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我這就去。”歐陽俊站了起來,向教室門口走去。

歐陽俊走到藍凝雪的辦公室門口。


“咚咚咚!”

“進來!”藍凝雪坐在辦公室裏,正在辦公桌上批閱着學生放假的作業。

“藍老師,你找我有什麼事情嗎?”歐陽俊試探的問道。

“哦,我只是想問你一件事情?”藍凝雪擡起了頭,看着歐陽俊。

“藍老師有什麼事情,你問就是了。”歐陽俊臉上終於露出了微笑,還以爲藍老師又是來找自己的麻煩呢?

“我就是想問你一下,你真是醫生?那藥方…”藍凝雪真不敢相信,自己吃了歐陽俊開的藥方配的藥以後,現在來內個的疼痛已經在慢慢的緩解了,沒有以前那麼厲害了。

“哦,我真的是醫生,你看你那藥方都是我開的,我診斷出你是痛經,只是引起痛經的病因有很多,我給你扎針只是緩解了你身體內部的疼痛,藥方也是一種配合作用,這只是讓你緩解個三四年吧!”歐陽俊說道。

“那徹底的治療,以後是不是不會痛了。”藍凝雪臉上已經慢慢的泛起了一片緋紅。

“嗯,這個需要你的配合,只是上次跟你說了,一個月最少一次。”

“哦,那藥方,我在醫院的時候,別人都說開這個藥方的人是神醫,我還真不知道你這麼小的年紀,醫術已經達到了純火爐青的地步了。”藍凝雪現在對歐陽俊的看法不一般了,還在誇讚了歐陽俊。

“那是,你也不看我是誰,嘿嘿。”一聽藍凝雪在誇耀自己,歐陽俊心中有一點傲氣。

“說你兩句,看你得瑟的樣子,別跟我嬉皮笑臉的。”

“是,藍老師,要不我再給你把把脈。”歐陽俊笑着說道。

“你,算了,你還是先回去吧!到時候我再找你。”藍凝雪又怕出現上一次那種情況,趕緊趕着歐陽俊出去。

“那個,藍老師啊!你這樣不對啊!你看你看病跑了多少醫院都沒有給你治好,我現在卻能給你治好,你就這樣趕我走,太無情了吧!”

藍凝雪一聽歐陽俊的話,頓時臉上紅了起來,心中一陣愧疚,羞嗒的說道:“真的不好意思,剛纔我忘記了,你給我治好了病,你說你想要多少錢!不過你先說好了,多了沒有,你看我一個月工資就這麼一點,你也可以少收一點,要麼最好是不收了。”

歐陽俊見藍凝雪求人時的表情,很是可愛一番,心中突然有一個想法。

“藍老師,你覺得我不收錢,對得起我的醫術嗎?那個醫生給人治病不收錢的呢?那你覺得,我應該收你做少錢?”

“我…我不知道你想要多少,不過還是你自己說吧!其實,我真的沒有多少錢,一個月就兩三千塊的工資。“藍凝雪臉上頓時尷尬,很難爲情的說道。

“這樣吧!不多不少,兩萬吧!你覺得這個數字怎麼樣,不過我可以給你打個八折,應爲你是我心愛的老師嗎?”

“什麼?兩萬塊打八折,那也要一萬六啊!”藍凝雪吃驚了起來,想着可憐的工資,那自己差不多要一年給歐陽俊打工了。

“藍老師,一萬六不多了,我要是給別人看病,沒有千萬以上,我還真的不看!”


“啊!你說什麼?千萬?算了吧!我給你,好吧!不過我要湊起來一起給你,你要等上幾個月。”藍凝雪請求的說道。

“哈哈哈!”歐陽俊哈哈大笑了起來,“內個,藍老師啊!其實我給你開玩笑的,錢這東西誰都愛,唯獨我不愛,我是逗你玩的,我給你治病,我哪裏敢收你的錢啊!爲師爲母,你放心,免費。”

“不行,雖然我是你的老師,但是我不想欠你的人情,錢我是一定要還的。”沒有想到,這藍凝雪還真是一個倔脾氣的人,居然認真了起來。

“內個,藍老師,我真的是在忽悠你的,我給你治病真的不收你錢,你在怎麼就跟我玩起了認真了,唉,脾氣太倔了。”歐陽俊頓時無語了,要是知道藍凝雪脾氣這麼倔,他才懶得和藍凝雪開玩笑了。

“不是,你別誤會,你給我治病,這是你勞動所得,這錢你肯定是要收的,我作爲你的老師,爲師爲母,要教育好你們,做人不能佔別人的便宜,何況還是我這個老師呢?”

“汗,即使你給我,我也不要!”歐陽俊連忙搖頭道。

“爲什麼不要?那你想要什麼可以抵押給你?”藍凝雪問道。

歐陽俊本是想說,我要你,你能給我嗎?


“我什麼都不要,真的,藍老師,你以後看到我沒有來上課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就算了。”歐陽俊說着。

“這個我是不會答應你的,如果你後面繼續逃課或者犯了錯誤,我照樣會訓斥你的,這是爲人師表的一個原則,但是這一萬六千塊錢,我必須給你。”藍凝雪搖了搖頭,鏗鏘有力的說道。

歐陽俊徹底的無語了,這藍老師這是什麼原則啊!你要是看到教導處李主任的話,那裏更本是沒有原則可講、

“反正我是不會要你的錢!”

“可我不想佔着你的便宜,我更不想欠着你的人情,必須想個辦法,把這個人情還給你,要不你回去想想,我也想想,到底該怎麼樣還給你!”

“算了,我服了你了,藍老師,我先走了,你自己好好想吧!”說完,歐陽俊搖了搖頭走出了辦公室,沒有想到藍老師這麼倔強。 歐陽俊剛回到教室,唐睿兒就走上了跟前。

“沒事吧!”唐睿兒問道。

“沒事,那有什麼事啊!”歐陽俊心中一陣苦啊!這女人還真是難纏。

“哦,沒事就好,趕緊回到座位上,馬上要上課了。”

“是,老婆大人。”歐陽俊的手在唐睿兒的翹圍上“唰”的一下劃過。

唐睿兒轉身瞪了歐陽俊一眼,意思是說:你不知道班上有這麼多人看着嗎?也不注意一下形象。

歐陽俊笑了笑,往後面走去。

“叮叮叮!”上午的四節課就這樣結束了。

而在門口,一個極品的女人站在那裏–北曉詩。

“歐陽俊,歐陽俊,這裏。”北曉詩都好幾天沒有來找歐陽俊了,不知道今天又是什麼風把她給吹來了。

歐陽俊站了起來走到門口,而邊上的一陣陣“噓”聲。

“什麼事啊!”歐陽俊問着北曉詩。

“中午陪我一起吃飯。”

“行,走吧!”歐陽俊知道又把唐睿兒一個人給丟下了,沒辦法,唐睿兒還不知道這些事情,這些事情遲早是要面對出來。

兩個人出現在了食堂,食堂裏又是一片交頭接耳吵鬧的聲音。

歐陽才懶得管這些呢?自己吃飽,全家不餓就行。

“吃什麼?”北曉詩問道、

“隨便吧!你知道我的。”

“那行…”北曉詩去窗口打了幾個小菜,兩個人慢慢的吃着。

“我想你了。”突然從北曉詩的嘴裏蹦了出來。

“哦,待會兒一起走走。”歐陽俊又不好說什麼,是自己奪了她的第一次,現在卻不管不問的,你說怎麼對的起她。

“嗯…”

學校後山。

“歐陽俊,我想你了。”北曉詩一下就抱住了歐陽俊。

“哦,乖!”歐陽俊雙手摟着北曉詩的小~蠻~腰,那小~蠻~腰上絲滑的感覺。

“吻我吧!”北曉詩閉上了眼睛,深情的說道。

“不是,要是被別人看到了怎麼辦?”歐陽俊看了一下四周。

“去那邊。”北曉詩看着前面不遠的小樹林裏面。

“那好吧!”

樹林裏。

“唔–”

歐陽俊在親吻着北曉詩的柔脣,手慢慢的放在了北曉詩豐滿的胸脯上…

“我…我…”

歐陽俊在北曉詩的矯情下內心的火熱慢慢的燃燒了起來。

歐陽俊輕輕的褪下了她的牛仔短褲,再褪下了裏面的第二件衣服…

北曉詩的身體傾斜的靠着樹上,已經是一片紅染…

歐陽俊把握好了角度,輕輕的稍微移動了一下身體…

十幾分鍾後,樹林裏除了鳥叫還夾帶着一絲驚魂的聲音。

半個小時後,歐陽俊驚噓聲嚎烈暴起,全身渾然的釋放,感覺身體一陣輕鬆。

在柔情的過後,北曉詩臉上的紅暈更加隱現出來,歐陽俊看着都驚呆了,沒有想到,這北曉詩在激情的過後,猶如一幅美景。

北曉詩整理好了衣服,抱着歐陽俊。

“怎麼樣,喜歡我嗎?”北曉詩笤俑道。

“嗯,”歐陽俊在北曉詩的額頭上來了一個深深的吻。

“走吧!再不走就要遲到了。”說完,北曉詩拉着歐陽俊下山去了。

————-

燕京,王家家族,議事大廳內。

“大伯,我要修煉。”王天霸大聲說道,聲音中夾帶着一絲仇恨。

“霸兒,你有志氣是好事,我讓家族長老教你,你是未來王家的家主,我們幾個膝下都是女兒,就是你媽生下你這個男娃,要不是你媽的話,我們王家將要斷後了。可惜的是,你爸已經看不到了,這個仇我們必須要報,你就放心吧!”王鈞臉上一陣冷清的說道。

這王鈞就是王天霸的大伯,是當代王家的家主,要說王家,只是比徐家次一點,在這燕京還沒有人不敢給王家的面子,可是出了燕京的話,強龍也鬥不過地頭蛇啊!

“嗯,大伯。”

“你去長老堂吧!”王鈞揮了揮手。

“謝大伯。”王天霸慢慢的退了出去。

長老堂。

“天霸啊!修煉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你要做好準備!”一個長老說道。

“我知道,我要振勇王家的雄風,我要給我爸報仇。”王天霸緊緊的咬着嘴脣。

“修煉要放下心中的仇恨,才能達到巔峯。”

“從明天開始,我們帶你進入王家神祕祖壇。”大長老說道。

“是,大長老。”王天霸心中的仇恨已經佔住了他的內心,對於他和歐陽俊的較量,已經是在三年之後了。

——————————–

“徐少,我決定明天去上學了!嘿嘿。”君玖雨抽着煙笑道。

“嗯,你這個方法還真是不錯,那我也去,正好我們幾個都去,在回憶一下這高中校園裏的生活。”徐子雄點頭道。

“好啊!你看今天一天,就看到好幾個極品美女,都說高中時期的美女多,怎麼我們以前沒有發現呢?”和晨回憶着高中時候,那些貴族,高官子弟,要麼肥吧溜球,要麼就是整過容,那種天然美的美女基本上沒有,還是這些小城市好啊!可以看到天然美女。

“嗯,我這就打電話,把這事辦妥了。”徐子雄拿出手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