後又看向姬發。

姬發微微一笑說道:我知道兄弟肯定在找這幾樣東西,反正我們要這些東西都沒用,這東西也無法煉化,估計也就是一顆漂亮寶石。

姬發又說:其實這土寶石也就是前幾天找到的,而這個紅色的寶石,確是天火國送來的,你都想不到,天火國發生了天大的改變!直接將這顆寶石和降表送來了,說以後沒有天火國,只有一個滄月帝國。

姜衍也是沒弄懂,這個天火國到底要幹嘛?姬發明顯不是一個弒殺之人,只要他們好好的,誰也不會去動他們啊。

“不是,你說天火國歸降了?那國主呢?”姜衍好奇的問道。

“國主現在就是一個廢人,被關在後宮,好像我被誤會了。”姬發無奈的說道。

“嗯,是啊,我也明白他們的意思,那你打算怎麼辦?”姜衍問道。

“他們既然已經說沒有天火國,我就下令,將天火國改成天火城,封馬興爲天火王,永得世襲之位。”姬發回答道。

姜衍直接伸出一根大拇指!內心真是佩服姬發,雖然兩個人的年紀相差不多,但是兩個人的心性,真是不一樣啊。姜衍屬於無拘無束的大自在,而姬發屬於穩重成熟,仁心帝王。

“行了,這兩件東西交給你了,我回去修煉了。”姬發說道。


姜衍正在想和姬發聊聊關於他的終身大事,結果這小子走了。看來姬如雪給的任務也挺難的。

想了想,算了,有機會在說吧,反正都還小,着什麼急啊。

姜衍直接拿着兩顆寶石,直接消失在洛神國大殿之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