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希月居然都已經簽好合同了?

這丫頭動作這麼快啊。

之前他們居然還討伐唐希月,這臉打得也太快了。

唐忠不敢相信,連忙湊上去仔細看。

「還真是……」

該死的唐希月,你都已經拿下這個項目了,還跟我裝那麼久,故意讓老子出醜啊!

而唐希月的表情,卻沒有一絲驕傲,反而有些尷尬。

她忙解釋道:「爺爺,這章……不是真的,是假的。」

假的?

唐忠反應過來,冷笑道:「我就知道,你怎麼可能這麼快就拿下十個億的項目,原來是弄虛作假啊!」

「你居然敢私刻假章,騙爺爺,萬一人家項目負責人追究起來,你擔得起這個責嗎!」

唐希月忙辯解道:「不是我做的假章,是萱兒她老公搗亂,故意給我蓋的,跟我無關啊。」

唐萱兒的老公?

眾人的目光,齊唰唰落在林壞身上。

「呵呵,早就聽說過唐萱兒的老公最擅長吃軟飯了。」

「這傢伙居然還敢私刻人家的公章,這不明擺著想害我唐家么!」

「讓這種人來參加祭祖,根本是對老祖宗的大不敬,應該讓他滾蛋才對!」

面對眾人的討伐,唐青城腦袋都抬不起來,一家人難堪到極點。

不過,他們也不是第一次被這些人針對了,早就做好了心理準備。

林壞深深嘆了口氣。

「早知道你們是這個態度,我就是跟條狗合作,也不把項目給你們。」

「不過你們也別高興太早,我隨時都能撕毀合約,不跟你們唐家合作。」

空氣頓時變得安靜。

繼而爆發出猛烈的大笑聲。

「這傢伙還真幽默啊,他還真以為自己是旅遊項目的總負責人了?」

「唐萱兒是怎麼找男人的,居然找這種智障當老公。」

「看來是家教不嚴啊,以後有老婆撐腰,就敢在我唐家大放厥詞了,幼稚!」

唐萱兒俏臉發燙,狠狠揪了林壞一下:「林壞,你別讓我丟臉了,你不說話沒人拿你當啞巴。」

唐希月更是氣得不輕,狠狠瞪了林壞一眼:「你要是再多說一句,小心我讓萱兒把你休了!」

眾人紛紛譏笑起來,唐鼎國卻是神情肅然,冷笑地看著林壞:「林壞,聽你的意思,你這個章是真的?」

紫筆文學 「砰!」

葉飛一腳踹飛紅毛男子,紅毛男子整個人被踹的趴在地上,葉飛一手抱著夏紅月,另外一隻手一拳干倒三人。

五個人全部倒下,他們哀嚎一片,這裡劇烈的響聲引起那些賭客的張望。

「沒事,你們繼續玩,不要慌張。」

葉飛對著那些賭客們擺擺手,示意他們不必驚慌。

「他媽的!哪裡來的野種。」

「兄弟們,有人砸場子,出來砍死他!」

「來啊!」

那幾個人爬起來后,便是怒喝著,開始叫著人,此時從樓上一下子衝下來三十多個大漢,那些大漢一個個手中拿著雪亮的斧頭,他們一下來,便是把門給關上,隨後圍攏住葉飛。

「我奉勸你們不要動我,我是獨門葉飛,一句話就可以讓你們這裡飛灰湮滅。」

葉飛冷漠的對著那五個男子說著,他一手拉著夏紅月,神識釋放,防備著周圍的三十多人。

「我呸!你還獨門葉飛,你要是獨門葉飛的話,我就是天王老子!」

「野種,嚇唬誰呢?」

「來啊,給我砍死他!」

那紅毛男子吐了一口吐沫,幾個人都是不相信,黃毛一聲令下,那三十多人都是朝著葉飛衝來,手中的斧頭朝著葉飛劈砍而來。

「啊!」

夏紅月看著這麼多斧頭從四面八方砍來,便是尖叫一聲,嚇得躲在葉飛的懷裡,葉飛有些驚訝,沒想到這群人竟然不認識自己,看來是天城最底層的窮人了,不然不會不認識自己的。

「轟!」

「啊啊啊啊!」

葉飛猛然的朝著地面一跺腳,地面瞬間開裂,以葉飛為中心,一股罡風朝著四野橫掃,那三十多人都是倒飛而去,一個吐血連連,斧頭叮叮噹噹的落在地上響徹個不聽,隨後便是砰砰的落地之聲。

三十多人狂噴鮮血,一個個被葉飛震傷了內臟,他們在葉飛面前,毫無反抗之力。

那五個男子有些震驚,葉飛只是朝著地面跺了一腳而已,就已經把他們三十多人全部震飛,這一看就是高手。

「不識抬舉的東西!」

葉飛冷目看著他們,眼神之中帶著一陣噁心之意,非要自己發火才肯罷手,賤人!

「快去讓郭老闆過來,快讓老闆下樓,有人砸場子了。」

黃毛對著紅毛男子大喊著,紅毛男子爬著木質的樓梯,朝著樓上而去,飛奔的速度宛如逃命。

「把剛才的十三萬還給我,然後把夏紅月的爹爹給放了,不然的話,要你們好看。」

葉飛冷漠的對著他們說著,本想著給錢了就離開這裡,沒想到這群人竟然這麼無恥,葉飛必須給他們一點懲罰。

「野種,別得意,你等著,我們老闆馬上就下來,要誰好看還不一定呢。」

黃毛男子朝著後邊退了幾步,躲在柱子後面指著葉飛大罵著,一臉的囂張,他也知道打不過葉飛,但是老闆下來后就好說了。

「罵人?」

「找死!」

葉飛冷漠的說著了一句,隨後腳尖在地上擰了一下,地面瞬間出現裂紋,地面的裂紋朝著前方開裂,十分快速,宛如地面有一條龍鑽地一般,地面的裂痕一路朝著黃毛而去,到了黃毛腳下之後,地面裂痕停止開裂。

「啊!」

黃毛整個人慘叫一聲,他雙手張開,上身瞬間皮開肉綻,遍體鱗傷,一根根血管爆炸,黃毛睜大了眼睛,七竅流出鮮血,隨後直挺挺的倒在地上。

「啊!」

黃毛倒地之後,無數人都是倒退著,葉飛的手段是他們沒見過的,只是腳尖在地上擰了一下,黃毛就成這樣了,在場的人都不敢說話了,全部靜悄悄的,偶爾聽到幾聲吞口水的聲音。

「還有誰,不服的站出來!」

葉飛冰冷的問著在場的所有人,他眼神掃視著這裡,沒有人敢跟葉飛對視,一個個都是倒退著。

夏紅月從葉飛的懷裡離開,她感覺到了安全,有葉飛在,誰也傷不了她,夏紅月看著葉飛的背影,內心一陣惆悵,這個男人要是自己的就好了。

「好拽的傢伙啊,哪裡來的野種!在我的賭場撒野,難道不知道這裡是誰罩著的嗎?」

此時一聲極其霸道的聲音響起,樓梯上走下來一個男子,紅毛在他身後跟著,那男子赤著上身,胸口前紋著關公,大肚子挺挺的,臉上橫肉一大堆,你男子就是這個賭場的老闆,郭老闆。

「我是獨門葉飛,過來跪下,繞你不死!」

葉飛看著那男子一臉豪橫,並不覺得怎麼樣,葉飛爆出自己的名號,冷漠的對著男子說著。

「獨門葉飛?哼,那種網紅會來我們賭場嗎?獨門葉飛去的地方,都是一些豪華的地方,你要冒充他,帶點腦子行不行?」

郭老闆根本不信葉飛說的話,他覺得獨門葉飛名氣那麼大,怎麼可能到他這裡來呢,這種小地方,葉飛永遠也不會來的,就好像世界首富從來不去農村的小賣鋪一樣。

葉飛深吸一口氣,這群天城底層人怎麼見識這麼低,自己都爆出名號了還不認識自己。

「打了我的人,在這裡裝逼,今天你走不了了。」

郭老闆冷漠的對著葉飛說著。

「把你身邊的妞留下,然後自斷兩條腿,就滾蛋吧,別讓我動手了,要是我動手,那就是四肢!」

郭老闆下來之後,便是坐在椅子上,他點燃一根香煙,冷漠的對著葉飛說著,此時樓上又下來十幾個人,都是拿著短斧,鋒銳的短斧上還帶著水漬,應該是酒。

「不信我,行,我叫人,等我的人來了,你這裡就被我夷為平地了。」

葉飛直接拿起手機,翻找著花夜來的電話號碼,其實葉飛用武力也可以解決這件事,亮出頂上金花就行了,但是這群人都是地頭蛇,等自己離開了,他們說不定還會暗地裡找夏紅月的麻煩,為了保險起見,葉飛還是用影響力來解決。

「哼哼,叫人,隨你叫,無所謂的,我看你能叫幾個人。」

「實話告訴你,我們正是血痕商會的人罩著的,血痕商會知道嗎?盤踞多年,你叫多少人都無所謂的。」

郭老闆對著葉飛說著,臉上帶著笑意,根本不怕葉飛叫人,他可是給血痕商會交了錢的。

葉飛剛撥打花夜來的電話,便是把花夜來的電話給按掉了,直接撥打了風血痕的電話。

「喂,風血痕,小郭賭場來一下,要快!」

葉飛說完之後,便是掛掉電話。

「大哥,現在就干他吧,然後把他身邊那妞好好玩玩,我都忍不住了。」

紅毛男子對著郭老闆說著,他不想等待了。

「你還年輕,有時候要動腦子,待會他就全身無力了,看到我抽的這根煙了沒有,迷霧!」

郭老闆對著紅毛男子小聲的說著,紅毛男子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原來郭老闆想要先迷暈葉飛啊,這樣就不用動手了。

葉飛嘴角揚起一抹笑容,雖然他們說的話很小聲,但是葉飛還是聽到了,葉飛在夏紅月的腰間按了一下,朝著她體內打入真元,確保她不會被迷霧迷暈。

「我給你一個機會,把十三萬還給我,不然的話,等我的人到了,你這賭場也別開了。」

葉飛冷漠的說著。

「哼!」

郭老闆冷笑連連,覺得葉飛再說笑。

「你能叫多少人?你叫誰?哼哼,這裡整條街都是我的人,有頭有臉的人我都有關係,你算個屁啊!」

「你叫人,你叫,我看你能叫誰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