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嗚嗚嗚…”驚訝的睜大了眼睛,華軒兒兼職不敢相信發生在自己眼前的一切,他竟然來了,竟然真的來了。

“小的錯了,求求你饒了我吧。”不知怎的,載衡的膝蓋一軟,突然跪倒在地,大號是呢過的哭喊着。

咻!

說這話,載衡狠狠的可這頭,突然間,陳凡感覺到一股危險的氣息,身形一轉,款扭狼腰,眼眸猛的一縮,頓時間,一道細若牛毛的白光從低下頭去載衡的脖頸間突然射出,強大的威力,即使是他都有下檔案,快速的閃躲開來。,將華軒兒冷到一旁,也管不得那麼多的東西了,心中低喝一聲,他已經動用了殺機。

嘭!

拳頭緊緊的握着,身體裏面的氣體偶讀然從毛孔中博阿法爾開,強大的威力,直接將眼前的載衡腦袋丫的不能再低,隨着撲通一聲,他的腦袋生生的刻在了下面的土地上,一霎那件,鮮紅的血液染紅了地面,來不及多想,陳凡一咬牙,手掌微微隋開,隨後猛地一我,更爲強大的氣勁恐怖一般的從全新中西圈而開,讓在一旁的華軒兒和被籠罩在內的那一羣是爲,都不由得大吃一驚,驚訝的將目光嘔吐射到陳凡的拳頭上。

沒有理會衆人的目光,陳凡冷哼一聲,眼眸微眯着,拳頭沒有任何的華麗動作,只一擊,快速的打出,狠狠的衝擊波,靈的好走位的空間都發出了枕着扭曲,快速的划動,使得空間中的溫度緩緩升起,不遠處的華軒兒哦度可以清晰地嗅到一股子烤焦了的味道,而陳凡拳頭打出,顯然沒有任何的留情。

“住手!”


就在此時,不知道從那裏,突然一個蒼老而又洪亮的聲音響起,恐怖的力道直接在陳凡拳頭鏘弄得一陣波動,咬了咬牙,毫不理會聲音的阻礙,車費南橫的將拳頭轟砸上去,一記悶聲頓時傳檔出來,而此時的陳凡,臉色卻是有些陰沉了下來。

剛纔的攻擊,他雖然是打動了,可是那種感覺,分明就是打在了別人不值得氣槍上,這樣卯足了力氣卻沒有發泄出去的感覺,讓的他很不爽,正在鬱悶中,他突然擡起頭來,微米的眼睛,度然張開。

天空中,一朵朵紅色的烏雲好像血染的風采一般,從天空中匯聚而出,死後伴隨着鐘鼓一般的聲響,願意默默眼裏的紅雲,從中間好像有人控制一般分開,一個身形消瘦的人影走中慢慢的走出,上半身沒有任何動作,腳步卻是帶出一陣陣的歡迎,顯然駕馭腳步的功夫已經修煉的出神入化,擡眼望去,老人一身的到付打扮,紫金冠書在腦袋上,髮髻上盤帶着一塊淡綠色的瑪瑙玉石,一身的繡蟒袍,腳底上穿的是把紫雲吞日蟒,微風除服,三尺長髯緩緩飄動,當真是一片神仙風采。

在老人出現的一剎那,地上的載衡擡起頭來,嘴巴突然張開,不知道在說些什麼 老人凌空而立。一對虎目凝視着下方的一切,片刻後,身形微動,突然出現在陳凡的前方,隨後沉重的聲音,在他的耳邊漸漸飄蕩。

“這位小有,你眼前的這個少年,是老夫一個朋友的故人,希望你可以看在我的面子上,放他一馬。”

擡頭看着突然出現的老人,陳凡微微一笑,聳了聳肩膀,無奈的道:“呦,沒有想到還來了一個世外高人的前輩啊,既然前輩這麼說,我也沒有什麼該做的事情了,可是你要知道啊,我的這位女朋友受了他的恐嚇,差一點被他侵犯,這樣的東西我想對一個女孩來說,恐怕是一個天還要大吧,這樣的人留在世界上真的是一個很大的損失啊。”

老人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看着說話的少年, 隨後望了一眼跪倒在地面上的載衡,沉聲道:“是這樣嗎?”

“不是。”一看到救星來了,載衡立刻將陳凡的說法給全盤否定,這個老人雖然很多人都不認識,他可是認識的。

老人不是別人,正是他的叔叔,是他父親生死之交,後來因爲許多事情隱居在山林之間,雖然這次不知道爲什麼突然出來了,但是隻要老人一出來,那麼他據對是有救了,仙子阿如果還要低頭認錯的話,那麼等待他的絕對不會是好果子。

“是這樣啊。”老人帶你了點頭,王向陳凡,輕聲道:“這位小友,你看這樣可好,我讓我這個不爭氣的後輩給你道一聲歉,這就算完了,畢竟大家都是華夏暗帝國的人,而且他還是idugode王子,如果真的做了什麼對不起人的事情,那麼皇上一定會懲罰他的,但是無論怎麼懲罰,他還是不能在這樣的場合,做出有失身份的舉動,你明白我說的話嗎?”

“哼,我聽明白了。”陳凡冷冷的一笑,擡起頭去,望着老人的面龐,猛的一陣搖頭,將對老人所有的印象一掃而空,剛纔他還以爲來了個什麼人呢,現在看來不過是皇室的一個走狗,既然是這樣那麼也不用留情了,說話的語氣也有些冰冷。

“這麼說你是真的不給老夫面子了。”

“面子。”陳凡冷笑一聲,臉上的顏色瞬間變得鐵青起來,剛玉說話,突然間身子一動,猛的一震僵硬,隨後杜子健出現一個拳頭大小的波動周圍,在一瞬間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瞬間暴動而出,強大的空間漣漪,直接在陳凡的肚子上滾動出來,一絲絲的能量覆蓋其上,水池一般的漣漪緩緩蠕動,陳凡忍不住大吼一聲,青筋暴起,身體內的淡藍色呢光輝,瞬間將他的身子映射的好像透明的玻璃一般。

猛地一咬牙,陳凡管不住那麼多的東西了,剛纔老人出奇不意的一擊,已經將他的身體造成了一個非常大的打擊,如果不是他體內的鬥氣提檔的好,恐怕此刻已經上了地獄了,心中低喝一聲,手掌快速的擡起,隨後猛的一揮,一道道淡藍色的強烈閃電,v字形的突然存儲,手掌中的閃電印記,脫手而出。

噗!

沒有任何的遲疑,身形一閃,站眼見,那道帶着淡藍色印記的身影依然出現在老人的身後,忽然間,會出去的手掌突然愣住,身子陡然一僵,背後上一股大力傳來,眼前和孫堅變成漆黑一片,知道i幀及收到了襲擊,喉嚨有些甘甜,他知道現在老人的實力根本不是他可以比擬的。

“草,管不了那麼多了,老師,快來幫我啊。”心中低喝一聲,陳凡順勢一咕嚕,緊接着,腳步在地上猛地一踏,一個紫羅蘭色的腳印,突然雄城,在地上猛的一下子震動,直接弄得大地倏然震動,隨着一聲巨響,只見得陳凡背後突然涌動出一對仿若是天使一般的淡紫色翅膀。

嘭!

老人站在地上,剛剛擡起頭,就看見了令他一生都沒有辦法忘記的一幕,在那裏,天空之上,一個米娜榮有些清秀的少年,此刻的身子就然是發生了怪異的宛若蟲子一般的蠕動,伴隨着身體上酒肉的蠕動,少年的臉上竟然是出現一抹神祕的微笑,而最令人難以忘記的,還是他額頭中間那一道紫色印記。

咻!

紫色的印記突然張開,一道白色的光芒從中報社認出,只一瞬間,伴隨着劃破空氣的爆炸聲響,強大的能量直接爆炸開來,對着愣在原地的老人兇猛社區,老人瞳孔孟鎖,腳步在地上需付一下,緊接着臉上浮現一抹無以言語的衝動,因爲在他的瞳孔中無數道的光影瞬間暴涌而來。

砰砰砰!

眼角中閃過一絲冷笑,陳凡緊緊地捏着拳頭,第三隻眼不斷地發射着懾人的光芒,而他的肌肉,此兒科也發出了劇烈的蠕動,可是就在這時,他的惱火iazhong一句話,突然讓他瞬間靈驚了下來。

“陳凡,你要記住,這次我幫你實在不是什麼目的的,我只是利用了你身體裏面的多與能量,因爲仙子阿我的實力一點偶讀擠不出來了,現在你只能能依靠自己,現在我可以告訴你,你只有十分鐘的時間,速戰速決。”

聞言,陳凡微微失神,沉吟了片刻之後,沉重的點了點頭,魔帝的話的確是好像一桶冷水從頭頂之上潑灑下來,也讓他明白了自己的處境,想通後,陳凡望着下方的人影,突然間,目光一閃。

嘭!

跨牛郎要,猛的撲騰世邦,在空間中劃過一道軌跡,躲開從地面上襲擊而來的空間波動之後,陳凡猛的一震冷笑,身體上的肌肉快速的膨脹起來,連帶着“噼裏啪啦”的聲響,他的人也漲高了不少。

“天魔神拳!”

在心中怒口一聲,陳凡也管不得那麼多的事情了,一拳揮出帶出千萬道的淡紫色拳影,淡紫色的拳影一經打出,立刻帶出無窮無盡的霸氣,緊接着,道道淡藍色的光輝將衆拳影籠罩在內,隱約間,嫋嫋的青煙升騰而起,在地上的老人不由得心中一驚。

因爲憑藉着多年的經驗,他發現了,那個空間上的嫋嫋青煙根本不是鬥氣,而是…雷電在空氣中摩擦時候的火花。

“嘶~”

想到這些,他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涼氣,在這個和四節上生活了這麼多年的他,聽說過各種各樣的鬥氣還有眼花繚亂的鬥氣,可是就沒有聽說過雷電的鬥氣,突然間,他的眉頭錦州,嘴巴驚訝的長大了,手掌快速的撫動腰身,他終於知道了舍呢嗎地方會有雷電。

在這個世界上,一共有三個地方會有這樣的東西。

一個就是人間界,可是仙子阿的人間界因爲種種原因,已經不可能會有那種自然的能量了。

第二個地方,就是大名鼎鼎的天界,在那裏有長官各種能量的神帝,和游泳一些法術基礎的小神,那些人能夠擁有像這樣的能力,可是當他們使用出這樣

的法術的是哦戶,一般都會伴隨着神聖的光輝哦,而眼前的這個少年明顯不是。

“難道是…”

大腦快速的旋轉見,一個恐怖的讓他不得不相信的念頭,使得他的信心頓時削去了打扮,猛的擡起頭,手掌在身體搶房,結了幾個法訣,伴隨着“噗”的一聲,只見他的腰身上,無數把的飛劍從中猛的廢除,隨後好像擁有了只會一般,快速的排好陣型,之一眨眼的功夫,已經凝結成一個規則的振興。

“萬劍鎖神陣?這個傢伙怎噩夢會這個陣法。”正在獰笑着的車費南,在陣法出現的一剎那,猛地一陣失神,隨後手掌一翻,一個晶瑩剔透的玉簡,出現在手中,神識掃過玉簡,片刻後,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擡頭往下看去,陳凡不由得有些驚訝。

眼下的陣法不是別人的陣法,正是在遇見裏面,諸葛流雲所學習的一種強大的陣法,這種陣法是有無數的飛劍組合而成,必須經由上千吧乃至上萬吧的景斌飛劍,在通過吸取天地間的靈氣,大約用上十年的時間,纔可以成行,而眼前的真是,明顯已經有了超越和思念的氣息。

萬劍鎖神陣,顧名思義,是有上萬吧的飛劍組合而成,雖然數量說有些驚人,但是隻要再實戰中,費一柄飛劍,都可以組合成無數道的歡迎,有時候那些歡迎還可能變成真正的飛劍,只要將你困在陣中,絕對沒有生還的可能,相傳在一千多年前,大名鼎鼎的諸葛流雲在神魔的杜康中,有一位神突然收到了魔界的詛咒,變得神智混亂,最後在各界人的決議下,決定將其殺死,可是最終很多人一起出動,都沒有將那個神殺死,相反的這個神因爲沙律的原因,魔氣越來越厲害,實力也大漲,最後在迫不得已的情況下,只得派出最厲害的陣法大師——諸葛流雲。

兩個人鬥了三天三夜,最後諸葛流雲沒有辦法了,猛的一狠心,直接將腰間的須彌袋中的上萬噸的精鐵,煉化而成一百多萬的飛劍,隨後運用全身的氣息,在一瞬間,將那個神包裹在內,隨後用盡去刷牛和力氣,將其斬殺。

而在那位神死後,人們故偶看是,不由得心驚膽戰,因爲那些飛劍所組成的大陣,只差一點就差點崩潰而那位神的能量顯然已經是尋常的身不能夠比你的了,由此可知,諸葛流雲的陣法造詣,已經超越了人間界的限制。

“撕毀有點苦難了。”望着下方的陣法,陳凡微微失神,下意識的摸了一下陣法手札,心中泛起了絲絲的心動,如果不是這個玉簡,恐怕i自己時怎麼死的都不知道了吧。 日當中午,天上的太陽散發着吃人的光芒,連帶着周圍的空間的溫度都緩緩地升騰而起,模糊和刺鼻的感覺,印象這人們的心情,在您爲藍色的空間出,一個身後負着紫色翅膀的少年,此刻正在緩緩地撲騰着,手中拿着一個晶瑩剔透的玉簡。

嗖!

突然間,正在地上不斷擺動的老人神色突然一動,眼眸微米,手掌擡起,爻辭在大拇指上狠狠的一咬,旋即將手掌數案件張開,這樣的動作,讓德在天空上的陳凡大吃一驚。

他可是知道,這個動作代表着什麼。

相傳在古時候,這個真煩並不是最厲害的,但是因爲這個大陣的特殊爲例,纔將他作爲強力的陣法之一,而那個特殊的作用,就是可以將指揮者的精血放出去,以自己的型血召喚一個精怪,而那個精怪的實力絕對是強力無比的,很有可能是魔界的惡魔,還有可能是東方的天神或者是西方的天使。

呼!

沒過多長時間,那個萬劍鎖神大陣旁的老人神色一動,目光閃動見,手掌快速擺動,一陣歡迎瞬間飛騰出來,陳凡iyjian,頓時大叫不好,背後翅膀“撲騰”一聲張開,身子一個副寵,瞬間俯衝而下。

“哼,就讓你看看我這個萬劍鎖神大陣的威力吧, 桀桀,你也算死得不遠了,這次是我第一次使用,可是沒想到卻是讓你逼的使用了。”老人因素呢地一笑,大修一會,帶出一道碧綠色的影子,影子快速的空間中山東,隨後帶着絲絲黴味對着陳凡撲騰而來,側身閃避躲開,陳凡冷冷一笑,提愛情拳頭,狠狠的對着下方的老人轟砸過去。

“嘭!”

緊握着拳頭,帶着紫色氣息的拳頭,在一瞬間從左臂打出,只見一股淡藍色的光輝從肌肉橫生的胳膊上絲絲滲透出來,強大的威力,靈的空間發出絲絲的聲音,隨後滾滾雷聲伴隨着一個淡紫色的匹練忽然精靈一般的閃動,帶着令人窒息的因冷氣息,從陳凡的手臂上,慢慢投射而出,不做多想,大喝一聲,右掌突然我成拳頭,在空氣中連打了無數拳頭,伴隨着最後的一聲比例炸響,無數道拳影凝結成一個揉和着淡紫色和天藍色的圓球。

“這是?”

在全球好粗顯得一剎那,老人和孫堅傻眼了,他活了這麼多年,還沒有見過這麼奇怪的東西,一般來說在這個世界上,人們大多是學習師門或者是從師父那裏學習一旦東西,也有的運氣好的,可以活的奇遇。

曾經有人說過,如果你有一天因爲某些事情受了打擊,或者是因爲失足最下山崖,請不要悲傷,也不要心急,牢牢的抓住一絲依靠,等你看到一個可以容身之地的時候,擡起你的雙腳,運用你的手掌,撥開咪咪愛媽媽的早疼,也許裏面就會有絕世的功法。

當然了,這只是傳說,但是也說明了很多世外高人的功法也因此得到了失蹤,因爲想使用功法什麼的並不難,難的是創造一個。

人們最缺乏的就是裝噪能力,但是往往創造的東西,大部分是特別厲害的,都是可以改變事物的。

默默的看了一眼天上的陳凡,老人只感覺一股龐大的威壓壓抑的他喘不過氣來,恐怖的氣勢直接撕裂空氣,衝着他的西藏那個襲而來,加您及得意奧遮掩老人的眼中閃過陰翳,舌頭華納混伸出,猛地一咬舌尖,身子一個機靈,絲絲鮮血從嘴巴中滲透而出。

“萬劍鎖神大陣,陣靈,給我出來。”

嘶啞的聲響,緩緩從的從他喉嚨中患處,天空上的陳凡猛地一皺眉,冷笑一聲,手掌一翻,誅邪長槍拿在手中,腳步緩緩地提愛情,隨後猛的踏下,伴隨着一聲霹靂詐降,人影飛出,倏然身形挪動,在空間帶出道道虛影,猶如紫色的魅影在空間中舞動身形,不多時,已然出現在老人的面前。

嘭!

略爲愛生,雙臂緊緊地攥着槍身,筋肉暴起,跳跳的情急依稀可以看見血管那流動,身子旋動,左臂不動,右臂猛然揮動,緊接着陳凡快速的將身體裏面的能量全部灌輸到強身裏面,而隨着強身連越來越多的能量輸入,他可以感受得到強身裏面那因爲強大能量的輸入的興奮感覺,眼角殺過一絲猙獰,長槍在老人詫異的母港中,快速的掠過長空,最後無情的狠狠轟繫上他那有些銷售的社你在。

砰砰砰!

誅邪長槍無情的轟擊上老人的身體,不過這還沒完,在這一瞬間,似乎有無數道的虛影從唱腔中傳出,隨後都夾雜着勁風,帶出一陣陣波動,無情掃繫上老人的身子,在被長槍攻擊的一剎那,老人只覺得眼前一黑,剛想逃脫,哪裏想得到身子根本動不得分毫。

噗!

隨着最後一集,老人只覺得胸口一陣血海翻騰,猛的噴吐一口吸血,身子刀飛而出,長袍因爲強烈的勁風而被弄的翡翠。鄒一身的金裝肌肉,而此刻的肌肉上,哪裏還有一點好的顏色,滿是淤青之色,帶着在中共攻擊氣息的陳凡沒有任何的留情,在老人滾動出去的一剎那,身子一動,突然間,他的裏那色瞬間鐵青下來,老人的聲音在他的耳邊商行uid昂。

“哈哈哈,咳咳,你這個小子,居然敢這麼傷害老夫我,老夫我縱橫家湖這麼多年,還沒有受過這麼大的打擊,咳咳,這次你絕對活不成了,就…就讓你看看什麼纔是最嚴厲的法則。“話音剛落,陳凡黑子覺得身子後足位的空間,陡然發生了波動,微微皺眉,體會着下方的波動,突然間他的身子一軟,好像一個牛球一樣,順勢在天空上一道,背後due世邦瞬間打開,將他包裹在內,而在他倒下的一瞬間,上百道的飛劍凝結成一片飛刀費希爾來。


“呼,偵探愛的不消息啊,這個老傢伙居然啓動了萬劍鎖魂大陣,剛纔的波動明顯是不同徐纔拿很難過的,根據…”想到這裏,車費南有些擔憂的看着下方,望着下方的換韓金色光芒,他只覺得自己的想法似乎要被驗證了。

“根據諸葛流雲前輩的說法,紫色的光芒是魔界的人活着生物,而赤橙黃綠青藍所代表的都是其他界面的生物,有可能是人,也有可能是妖,其中以紅色的最爲妖媚,他們大都是妖人,而黃色的最爲神聖,他們不是天界的就是佛界的,如果是天界的倒還是好一點,要是佛界的恐怕就是不太好了,因爲每每到了這個時候,出來的絕對不會是一個尋常人。

翁!

就在此時,一聲繼續昂從地面上轟動而起,上萬吧的飛仙,瞬間組合成一個蓮花形狀,衆人聽聲,都是帶着好奇的眼光看過去,在那裏,在一陣扭曲的金黃色大門中,一個身穿紅色木棉加上的森人慢慢的赤足走出,隨後他的身後,一個同樣是僧人服裝的女子走出,相同的是女子依然赤足,不過不同的是女子一身的白衣,兩人緩緩走出,兢兢的站在那裏,一言不發。

“着..着難道真的是佛界的那點人。”望着下方的衆人,陳凡先是一愣,旋即忍不住輕輕的狐疑看着下方,根據他的認識,佛界裏面的人大多是男子,怎麼此刻卻出現了這麼一個不帶着一絲煙塵氣息女子呢。

女子微微擡頭看着陳凡,陳凡只覺得i幀及似乎被人世間最爲純潔的有最爲身上的百合花縮看着,有一種入目處風的感覺,放眼望去,雖然看的不是很清楚,但是女子的融資也不由得讓他驚訝。

女子雖然並沒有幾近完美的臉龐,但是不管怎麼看,都是有着一種看不到任何死角的女子,陳凡相信不管是誰,見到了這個女子,都會生出只可眼觀而不敢褻瀆的感覺,女子一身潔白的衣服,吃着雙足,長髮輕輕外企,上面扎着一個俏麗而又不失中演的髮髻,楊柳細腰宛若輕輕一握就可以這段一般,纖纖細手間一個赤褐色的佛珠,在是值得第一節直接上輕輕颳着,大拇指輕輕撥動,絲絲**神聖之感,油然而生。

“不是吧,佛界的人什麼是偶會弄出一個女子來啊,不過這麼看來這個女子倒也是生得俊俏的,可惜做了佛教衆,不可殺生,不可結婚,不可與男子行禮,不可吃葷,那多的晉級,只能是讓人不爽,不過這樣的女子,就算看上了一眼,相比許多男子也許會甘端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罷。”

老人深深地看了一眼女子,女子偷眼往來,讓他的心靈頓時有一種被眼光照射,有種入目吹風,又好像心靈瞬間被精華的感覺,對陳凡的仇恨也血少了一眼。

“二位施主,我看你們剛纔似乎是有一些不好的舉動,富足曾經蜀國,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沒有人生性喜歡殺戮,而且殺戮是不好的行爲,貧僧願意用自己的思想去度化兩位施主,正所謂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 ,兩味十足,用什麼情願就在我的身上只佔我,吾願意用我的身體,讓時尚少一些稍率,但願我死後,這個世界上,沒有沙律,沒有嫉妒,沒有元亨,遠離貪嗔癡,還大千世界一片極樂淨土。”

“….” 聽着男子的話, 陳凡無奈的搖了搖嘔吐,剛想說話,卻是被腦海中一個蒼老的聲音給弄得有些擔憂。


“曉晨煩啊,老夫我看你這次真的是有些凶多吉少啊,先說那個僧人不是你可以應對的,就連那個女子也不是你可以仰望的,我不知道他們爲什麼來,但是我知道他們的實力已經可以喝巔峯時期的我不相上下了,這等人即使是放到佛界中去也算的一方小熊了,不過看他們身上的光輝,應該是真正的有慈悲之心的,相比正在修行菩提果位吧。”

“菩提果位?”聞言,陳凡一愣,旋即在心中有些疑惑的問到,在他提問的時候,那個女子不知怎的,竟然是一眼看過來,微微豎着雙手,俏麗的鵝蛋臉上微微有些詫異,驚愕的目光在車費南的臉上停留了片刻之偶,輕輕點了點頭,旋即只見他蓮步輕移,在地上輕輕走動,吃着的雙足,猶如水蓮花一般在地面上凌空而走,沒行哦組一步,都傳來預購梔子花瓣的傾向。

“這位小施主,你的身上好像有一些本不應該存在這個世界上的東西,你可願意將他交給我?”女子輕輕微笑,一展演就出現在陳凡的身前,偏袒這相見,首長覈實,陳凡聞言, 先是一愣,旋即有些好笑的看着女子,道:“這位師傅真是有些奇怪了,我就是一個平平凡凡的普通人,連一點多餘的力量都是沒有,哪裏來的東西和你們真夠毒呢,你該不會是因爲剛纔那個老惡人的召喚,而對我心存芥蒂吧。”

女子點了點頭,玉手在虛空中微微擺動,帶出絲絲香氣,吐氣若蘭的道:“施主不用說謊,你要知道出家人不打誑語,況且這個世界上本就應該存在着許許多多的秩序,你這樣做無非就是亂了秩序,人是人,魔是魔,本就不該自愛一起的,況且那個魔頭已經實力非常的逆天,要是他發起狂來,怕是三界衆生都難以倖免於難,海清世祖大發慈悲,救萬物生靈於水火之中。”


陳凡苦笑着搖了搖頭,心中卻是有些震驚,低於魔帝的話也在心中好好掂量了一下,眼前的這個女子看來是真的有了強大的力量,魔帝曾經說過不是和他在一個層次或者高出他的人,是根本不可能感覺到他的氣息的。

“這個女子我認得,是淨蓮尊者,原先是一個連話,後來天天聽佛祖特納經論道,慢慢的也就有了靈性,最後一點點的修煉,也就積累了無數的法力,現在相比已經爭得了羅漢德國爲,雖然他實力強大,但是還是和我差一點的。”

“此話何解。”

“你看他的身上,明顯有意思的出塵氣息,那是一種與世無爭,或者是說對萬物都有些冷漠的盛情,這種神情是啊散發自骨子裏面的,這樣的人根本就沒有大慈大悲之心,充氣簾也就是一個懂得一點佛力的小女孩,而他身前的那個男子也不是別人,是他用大法力凝聚而成的一個法身罷了, 所以說這次那個老傢伙召喚出來的東西,只有他一個女孩子,只要你能夠將這個女孩子說服,那麼咱們都可以脫離苦海,否則…”


說到這裏,車放哪可以感覺到那還中傳來一絲苦笑生,顯然魔帝他也對於這個淨蓮尊者有些頭痛。

“否則的話,我們都要失去一些東西了,我自然是會被他逮到那個傳聞中的聖地去,而你身上的那些魔界的東西也會被一一精華,被他們後走之後,你覺得你那些個什麼天魔之體,吞噬大發,王者之氣,這些你的底牌還有用嗎。”

聽着老人的話,車費南的臉色稍顯你高中,沉沉的忘了女子一眼,見這個淨蓮尊者真的是沒有一絲表情的看着自己,嘆了口氣道:“不知道姑娘芳名?”

淨蓮尊者有些方案的皺了皺眉頭,窮閉上閃現出一絲光輝的皺紋,輕聲道:“我是出家人,怎麼可以用這麼低俗的語言,不過看在你語言還是誠懇的面子上,我可以放你依法,我告訴你,我叫做淨蓮尊者,師傅他叫我蓮兒,你就叫我淨蓮尊者吧。”

看着淨蓮尊者一臉的叫橫向,陳凡訝然笑道:“蓮兒,真是一個好名字,真是比那個淨蓮組着好聽,以後我就叫你蓮兒了,那麼美麗漂亮有可愛大方的蓮兒,你這次下來究竟是爲了什麼呢?是不是知道由我這麼一個強撐的等待你狡猾的人在這裏等待你呢,還是你覺得你應該在紅塵中歷練一番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