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哈哈!”我看到何韻可愛的樣子不由得會心一笑。“放心吧,那傢伙以後不會再來騷擾你了。”

……

教室外面,李小剛“嗖”的一下站起身,身上沒有一點灰塵。

“老大,你沒有事吧?”兩名小弟問道。

“憑他們,還傷不了我。”李小剛滿眼的憤怒。“剛纔是我大意了,那個犯人身上沒有任何真氣波動,誰料力氣卻是那麼大。”

“這幾個螻蟻,真是無法無天了!”猥瑣的小弟道。

“放心,今天放學,我會讓他們好好爽一爽。”李小剛陰沉着臉笑道。“媽的,真是虎落平陽被犬欺。”

“哼,憑老大心動後期的實力,即使是在修真界也是年輕一輩的高手,這幾個螻蟻,還真是不知死活。”另一個小弟也是說道。

“走吧,先出去吃個飯,待會兒放學在門口攔住他們。”李小剛揮了揮手,兩名小弟便跟着他出了學校。

……

他們幾人的對話我當然是能聽到的,只不過我聽了之後也是有些驚訝,沒想到這個李小剛還不是普通人,而是來自修真家族的人,自身都擁有心動後期的實力。

不過即使他再牛逼,在我這個高級魔法師面前也就是個渣渣。所以,李小剛的話我並沒有放在心上。

和何韻親密無間了一早晨,弄得這小妮子上課也沒有認真聽講,光顧着和我玩拉手親臉的曖昧遊戲了,尤其是聶老師的課,我直接把手伸進了何韻的上衣裏,頓時何韻便大羞,鬧了個大紅臉之後說什麼也不和我玩了。

放學之後,我便對安庫揮了揮手,他看到之後便跟在我和何韻的後面,何韻看到後不由得奇怪的說:“難道你和這位新同學很熟嗎?”

我笑着說:“其實這位同學是我的打手,先前沒有告訴你。”

何韻聽後表示無語。

出了校門,我正打算去開車的時候,便看見李小剛和他那兩個小弟站在那裏,冷冷的盯着我。

我見狀就當做沒看見的樣子走了過去。

隨即,李小剛便說道:“怎麼,聶翔同學,你想一走了之麼?”

我聽後指着自己說:“你是說我?我有什麼不能走的?”

“呵呵。別他媽裝蒜了,直說了吧,我今天想要揍你。”李小剛指着我說道。

我聽後翻了翻眼睛,說道:“讓開,我沒時間跟你在這裏廢話。”

李小剛聽後不由得嗤笑道:“怎麼,怕了?在學校的時候你怎麼膽子那麼大?我告訴你,今天你是走不了了!要想走可以,跪下,把我的鞋舔乾淨再走。”

安庫聽後便對我說:“喂,你和他廢什麼話?”

於是我便揮了揮手:“好吧,下手不要太重了。”

安庫聞言,便是擼起袖子走了過去,說道:“你個傻逼,這是來找打嗎?”

李小剛看到之後,連忙運轉起了自身的功法,用真氣護住了身體。

安庫見李小剛的身上閃着淡淡的藍光,便不再廢話,直接是一拳砸了過去。

李小剛見狀並沒有動,而是直挺挺的站在那裏,等待着安庫的拳頭過來,似乎對自己的護體真氣非常有信心。

“砰。”

一聲悶響過後,李小剛被安庫一拳打退了五六部,嘴角還溢出了些許血絲。

我見狀心裏暗笑,真是個腦殘,安庫再怎麼說也是greed,實力都快比上渡劫期的高手了,你一個心動後期就想硬抗人家的一拳,雖然安庫這一拳只用了一成多的實力。 李小剛眼神中閃過了一絲驚異,他原先以爲先前被安庫扔出去只是自己沒有注意而已,誰料到根本就不是那麼回事!難道說……安庫是外家高手?

李小剛的兩個小弟也是瞪直了眼睛,一向是打遍同級無敵手的李小剛,今天竟然會被一個身上毫無真氣波動的普通人給一拳擊退?

此時的李小剛心中也是一凜,隨後皺了皺眉,問道:“敢問你是哪個家族的人?”

“聶家,有沒有聽說過?”我玩味的回了一句。

“聶家?”李小剛皺眉,沉吟了片刻,他並沒有聽說過修真界有聶家這個家族,於是問道:“不知聶家家主的大名是?”

“就是你老子我,聶翔。”我淡然的說道。“安庫,打斷他一條腿!”

安庫聽後直接就衝了上去,趁着李小剛不備,狠狠的出腳,踢在了李小剛的小腿上。

“嘎嘣。”


骨頭斷裂的聲音響起。

“啊!!”接着便是李小剛的慘叫聲。

我走過去對着滿臉扭曲的李小剛說:“這是一個教訓,以後你如果再敢來騷擾我老婆,我就打斷你兩條腿。”

於是對着安庫揮了揮手,上了車,一溜煙的開走了。

李小剛雖然腿骨已經斷了,但是身爲修真者,他的忍耐力非常強大,此時的他已經將真氣調入腿部進行療傷,所以沒有先前的那麼疼了。

“你們兩個廢物,還不快揹我上車!”李小剛吼道。

“是……是!少爺。”兩個小弟誠惶誠恐的將李小剛扶上了車。

坐在車上,李小剛想了想,便拿出手機撥了一個號碼。

隨即,電話那頭響起了一箇中年男人的聲音:“小剛啊,是不是錢不夠花了?今天難得想起來給老爸打電話啊!”

“爸,我的腿讓人給打斷了。”李小剛眼中閃過了一絲怨毒。

“什麼!”那頭的中年男人一聽,立刻不淡定了。“你的腿斷了!?難道你惹上什麼高手了麼?”

“不是,是我們學校裏的學生。”李小剛說道。

“別開玩笑了,你是我們李家年輕一輩的頂尖高手,小小年紀就有心動後期的實力,學校裏的凡人怎麼可能傷的了你?”中年男子聽後如此說道。

“這是真的。”李小剛無奈的說道。“你幫我查查聶翔這個人,看看是不是哪個家族來俗世生活的公子,今天,是他的手下把我打傷的,那個人身上沒有一絲真氣波動,僅僅是依靠肉身的實力!”

“什麼?”中年男子心中一凜,心裏頓時冒出了一個念頭:頂尖外家高手!“好,我給你查查,你先回去讓福伯幫你療傷。”

福伯是李家的管家,也是有着靈寂期修爲的高手,是派來在俗世中保護李小剛的人。

“嗯。”李小剛掛了電話之後便對兩個小弟說道:“走吧,先回去。”

……

回家的路上,安庫說道:“喂,我的徽章不夠用了。”

我聽後問道:“先前幫你搞了那麼多,你已經用完了?”

“嗯。”安庫點了點頭。“我要種幾個yummy幫我收集徽章。”

“你最好收集完之後自己處理了,而且yummy不要讓別人發現了,否則讓媒體或者警方知道了會很麻煩。”我提醒道。

“放心,我只是在夜裏將yummy放出去,天亮之後就收回來。”安庫說道。

……

回到家之後,剛打開門,素楠就直接跳出來抱住了我,我看着她的絕美容顏,笑道:“死丫頭,今天才回來。”

素楠聽後哼道:“人家還不是爲了找你!負心漢!”

“暈!你老爸呢!”我在素楠的小臉上親了一口,說道。

“噢,他在房間裏等你。”素楠說道。“你個壞蛋,下次有那麼危險的事情一定要叫上我,否則,我再也不理你了!”

我聽後笑着點了點頭。

和素楠親熱了一會兒, 我便進了臥室,素攀大叔還是一個鬼魂,此時的他正飄蕩在我的面前,見我進來之後,便滿眼放光的看着我。


“你小子,終於滾回來了,老實說,你去哪裏了!”素攀質問道。


我聽後有些嘲諷的說:“我去哪了,難道您老人家不知道?”

素攀聽後便尷尬的笑了起來,隨即問道:“怎麼樣,任務完成了?”

我點了點頭:“差不多算是完成了吧。”

“現在形勢岌岌可危,百目鬼已經快要臨近安德魯大陸了。”素攀皺着眉說。“究竟什麼時候才能徹底幹掉他們?”

“還得等。”我說道。“這是那個晴人告訴我的。話說你以前怎麼沒有告訴過我,你們安德魯大陸上還有個魔法師叫操真晴人?實力似乎還在我之上?”

“咳咳。你放心吧,他沒有你厲害,因爲你有空間異變術這種逆天神功。”素攀說道。

“好吧。”我聽後翻了翻眼睛。“今天晚上給你煉製肉身。”

素攀聽後立馬激動的不行了:“真的!我靠!聶翔!我太愛你了!”

我聽後一陣惡寒,厭惡的對素攀說:“你離我遠一點。”

“對了,今天我遇到了一個修真者。”我對素攀說道。

“哦?實力怎麼樣?”素攀問道。

“好像是某個大家族的少爺,挺紈絝的,不過實力已經是心動後期了。”我說道。“今天調戲我老婆,讓我的打手給收拾了。”

“打手,你是指那股異常的氣息?”素攀說道。“話說那是什麼人?我怎麼隱隱的感覺有點危險?”

“哦,那是我從其他位面帶回來的,不是人類,屬於一種特殊的族羣,叫做greed,他們通過人類的慾望產生的特殊能量來作爲食物。”我解釋道。“外面那個其實也算是鳥類的祖先。充其量是一隻複合型的鳥而已。”

“哦?!原來如此。”素攀聽後驚異的點了點頭。“大千世界,無奇不有啊!”

“修真界講究的就是實力二字,你現在已經相當於大乘期的高手了,在修真界已經可以橫行無阻,不過我建議你還是多涉及一下這方面,這裏面的好處,是你遠遠想不到的。當年,你老爸就是在修真界獲得了無數的好處。”素攀說道。

“靠,怎麼哪兒都有他!”我聽後翻了翻眼睛,似乎每到一個地方,都是我老爸曾經裝逼的地方! “呵呵,你可是擔負着重大責任的人,說難聽點這是上天的決定,所以爲了使你自己變得更強,唯有什麼事情都要嘗試一下。”素攀說道。

“說的也是。”我聽後點了點頭。“雖然我已經很牛逼了,但是似乎還是沒有我老爸牛逼。”

“那當然。”素攀深以爲是的說。“你小子唯一的缺點就是做事畏首畏腳,沒有一點王霸之氣。”

“艹,我沒有王霸之氣?”我聽後大怒。

“你老婆都差點讓一個心動後期的小子給搶了,你僅僅是揍了他一頓就不追究了?”素攀鄙視的看着我說道。“當初你老爸只是因爲有個人表達了一下對你母親的仰慕之情,你老爸就滅了那個人的家族!連渣都不剩!親戚什麼的也全滅了!”

“我靠。”我聽後差點沒一屁股坐在地上。“這也太不講理了吧。”

“這個世界,就是實力爲尊,你老爸有實力,所以他做什麼事情都是對的,如果他做錯了,請參考前面一條。”素攀說道。

“暈。”我聽後翻了翻眼睛。“這句話真能完美的詮釋我爸爸。”

“這句話是你老爸虐人之前必說的臺詞。”素攀說道。

“讓你這麼一說,我也覺得我自己挺畏首畏腳的。”我沉思了一下說道。“如果那個李小剛再來惹我,我就拿他立威,直接滅了算了。”

“哈哈,這纔對嘛。”素攀說道。“這樣子剛好能裝個逼,對你泡妞也是有好處的!”

“啊哈哈哈!!”我和素攀同時邪笑了起來。

……

李小剛回到家中,管家福伯見到李小剛竟是被扶着回來,立刻感覺到出了事情,於是問道:“少爺,你這是怎麼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