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好吧。”白雪依然掛着那張笑臉,讓人看不出她現在的心情。

送走了白雪之後,江君就給路小茹撥出了一個電話,路小茹並沒有回公司去。而是陪着韓花出去逛街了,給韓花和小花買幾套衣服,據說連江君的那份都帶了。

尤其是在聽到江君要帶着自己去吃飯,路小茹更是開心的不得了,或許,在她的眼裏,這也算是另外一種認可吧。

中午的時候,路小茹拎着兩包衣服,打車來到了江君的單位裏面。

江君一見路小茹來了之後,趕忙就給白雪打了個電話過去,告訴白雪在附近的一家火鍋店等她。

“喂,你今天怎麼想起來把我給帶上了,不會是有什麼事情吧。”路小茹還不知道江君已經和陳曉潔鬧掰了,沒心沒肺的坐在椅子上問道。


“你這叫什麼話,這不是爲了叫你放心一些嘛,萬一哪天跟哪個富二代跑了,我不就虧大了麼。”江君聳了聳肩說道。

“滾,老孃要是找富二代,也不找你這樣的。哼。“說完,路小茹就氣呼呼的轉過了頭去。 沒過多一會,就看見白雪拎着個白色的小挎包走了過來。不知是有意無意,白雪今天打扮的特別漂亮,筆直修長的大腿被一件白色的連衣裙顯得格外的有美感。

“你來了啊。”江君一看白雪過來了之後,站起身來,順便還拍了路小茹兩下,意思是禮貌點。

路小茹橫了江君一眼,本來她還真就沒打算站起來呢,要論身份的話,自己這麼個大小姐可是不需要向別人低三下四的,不過礙於江君的面子,路小茹還是站起了身子來。

“這位就是你女朋友吧。真漂亮”白雪走到了桌子前,看向路小茹說道。

“謝謝你的誇獎,我叫路小茹,你就叫我小茹就行了。”路小茹向着白雪伸出白皙的小手,臉上淡淡的笑意確是把路小茹的氣質提高了一個檔次。

“客氣什麼,江君在這幫了我不少忙,是我應該好好感謝你呢,培養出了這麼優秀的男朋友了。我應該比你大一點,就叫你小茹妹妹了啊。”白雪說話間也伸出了手。

兩隻潔白的小手在半空中握着,誰也沒有說話,弄得在一邊的江君可是有些犯迷糊。兩個女人可都是女人中的極品啊,一個比一個漂亮。整個飯店的男人沒事就把眼睛往江君這邊瞄上幾眼,氣的在對面的老婆臉色鐵青。

這兩個女人今天是怎麼回事,這怎麼都變得這麼淑女起來了,這讓江君可有些不適應起來。

“來來來,做下吧,還等什麼呢。我都快餓死了。”江君搓着手,一副饞鬼的樣子,逗得兩個女人咯咯直笑。

沒過多一會,服務員就把飯菜都端了上來,江君也不客套,對於白雪和路小茹的關係來講的話,江君也就是打算讓他倆認識認識,沒別的意思。不過這兩個極品的美女就在自己的身邊,可着實給江君的老臉長了不少光。

“小茹妹妹,你和江君認識多長時間了,怎麼認識的啊,能說給我聽聽嗎?”不知不覺中, 危情婚愛,總裁寵妻如命 。而最讓江君詫異的就是路小茹居然沒有流漏出不滿意的神色。

路小茹抿着嘴,放下手中的筷子看了江君一眼說道“也沒什麼好說的了,還不是這傢伙當初死皮賴臉的追我嘛,後來被他連蒙帶唬的給哄過來了。”

江君一口飯差點沒噴了出去,嗎的,什麼叫自己連蒙帶唬了,自己什麼時候幹過這種事情,這路小茹說起瞎話來還真就是臉不紅氣不喘的,的確讓江君開眼界了。

江君剛要說話,就感覺腳背一疼,然後便把目光轉向了路小茹。

路小茹則是對着江君笑了一下,然後眼睛隨意的向下看了看。這麼直接的威脅江君要是還不知道的話,那這麼多年的經理可就是白當了。

“呵呵,怪我,當初的確就是我死皮賴臉的追她的。。。不怪她。。”江君這句話說的可絕對是聲淚俱下。

身邊的路小茹一看見江君屈服了之後,終於擡起了緊踩着江君的腳,滿意的看了江君一眼。

白雪怪異的看了江君一眼,臉上的笑容如同花一樣綻放開來。不緊不慢的說道“真是很羨慕你們兩個啊。”不過臉,卻是衝着江君說的。

女人的第六感絕對是非同一般的,路小茹聽見白雪的話後,心裏立馬就涌出了一絲不安的預感。雖然不知道到底是因爲什麼,但是,僅憑直覺,就能感覺出了白雪對待江君所存在的情愫。

“這個王八蛋,自己纔不在這麼幾天,他就沾花惹草。這要是離開個一年半載的,恐怕不得給自己忘了啊。”路小茹心裏暗罵道。

“羨慕你也去找一個被,以白姐姐這麼漂亮的臉蛋,什麼樣的找不到啊。”路小茹眼睛微微眯着,成了一小道縫隙說道。

“呵呵,沒有在對的時間遇見對的人,這何嘗也不是件讓人惱火的事情啊。”白雪幽幽的看了江君一眼,嘆了口氣說道。

江君被白雪的這一句話給弄的有些摸不清頭腦。這兩個女人說什麼呢,怎麼一點也聽不明白呢,隨後就向着路小茹露出了求助的目光。

“機會是給人爭取的,一切都得看緣分啊,可能是白姐姐的緣分沒到吧,緣分一到,白姐姐想攔都攔不住哦。”路小茹露着兩顆小虎牙說道,眼睛已經笑成了一個月牙狀。煞是可愛。

白雪身子一頓,緩緩的說道“或許吧。希望我能遇見對的人吧。”說完,白雪又看了江君一眼。

弄的江君直發毛。這叫什麼事情,沒事總這麼看自己幹嘛。

江君怎麼也合計不出來,白雪正對着自己暗送秋波呢,身邊的路小茹正在一頓爲江君擋着白雪的攻勢,可惜了,這些江君是看不明白了。

“趕緊吃啊,都涼了,還等啥呢。”江君打了一個哈哈說道,一下子就捅破了剛纔尷尬的氣氛。

“呵呵,對。趕緊吃吧。”路小茹也指着菜笑着說道。

一頓飯下來,江君明顯的感覺到自己的腳又腫了一圈,整個腳不知道被路小茹踩了多少回。

以至於在飯店門口出現了這種情景。

“江君,你腳怎麼了,怎麼走路一瘸一拐的。”白雪歪着腦袋問道。

“對呀,你腳怎麼了?”路小茹扶着江君的胳膊,咬着牙對着江君笑道。

江君是有苦說不出啊,只能擠出一絲苦笑說道“沒事,就是有點麻。”

“哦,腳麻了啊,那你就用力往地上跺兩下就好了。不然不行。”白雪關心的說道。

江君頓時腦門流出了一顆豆大的汗珠,這腳都腫成這樣了,要在跺兩下,這腳不得廢啊。



“那個,沒必要了吧,走吧,溜達溜達就好。。”江君乾笑了幾聲說道。

“那可不行啊。”路小茹的聲音傳了過來,江君一看,這姑娘正冷冰冰的看着自己呢。

“腳可不是小事,萬一在一不小心殘疾了,可怎麼整。。”路小茹冷冷的說道,捏着江君胳膊的手,更是加了幾分力氣。

“呵呵,走吧。。沒事。。”江君心裏好懸沒被氣死,也不知道是怎麼惹着這個姑奶奶了,非得想方設法的收拾自己。

“好了,不打擾你們兩個親熱了,我就先走了。有機會再一起吃飯啊。”白雪揮了揮手笑着對江君兩人說道。

“在和你吃一頓飯,我還不得殘疾啊”江君嘴裏不滿的叨咕道。

“你說什麼?”路小茹不知道什麼時候鬆開了江君的胳膊,正掐着腰怒氣衝衝的看着江君呢。 江君嘴角動了動,沒有繼續說話,因爲他知道,自己在遇見路小茹這個女人之後,基本上就沒怎麼討到好處。

撩火 對了,你打算什麼時候回去。”江君好奇的問道。

“哎,本來昨天晚上,我是偷偷溜回來的,以爲回來檢查一下就行,誰能想到我就這麼幾天不在,你就給我弄出那麼多的情敵來啊。”路小茹沒好氣的說道。

“情敵?在哪呢啊。”江君茫然道。

“你少在那跟我裝傻,韓花我就不說了,白雪你又怎麼解釋,剛纔她的話可是都說給你聽的,別告訴我,是說給我聽的,我和她只是第一次見面而已。”路小茹哼哼道。

“我和她充其量也就算個朋友關係,她父親是我在以前沙場工作時的老闆,我過來也就是幫個忙而已。”江君耐心的解釋道,他可不希望因爲這些事情,而讓路小茹誤會。

“哎,我也不說什麼了,你自己看着辦, 剩女不淑 。”路小茹撇了江君一眼說道。

雖然不知道聽路小茹說第幾次了,但是江君還是忍不住的感覺到胯下有些涼颼颼的。。。

“這段時間就別聯繫我了,我也得好好發展的自己的事情了,至於我所在的集團麼,那就等你爬到這個位置才行。到時候咱們倆門當戶對,我父親那邊也會好過一些。還有。。”路小茹欲言又止的說道。

“有時間多看看你妹妹去吧,江琪那邊好像有什麼事情了。”路小茹說道。

妹妹?江君忽然想到,妹妹那邊已經好久沒有去過了,也不知道這丫頭和那臭小子怎麼樣了。哎,自己還真是一個不稱職的哥哥啊。看來應該過去一趟了。江君暗暗的下定了決心。

“再一個,就是,好好愛護自己,別像以前那樣拼命了。”還沒等江君說話,路小茹一把就撲進了江君的懷裏。

江君嘴脣動了動,感受着懷裏的溫暖,順滑的皮膚給給人無盡的美感。雖然已經定下了關係來,但這還是路小茹第一次主動抱着江君。

“我會好好愛護自己的,你也一樣。”江君慢慢的推開了路小茹。

路小茹也直勾勾的看着江君,水汪汪的大眼睛充滿了不捨。

看着路小茹薄薄的嘴脣,江君感覺喉嚨一陣發乾,有種想一親芳澤的衝動。

路小茹嘴角含笑,也不知道心裏打着什麼小算盤。

“嚶嚀”一聲,路小茹只感覺嘴脣一熱,身子一僵。但隨之而來的熟悉的味道,讓路小茹慢慢的放鬆了開來。

感受着嘴脣的溫度,江君的身子也是一顫。兩個人一時之下竟進入了忘我的境界。

“現在的年輕人啊,嘖嘖。。”一個老太太拄着個小柺棍,手裏還拿着一塊地瓜,坐在對面的小臺階前就感嘆了起來。

終於,路小茹悶哼一聲,破口罵道“親就親被,你伸舌頭幹什麼。”

“電視劇裏都這麼弄得。。”

“你放屁,哪個電視劇會出現這種情節。”

“就是一些帶顏色的嘛。”

“滾——”

江君灰頭土臉的回到了盛世店之後,就被白雪給拉了過去。據白雪說是有件大事情要出現。

“你女朋友走了啊。”白雪揹着手問道。身後的手下意識的往緊攥了攥。

“怎麼了,”江君好奇的問道。

“沒什麼,對了,我之前給你的培訓名額,你安排了嗎?”白雪問道。

被白雪這麼一問,江君這纔想起來,去培訓的事情,也不知道柳陽安排的怎麼樣了。

“安排好了,”江君撒了一個小謊說道。

“叫他們幾個晚上來我這裏報道。”白雪說道。

“OK,對了,大小姐,和你商量個事啊。”江君殷切的問道。

白雪被江君的語氣弄的一愣,這傢伙一旦露出這麼個表情,那就絕對沒好事。

“你說說看。”

“我想借下你家的大紅(猛禽)。。然後還想請一會假出去一趟。”即使是以江君的臉皮,也有些承受不住了,這事情可真不是人辦的,上班請假出去,然後還得借領導的車。如果要是換成白總的話,恐怕早就一巴掌給拍出去了。


“不行。”白雪立馬就給否決了。

江君一愣,沒想到白雪否定的這麼痛快。。。

“爲啥呢,白姐姐。。”江君也學着路小茹的聲音,喊起了白姐姐來。

白雪被江君的這句話給弄的一哆嗦。只感覺到身上的汗毛根根豎了起來。

“反正就是不借,上次你就開我車拉別的女人了,我。。我 有潔癖 ,受不了其它女人的味道。。”白雪表情很是不自然的說道。

“。。。沒想到你還有這種潔癖啊。。。”江君陰陽怪氣的說道。

白雪聽見江君的話頓時有一種想打他一頓的衝動。。。可是,剛要動手,就聽見江君說道。

“我出去接我妹妹吃頓飯,也不是拉別人,我妹妹不噴香水的。。”江君嘀咕道。

白雪的耳朵是何其的厲害,一聽見江君是接妹妹,頓時就長舒了一口氣。身後緊緊攥着的拳頭也慢慢的放鬆了開來。

“接妹妹啊,那到也不是不行。”白雪露出了小狐狸一樣的笑容,對着江君說道。

“你有什麼條件,就說吧,能辦到的,我指定給你辦,OK不。”江君腆着臉沒心沒肺的說道。

“那好,一會我和你一起去,萬一你要是開車出去沾花惹草了怎麼辦,我得。。我得幫小茹妹妹看着你。。”白雪想了半天,纔想出了這麼一個蹩腳的理由說道。

“不太好吧。。。”江君嘀咕了一聲。

“那就算了吧,你在管別人借車吧。”白雪一看江君不同意,立馬就轉過了頭,不理睬起江君來。

這把江君給氣的啊,這是威脅啊,**裸的威脅啊,要不是從這裏去江琪學校的路程比較遠,打死江君也不會被她威脅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