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傑則沒有跟這狐羽客氣,對方是衝着他來的,他沒必要留手!

童子功.金身訣!

唐傑運轉罡勁,瞬間進入了童子金身的狀態,金光綻放,一股熾熱的氣息從唐傑體內噴薄而出,焚燒的虛空都微微扭曲,那是積蓄到極致的純陽之氣。

整個方圓數百米範圍內,空氣都產生了升溫。

刺目的金光綻放,令狐羽眼睛都微微刺痛。 「你為什麼要對我如此凶?」

南宮萱有些委屈,美眸竟然有著點點淚光,她從小到大,還從來沒有人這般對他不敬,甚至當面凶她。

若不是她覺得心中愧對蕭凌,早就一巴掌拍過去了。

「我很煩躁,你離我遠一點。」蕭凌不再看南宮萱,冷漠道。

「蕭凌,我恨你!」

南宮萱忍不住罵了一聲,這個與她有肌膚之親的男人如此待她,直接將她氣瘋了,她懷疑自己若還要待在這裡的話,會忍不住對蕭凌出手。

咻!

南宮萱身形一動,頭也不回的就離開這裡。

無數道目光看著這一幕,皆是張目結舌,佩服的目光看向蕭凌。

竟然對天中域第一美人絲毫不留情面,將其趕走,也唯有蕭凌這樣的人才能夠做出來。

方雷等人狠狠的颳了一眼蕭凌,心裡非常不爽,旋即,他們紛紛動身,跟上南宮萱的腳步。

他們來到無法地帶的目光已經達到,可以離開這裡,回到天中域。

當方雷等人離開后,在場的武修也離開了大半。

不過,還是有一些武修停留在此地,想要看看剩下兩個將軍的傳承到達有沒有成功被繼承。

只要繼承失敗的話,其餘人就有機會趁機而入,試試運氣。

咻!

青月將軍雕塑發出耀眼的青光,緊接著,一道英姿颯爽的身影從其掠了出來,直接出現在蕭凌面前。

「青月將軍的傳承,真的是太簡單了。」

龍碧君鼻孔朝天,擺了擺手,道:「我應該是第一個出來吧!以我的無上天賦,也只有我具備這等資格。」

「你太看的起自己了。」

蕭凌白了一眼龍碧君,道:「南宮萱他們三人,已經成功繼承傳承,離開這裡已經有一段時間了。」

「什麼!」

龍碧君瞪大了眼睛,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屈居在其他人身後,這讓他覺得臉色無光。

「一定是他們的傳承太簡單了,這才領先的。」龍碧君自我安慰道。

「在青月將軍的傳承當中,獲得了什麼?」蕭凌問道。

「一些武技功法,不過這些對我來說,可有可無。」

龍碧君擺了擺手,道:「不過,在青月將軍的傳承當中,我獲得了一絲青龍之力!這才是我最高興的東西!」

吼!

一縷縷青光在龍碧君身前涌動起來,發出一陣龍吟聲,然後蕭凌便看到一股青光凝聚成的小龍盤踞在龍碧君周身,想必就是龍碧君口中的青龍之力。

「你突破到六星武皇了?」

龍碧君目光得意,旋即,他感受到蕭凌身上渾厚的氣息,眼中有著錯愕之色。

「我突破六星武皇,很奇怪嗎?」

蕭凌摸了摸鼻子,道:「不僅如此,我還奪得了聖蓮帝皇的傳承。」

「可以啊!」

龍碧君拍了下蕭凌的肩膀,動了動眉毛,道:「老實告訴你,龍爺我也突破境界了,此刻實力在八星武皇,你可是超越不了我的!」

聞言,蕭凌上下打量著龍碧君,發現龍碧君的氣息比原來的強悍了不少,這讓他心中暗自震驚。

「快告訴龍爺,你在聖蓮帝皇那裡得到了什麼好處。」龍碧君問道。

「也沒得到什麼東西。」

蕭凌擺了擺手,道:「不過是玄蓮聖火,還有一把九階玄器。」

「九階玄器!」

龍碧君雙眼發亮,道:「快拿給我瞧瞧,我還沒有把玩過九階玄器呢!」

蕭凌也沒有猶豫,將帝皇劍拿了出來,遞給龍碧君。

「不錯,不錯!」

龍碧君拿著帝皇劍比劃了幾劍,嘖嘖稱奇道:「這帝皇劍,在九階玄器當中,也是上上之品。看來,聖蓮帝皇的手筆,的確很大。」

一旁的牧蝕看著帝皇劍,眼中也是露出嚮往之色。

九階玄器啊,放眼神武大陸,都是鳳毛麟角的頂尖存在!

「還你。」

龍碧君將帝皇劍還給蕭凌,問道:「除了帝皇劍與玄蓮聖火,聖蓮帝皇沒有給你其他東西?」

「沒有了。」

蕭凌搖了搖頭。

「聖蓮帝皇真摳門!」

龍碧君砸了砸嘴巴,道:「一般傳承的話,起碼都可以繼承功法武技,也就聖蓮帝皇這個奇葩,不給你功法武技!」

「不允許你說前主人!」

帝皇劍的器靈小蓮涌動而出,堵著嘴巴,狠巴巴的盯著龍碧君。

「帝皇劍的器靈,很可愛啊!」

龍碧君目光驚奇看著小蓮,一隻手指在小蓮的額頭上輕輕觸碰了一下,將小蓮推倒坐在劍身上,道:「小小器靈,難道我說的不對嗎?」

「哼,我叫小蓮!」

小蓮嘟著嘴巴,站了起來,道:「前主人是看主人具備了很強大的功法,他才沒有交給主人其他東西了。」

「原來如此。」

蕭凌立馬明了,他修鍊逆血神功,恐怕聖蓮帝皇已經知曉了,怪不得沒有傳授其他東西。

也許聖蓮帝皇認為逆血神功,是非常強大的功法了。

「說來說去,聖蓮帝皇還是小氣包!既然不傳授功法武技,還可以送其他東西啊。比如,多送幾把九階玄器,還有大量資源唄。」龍碧君撇了撇嘴巴,道。

「切,你當九階玄器是大白菜啊。」

小蓮白了一眼龍碧君,然後拉扯著蕭凌,嬌嘟嘟道:「主人主人,你這朋友腦子好奇怪啊,竟然會問出這樣白痴的問題。」

「你是欠削吧!」

龍碧君瞪大了眼睛,一隻手就要朝著小蓮抓去。

「夠了。」

蕭凌心神一動,將帝皇劍收了起來,在收起的時候,小蓮還對龍碧君做了個鬼臉,這讓龍碧君氣的哆嗦了一下。

「多大的人了,還和一個小孩子較真。」

蕭凌無語的看著龍碧君,顯然沒想到龍碧君竟然被帝皇劍的器靈氣的不輕。

「氣死我也。」

龍碧君狠狠的跺了一下腳,相當的不爽。

嗡!

就在龍碧君跺腳的時候,千機將軍的雕像緩緩亮徹開來。

「小流出關了。」

蕭凌目光看了過去,看見一道身影從千機將軍的雕像落了下來,那人正是君流。

「大哥!」

君流看到蕭凌后,臉上露出喜色,身形一動,來到蕭凌身旁,道:「大哥,我繼承了千機將軍的傳承了!」

「恭喜你了。」

蕭凌笑了笑,道:「小流,你在千機將軍得到了什麼東西?」

「千機將軍在五將軍當中,論行軍作戰,布置陣法的話,可以說是第一人!我得到了他的真傳,千機百變秘籍!只要好好修鍊領悟,我也可以成為陣法強者!」君流笑道。

「甚好。」

蕭凌點了點頭,道:「我們三人都得到了機緣,現在也該離開這裡了。」

「對了,這位是勾魂刀牧蝕,現在也是我們凌盟的人。」

蕭凌偏過頭來,對著牧蝕介紹道:「這位是龍碧君,凌盟副盟主。這位是我兄弟君流,凌盟大長老……」

「屬下牧蝕,見過副盟主,大長老!」牧蝕恭敬道。

「嘖嘖,蕭凌可以啊。」

龍碧君微微點頭,道:「八星巔峰武皇的實力,可以為我們凌盟效力。」

「八星巔峰武皇的實力,在萬國疆域都是霸主的實力,有了牧蝕,組建勢力也會方便很多……」

君流看見牧蝕后,也是頗為滿意。

「好了,聖蓮城秘境的歷練,也告一段落了。」

蕭凌道:「接下來,我們離開這裡。不過,小黑似乎一直沒有出現,也不知道他跑哪去了。」

「阿嚏,是誰在想貓爺我啊!」

一聲極為欠揍的聲音響徹開來,那不是小黑的聲音又會誰的聲音。

「小黑!」

蕭凌目光看去,只見不遠處一隻黑貓緩緩的走來,笑道:「數天不見,沒想到你竟然肥了一圈!」

「叫我貓爺!貓爺!」

小黑抬起頭顱,肥碩的身軀扭動起來,義正言辭道:「看什麼看,沒有見過這麼唯美的身材嗎?你們有嗎?」

「貓爺我知道你們羨慕嫉妒恨,這不怪你們,誰叫貓爺我得了大機緣,在這裡撈到了不少好處!」

聞言,蕭凌白了一眼小黑,道:「這段時間,不少武修都對一頭貓妖搶奪了天材地寶,對其喊打打殺殺,恨之入骨,想必是你吃了他們不少天材地寶吧。」

前夫,纏綿不休 「你這話就有些難聽了。」

小黑扭動著肥碩的身軀,來到蕭凌身旁,道:「什麼叫搶奪,貓爺拿他們東西,是他們莫大的榮幸,他們感謝我都來不及呢!他們紛紛四處找我,就是為了報答貓爺我!」

此話一出,不僅是蕭凌,就連龍碧君等人也是無語的看著小黑。

不要臉到這等程度,的確是個奇葩了!

「我也不和你廢話了,能夠平安回來就行。」

蕭凌將小黑抱了起來,砸了砸嘴巴,道:「真重啊……」

「怎麼?不樂意啊!」

小黑抬起頭來,得意洋洋道:「能夠抱本貓爺,乃你無上的榮耀!」

蕭凌自然沒有理會小黑,目光看向龍碧君等人,道:「好了,我們即刻啟程,離開聖蓮城秘境。」

說罷,蕭凌身形一動,朝著遠處掠去,龍碧君等人緊隨其後,跟了上去。

「蕭凌……」

在蕭凌離去后,一處角落陰暗處走出了一道紫袍人影,望著蕭凌離去的方向,咬牙切齒道:「我先暫時讓你得意一會兒,等我回到天中域后,我天影定要你死無葬身之地!報斷臂之仇!」 咻!

數道破風聲在天際響徹開來,蕭凌等人掠出了聖蓮城秘境,目光看著外界的天空,忍不住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終於出來了。」

蕭凌目光看向四周,發現還有諸多武修趕到此地,掠進了聖蓮城秘境當中。

當然,也有許多武修有著不菲的收穫,離開了聖蓮城秘境。

「蕭凌!」

當蕭凌等人出來的那一刻,惡人門,逍遙宗的人馬皆是紛紛涌動而來。

「蕭凌,這段時間收穫如何?」

煙妍笑吟吟的看著蕭凌,見蕭凌的氣息穩如泰山,目光有著精光爆射如此,她微微一驚,錯愕道:「六星武皇!你到達六星武皇了!」

當煙妍語音一落,逍遙宗等人皆是目瞪口呆,眼中有著不可思議的神色。

「他是吃了猛葯吧! 修羅神帝 竟然突破到六星武皇了!」

葉歡忍不住咽了下唾沫,想到當初處處與蕭凌作對,他心裡有些后怕,害怕蕭凌秋後算賬,找他麻煩。

「此子年紀輕輕就到達六星武皇,前途無量,不可得罪!」葉奇長老心中暗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