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早上起來,好舒服啊。”

姬舞璇走到湖邊俯下身子一邊用涼水洗着臉,一邊看着自己昨天晚上的傑作。

只見一個人被扒光了衣服,僅留有一條褲頭,被綁在湖中央的一顆大樹上面,嘴巴也被一團黑色的彷彿是襪子一樣的東西堵着,不能說話,只能一臉可憐巴巴的對着姬舞璇發出嗚嗚的求饒聲響。

那不正是沐青羽嗎。 烈日炎炎之下,三個行爲有一些古怪的身影頂着灼日,行走在大路上,過往同爲趕路的人看到這三人無不驚奇的側目觀瞧一會。

沐青羽因爲天氣太熱伸着自己的舌頭,無精打采的拿着一片芭蕉葉子,輕輕來回向前煽動着。

而姬舞璇則是一臉春風得意的手中拿着一片垂下的巨大荷花葉子當做遮陽傘打在頭上,另一隻手則是拿着一個野果子在一邊美滋滋的享用着。

沐青羽不斷的喘着粗氣,感覺肺子裏現在如同着火了一眼,看着一旁的姬舞璇手裏的果子,不由的嚥了口口水道:

“小舞大人,我這都給你扇了一天了,咱們是不是該休息一會了,勞逸結合一下,也讓我吃個果子解解渴呢。”

姬舞璇白了沐青羽一眼道:“哼,可是你自己答應要給我當一個月的跟班,每日給端茶倒水捏腳捶背,我才放了你的,想說話不算數嗎,菊花熊貓。”

“嚕嚕嚕。”菊花熊貓低吼了兩聲,手中拿起自己香蕉大棒直接向沐青羽的屁股上桶去。

“哎呦。”沐青羽怪叫一聲,再也不敢偷懶,用力的煽起扇子來。

沐青羽狠狠的看了菊花熊貓一眼,心中獨自嘀咕道:

“好你個無情無義的東西,枉我和你稱兄道弟,卻沒有想到你居然這樣對我,我沐青羽陰溝裏翻船認栽了,但是你等着的,菊花咱倆這事沒完。”

“嚕嚕嚕。”菊花熊貓自然是看出了沐青羽的心思,大臉上露出了詭異的微笑,手中的大棒直接向沐青羽的要害處戳去。。。。。。。

又趕了五天的路,這三人才來到九龍郡,這幾天可是苦了沐青羽,每一天不但要給姬舞璇煽扇子躡足捶背,還要照顧她一切生活起居,包括端夜壺,倒洗腳水。

但這都不是最爲要命的是,最要命的是居然每日還要受到菊花熊貓的欺辱,被它不斷用各種行色各異的變態手段折磨着, 總之沐青羽現在的日子也只能用一個詞語來形容,那便是苦不堪言啊。

高高的城門上,盤踞着九條栩栩如生形態各異的金龍浮雕,而九條金龍的中央處,正刻着九隴郡三個刀劈斧砍的大字,據說那是軒轅王朝的創始者,皇帝所留下的。

行走在九隴郡其中,欣賞着九隴郡着一座古城的喧囂與繁華,沐青羽也是不由被這座城市的獨有風情所感染者,一座城總是有着一些故事,這九龍郡也不例外,九隴郡被稱作星辰界的四大城市之一,其地位絲毫不低於白雲城,甚至有一些則是比之更強。

軒轅王朝起初的建立便是在九隴郡這裏開始的,後期軒轅王族因爲開發出了更爲繁華的城市,才遷都進入王城麗都。

但是九隴郡卻沒有因此而荒廢過,它如同一位高高在上的王者在星辰界當中代表着力量和權力,並帶着自己獨有的榮耀的光環而活躍在星辰界當中。

姬舞璇被四周喧嚷的市集吸引着,走走這,看看那,也是心甘情願的掏出着自己的荷包買着一些沒用的東西。

沐青羽聳了聳肩膀,開始計劃着自己將要辦的事情,來到九隴郡是要辦兩件事情的,其中一件是要進入獵人公會考取駕照,另一件則是想辦法籌集到兩萬快赤紅刀幣來,用來購買黑金。

以自己現在的實力考取獵人執照並不是太困難,這件事並不難辦,但是如何讓自己快速的賺到兩萬的赤紅刀幣這個問題可是難倒了沐青羽。

沐青羽嘆了口氣,還是先去獵人公會吧,聽說領取一些困難的任務可以獲取較爲多的報酬,去碰碰運氣,說不定自己就可以快速的賺到錢呢。

叫上一旁興致勃勃的姬舞璇,一番和路人問路之後,沐青羽也終於找到了獵人公會。

獵人公會由一座造型樸實無華的原型建築高塔建成,門口並沒有人把手,過往出入的人倒是很多,看來這裏也是符合獵人們的一個特點自由無拘束。

沐青羽也開始感覺這裏比較的親切,進入獵人公會內部,居然發現這裏是一間酒館,裏面不少身穿着各色服裝的獵人們在彼此交談聊天。

“我們是不是進錯地方了,這裏怎麼看都感覺不象是獵人會館啊。”姬舞璇一道。

突然一個友好的女子聲音傳了過來。


“兩位歡迎進入獵人會館有什麼事情嗎,這裏是待客大廳,請問有什麼幫助的嗎。”一個女僕打扮的漂亮少女對着沐青羽打着招呼。

沐青羽細細打量着少女,只見這女孩容貌屬於中上等的姿色,體態勻稱,穿着一件黑白相間的小短裙,兩條粉嫩的大腿也露了出來,在暗淡燈光的照射下,散發着充滿誘惑的氣息。

沐青羽嚥了口口水,這女孩卻是自己喜歡的類型,正在想着如何要和她搭話,卻感覺腰間一痛,回頭一看姬舞璇正是一臉憤怒的蹬着自己。

沐青羽咳嗽一聲道:“我是來考取獵人駕照的,哦對了,我這裏有一封書信,你可以幫我轉達給你們的會館會長嗎。”

“給會長的信?考執照?”少女有一些疑惑的看着沐青羽,獵人執照的考取方法可使極爲苛刻的,這樣一個孩子怎麼可能考的上,難道這個孩子和會長大人有什麼關係嗎。

食物鏈頂端的女人[娛] ,便點了點頭,拿着信件消失在了兩人的面前。

目送着那少女離開,一個粗狂的聲音突然從一邊傳了過來:“呦,少年,當心自己的兩雙色眼瞪的太大掉在地上。”

沐青羽轉頭一看,只見是一箇中年的男子正站在調酒臺上邊弄着手中的酒杯,正一臉笑眯眯的看着自己。

“哼,讓你看,我踩。”姬舞璇聽了有人這樣說,更加憤怒的一腳狠狠的踩在了沐青羽的腳上,將沐青羽踩的嗷嗷直叫。

那酒臺男子看着這打鬧的兩人,哈哈大笑道:“兩位真是風趣的很,好久沒見到這麼有意思的年輕人了,過來我請你們兩人喝上一杯吧。”

姬舞璇一聽有人請自己喝的東西,趕忙跳上了酒臺上面的作爲上一臉期待道:“大叔,你要請我們喝什麼好喝的東西呢。”

“哈哈哈,小丫頭真有意思啊,來大叔,請你喝彩虹果味酒。”酒臺男子微笑道。


“大叔,小舞喝不了酒的,給她換點別的吧。”沐青羽坐在姬舞璇的身旁關切道。

“沒關係的,果酒而已,不像咱們男人喝的白酒,你放心吧,我是不會灌醉你那小媳婦的。”酒臺男子着兩人調侃道。

“大叔你說什麼呢,他不過是我的。。。。。。。。僕人小弟而已,我們並不是那種關係。”

姬舞璇連忙臉紅着解釋道,儘管這樣也隱藏不了此時她嘴角的一抹幸福的笑意。

“哦,是嗎,那就是我看錯了,這樣也好,我看這小夥子好像對我們家的莉莉很感興趣啊,是不是有點喜歡她啊,要不要我給你們搭搭線啊。”。酒臺男子眉毛一挑道。

“莉莉?你剛纔和我說話的那個女孩嗎。”沐青羽道。

“對啊,我是那個孩子二叔, 掌中嬌娘 ,你們就叫我黎叔好了。”黎叔道。

“不行,黎叔,我不許你給他們兩人搭線,決不允許。”姬舞璇在一旁氣鼓鼓道。

“哦,你不是說和這個少年不是那種關係嗎,那你怎麼又來管我給他搭線了呢。”黎叔微笑道。

“我我我。。。。。。。。”姬舞璇也是被一下問的說不出話來,值得羞紅了臉大口咕咚咕咚喝着黎叔遞給自己的果酒。

“咳咳咳咳。”沐青羽咳嗽一聲幫助姬舞璇化解尷尬,轉移話題道:“對了,黎叔,獵人會館怎麼建成這樣啊,這裏怎麼看都不象是獵人會館,剛纔來的時候我還以爲這裏是一間酒館呢。”

“呵呵,看來你也是初次來到這裏也是沒見過獵人的會館吧,全國的獵人會館一同百十餘家但是也僅有我們這一家會館是以這種風格建立起來的,這是我們會長的意思,因爲他本來就是一個不受拘束的人,所以辦事情也是如此,而且少年你知道嗎,這個會館裏的酒水全部都是免費的,不過這裏只面對獲得獵人駕照的人才會有這樣的優惠。”

黎叔臉上充滿了自豪道。

“那這些酒水的錢,是由誰來拿呢。”沐青羽疑惑道。

黎叔神祕一笑道:“應該是由會長拿的,因爲獵人的總工會是不可能拿出這樣一筆錢給我們喝酒的。”

沐青羽打量了一下會館的四周,這裏過來的喝酒的人很多,估計每一天會有上千人來這裏蹭酒喝,看來這間會館每天光是酒水這一塊開銷也是不小,但是究竟是什麼樣的人會建立起這樣一間會館呢,沐青羽也開始對這個會館的會長有一些感興趣起來。

黎叔突然道:“對了少年,還沒有問你,來這裏是來幹什麼事情的呢,是來找人,還是來僱傭任務的呢。”

“嗯,我是來考取獵人駕照的。”沐青羽道。

“什麼?”黎叔臉上一陣驚訝,手中的酒杯也直接脫手而出掉在了地上。 黎叔的這一驚訝的動作也招來了不少喝酒聊天的獵人們的注目。

沐清風看着黎叔的樣子有一些疑惑道:“黎叔你怎麼了,怎麼會這麼驚訝呢。”

“孩子,你現在有多大?”黎叔有一些奇怪的看着沐青羽,壓低聲音道。

沐青羽撓了撓頭道:“十六歲啊,怎麼了。”

“你才只有十六歲,就敢來考取獵人駕照?”黎叔道。

“怎麼了,難道有什麼不妥嗎。”沐青羽道。



“哎,你還太小了,應該過個兩三年在來,要知道獵人駕照的考覈是極爲嚴格的啊,而且是不允許未成年人來考試的,你當心被他們給趕出去啊,那樣的話,可就糗大了。”黎叔搖了搖頭道。

“不要差兩年麼,有什麼問題嗎。”姬舞璇道。

“那可不一樣,美食獵人注重的身體的修養與訓練,人在十八九的時候也正是人的身體真正成熟的人,而十六歲的時候正是人身體還在發展的時期,力量和體力還沒有到達真正的黃金時期,所以一般是不會有人在十八歲之前來考獵人駕照的,而且在考試之前都會進行一個體檢的考覈,記錄下每一個獵人的戰鬥特長特點,以你現在的身體條件來看,別說是之後的考覈的,就連體檢最基本的這一關都過不了。”

黎叔道。


沐青羽點了點頭,也明白了李遙讓自己來這裏考覈的目的,看來就是爲了讓自己逃避開這個考覈,進入之後的測試。

“哎,孩子你還是別去考覈了,去了也沒用,先暫時離開,然後過兩年再回來考覈也是可以的。”黎叔在一旁好心道。

沐青羽搖了搖頭道:“沒關係的黎叔,我人都來了,怎麼也得見識一下是怎樣的體檢吧。”

黎叔剛要開口在勸勸沐青羽,之前幫忙沐青羽傳送信件的莉莉卻是從一旁焦急的來到了沐青羽的面前。

“會長有請,你跟我走吧。”莉莉氣喘吁吁道。

會長?

黎叔聽到了莉莉的話,不由的一愣,有一些驚訝的看着沐青羽。

“我知道了,謝謝你莉莉。”沐青羽微笑道。

“咦,你怎麼會知道我的名字呢。”莉莉驚奇道。

“是這位大叔告訴我。”

沐青羽對着一臉驚訝的黎叔點了點頭,就跟在莉莉的身後離開了。

望着沐青羽離去的背影,黎叔不可思議的用自己的手掐了掐自己的大臉道:

“我剛纔是不是聽錯了,會長居然會見這一個小孩子,而且這個孩子還未成年就敢來考獵人接招, 今天真是怪事多磨啊。”

“對了小姑娘你知不知道,他到底是什麼人,有着什麼特殊的身份嗎。”

姬舞璇甜甜的笑道:“大叔你再請我喝一杯彩虹果酒,我就把我知道的都告訴給你。”

沐青羽跟在莉莉的身後,從後面看着莉莉背後那一道優美的曲線,以及那隨着走動所來回搖晃的臀浪乳波,不由的感覺身體有一些燥熱起來。

自小生活在喵喵村裏的沐青羽也是很少可以看到莉莉這樣體態豐滿勻稱的女孩,所以這一次也是特意跟在了莉莉的身後,大飽了一下眼福。

‘“小弟弟,你在看什麼。”莉莉自然是感覺到了沐青羽那一道道灼熱的目光,雙眼幽怨的向沐青羽看去。

沐青羽有一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裝出一副純情的樣子道:“姐姐你好漂亮啊,我一時看的有一些入神了而已。”

試問有哪一個女人會討厭對於自己的奉承與讚美呢,莉莉被沐青羽一副憨厚的樣子逗的一陣歡喜,身形優美的雙峯也跟着風吹楊柳般的擺動了兩下,這個時候沐青羽也趕忙偷偷的喵了一眼。

“呵呵,人小鬼大,你還小,又哪裏知道什麼叫做漂亮呢。”莉莉摸了摸沐青羽腦袋微笑道。

“總之姐姐就是我所看見的最漂亮的人。”沐青羽一臉討好的道。

“你啊,嘴這麼甜,長大了一定是個禍害,不知道要有多少女孩子,要被你這張嘴給騙到。”莉莉半開玩笑道。

兩人邊說邊笑着,穿過樓梯,沿着閣樓莉莉也將沐青羽帶到了一件裝修古樸門外,她在門口小心的敲了兩下才柔聲道:“會長,人我已經給您帶到了。”

“嗯,讓他進來。”一個老年人的渾厚聲音也從屋內穿了出來。

莉莉點了點頭,不忘在一旁小心的好心囑咐道:“小弟弟,一會進去的時候,說話還是小心點的好,我們會長的脾氣不是太好。”

“知道了姐姐,咦姐姐你看那有一隻會飛的小豬。”沐青羽突然驚奇的指着一個方向道。

“什麼,會飛的小豬。”莉莉趕忙向沐青羽指向的方向看去,沐青羽也就趁着莉莉分神的這個瞬間,左手已經毫不猶豫的向莉莉的翹臀上摸了過去。

“啊。”感覺到了自己臀上憑空多出的一隻手,莉莉不由的想要尖叫一聲,值得用自己的雙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有一些懊惱道:“你幹什麼。”

“噓,別出聲,弟弟也是在給姐姐上一堂課,以後一定要小心那些花言巧語口蜜心劍的男子,嘿嘿,姐姐,再見了。”

惹火農女:狼性夫君太凶猛 ,推門進入了房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