唰!

而就在這一劍平息下來的瞬間,看著眼前根本沒有被撼動分毫的屏障,單心樂卻再次提起了劍身。

轟!轟!轟!

轉眼之間又是三劍落下,威力絲毫不亞於方才的那一劍,但此刻她身上的傷雖然已經好了不少,但接連如此猛烈的催動靈罡,自是令她還未完全癒合的經脈,再度出現了幾道傷口。

在這三劍之後,她便是力竭而向前踉蹌,最終靠在了那屏障之上。

她重新站起來,再次提劍砍去。

但之後的劍,都不再有靈罡加持。

「為什麼啊!為什麼啊!」

為什麼自己日夜盼望的九玄之森最深處,明明就在眼前卻跨不過這小小的一步。為什麼自己的師弟如此拚命帶自己來到這裡,最終卻被這看不見卻摸得著的牆封死了去路。

她口中不斷地喊著,卻並不是在問任何人。

蘇言伸手,抓住了她拿著劍的手。

此刻,她停下了無意義的揮斬。

蘇言明白單心樂此刻想要知道屠殺自己族人的究竟是誰,畢竟他自己又何嘗不是為了這樣一個相似的目的,而闖入了這對於他來說充滿著未知的九玄之森呢?

而就在這個時候,蘇言抬頭,卻發現那一顆星芒離奇消失了,與此同時在二人的身後,蘇言更察覺到了一股莫名的危險氣息,正在從數個方向的陰暗之中逐漸逼近而來。

發現蘇言神色逐漸凝重的單心樂,目光也是向後望去。

當她的美眸掃過後方的時候,幾道森冷的寒風便是吹拂到了兩人的身上,而風波滌盪在那一面無形的屏障之上,瞬間就在屏障之上盪開了好幾道漣漪,逐漸擴張最終相互交疊。

「吼!」

說時遲那時快,正當寒風徹底散盡的瞬間,一道莫約人頭大小的白煙便是伴隨著一道狂躁的吼聲,朝著蘇言與單心樂的方向猛地撲了過來,與此同時一股危機感瞬間自蘇言的心頭湧現。

而這一股危機感的乍現,驚起了蘇言心頭一道波瀾,緊隨其後便是在蘇言還未反應過來之際,自行催動了『妖帝劍心』,頓時一抹劍芒劃過了蘇言手中的木劍,另其手臂瞬間抬起劍身向前一次。

嗤!

利芒一放,隨著一道劍氣掃出而迅速收定,那一縷白煙便是瞬間逸散開來,同時那不斷迴響的吼聲也瞬間平息了下來。

「那是什麼?」

單心樂背靠著屏障,柳眉一蹙,眼神中卻浮現出了驚色。

雖然那一道白色的煙霧已經被蘇言揮散了,但是那自林木遮蔽之下的森寒氣息依舊沒有退去,仍然在朝著兩人逼近過來。

「不知道。」

蘇言搖頭,而他的目光卻死死地盯住了前方,心中的警惕一刻都不敢鬆懈。

方才那一道白色的煙霧,雖然很輕易就摧毀了,但是蘇言依舊不知深淺,並且在那煙霧沖向自己的時候,是他在領悟了『妖帝劍心』以後,頭一次發自內心的感覺到了一種恐懼。

縱然恐懼不強,卻依舊令他十分在意。

「那是怨念堆積而成的靈體,也是九玄之森騙局的一環。」就在此時,未妖的聲音便是突然出現,「催動這些靈體攻擊你們的那位就在屏障之內,只要你擋下之後的三次靈體浪潮,屏障就會因為對方力量耗盡而瓦解。」

「可……」

蘇言聽著她的話,卻終究不能安下心來。

而他才剛要說話,未妖便立刻打斷道:「此刻你只有這一個選擇,對方的目標就是你們兩個人。這些靈體只有純粹的怨念,所以極具攻擊性,你小心些。」

話至此處,蘇言也是下意識地重重捏了捏手中的木劍。

「到底是什麼秘密?」

蘇言又問。

「等你走過屏障,一切都會知道的。」

聲音落下,蘇言的心海之中便再也聽不到未妖的半點聲音,而得到了這樣的回答之後,蘇言也沒有繼續發問,而是將所有的注意力全盤鎖定到前方,同時也是將身形略為壓低了幾分,並且將劍身徐徐抬起,架在身側。

嗚……

片刻的沉寂之後,一道寒風忽然刮過,頓時一股逼人的森冷之氣瞬間灌入了蘇言的身軀,令他的識念逐漸被一種難以言說的恐懼逐漸侵蝕。

「吼!」「吼!」……

下一瞬間,從前方各個方向的林木遮蔽之後,便是響起了無數道如剛才一般的吼聲,回蕩于山林之間就猶如是鬼哭狼嚎一般,若是常人聽聞必定毛骨悚然。

緊隨著吼聲傳來,無數的白煙層層疊疊地,從各個方向瘋狂的朝著蘇言與單心樂的方向撲來,正如同是一群餓了許久的猛虎野獸一般,無比迅猛。

唰!

剎那之間,蘇言眉間一凝,手中的劍身瞬間一轉。

「大千,漫雨剎!」

頃刻之間,早已凝聚於木劍之上的靈罡,便是化為了一道凝實的劍氣,瞬間驚起了數道刺芒掃過了那撲嘯而來無以計數的白煙,出劍的剎那劍氣頓時分化成為雨點一般,瞬間就轟在了那襲來的白煙之上。

劍影不斷在虛空中閃爍,無數的白煙根本無法越過蘇言這道屏障,便是在如雨點般打落的劍芒之中逸散入虛空而重歸於虛無。

後方,看著正在迎擊那些未知白煙的蘇言,單心樂欲要抬劍,但心中被那鬼哭狼嚎的聲音驚起的恐懼,卻令她全身的力量都難以運轉,根本連劍都抬不起來。

她想要幫他,可自己卻太害怕了。

「這樣的人,竟還妄稱師姐……」

她自嘲著,無能為力地看著全力以赴的蘇言。

第一次的白煙浪潮逐漸退去,蘇言手中的劍影,也一點點的放慢了下來,在最後一道白煙消散之後,木劍則是定格在了他的手上。

不過他並沒有放鬆警惕,因為一切都還沒有結束。

正此時,單心樂正在全力消除心中的恐懼,努力抬起她的劍。

「吼!」

很快,第二輪白眼浪潮,再度襲來。

但這一次,吼聲無比雜亂,甚至還透著無盡的瘋狂。

當蘇言抬頭的時候,在他身前的樹木都在不斷地顫抖,而一片葉子也在這震蕩之中脫離了枝幹飄落了下來。

就當葉片落地的時候,蘇言的眼前,便出現了白煙。

但這一次,那白煙是真正意義上如同一片浪潮一般,往上直接蓋過了所有的林木,靠近之時幾乎已是遮住了天空。

「來吧!」

沒有退路,蘇言便是嘴角一勾,以最輕鬆的方式,朝著那白眼浪潮一躍而起。

依舊是先前的那一招,不過其範圍卻比先前要擴張不少,但相對的令蘇言靈罡的消耗也是不斷地加快。

這原本便是第二境地的一招五品武技劍法,此刻隨著範圍逐漸的擴張,如此的消耗也令蘇言的狀況不容樂觀。

嘭!

不知何處來的一股力道,直接是將蘇言逼退出了三丈有餘。

但蘇言並未服輸,操著劍便是再度迎擊而上。

但這第二道浪潮,卻比第一道兇猛得多。

在百密一疏之中,終於還是被幾道白煙衝破了攻勢,在蘇言一時難以防備的一處死角,迅速合為一個整體而朝著蘇言吞噬而來。

剎!

頃刻之間,一道突如其來的劍芒從蘇言身後出現,直掃過那道合體的白煙,直接將之徹底斬碎散入虛空。

出劍之人,正是單心樂。

當即蘇言心下一定,手中的劍勢立刻加開了一籌,而這一次,他便是將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到了每一次出劍之上。

至於防守,他相信單心樂。

這一輪白眼浪潮,足足持續了半刻鐘之久。

當斬斷了最後一道白煙的時候,蘇言的口中已經略微喘著粗氣,氣息已然開始出現了些許紊亂。

「蘇言,你怕么,我們可能要葬身在這裡了。」

單心樂說道。

她並不知道,白煙只剩下最後一輪強攻了,她知道的只有白煙或許會永無休止地向兩人發動攻擊,而兩人沒有如木川華那樣逃脫的手段。

但即使如此,她的語氣中,也沒有了懼怕。

「若命當如此,和師姐死在一起倒也不錯。」

蘇言說道,「不過師姐,我們一定能完好地回到離淵門,相信我。」

此刻,他的眼神無比的堅定。

而在他話音落下之際,幽寂深邃的樹林之中,傳出了一道龐大的啼鳴,隨著幾道巨大的轟鳴聲資源處傳來,自遠處的低空便是越來了一道巨大的白色身影。

這個由白色煙霧凝聚而成的,若山嶺般高大的巨人。

將是屏障之後的那位,最後一輪強襲。 此刻,蘇言手中的劍,已然緩緩抬起。

他的目光直視著前方那若山嶺一般高大的巨人,手中靈罡則是迅速的涌動而出,轉瞬之間便化為了無比凝實的劍氣,盤繞於劍身周圍。

踏!

「大千,漫雨剎!」

短短一息之間一切準備就緒,他腳下便是立刻生起了一股力道,令他全力踏出一步而躍向了那個巨人的方向,與此同時在他手中早已準備就緒的一劍,周側繚繞著的劍氣也是瞬間騰涌而出。

剎那之間,劍影迅速劃過低空。

在貼近了那山嶺巨人三丈的瞬間,凝實的劍氣猛然化作了雨點。

轟!轟!轟!……

蘇言的一劍猛然暴落,無數分化出來的劍氣便如同疾風驟雨一般,瘋狂的落到了那山嶺巨人的身前,如此一劍立刻產生了無數轟鳴聲,回蕩在了近百丈的範圍之內。

但縱使是這樣的一招,也只是轟散了極小一部分的白煙,對於山嶺巨人來說根本沒有造成太大的損傷。

「吼!」

隨著蘇言的一劍落定,山嶺巨人狂然一怒,直接是抬起了粗壯而巨大的手臂向後一揚,緊隨其後便是以極快的速度朝著蘇言的方向猛地錘了過來。

如此一錘,帶起了不少的天地靈氣,化為了一股如翻滾浪濤一般的氣勁,猛然壓向了蘇言。

蘇言見狀,立刻是目光一凜。

腳下步調一動,一道靈罡便是凝聚於他雙腳之上,只見他於虛空踏出兩步,下墜的勢頭便立刻被止住,短時間內懸浮於此處的低空。

緊隨其後的下一瞬間,手中已經走完上一招劍勢的木劍,立刻是向著那一道大拳砸來的方向一挑。

霎時之間,『妖帝劍心』全力運轉。

頓時,在蘇言手中這一劍之上,靈罡瞬間顯現,與此同時那靈罡便是瞬間轉化為了逼人的劍氣,劍勢在這一剎那之間猛然提升了數倍,直逼二品靈劍的程度。

下方,單心樂看著他,粉拳緊握而美眸不斷地顫動著,心中則是被慌亂與不安的情緒充斥著。

轟!

僅僅轉瞬之間,那相當沉重的一拳便是落在了蘇言挑起的劍身之上,而隨著一聲震耳欲聾的轟鳴聲響起,一道狂躁的氣浪便是自那七八丈高的低空席捲直下,縱然是令單心樂都不由得向後移出了半步。

不過如此一拳之下,在第一瞬間雙方的威力幾乎是勢均力敵的,縱使驚起了數丈之內天地靈氣強烈的震動,蘇言在低空之上的位置也並沒有因此而撼動分毫,這巨大的一拳也是被他全力扛了下來。

但雖是如此,山嶺巨人的力量,卻仍然不可小覷。

在全力接下了這一拳轟落的力道之後,根本不待蘇言有一絲半點喘息的機會,那山嶺巨人的巨大身影便是瞬間向前一傾,同時如此巨大的一拳也是爆發出了巨大的後勁,猛然壓向了蘇言。

「啊!」

蘇言放聲咆哮,丹田之內靈罡瘋狂湧現,在經脈之中如同數條奔騰的江流一般,直達他手中的木劍,在這一瞬間木劍之中威能與力道皆是暴增,同時在他雙足之間《千風化影》立刻顯威,接連於虛空踏出數步。

如此前沖的力量,是蘇言欲要強行擋下這山嶺巨人沉重的一拳。

而此時,他的雙眼之中,浮現出了一抹血紅色,心中激蕩著的那嗜血的殺戮意志已然令他的血脈膨脹,熱血沸騰。

但山嶺巨人憑藉著龐大身形的優勢,單論蠻力便絕對遠遠高於蘇言,所以此刻後者縱使耗盡所有的靈罡,也終究是杯水車薪無濟於事。

頌!

兩股相衝的力道瘋狂擠壓,令數丈之內天地靈氣震動愈發激烈,而蘇言手中的木劍終於也還是無法承受如此兩股巨大的力量,而在一道勁風之下化為了齏粉,瞬間被狂風吹散向四面八方。

而失去了木劍的蘇言,立刻是力量驟減。

那山嶺巨人的一拳猛然壓在了他的身上,陷入了短暫力竭的蘇言猛地噴出了一口鮮血,這蘊含著巨大力量的一拳也是如同一塊天降的巨石一般,直接是將蘇言重重地甩向了地面。

當蘇言的身形脫離拳面的時候,他下墜的速度已是無比之快,而與地面的距離也僅剩最後兩丈。

「踏虛神行步!」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