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駱森擇想了好一會,“那我也會原諒姐姐的,因爲我喜歡你,我不會怪你的。”

這話說的,更是讓藍陽陽過不去心裏那道坎,不敢再看他。

“你自己玩吧,我還有別的事。”

她起身離開,像是逃離一般。

駱森擇失落不已,叫了兩聲她也不答應。

藍陽陽走出去關上門,看見阿銘和夏月萱正坐在走廊的長椅上。


“阿銘,雖然駱森擇是傻,但他也是駱家的少爺,是你要伺候的人,別什麼烏七八糟的東西都往他面前帶,對小孩子不好。”

這“烏七八糟”特指夏月萱,昨天看見她以爲是意外,沒想到就今天她還在,真不知道在自己不知道的情況下,夏月萱在駱森擇面前晃悠多久了,真怕小傻子跟她學壞。

夏月萱瞪着她,“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阿銘示意她別再出聲,又對藍陽陽說:“藍小姐說的是,下次我會注意的,要不我送送你們兩個?”

“不用。”

目送他們兩個離開,夏月萱進了病房,“駱少,我都說了,我的辦法有用吧?雖然是吃了點哭,但是胖姐姐是不是對你更好了。”

“是啊是啊,胖姐姐來看我了,以後我要她天天來看我。”

“好,我一定會幫你的。”夏月萱坐在了牀沿,“不過你要答應我,這件事出了我和你還有阿銘,不要讓其他人知道哦。”

“我一定會保守祕密的。”駱森擇重重的點頭,語氣亦是肯定。

“那咱們拉鉤。”

“拉鉤上吊,一百年不許變!”

夏月萱拿起牀上的故事書,“我講故事哄你睡覺吧。”

“不要。”駱森擇把故事書拿走,藏在枕頭底下,“我只要胖姐姐給我講故事,但是胖姐姐回家了。”

夏月萱抿脣一笑,心底卻是不屑極了,藍陽陽那個死胖子有什麼好的,駱森擇這麼瞧不上自己,以後有他苦頭吃的。

“那好吧,駱少你先休息。”表面上,她露出溫柔的笑容。

她出去見到阿銘,“我和駱少相處的還算愉快,接下來怎麼辦?我看藍陽陽身邊那個小白臉,可真不一般,有點看不透的樣子,你調查過了嗎?”

“早就調查過了,確實是會所的,不過那個會所半年前就倒閉了,再多的就查不到了。”阿銘說,臉上露出一抹陰鷙的笑,“不過,只要他身份是小白臉就行了。會所裏的人,都是愛錢的,誰給的錢多就聽誰的。你不是要對付藍陽陽麼,這人可以利用起來。”

“阿銘,這回我們真是想到一塊去了。他這樣的男人,不僅愛錢,還愛色,我會好好把握機會的。如果有了他的幫助,一定事半功倍。”夏月萱臉上露出些許欣慰的笑容。

阿銘眸色一冷,大手忽然掐住了她的脖子,“就那麼喜歡出賣自己的色相?”

他的手慘白慘白的,冰冷異常,言語如一把冰刀,刀尖輕輕劃過夏月萱的心尖。

夏月萱反而露出了一個坦蕩的笑容,“如果出賣色相可以得到巨大的利益,那麼,我願意。” 回家的路上藍陽陽心情一直不大好,胸口像是被堵住了一樣,難受的緊。

支臨冥寬慰道:“其實你沒必要覺得對不起駱森擇,從法律上來說,己卯集團已經跟他沒有任何關係。”

說完之後,他自己都驚了一下,好像說漏嘴了,這該死的愛情。

“什麼意思?”藍陽陽轉頭看着他,一臉疑惑,“難道他不是駱家親生的?”

支臨冥:“……”這智商也是沒睡了。

“支支,你怎麼能這麼揣測別人呢?”藍陽陽的言語裏有幾分責怪,“雖然駱森擇是個傻子,但我不認爲他不是親生的。要不是親生的,他早就被趕出去了吧。”

“你說得對。”他無言以對,只能贊同。

藍陽陽嘆氣,“你還是送我去公司吧,我想用工作填滿自己,省的再胡思亂想。”

“也好。”

嘴上說是要用工作填滿自己,到了辦公室,看着堆積如山的文件,頓時又沒精神了。

算了,還是留給楚溪處理吧。

她繼續當個廢物就行。

天黑之後,徐助理做好了晚飯,就等藍陽陽回來了。

“爺,我突然挺喜歡這樣的生活,有個盼頭挺好的。”徐助理笑道,“若有一天要離開,恐怕還捨不得。”

支臨冥蹙眉,“話多。”

“是,是我多話了。”徐助理點頭,也不敢反駁。

“叮咚”一聲,支臨冥的手機進來一條短信。

“今晚我在日原酒店991等你,親愛的陽~”

他眯了眯眸子,把手機丟給徐助理,“查一下。”



夏月萱在日原酒店開了一個總統套,可不便宜,發完短信之後,焦急又緊張的等人來。

她泡了個澡,穿着酒店的睡袍,露出纖細白皙的脖子和漂亮的鎖骨,頭髮微溼,更添幾分性感。

門鈴響起的時候,夏月萱的心跳忍不住加速,快速走到門後,調整好自己的表情纔開了門。

門一開,她的表情管理就完全失控了。

門外站着支臨冥、藍陽陽和徐助理。

藍陽陽和她招了招手,露出笑容,“嗨夏小姐,找我男朋友來幹什麼呢?”

支臨冥抿脣一笑,跟着她進了房間。

徐助理的嘴角有點抽搐,憋笑憋的辛苦。

他查了那條短信,根本不是藍陽陽發的,又打電話跟藍陽陽確認了一下,於是三人決定一同前來。

身後還跟着服務員,推着餐車。

“我餓了,點了吃的,想必你不會不讓我吃的吧?”藍陽陽一點都不客氣,坐在了沙發上。

夏月萱注意到她點了最貴的牛排,還有三瓶紅酒,那紅酒都是幾十萬一瓶的。

“吃是可以,但是自己結賬。”她雙手環胸,心裏憋着怒火無處發泄,愈發覺得支臨冥這個人不簡單,一直打量着他。

支臨冥冰冷的眼神掃過來,她不敢再多一眼。

“那我就不客氣了。”藍陽陽招呼支臨冥和徐助理坐下,牛排一會就吃完了,紅酒沒喝多少,但都開了,是不能退了。

藍陽陽覺得肚子沒飽,又點了其他吃的,也不管能不能吃完,能點的都點了一遍。

夏月萱看着她這樣子,忍不住翻白眼,輕聲嘀咕:“胖是有道理的,早晚要胖死。”

“放心,我一定死在你後頭。”藍陽陽聽見,抿脣露出一個大方的笑容,“倒是你,總做些壞事,也不怕遭天譴。”

“這就不勞你操心了。”夏月萱一臉不屑,“吃也吃了,喝也喝了,現在把賬結了,可以滾了。”

“哦。”藍陽陽點頭,卻沒有要結賬的意思,和徐助理交換了一下眼神,直接撲上去把夏月萱摁住。

夏月萱反應也快,用力掙扎,大喊大叫起來,藍陽陽一把捂住她的嘴,和徐助理合力把她扔進了洗手間裏,然後把門鎖起來。

藍陽陽拍拍手,“大功告成。走,回家!”

賬是沒有結的,直接掛在了夏月萱頭上,她在洗手間裏好一會,實在沒辦法纔打電話給前臺,把門給打開了。

得知藍陽陽並沒有結賬,並且他們消費了將近一百萬的時候,一口氣沒提上來,差點當場猝死。

藍陽陽吃飽喝足,是心情大好,晚上還做了美夢,第二天早上到公司的時候那叫一個神清氣爽。


臨近春節,天氣愈發的冷,最近工作也越來越忙。

藍陽陽是忙裏偷閒,一個人在辦公室裏刷劇,反正有楚溪幫忙,她是心安理得的偷懶。

午後的陽光金燦燦的灑下來,藍陽陽打了個哈欠,正要睡覺就有人闖了進來。

楚溪把一份策劃書扔在桌上,“大團子,這份策劃案是我做的,並且已經給我老闆看過了,你只要嚴格按照這上邊的進行就好了,接下來公司就還給你了。”

“什麼?”藍陽陽一下就精神了,從沙發上彈起來,“你要走?”

楚溪點頭,“我的工作做的差不多了,本來準備這個星期結束就走的,但是我看快過年了,我也好久沒在國內過年了,所以想一邊旅遊一邊過年,等過完年就出國了,有緣再見嘍。”

她揮了揮手,看起來十分瀟灑。

藍陽陽忙上前摁住了她的手,“等等,先別再見。我弟弟怎麼辦?你要對他負責啊!”

“弟弟?哎呀,我差點忘了這事兒,弟弟確實有點捨不得哦,怎麼辦呢?”

“我幫你。”藍陽陽一臉正義,“我帶你去見弟弟,你一定要對我弟弟負責,我和你說,你們這對不結婚很難收場的。”

她說着就把楚溪往外拽,“我車子就在樓下,現在就走。”

楚溪抽回手,露出狐狸般狡黠的笑容,“大團子,我覺得不用這麼麻煩。我現在住在國際酒店,房間號888,你幫我轉告給弟弟就行了。”

“這樣會不會太直接了一點,你有沒有考慮過,他的姐姐是個保守的人?”

“大團子,你要是保守,你會包養小白臉?”突然間楚溪像是聽了什麼笑話一樣,大笑了起來,“好了,不和你開玩笑了,我先走了,拜拜。”


藍陽陽:“你說的好有道理,我竟無言以對。”

她聯繫了應殊然,十分痛心疾首的說:“弟弟,我要告訴你一個非常不幸的消息,女神要走了,我留不住她。”

“姐姐,你幫我留下她,我給你投資五千萬。” 當聽見“五千萬”這三個字的時候,藍陽陽整個人都變得暈乎乎的,一切都那麼的不真實。

下一秒,她義無反顧的說:“好弟弟,作爲你唯一的姐姐,你的終身幸福我自然是要操心到底的,等我的好消息!”

藍陽陽帶了兩瓶茅臺和兩個小酒盅到酒店,楚溪看到的時候有些驚訝,“大團子,你這是做什麼?”

“你不是要去旅遊了麼?我來給你踐行,這兩瓶茅臺是我送你的,特產!”藍陽陽露出憨笑,走進了她的房間,將酒放在桌上。

她這憨笑,倒是能讓人放下防備,楚溪也就沒多想。

“我點了菜, 咱倆吃一頓吧。”

“也行,我剛好餓了。”

嗯,西餐配茅臺。


楚溪在國外待久了,喝不慣白酒,一臉嫌棄,“這也太辣了,這麼難喝,大團子你喜歡嗎?”

“我覺得很好啊,你一定是沒喝習慣,來,多久幾杯。”藍陽陽把她的酒盅倒滿。

幾杯下去,楚溪已經有點暈乎乎的了,“這太難喝了,不行了,我好暈,不能喝了。”

“能喝能喝,再來再來。”

藍陽陽不停地給她倒酒,終於把她給喝趴下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