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嗚~”

從林隕的懷裏,探出了一個毛茸茸的小腦袋,正是魔虎小冰。它似乎知道了林隕要暫時離開秦雨瞳,那對水汪汪的大眼睛頓時流露出了不捨之色。

然而,下一刻它的腦袋就被林隕強行按了進去。

“剩下的事情就交給你了,我走了。”

一想到小夢還不知道在什麼地方受着罪,林隕就一刻也等不下去,他要馬上動身前往北關府城。值得一提的是,他在臨行前將石宣和姚華宸的儲物袋都還給了秦雨瞳。

除了帶走十枚中品靈石和一件上品玄器長劍以外,他一件都沒有留下。

中品靈石,自然是爲了留着激活機關傀儡,這是他最大的保命底牌。至於那件上品玄器長劍,則是他用來磨練養劍之術的。

自從掌握養劍術之後,他就想着要隨身攜帶兩把劍,青雲劍他用順手了,平日裏可以御劍和戰鬥用。至於另一把劍,則是被他一直用養劍術溫養鋒芒,絕不輕易出鞘,當作另一張底牌!

此行去北關府城,他心裏一直有一種預感,恐怕極有可能會橫生事端。



在不知前方危險的情況下,手中的底牌當然是越多越好!

咻!

玄月宗和北關府城之間的距離不算短,可林隕一路御劍飛行,速度極快。纔不到一個時辰的時間,他就再度來到了這座熟悉的府城。


只見他提前解除了御劍術,選擇步行入城,如此纔不會引人注目。

一如既往地給守城的兩位大哥交了點“過路費”,在那兩人笑呵呵的目光下,林隕毫無阻礙地進入了城內。循着腦海中的記憶,他竟是一路朝着某個方向行進。

他並非是去靈藥總盟,如今靈藥總盟的最高掌權人夏振已經去往帝都替他籌辦煉天靈壇大賽的資格,短時間內是回不來的。既然夏振不在,那靈藥總盟內他也沒有熟悉的人,所以他選擇另一個地方!

能夠有足夠的勢力,幫他找到小夢線索的一個地方!

正是北關府城,林家!

還記得上次林隕拒絕了林家家主林文海的提親,雙方鬧得不歡而散,林隕也就此離開了林家。之後,他便是遭遇了火狼幫毒牙的刺殺,起初他還以爲這場刺殺是林文海懷恨在心,暗中授意的。但隨着時間的逝去,他才從漸漸確認了其實火狼幫的人是受了趙峯的僱傭纔要殺他。

這跟林文海沒有半點關係。

不過即便如此,林隕也確信林家人肯定不想再看見自己。畢竟自己當日如此不客氣地駁了對方的面子,人家不派人來對付他,就已經算是寬宏大量了。

“又來到這裏了。”

來到熟悉的林家大門口,林隕嘴角不禁露出一絲緬懷的笑意。當日他身受重傷差點死在街上,若不是被夏振救下安置在林家休養,恐怕他早就死在趙峯手下了。

“嗚嗚~~”

魔虎小冰又忍不住探出小腦袋,好奇地打量着周圍的一切。

不出意外,它的小腦袋又被林隕按了回去,呵斥道:“給我聽好了,等下不準隨便冒頭,要是被人看見你的話,遲早把你弄成火鍋給涮了!”

“喵嗚……”

小冰頓時發出了委屈的叫聲,但它只能乖乖聽話,因爲它害怕這些不懷好意的人類真的會像林隕爸爸說的那樣把它給吃了。

“此地乃是林府,尋常人不得入內!來者何人,報上名來!”

林家守着大門口的僕人厲聲喝道。

“告訴你家主人林文海,林隕前來求見。”

見狀,林隕也不跟這僕人一般見識,輕笑道:“如果你家主人不在的話,那就麻煩通傳一下林嫣然小姐。”

“請稍等。”


那名僕人有些忌憚地看了林隕一眼,後者如此輕易就說出了林家父女倆的名字,顯然是認識那二人的。他只是一個奴僕,生怕得罪了貴客,所以很快就讓人進去通傳了。

不出片刻時間,一道清麗的身影便是從中走了出來,正是神色複雜的林嫣然。


“嫣然小姐,數日不見,可還安好?”

林隕笑道。

“林隕……真的是你。”

林嫣然美眸中有些不安地看着林隕,低聲提醒道:“你怎麼還敢來我們家?難道你就不怕我父親對付你嗎?你當日如此駁他的面子,偌大的北關府城內,都沒有幾個人敢那樣子對他。”

“林隕,你還是儘快離開吧。看在夏大師的面子上,我父親應該不會派人去追殺你的。”

這一番好心的提醒,讓林隕有些感慨。

他還真沒想到,林嫣然作爲當日被拒婚的對象,居然對他這個始作俑者沒有半點的恨意?如果林嫣然真的恨他,就不可能會說出這種話了。

看來,這林嫣然的心地還是比較不錯的。

只可惜……她跟林隕註定是不可能的,林隕也絕對不會答應林文海的要求,入贅林家。

“嫣然小姐,當日之事,實屬在下不知好歹,還請你不要放在心上。”

林隕歉意道:“不過我今日找令尊,確實是有要事相談,多謝儼然小姐的好意了。”

“既然如此,那就隨我來吧。”

聞言,林嫣然輕嘆一聲,也沒有再次勸說。

她對林隕的感情其實是很複雜的,一方面,他對年少有爲的林隕或多或少都有一些好感,否則當日也不會默認林海文的提親行爲。另一方面,她又有些暗惱林隕當着父母的面拒絕娶她的行爲,這對於一個未出閣的姑娘而言,無異於是一種羞辱。

不可否認,她當日的確是有些恨林隕,只不過隨着時間的流逝,她就漸漸想通了。在她的印象中,林隕不是一個喜歡撒謊的人,或許林隕真的早有婚配,這纔不得不拒絕她。

她林嫣然雖然會爲了拜入夏振的門下用上一些小心思來獲得夏振的人情,可本質也談不上有多麼地壞。至少,她覺得自己現在已經不再恨林隕了。

在林嫣然的帶路下,林隕再度來到了林家的正廳內。

只見那主座之上,神色陰沉的林文海早已等待多時,正死死地盯着他。一股強大的威壓,從林文海身上釋放出來,朝着林隕一人鎮壓而去!

他這是在給林隕下馬威!

“靈臺境巔峯!”

wWW◆ t tkan◆ C 〇

林隕暗道。

這林文海的修爲比他想象中的還要強大,不過光憑這點威壓就想讓他出醜,確實是有些小瞧他了。要知道,以他如今高達2000數值的精神力,恐怕就算是仙府境強者的威壓都未必奈何得了他!

更不用說是林文海了!

“林家主,數日不見,威嚴依舊。”

只見林隕臉上帶着輕鬆的淡笑,順勢就坐在了椅子上,他的姿態看上去輕鬆寫意,竟是完全沒有受到半點的影響。

“好小子,只是突破了苦海境居然就能無視我的氣息威壓……”

林文海低喝一聲,道:“玄月宗的姑爺,果然不同凡響啊!”

他早就派人打聽過林隕的身份,當他得知林隕和秦雨瞳合力斬殺石宣這位道臺境強者時,不可否認,就連一向淡定自若的他都忍不住被震撼到了。

原本,他的心裏還有些不相信傳聞的真假,可今日一看,恐怕並非是空穴來風。

林隕比他想象中的還要厲害……

“林家主謬讚了,小子只是一介後輩,又怎麼能入林家主的法眼呢?”

林隕謙遜道。

“少廢話!”

誰知下一刻,林文海冷笑道:“我可沒有興趣跟你客套,如果不是看在夏振大師的面子,我早就將你趕出去了!趁我今天心情還不錯,你還是自行離開吧,休要讓我派人趕你。”

“林家主何必如此大的火氣,我今日可是有一筆交易要跟你談的。”

面對態度如此強硬的林文海,林隕卻是不慌不忙地笑道:“還望林家主冷靜一點,千萬別錯過了這筆可能會讓您後悔的交易。”

“就憑你?也敢口出狂言?”

聞言,林文海眼中毫不掩飾自己的不屑之色。

他當然知道林隕是一位天才無比的四品靈藥師,未來的成就不可估量。可他林文海也不是那種不要臉面的人,之前都已經被拒絕過一次了,自然不會再把臉貼上去給對方打一次。

他也算是想通了,天才靈藥師又能如何?

只要還沒真正成長起來的天才,價值其實也就那樣而已!

相比四品的林隕,早就成爲六品靈藥師的夏振顯然更讓林文海重視,畢竟誰也不知道林隕何時纔會成爲六品靈藥師,而且考慮到林隕身份的特殊,甚至能不能安然活到那個時候都是未知數。

既然如此,林文海自然是要選擇擺在自己面前最爲實際的利益! “林家主的意思是我不夠資格嗎?”

林隕微微一笑。

“是又如何?”

林文海嗤笑道:“就算你是最年輕的四品靈藥師又能怎樣?像你如此囂張跋扈的性子,真能活得長久嗎?火狼幫雖然是一個不算大的勢力幫派,但你真的知道火狼幫幕後的背景嗎?年輕人,什麼事情都不懂,是很容易把自己送上絕路的。”

他這話並非是空穴來風,而是他深知林隕當日殺得火狼幫大面積傷亡的事情。在他看來,像林隕這種囂張的年輕人,極有可能會提前夭折,就算再天才又能如何,活不下去終究只是一場空。

“是嗎?”

林隕輕鬆地拿起一杯香茗品嚐,低聲笑道:“如果我告訴林家主,其實我並不是四品靈藥師,而是六品靈藥師的話,林家主是否會改變態度呢?”

“就算你是六品……”

聞言,林文海下意識地擺了擺手,可是很快的他就察覺到了不對勁,眼中充滿了震驚,驚呼道:“等等!你剛纔說什麼?!”

“我說,其實我是六品靈藥師!”

林隕一字一句地道。

“胡說八道!”

林文海先是一怔,旋即怒道:“無知小兒,你以爲我是這麼容易就能欺騙的嗎?”

“欺騙?林家主說笑了。”

聞言,林隕神色淡然地從懷中隨意拿出幾個小瓶子,將其扔給了林文海:“林家主,看看這些到底是不是六品丹藥。”

這些丹藥是他事先讓系統煉製好的六品丹藥,目的就是爲了當做此次跟林文海交易的籌碼。

“竟然真的是……六品丹藥!”

林文海雖然不是靈藥師,但他的眼力不會差,尤其是當他看到這些丹藥上都擁有着完整的六道丹紋,他心裏更是被震撼地無以復加。

難道這些六品丹藥真是林隕煉製出來的不成?

他和夏振都看走眼了?

“我知道,就算我拿出了六品丹藥,林家主也未必會相信我是六品靈藥師。”

林隕輕笑道:“不過沒關係,我隨時都可以去靈藥總盟認證我的身份。只要林家主一句話,我現在都可以去。畢竟我在靈藥總盟掛名的只是四品靈藥師身份,也是時候該去更正一下了。”

“這小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