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等等!”蕭過連忙攔住了他道:“不要,你多叫人來不就是把功勞讓給人家嗎?憑咱們三人的修爲,量他蕭過就算是三頭六臂也逃不出我們的手掌心,抓到蕭過我們三個一齊領功多好。”

那個魂魄點了點頭,道:“對,還是兄弟你想得周到,那咱們三人就過去看看。”

蕭過當即帶着兩魂走到另一處無魂魄的地方,這時另一個魂魄不禁問道:“對了兄弟,還不知道怎麼稱呼呢。”

蕭過嘿嘿笑道:“叫我蕭過吧。”說完招魂訣瞬間使出,兩個魂魄剛剛聽到魂魄自稱是蕭過,剛剛想要大叫,可是蕭過又豈會讓他們喊出聲來,當即幽魂劍和鳳歌劍同時祭出,速度極快的就架在了兩人的脖子上,喝道:“說吧,你們這次來的人有多少。”

可惜兩人還未說話,突然之間就有人影向着這邊走來,蕭過一驚,急忙手起刀落砍了這兩個魂魄,因爲他知道他是要修煉搜魂大法的,現在這些功法對他已經沒有作用了,所以他也不敢在吸食別人的魂魄了。

手起刀落,蕭過身子急忙縮進旁邊草叢中,這時兩個魂魄向着這邊走了過來,蕭過冷笑,有了招魂訣在手,你們這等小羅嘍還不死翹翹嗎。“

突然走進來的兩個魂魄一驚,嚇得坐在了地上,因爲他們已經看見被蕭過殺死的那兩個魂魄了,正要大喊,突然卻有一道氣息莫名的衝進他們的大腦,瞬間他們的大腦一下子就變成了無意識的狀態,蕭過嘿嘿冷笑的從草叢中走出,他沒有想到這招魂訣的功法也不錯,瞬間就可以得手。

蕭過這次也懶得問他們到底來了多少人了,直接手起刀落又是四個人頭髮到草地上,而他的身子也飛快的鑽進旁邊的草叢,他要一個個的把這些魂魄做掉,不然的話別人都會以爲他蕭過是好欺負的,不拿點顏色給這些魂魄看,以後他們豈不是更加猖狂。

蕭過的身子彎着腰極速在草叢中飄過,左右兩手都手持兵器,一人拿的是幽魂劍,另一隻手拿的自然是古少君的鳳歌劍了。

刷刷刷,不斷的有着人頭飛向剛剛死去的那幾個人的那裏,眨眼間就有了幾十人頭了,蕭過嘿嘿冷笑,正在這個時候,白航向着他躲起來的這邊走來,蕭過手心一緊,這白航修爲很高,他蕭過也沒有把握能一擊得手! 白航修爲極高,這一點蕭過已經看出了,能夠是白極的弟弟,其修爲也不會低到哪裏去,主要的是他現在向着蕭過的這邊走過來,而蕭過卻沒有退路,要麼就是出手攻擊,不然的話現在就讓他發現已經死了這麼多個魂魄的話他一定會把衆魂魄召集和起來,那麼蕭過就無法再一次下手了。

蕭過掌心捏了一把汗,靜靜的看着,手中的幽魂劍和鳳歌劍喂微微擡起,正準備出招的時候,突然白飛飛從另一邊飛到白航的前面,白航頓時停住了腳步,笑道:“白姑娘有事嗎?”

白飛飛轉過頭沒有看他而是冷聲道:“大哥怎麼樣?”

白航淡淡笑道:“你自己怎麼不去看看,他怎麼樣我又怎麼會知道,我又不是你們有這麼高的修爲,我的路還長着呢。”

“你……”白飛飛轉過頭用手指着她之說出了一個你字就說不出話來,直接衣袖一揮重新轉過頭來冷冰冰的道:“好了,我不想跟你吵,蕭過爲人狡猾,小心大家中了他的計,你還是把大家召集起來吧。”說完直接向着另一邊走出去。

白航看着他的背影冷冷的道:“問我白極的事,你怎麼不親自去問問他,別太囂張了,不就是南華宮嗎,等哪一天我要親自讓你們看到我白航比白極要強得多,哼!”冷哼一聲後也不朝前走了,直接向着剛纔他找過來的路返回去。

蕭過微微的鬆了口氣,每想到關鍵時刻白飛飛會突然出現,而且聽他們兩人的語氣好像還是兄妹,不然白飛飛又怎麼會問起白極的事情,可是蕭過還是有點不明白,兄妹就兄妹嗎,有什麼了不起的,還不能夠相認,難道其中有着什麼玄奧嗎?

蕭過越想越覺得這白飛飛和白航以及未露面的白極這三人之間肯定有着不可告人的祕密,不然不會說話如此小心,連在別人面前都不敢相認,不過卻不知道會有什麼祕密。

想到這兒的時候蕭過從草叢中走出,白航去召集魂魄們集合在一起,看來今晚是無法下手的了,沒有辦法只好先行溜走再說,可就在他轉身要走的時候,突然一道影子從天而降,速度極快,蕭過還來不及做出反應,黑影的手已連續在他的身上週身點了一遍。

瞬間蕭過就覺得不能動彈,而且身上被點過的地方居然奇癢難耐,接着他擡起頭來,只看到白航那張陰森森的面孔正對着他笑,但馬上就被一個大大的袋子罩住了,隨後他只感覺自己被白航扛起,跌跌碰碰的在路上飛快的跑着,並沒有聽到後面有魂魄叫喊,說明白航走得很是隱祕。

蕭過在袋子裏怪着自己太過大意了,明知道這裏面的角色個個都是狠手,他還如此大意,這白航肯定是早就知道他躲在那裏的了,故意走開其實就是要蕭過疏於防範然後自己走出來,這樣他才能一擊得手。

白航的速度很快,一路上忽高忽低,躥高躥下,說明白航走的路很是隱蔽,不是高山就是深水,看來他是想把蕭過帶到一個很是隱蔽的地方去,只是不知道他到底想要做什麼,也不知道他到底有什麼陰謀,不會是去招吳破天吧?蕭過很是擔心的想着。

想也沒有用,蕭過開始運氣要衝破白航給他下的禁制,然後逃出這裏,不然若真被送到吳破軍那裏去,那還得了。可是無論蕭過怎麼弄,白航在他身上下的禁制都沒有鬆動。

這時袋子外面傳來白航冷笑的聲音:“蕭過,你就別做夢了,想弄開我下的禁制,在修煉兩百年吧,嘿嘿嘿嘿!”

蕭過無力的喘了口氣,腦袋思索着該用什麼辦法才能逃出去,不然落在這傢伙的手裏,他蕭過可能真的要玩完,不對,應該不是去見吳破天。

蕭過一驚,因爲現在人人都知道吳破天要抓蕭過,抓到的魂魄還有獎勵,就是一萬個魂魄共你吞噬,然後給你三本魂技,獎勵可謂相當之高,所以如果白航要抓蕭過去見吳破天的話,那麼他肯定會在衆魂魄的面前表現出來,這樣有了魂魄證明,那麼他白航還不水漲船高,得瑟起來。

可是現在並不是,很明顯白航是要把蕭過帶到一個隱蔽的地方去,可是到底去幹什麼,難道白航真的相信蕭過又出去一魂鼎的辦法,所以將蕭過弄到隱蔽的地方來,爲的是要從蕭過的口中探出出去的辦法,然後他殺了蕭過,殺人滅口,這樣一魂鼎中就只有他一個人知道消息,然後他是想一個人回到太古,想做第二個鬼煞?


蕭過越想越覺得對,從破敗山莊中白航說出要重回太古時,就足以證明了白航的野心很大,是不甘於做別人的下屬那麼簡單的人,現在看來,白航不但野心極大,而且陰謀更大,蕭過不禁想起了白飛飛和他的對話,很有可能其中還牽扯上白極,他們是三兄妹,三者之間肯定有着不可告人的祕密。

這個時候被禁制在袋子裏的蕭過突然只感覺似乎自己在一直向下落,好像是從懸崖上跳下去,蕭過不禁想起了自己當初還是在遺棄世界的時候,就被大雪山上的雪猿拖着跳過一次的了,沒想到時隔這麼多年,他今天居然又一次嘗受到了這種感覺。

只是感覺依然在,人與物全非啊,接着蕭過感覺到好像是白航抓住了一根什麼,或者是他趴在山崖上,然後蕭過覺得自己的有接二連三的被石頭撞上,並且這裏蕭過居然能聽到白航走路的腳步聲的迴音,足以證明現在已經是來到了一個極大的空間,也許是一個山洞中。

嘭的一聲,蕭過直接被扔到地上,蕭過頓時感覺到地上是溼潤的,而且這裏很涼,十有八九的就是一個山洞了,只見白航刷的一下揭開了袋子的繩子,然後看着蕭過冷道:“蕭過,你別想着要從這裏逃出去,我已經封住了你全身的魂脈,除了我誰也解不了,你就好好的給我呆在這裏,別耍什麼花樣,不然老子廢了你。”

蕭過還沒有睜開眼睛就聽見白航在那裏嘰裏呱啦的說了一大堆,而且好像還是要走了,蕭過連忙道:“哎等等。”

白航轉身問道:“還有什麼事?”

蕭過嘿嘿一笑道:“什麼逃不逃i的,我全身都被你封住,逃也是逃不了的,你幫我解開手上的一個禁制,反正你的禁制只有你一個人會解,你害怕什麼?”

白航冷哼了一聲:“麻煩”說着右手手指向着蕭過的左手一彈,一個小石子頓時打在蕭過的手上,蕭過的左手才慢慢的舒展開來,白航暗道:“哼,就算你自己把禁制解開又怎麼樣,你都別想從這裏逃出去。”

說完慢慢的走出了這個山洞,蕭過這下才有機會好好的打量一下這個山洞,這是一個很陰暗的山洞,很是潮溼,洞中光線很是很昏暗,是一個空曠曠的山洞,裏面有着水聲,應該有着一個小水潭,但由於蕭過不能夠起身,所以也不能走過去觀察。

而蕭過的前方是一個洞口,洞口外面居然是藍天白雲,由此可以證明這個山洞是在一座高聳入雲的懸崖上,而且還是在懸崖中間,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樣子。

山洞中很冷,寒氣逼人,這座山上面應該是冰山,按道理冰山上的這種山洞中,應該是不冷的,怎麼會這麼冷呢,這裏的人認爲是冰山,那麼山洞冷也是很正常的,但是蕭過不這麼認爲,他可是遺棄世界的人,多多少少是知道一些的,冰山中的山洞是不可能和冰山一樣冷的。

而現在這裏發生這種情況,那麼就說明是這個山洞有古怪,蕭過的好奇心不禁被激起了,暗中自道:“上次好奇心是把我從遺棄世界帶到太古來,這次好奇心會是什麼呢?不會又把我送回遺棄世界吧。”蕭過暗自好笑的想着。

可是他卻是在暗暗的衝開禁制,白航幫他解了一個禁制了,他只要在衝開一個禁制,他的雙魂終極就可以用出,那個時候有兩個蕭過,他說不定可以利用這一點逃出去,白航應該是不容易騙的,所以蕭過沖開禁制還要想個萬全之策,不然對付不了白航。

而且蕭過若沒有猜錯的話,白航一定是回破敗山莊了,因爲他要回去才能不被人懷疑,從剛纔的速度來看,白航用了一個時辰的時間把蕭過從破敗山莊送到這裏,那麼他現在回去就差不多是這麼點時間,他還要回來也是要這麼點時間,算下來也就是兩個時辰。

所以蕭過必須在這兩個時辰衝開一個禁制,然後在想個萬全之策利用分身來對付白航,白航的修爲很高,人也很是聰明,如果亂來的話很容易會被識破的。


時間慢慢的過去,蕭過也越來越緊張,他快沒有時間了,可是這白航嚇下的這個禁制的卻是很難弄開,突然,“咔”一聲的響起,瞬間一二個影子從蕭過的身上飛出,頓時化成蕭過的樣子,正是雙魂終極! 蕭過長舒了一口氣,廢了差不多兩個時辰,終於把這個該死的禁制破除了一個了,而雙魂終極也終於可以用了,蕭過知道時間不多了,他必須要趕緊先把這個山洞探查清楚,於是他的分身就相當於他,可以說現在就是他的眼睛,而一會兒當白航來的時候,他也就變成雙手了。

分身蕭過走進來這個山洞裏面,只見裏面居然有着一池水潭,而且水是從洞頂上方流下來的,下面水池裏的水很是清涼,就像是一面鏡子立在那裏一樣,分身蕭過甚至可以照出他的自己的影子,水面無波無痕。

蕭過不知怎麼的,他感覺這個水潭好像怪怪的,但總是看不出是哪裏不對,這是他心頭突然冒起的一種感覺,可是他仔細的觀察了水潭,也沒有發現有什麼不對啊。

時間寶貴,蕭過也沒有多想什麼,仔細的查看了一下四周的情景,然後便走到了懸崖洞邊的出口處,蕭過彎腰一看頓時大吃一驚,他沒有想到白航竟然如此狠毒,他居然在洞口處設了禁止,除了他或者修爲比他高的人,否則根本出不去,如果強行闖出去的話,要麼被禁制禁錮,要麼就驚動白航。

兩種都是不行的,蕭過深深地吸了口氣,怎麼辦?白航很快就會回來了,蕭過心裏大急,深深的又連吐了兩口氣,鎮靜下來,他知道這個時候越緊張越不行。

“算了,不管了,雖然他的修爲高,但也絕對想不到會另外有一個蕭過在他的後邊偷襲。”蕭過暗自低聲道,急忙叫分身藏了起來,等白航一進來放鬆的時候進行偷襲。

洞中的流水聲不急不緩,可蕭過卻等的很是心急,白航再不來的話,他的分身就要消失了,因爲時間久了,他蕭過也支持不住,雙魂終極也是十分耗費真力的。

終於就在這個時候,一個人影迅速的從洞口處奔了進來,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看起來極是虛弱,魂影也淡了很多,正是白航。

蕭過仔細的看着,白航是受傷了,一眼就看出來了,蕭過沒想到白航居然受傷了,這樣分身做起事來不就增大成功的機率了嗎。

蕭過叫了一聲道:“喂,快幫我解開禁制,反正你修爲比我高這麼多,難道害怕我跑了嗎?”蕭過剛剛說完這句話,只聽到外面的懸崖上突然傳來:“快、快、快找,我親眼看見白航跑到這冰山上來的,他極有可能躲在附近,大家要仔細搜查。

蕭過一聽就知道白航的事情肯定是敗露樂了,當即道:“白航,快解開我的禁制,不然他們很快就會發現我們在這裏的,你解開我禁制我借你兵器上去殺了他們。”

白航突然轟的一下轉過頭來,雙目血紅,看着蕭過冷聲道:“快,趕緊說怎樣才能出一魂鼎,你不說我馬上殺了你。”

蕭過“擔心害怕”的縮了一下腦袋,弱弱的道:“告訴了你也沒有用,那個出口只有我一人能進來能出去,而且就算你能出去也沒有用,因爲你的肉身在就成飛灰了,你出去怎麼找肉身呢?”

白航狠聲道:“我出去隨便找一個肉身不就行了,容納後霸佔他的肉身,我不就復活了嗎。”

蕭過道:“這樣不行,你知道魂魄出去多少時間會煙消雲散嗎?只有一天的時間,也就是說你一天的時間之內找不到肉身來霸佔,那麼你就會灰分湮滅。”蕭過胡編亂造着。

“胡說,太古這麼大,豈會一天都找不到人?”白航怒吼道。

蕭過也大喝道:“你怎麼知道現在的太古是以前的太古,我告訴你現在我們一出去就是茫茫的死海,死海無邊無際,除非有航線我們才能出去,不然別說一天,就是十天一百天你都出不去死海,你認爲你的魂魄能支持一百天嗎,你知道爲什麼一魂鼎近萬年來都沒有人進去是爲什麼嗎?”


白航一愣,正想說什麼的時候,蕭過已經大聲的喊出:“你不知道,你爲什麼不知道,因爲你在這裏面太久了,外面發生什麼事情你們都不知道,一魂鼎就在死海的海底,死海都沒有人敢進去,就更別說死海的海底了,我也是無意中掉進海里找到一魂鼎,然後後進來玩玩的,沒想到被你們擒住。“


蕭過一番連珠炮的說了出來,硬是把白航說得愣愣的 ,半晌白航才一把提起蕭過的衣領怒聲道:“什麼!你是說不能出去,你居然敢給我說不能出去,我爲了你現在被追殺,我把唯一的希望都寄託在你的身上了,可你居然說我不能出去,好我不能出去我就讓你魂飛魄散,要死大家一起死。”

說完用力一把掐住蕭過的脖子,正準備扭斷的時候,蕭過急忙大喊:“等等、等等!”

白航冷道:“沒有可等的了,蕭過,我今天讓你賠命。”

原來白航轉回破敗山莊的時候,所有的魂魄都聚集在那裏,而白飛飛卻是出去找他了,白航一進來,頓時衆魂魄七嘴八舌的圍了上來,問的就是蕭過的下落。

因爲魂魄們昨天在草叢裏發現和白航一對的所有魂魄全部慘死,只有十幾個腦袋在那裏擺着,而他卻是不見了人影,當然蕭過也跟着失去了人影,那十幾個腦袋自然是蕭過殺的那幾個魂魄了,可是死無對證,蕭過又不在,偏偏現在白航白將軍還平安無事的回來,有心人頓時就猜測是白航抓住了蕭過將蕭過藏了起來。

本來白航就是藏了蕭過,但是過程卻不是這樣的,可是過稱又有什麼用,人家看的是結果,蕭過無緣無故的就在草叢裏不見了,悄悄白航也不見了,而白航的下屬則是全部慘死,這說明了什麼,說明了白航想一個人獨吞蕭過,所以殺了他的下屬,然後帶着蕭過偷偷藏了起來。

在這麼多人的圍着逼問下,白航居然一下子緊張起來了,以爲他的確是將蕭過藏了起來, 有心人一眼就看出白航他心虛,當即連番逼問,最後白航實在忍不住了終於動起手來了,白航一動手,頓時所有的魂魄都怒了,這麼多的魂魄在破敗山撞將白航圍了起來,羣攻而上。

任憑他白航修爲再高,也絕對不可能一個人對付幾百個修爲都差不多的魂魄,最終雙拳難敵四手,白航身受重傷,一路吐血的怕到這兒來,爲的就是趕緊逼着蕭過說出怎麼樣出去一魂鼎,因爲現在的他就等於是一條喪家之犬,人人喊打,他把他的前程賭下了。

可是現在,現在蕭過居然跟他說他不能出去,這你讓他如何不怒,蕭過見白航很快就要扭斷自己的脖子了,當即大喊道:“等等等等!”

白航手中鬆了一點狠聲道:“你還有什麼遺言?”

蕭過道:“我有辦法,我有辦法!”

白航一聽頓時一驚,忙問道:“你有什麼辦法?”

蕭過緩了一下道:“你出不去但是我出的去嗎,你幫我把禁制解開了,我就出去幫你找到肉身,然後回來通知你,那樣你一出來就可以隨時復活,就沒有必要擔心了嗎。”

白航一聽,慢慢的靜了下來道:“你說得也不無道理,但是我要怎麼樣才能相信你?如果你出去就不回來了呢?”

蕭過道:“你可以在我的身上下一種讓我死去的禁制,如果我不回來讓你解開我就是死翹翹了,怎麼樣?”

白航點頭道:“好吧,姑且相信你一次。”說完伸出右手連續在蕭過的周身拍打四十一下,蕭過才緩緩的站了起來,伸出手腳搖晃了幾下,才覺得全身通暢,突然,蕭過眼睛睜的大大的看着白航的後邊大驚道:“大哥,你怎麼來了?”

“什麼!”白航一驚,急忙轉過頭去一看,現在他可是身受重傷,如果再來人的話後果就不堪設想了,可是他轉過頭去一看只見後面空空如也,什麼人什麼魂都沒有,白航才鬆了一口氣,看着山洞洞口暗道:“看來我真的是多心了,山洞口我已經設下禁制了,有人進來我會第一時間知道的。”

轉過頭去瞪着蕭過道:“蕭過,我已在你的身上下了禁制了,你別想跑。”

蕭過嘿嘿笑道:“怎麼會,怎麼會呢。”說到這兒突然雙目睜得如銅鈴大,喊道:“大哥,你怎麼來了?”

白航嘿嘿冷笑道:“蕭過,你不要再弄這種把戲了,山洞口已經被我設下禁…………”白航話剛說到這兒,突然一柄長劍呲的一聲就從後面刺進了他的身子。

白航雙目睜得圓大,不可思議的轉過頭去看向後面,他不相信怎麼會有人進來但他卻不知道,他慢慢的轉過頭去,只見他的後面又一個蕭過面無表情的看着他,手中一把長劍刺進他的身子,白航猛的一下又轉回來,只見這邊的蕭過笑嘻嘻的看着他道:“我都說了我大哥來了你不相信嘛。” 蕭過長舒了一口氣,廢了差不多兩個時辰,終於把這個該死的禁制破除了一個了,而雙魂終極也終於可以用了,蕭過知道時間不多了,他必須要趕緊先把這個山洞探查清楚,於是他的分身就相當於他,可以說現在就是他的眼睛,而一會兒當白航來的時候,他也就變成雙手了。

分身蕭過走進來這個山洞裏面,只見裏面居然有着一池水潭,而且水是從洞頂上方流下來的,下面水池裏的水很是清涼,就像是一面鏡子立在那裏一樣,分身蕭過甚至可以照出他的自己的影子,水面無波無痕。

蕭過不知怎麼的,他感覺這個水潭好像怪怪的,但總是看不出是哪裏不對,這是他心頭突然冒起的一種感覺,可是他仔細的觀察了水潭,也沒有發現有什麼不對啊。

時間寶貴,蕭過也沒有多想什麼,仔細的查看了一下四周的情景,然後便走到了懸崖洞邊的出口處,蕭過彎腰一看頓時大吃一驚,他沒有想到白航竟然如此狠毒,他居然在洞口處設了禁止,除了他或者修爲比他高的人,否則根本出不去,如果強行闖出去的話,要麼被禁制禁錮,要麼就驚動白航。

兩種都是不行的,蕭過深深地吸了口氣,怎麼辦?白航很快就會回來了,蕭過心裏大急,深深的又連吐了兩口氣,鎮靜下來,他知道這個時候越緊張越不行。

“算了,不管了,雖然他的修爲高,但也絕對想不到會另外有一個蕭過在他的後邊偷襲。”蕭過暗自低聲道,急忙叫分身藏了起來,等白航一進來放鬆的時候進行偷襲。

洞中的流水聲不急不緩,可蕭過卻等的很是心急,白航再不來的話,他的分身就要消失了,因爲時間久了,他蕭過也支持不住,雙魂終極也是十分耗費真力的。

終於就在這個時候,一個人影迅速的從洞口處奔了進來,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看起來極是虛弱,魂影也淡了很多,正是白航。

蕭過仔細的看着,白航是受傷了,一眼就看出來了,蕭過沒想到白航居然受傷了,這樣分身做起事來不就增大成功的機率了嗎。

蕭過叫了一聲道:“喂,快幫我解開禁制,反正你修爲比我高這麼多,難道害怕我跑了嗎?”蕭過剛剛說完這句話,只聽到外面的懸崖上突然傳來:“快、快、快找,我親眼看見白航跑到這冰山上來的,他極有可能躲在附近,大家要仔細搜查。

蕭過一聽就知道白航的事情肯定是敗露樂了,當即道:“白航,快解開我的禁制,不然他們很快就會發現我們在這裏的,你解開我禁制我借你兵器上去殺了他們。”

白航突然轟的一下轉過頭來,雙目血紅,看着蕭過冷聲道:“快,趕緊說怎樣才能出一魂鼎,你不說我馬上殺了你。”

蕭過“擔心害怕”的縮了一下腦袋,弱弱的道:“告訴了你也沒有用,那個出口只有我一人能進來能出去,而且就算你能出去也沒有用,因爲你的肉身在就成飛灰了,你出去怎麼找肉身呢?”

白航狠聲道:“我出去隨便找一個肉身不就行了,容納後霸佔他的肉身,我不就復活了嗎。”

蕭過道:“這樣不行,你知道魂魄出去多少時間會煙消雲散嗎?只有一天的時間,也就是說你一天的時間之內找不到肉身來霸佔,那麼你就會灰分湮滅。”蕭過胡編亂造着。

“胡說,太古這麼大,豈會一天都找不到人?”白航怒吼道。

蕭過也大喝道:“你怎麼知道現在的太古是以前的太古,我告訴你現在我們一出去就是茫茫的死海,死海無邊無際,除非有航線我們才能出去,不然別說一天,就是十天一百天你都出不去死海,你認爲你的魂魄能支持一百天嗎,你知道爲什麼一魂鼎近萬年來都沒有人進去是爲什麼嗎?”

白航一愣,正想說什麼的時候,蕭過已經大聲的喊出:“你不知道,你爲什麼不知道,因爲你在這裏面太久了,外面發生什麼事情你們都不知道,一魂鼎就在死海的海底,死海都沒有人敢進去,就更別說死海的海底了,我也是無意中掉進海里找到一魂鼎,然後後進來玩玩的,沒想到被你們擒住。“

蕭過一番連珠炮的說了出來,硬是把白航說得愣愣的 ,半晌白航才一把提起蕭過的衣領怒聲道:“什麼!你是說不能出去,你居然敢給我說不能出去,我爲了你現在被追殺,我把唯一的希望都寄託在你的身上了,可你居然說我不能出去,好我不能出去我就讓你魂飛魄散,要死大家一起死。”

說完用力一把掐住蕭過的脖子,正準備扭斷的時候,蕭過急忙大喊:“等等、等等!”

白航冷道:“沒有可等的了,蕭過,我今天讓你賠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