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肖雅呀,我是謝素雅,你的事兒笑語都跟我說了,謝謝你的好意,他已經在我們這兒找了工作。”

“啊……是嗎……恭喜……”

對方把電話掛了,看得出掛的迅疾,掛的傷心,掛的無可奈何。

“你這麼打電話會不會傷了人家?”

聞人笑語搖搖頭。

“我不傷了她,你得給人家跑了,還得傷了我。”

“我跑哪去啊,在這兒也找不到工作。”

“去雲橋試試,我與你做伴兒去。”

“還是我自己去吧。”

“我給你做伴兒吧,壯個膽兒!”

超幻想大爆炸 ,兩個人結伴去了雲橋。雲橋的大門是敞開的,不時有幾個新老師去應聘。

門口一個指示牌:應聘的老師,一律到教導處報到。

聞人笑語和謝素雅進去,看見一個五十歲上下,雷公嘴,戴着一副眼鏡,表情很嚴肅,好像陰天似的。

“你倆誰報到!”

“我……我……我……”

“填個表!”

他把表格向前一甩,那張紙隨風飄揚,捲到了地下。謝素雅鳳眉倒豎,向前一挺身,剛要張口,被聞人笑語拽了回來。

聞人人笑語填完表格,雙手恭恭敬敬送上去,鞠躬出來,也沒見那人笑容。


“怎麼那人這麼差勁,什麼態度?”

謝素雅餘怒未消。

“比那個姓曹的強多了,是不是也要……”

“要個屁,不慣他那個毛病!”

兩個人正說着,一個與他們年齡相仿的年輕人湊了過來,一米八左右,白白淨淨的,玉樹臨風,相貌堂堂,他笑着說。

“那個校長挺橫的,都不正眼看人!”

“我還以爲只對我們呢,原來對你也是那樣!”

“上午一個女的叫從容,都被他訓哭了!”

“那麼厲害!”

“可不是嗎,你們誰應聘?”

“我!”


聞人笑語指了指自己。

“我叫夏園,東夏村的,你叫什麼名字?”

“聞人笑語!”

夏園愣了一下,聞人笑語就把自己的籍貫、學校說了一遍,三個人很投機,閒聊了起來。

到了試講那天,聞人笑語抽了籤,先是五分鐘的自由發揮時間,然後講課,抽的是《故鄉》。

下面沒有學生,坐了四五個領隊和老師,後來才知道有戎師友、喻言美、那國強、武有成及另外一個語文老師。

“魯迅,偉大的無產階級文學家、思想家、革命家……”

聞人笑語講課的時候,喻言美表情始終嚴肅,嘴撅的好像能拴一頭驢。

戎師友很和藹的盯着他,使他感到很溫暖,他覺得有點像金俊傑。

只不過比金俊傑年輕英俊,比他個子高!

“我的講課結束,謝謝老師!”

聞人笑語吸取了教訓,不再多說一句話。

戎師友和藹地看着他,沒有說一句話。

過了幾天,他接了一個電話,雲橋那過強打來的:”是聞人笑語嗎,學校讓你來一下!”

“電話裏說什麼?”

謝素雅問。

“什麼也沒說,只是讓去一下!”

“八成有戲!”

她總是很自信!

去了雲橋,這次是那國強接的。

“你叫聞人笑語?”

“嗯!”

“西京師大畢業的?”

“嗯!”

“擅長?”

一說擅長,聞人笑語緊張起來,是不是又讓去蓋章,或者莫須有什麼的。

“寫作,曾任師大編輯!”

“戎校長說見你!”

聞人笑語心跳加速,感覺小心臟跳出來似的!

他走進校長辦公室,辦公室的門開着,戎師友在翻閱着什麼,看見聞人笑語過來,忙招呼着:“坐,請坐!”

“我還是站着吧!”

“站着的客不好招待,請坐!”

聞人笑語還是慈和地看着他。

“西京師大的高材生,本能留校任教,卻選擇我們這個小地方,到底圖的什麼?”

聞人笑語看了看戎師友,不知道說什麼,怎麼他對自己瞭解的那麼清楚!

“講課講的挺好,就是有點兒緊張,以後教課的時候,一定要看學生,要用眼睛和學生交流。”

“校長,我應聘過了嗎?”

“彆着急,先聽我說完。再一點,當踏上講臺的那一刻,一定要滿懷信心,聲音洪亮,氣場要壓過對方……”


聞人笑語覺得又完了,提了那麼多的缺點,一個優點也沒有說。

“整體上你的講課還是滿意的,看得出你是一個好老師。還有一個小姑娘給你寫了推薦信,魅力還挺大的。”

聞人笑語能聽得出自己過了,他有點不相信自己:“校長,我過了!”

戎師友點點頭,聞人笑語已經語無倫次了:“校長,今晚吃個飯吧,叫幾個領導!”

他真想上去擁抱一下戎師友,他總覺得,不請客好像欠缺點什麼。

“不了,沒那麼客氣,以後努力教書就是了。”

回家的路上,聞人笑語把車兒飛馳,告別了黑暗,暖風吹來,洗滌了一切憂鬱。

“肯定是過了。”

聞人笑語的歡欣是瞞不住的,謝素雅一看就看了出來。

“戎校長對我的課評價很高,你的那封推薦信也起了作用。”

“什麼推薦信,我沒有寫過呀!”

“那是誰寫的,誰那麼好心,爲我寫了一封推薦信,莫非是錢楓老師?”

聞人笑語發誓,士爲知己者死,女爲悅己者容,要努力教書,不辜負戎師友的賞識。

聞人笑語全心全意撲入到教學之中,三年的時間很快,那年畢業,他們班有十幾個考上月城中學,考一中的一半以上。

語文平均分全縣第一,超出爾格鎮中二十多分。

校長很高興,請他們吃飯的時候,爾格鎮中的後校長也去了。

“哪個是聞人笑語?”

聞人笑語恭敬地站了起來,看後校長喝酒的時候,紅光滿面,皮鞋擦得鋥亮,就是衣服有點兒上下不協調。

“你本該到我們學校的,就是那天說錯了一句話,沒有要你。”

聞人笑語沒有說話。

“你說睡醒了沒有,把我惹毛了,你的課我就沒有聽。現在去吧,破格要你。”

戎師友也站了起來。

“人家說錯了一句話,你就把人才拱手讓給了我們。現在又想要回去,都成了你的了,喝酒。” 後校長那句話,使聞人笑語更義憤填膺了,回去根本不可能,這隻能激勵他更加努力工作。

到第四個年頭,也是閒歇着的時候,戎師友對聞人笑語說。

“你剛來的時候,靦腆的跟大閨女似的,膽子又小,還不如一個女孩子,給你寫了一封推薦信,好幾頁!”

休夫成癮:王爺太流氓 戎校長,那封信不是謝素雅寫的?”

“不是,也帶一個‘雅’字 !”

聞人笑語的眼淚瞬間流了下來,他知道是肖雅寫的,一個默默喜歡他的女孩子。

他們結婚那年,肖雅寄來五百元錢,而她結婚的時候,他竟然沒去。


學校蓋圖書樓的時候,資金緊張,肖雅一次性捐款一百萬,還是那次,兩家在一起聚過一次。

謝素雅說:“後悔了吧,你家那個肖雅,到現在還忘不了你,你應該生活在古代!”

“爲什麼?”

“你可以把肖雅娶了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