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你沒事吧?”被靈童提醒,天武帝君恢復正常,向葉琅歉意的問道!

“還好,前輩要是再不收住,晚輩就要麻煩了!”威壓一收,葉琅蒼白的臉色陡然變紅,那是血液迴流導致的,見天武帝君問話,葉琅搖搖頭說道!

“呵呵,你可不能再叫我前輩了哦?”見葉琅沒事了,天武帝君也是放下心裏,對其笑道!

“呃?師兄在上,師弟有禮了!”聽到天武帝君的笑語,葉琅楞了一下後,無奈的跪拜說道!

“呵呵,想不到千年後,我還有個這麼小的師弟了!師弟請起!”葉琅跪拜完後,天武帝君開懷笑道!

“師尊!”葉琅和天武帝君是開心了,可是後面的靈童就不高興了,一臉着急的向天武喊道!

“呵呵,給你找個小師叔還不好啊?”見靈童一臉鬱悶的神色,天武笑道!

“這叫我這張老臉以後往哪裏擱啊?”靈童委屈的抱怨道!

“習慣就好!”聽到靈童說出這麼句話來,葉琅就有種要爆笑的衝動,靈童一個小屁孩說怎麼句話,怎麼聽都是怪怪的感覺!天武帝君可不管這些,吩咐了一下就行!

“見過師叔!”天武帝君的門規可能很嚴,就這麼吩咐了一下,靈童就老老實實的上前見禮了!


“呃?前輩請起!”葉琅差點又叫出小屁孩來了,強忍着擡手說道!只是話出口後,怎麼感覺這麼彆扭了? “還是算了,你們自己交往自己的吧!”見葉琅和靈童兩人都有點尷尬,天武帝君發話了!

“門規不能壞,我還是叫師叔吧!”誰知道天武帝君同意了,靈童卻不肯了,堅持要叫葉琅師叔!見此,葉琅也沒辦法了!只能嘴裏叫着乖師侄,趕緊扶起這小屁孩般的靈童來!

“師弟,你能和我說說那帝龍劍的事情嗎?”見兩人不再鬧騰了,天武對葉琅正色問道!

“師兄不問,我也會說的!”葉琅回道!

“當初遇到師尊的時候,得到師尊的傳承,也得到了這把帝龍劍!”葉琅一邊說着,一邊把帝龍劍拿出來,放在膝蓋上說道!

“後來,受師尊之命出來尋找封印的帝王殿,就一直找到了這裏來了!”葉琅把大致的情況說了一遍,但是沒有說出來自己得到了《帝元訣》和令牌的事情!不是不相信天武帝君,是能少一事就少一事!

“玄元師伯是想讓你成爲帝子,繼承帝王殿!”葉琅是省略了不少細節,奈何天武帝君是成精的老怪,知道的不比葉琅少,一語道破了關鍵!

“師兄明鑑!”被天武帝君一下子說出來,葉琅也只能承認了!

“當年的帝王殿在一個叫落日湖的上空,後來被玄元師伯封印,也就消失了!幾千年的時間,地貌早已經改變了,要找起來可不容易啊!”帝王殿這個名字好像是勾起了天武帝君的回憶,滿臉緬懷之色的嘆氣說道!

“師尊還有一道殘魂留在帝王殿裏面,等這裏事情了結後,我想盡快去尋找!”葉琅把自己的想法說了一下!

“看來冥冥之中都有註定吧,你能來到妖神域也是種緣分,等你把妖神域整頓好了,你就和靈童出去尋找,而且要儘快找到,如果我沒有猜錯師尊意思的話,要不了多久,天下又必將大亂,而元兇肯定就是那些異魔!”不知道天武帝君到底有沒有在聽葉琅的話,沉默了許久纔出聲吩咐道!

“你要儘快找到帝王殿,在你師尊的幫助下,得到傳承!一定要搶在其他帝子前面,不然這帝陵大陸就完了!”天武帝君好像很明白其中的厲害關係,出聲說道!

“炎武師叔當年是什麼意思?”天武帝君老是說一句留半句的,葉琅心裏很難受,忍不住的開口問道!

“現在告訴你也無妨,當年師尊出征前,我當時才十來歲,其他師兄比我大很多,我出於安全考慮,師尊把我封印了,就帶着幾位師兄走了,大師兄和我留在了妖神域!如果沒有猜錯的話,師尊和玄元師伯是想把異魔趕到人域和人魔域去,因爲蒼元老鬼的老巢就在人魔域!這中間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導致師尊和玄元師伯隕落了!那也可以說很多的異魔還留在人魔域和人域!”天武帝君眼神略有深意的看着葉琅說道!

“人魔域在什麼地方?”人域葉琅去過了,也知道那裏出現過異魔,但是人魔域卻不知道在什麼地方!

“和人域交界的地方,也是人域的最西面!那裏應該是異魔最多的地方!”天武帝君介紹道!

“最西面?那不就是月陀城過去嗎?”葉琅細細的品味了一下天武帝君說的地方,隔了會兒後站起身來失聲驚叫道!

“就是那邊!”天武也想起來葉琅就是月陀城人,肯定的說道!

“看來還真的要抓緊時間了啊!”聽到天武帝君的確認,葉琅沒有他想象中的那樣跳起來,出現焦急狀,而是坐下來沉思了會兒,摸着下巴自語說道!

天武帝君這一提醒,葉琅也想起來若雨太子和如玉公主去月陀城邊境巡查的事情,估計就是去人魔域交界的地方了,那也就是說汝陽皇朝就是和人魔域最接近的地方!那如果異魔入侵的話,月陀城就是第一個被血洗的地方了!

“你現在最重要的事情是要先把妖神域接管好!那樣子你纔會沒有後顧之憂!”見葉琅一副處驚不變的神色,天武帝君也是暗自讚賞,年輕人能做到這樣子很不容易的!身子重新坐下後,提醒說道!

“現在妖神域不是在龍武前輩的治理下很好嗎?爲什麼還要再次選拔殿主呢?”聽到接管妖神域的事情,葉琅問出了心中一直存在的疑惑,這個疑惑從見到龍武殿主開始就有的!暗自龍武殿主目前的狀態,再管理個數百年一點問題都沒有,但是爲什麼現在要急於選拔了?

“妖神域不是你想象中的那般平靜,自從師尊隱退後,很多的勢力都在興風作浪,個個都想成爲這妖神域新的主宰,加上還不少隱藏的異魔也會出來攪合幾下,所以妖神域也時常殺戮不斷,照這樣子的情況發生下去,妖神域的所以力量都會被內耗掉,到時也不要說去除異魔了自己就會滅亡了!”葉琅的問題天武帝君沒有直接回答,而是看了靈童一眼,靈童也是心神領會的開口說道!

“是啊!再不整頓妖神域,長此以往就只能等着滅亡吧!龍族就是個先列啊!”靈童的話音落下,天武帝君也是深有感觸的徐徐說道!

“能和我說說龍族的事情嗎?龍族到底發生了什麼?”被天武帝君又提起龍族,葉琅也是好奇問道!

“關於龍族的事情,等你和小武去到龍族的時候自然一切都會明白,你現在還是先下去準備明天接管妖神域的事情吧?放手去做,師兄全力支持你!”葉琅想知道關於龍族的事情,但是天武卻不願意講,而是讓他自己去龍族看,最後還給葉琅吃了個定心丸!

“好吧,那我先下去了!”見天武帝君不願意多提起,葉琅也沒辦法,只能起身告辭下去了!

“師尊,他真的能行嗎?”望着葉琅的背影消失後,靈童的聲音在小亭裏響起!

“如果他都不行了,那就真的是天要妖神域滅亡了!”靈童問話後,天武帝君的聲音也響起!

“這些日子你就去協助一下吧,順便保護他的安全,這妖神域平靜的時間太久了,難保沒有些吃了豹子膽的人不長眼睛了!”小亭裏,天武帝君眼神望着前方的白雲,嘴裏沉聲吩咐道!

“是!師尊!”聽到天武帝君的吩咐,靈童難得的嚴肅起來,走到其面前躬身行禮離開!

“希望這是師尊冥冥之中的安排吧!”靈童走後,小亭裏就剩下天武帝君一個人在站着,心裏不知道在想什麼,沉寂了會兒,嘆氣說道! 清晨,當南王城裏第一縷陽光穿透雲海,照射下來時,全城沸騰!今日是妖神殿下任殿主選拔賽的最後一天,同時也是新任殿主人選的公佈時間!

大街小巷都是擁擠的人羣,目標都只有一個,那就是南王城最大的演武廣場!那裏將會是今日見證奇蹟的地方!

巨大的演武廣場,時辰還未到,就已經擠的水泄不通了,但是外面的民衆還在不停的涌來!全場處於鬧哄哄的局面,而在廣場的最正面,一個寬大的平臺延伸而出,長長的桌子後面,中間坐着南王城的城主大人雪鷹,在雪鷹兩邊的是妖神殿的四位堂主和玄狐,再最後纔是坐着來自各城的城主大人,但是眼尖之人會發現,煞虎城的城主楊虎竟然就坐在離雪鷹最近的位置!在後排則站着三十幾名前幾輪被淘汰的選手!這些選手都還沒有離去,被通知留了下來!一身青袍的龍青和天雀站在最前面!

“南王大人!時辰差不多了,是不是可以開始了?”坐在邊上的玄狐開口問道!玄狐是負責最後一關,結界比試的監考官,有責任把工作做好!

“開始個屁啊?主角都還沒有到來怎麼開始?在等等吧!”今日的雪鷹像是吃了槍藥,來到這裏就黑着個臉,所以聽到玄狐的問話後,沒好氣的回道!


而聽到雪鷹的回話,玄狐和邊上的四位堂主對視了一眼,搖頭苦笑着,無奈的再次坐下靜等了!今早就聽到傳言,說昨日葉琅成了老帝君的師弟,這個消息也被靈童來到妖神殿正式通知後被證實了,龍武殿主聽到這個消息還好,雖然有點詫異,但是沒有多說什麼,倒是雪鷹聽到了後蹦起老高!說不行,葉琅由一個小輩變成了師叔,老臉掛不住!但是在後來靈童師兄的幫助下,雪鷹才乖乖的接受了這個現實!

“呼!”就在高臺上的衆人靜等之時,廣場上空一道青色虹芒席捲下來!虹芒散去,現出裏面的兩道身影,正是龍武殿主和葉琅到來了!

“恭迎殿主大人!”這突然的變化,廣場上的人都看見了,驚愣了一下後,全場高聲呼喊起來!場中之人對葉琅陌生,但是對老殿主龍武還是很熟悉的!

“參見殿主大人!”全場的高呼還在繼續,高臺上的衆人也是急忙起身對龍武躬身喊道!

“參見小師叔!”衆人和龍武殿主見禮完後,雪鷹又對葉琅低聲喊道,滿臉的彆扭之色,從其匆匆忙忙的見禮可以知道雪鷹心裏別提有多不自然了!

“前輩客氣了!”被雪鷹這一鬧,葉琅臉上也是不自然起來,抱拳微微說道!昨天從老帝君那裏下來後,葉琅特意的躲開衆人,就是避免這種尷尬,想不到後來還是被龍武找到了,當然了,葉琅肯定不會知道是隱身在暗處的靈童出賣了自己的位置的!不然全城那麼大,龍武要找到葉琅還真的不容易了!


“呵呵,師兄估計也來了哦!開始吧!”龍武附耳在雪鷹耳邊輕笑說道!

“開始吧!”聽到師兄說大師兄也來了,雪鷹激靈靈的打了個寒顫,滿臉忌憚之色的四處望了望後對玄狐吩咐道!

“諸位安靜!”得到雪鷹的吩咐,玄狐也是站起身來,走到臺前,環視四周,擺手喊道!玄狐是聖元境初期,這喊聲自然是能傳遍到每個人的耳中!所以在喊聲落下後,廣場衆人也是安靜了下來,都知道期待已久的結果就要出來了!

“本次殿主選拔經過層層選拔,至今日已經有了最後的結果,奪得第一名的選手就是。。。來自煞虎城的葉琅!”雖然玄狐已經知道了結果,但是在最後宣佈的時候還是大聲的喊了出來!那枯瘦的老臉上也是露出了激動的潮紅色!妖神域中沒有人知道葉琅是怎麼從帝城一步步走來的,歷經了多少次的死裏逃生,可以說葉琅能奪得殿主這個位置,也正是玄狐理想中的結果!

“嗷!”隨着玄狐的公佈,廣場上鬼哭狼嚎的叫喊不休,沒辦法,這裏是妖神域,都是些妖獸,它們表達開心的時候只能嘶吼了!

“安靜!安靜!”廣場的歡呼持續了很久很久後,玄狐也是退後到了座位上,他的任務隨着結果的宣佈已經完成了,出來說話的是老殿主龍武!在臺前擺手說道,雖然龍武說話的聲音很輕,但是場中每個人都感覺到就是在自己眼前說話似的清晰!

“妖神域所有的子民們!葉琅成爲下任殿主是我們妖神殿所以人的共同意見,也是最適合的人選!今日!葉琅將正式出任妖神殿新任殿主!我們這些老傢伙都會全力輔助他,希望妖神域日後在葉琅的帶領下會走的更遠,更強大!葉琅也將會是一個最英明神武的殿主!”老殿主說話了,廣場上的衆人都自覺的安靜了下來,靜心聽他說話,龍武也是聲情並茂的,難得的大聲喊了起來!極具煽情的發言!

“葉琅!葉琅!。。。”老殿主發言完後,雖然很多的民衆都還不認識葉琅本人,但是這並不妨礙衆人聽從老殿主的話,全場振臂高呼,沸騰了起來!

“多謝大家的厚愛!葉琅在此鄭重承諾,畢生維護妖神域的利益,維護妖神域的榮耀!同所有妖神域之人榮辱與共,共同建造美好家園!”龍武的離職演講結束後,葉琅上前來,站在臺前亮相,在衆人的熱烈高呼中開始了就職演說!等於是從此刻開始,正式接掌妖神殿,接管妖神域這浩大的領土了!

“嗷嗚!”葉琅的話音落下後,廣場上又是響起了陣陣的嘶吼聲!

這妖族就是沒辦法,動不動就是衝你嘶吼起來,這也是葉琅這個人類心裏想的!也知道以後要開始慢慢習慣起來了!

“好了,儀式已經完成了,師叔隨我上神殿去吧?”衆人還在熱血沸騰的高聲呼喊,龍武殿主來到葉琅面前笑眯眯的說道!

“好!能把他們都帶上去嗎?”聽到龍武的問話,葉琅同樣了,但是心裏有其它的想法,指着那些城主和選手們向龍武問道!

“當然可以,你現在是殿主了,你可以自己決定!”聽到葉琅的問話,龍武微笑着說道!

“那有勞前輩安排一下!”聽到說可以,葉琅對雪鷹彎腰抱拳說道!說完就隨龍武率先騰身而起!離開了廣場!

“殿主大人吩咐,所有人都隨我上神殿!”看着兩人離去,雪鷹略有所思的想了一下後,轉身對着高臺上的衆人大聲喝道!

“是!”雪鷹說完,諸位城主和選手們都躬身應道,站起身來緊隨雪鷹身後,騰空而起,射向了遠處那高聳入雲的妖神殿! “諸位都是跟隨我多年的老部下,今日殿主之位移交,希望諸位還要一如既往的支持妖神殿,支持葉琅!”古樸大殿裏,高高的臺座上龍武端坐着,傾身對着下方站立的各城主徐徐說道!

“遵老殿主令諭!”龍武說完後,臺下的各城主都是俯身回道!

“葉琅上前!接受令牌!”城主們回答完後,龍武滿意的點點頭,向站在邊上的葉琅輕聲喝道!

“多謝老殿主提攜!”事已至此,葉琅也沒辦法了,只能上前來接過那象徵着妖神殿最高權限的令牌來,躬身說道!

妖神殿的令牌是塊烏黑色的獸骨做的,入手溫暖如玉,正面雕刻着一個繁體的令字,背面雕刻的是一顆怪獸的頭顱,這種怪獸頭像葉琅從未見過!所以也不知道是何妖獸了!

“今日殿主之位正式傳承給葉琅,明日將昭告天下!希望妖神域在葉琅的帶領下會越來越強盛!”葉琅接過令牌後,龍武站起身來環視着下方的衆人,大聲喝道!

“壯我妖神域!”龍武喝聲剛落,葉琅踏前一步,振臂高聲喊道!

“壯我妖神域!壯我妖神域!。。。”葉琅喊完,下方衆人也是跟着就振臂高呼起來,氣勢如虹的呼喊聲震動屋頂,喊聲在大殿裏久久不散!

“好了,這裏就交給你了,有什麼不明白的可以上來找我,他們四位堂主也會留在這裏輔助你!”等大家情緒都慢慢平靜下來,龍武對葉琅交代道!

“師弟,我們也該走了,免得師尊久等了!”對葉琅交代完後,龍武走下臺階來,對雪鷹說道!

“恭送老殿主,恭送南王!”雪鷹也沒有多話,眼神怪怪的看了葉琅一下後,也是隨着龍武就往殿後行去了,葉琅則彎腰躬身喝道!而下方的諸位城主和選手們也是跟着就大聲喊起來!

“今日是我第一天上任這妖神殿殿主,很多事情都不太明白,還望諸位能多多指教!各城主明日儘快回到自己的領地,盡心盡職的守護好自己的城池!剩下的三十二位選手請留下來,還有四位堂主和玄狐前輩,以及楊虎城主也請留下!”送走了龍武和雪鷹兩人後,葉琅回過身來,對下方的衆人輕聲吩咐道!

“老夫有話要說!”就在葉琅吩咐完後,衆人準備離開時,一位老者越衆而出,對葉琅大聲喊道!

“你是?。。。”聽到那大聲叫喊聲,葉琅眉頭微皺了一下,看着老者疑惑問道!

“老夫無涯城城主海天奇!”老者斜站着冷聲說道!

“哦!海城主!不知海城主還要何時要說?”看海天奇那樣子,葉琅眉頭皺的更緊了,聽到冷聲回答,心裏更是一沉,但是臉色沒有什麼變化,還是溫和的問道!

“犬子海無涯在炎火山脈失蹤,連帶着十名隊員也是失蹤,據後來的傳言說是你把他們殺了!可有此事?”海天奇冷聲怒問道!

海天奇的話語一出,大殿裏寂靜無聲!都沒有想到在這個時候,會有人跳出來找葉琅這個新任殿主的茬!玄狐和四位堂主當時就臉色變了,正欲呵斥的時候,葉琅回頭擺了一下手,示意自己處理!

“呵呵,海城主,不知你和老殿主問話的時候是否也是這麼不禮貌?”聽到說是海無涯的老爹,葉琅心裏一沉,知道這是在給自己下馬威了,那些還沒有離開的城主和選手,都在眼神莫名的看着自己,都想看看自己怎麼處理了!鬧不好今天剛上任就要摔跟斗了!心思電轉間,葉琅還是輕笑着問道!只是那笑聲裏的威嚴開始顯露出些許來了!

“這不需要你管,我只要知道是不是你帶人殺的!”海天奇見四大堂主都沒有站出來,大家也是在圍觀,心裏早已經把葉琅當着是懦弱之人了,所以回答的時候也是有點咄咄逼人的樣子,眼神瞪着葉琅,大有一言不和就出手的意思!

“呵呵,想不到我今日剛坐上殿主這個位置,就有人跳出來啊!看來這妖神域裏的勢力也是該整頓一下了!海天奇,本殿主現在就可以告訴你,當時確實是我帶人反殺的,海無涯設伏要殺我們,想不到卻被反殺!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大賽規則可沒有說不許傷人了!再說我們當時也是自衛出手,就算不是自衛,對待敵人我葉琅照樣是毫不手軟!”面對僵下來的氣氛,葉琅輕笑着慢慢度到臺階前,對海天奇輕笑着說道!

“哼!果然是你帶人殺的!如此惡毒心腸就不配爲神殿殿主!”聽到葉琅的話語,海天奇老臉怒張,手指着葉琅大聲喝道!

“海天奇!你太過分了!”海天奇的話音剛落,葉琅還沒開口,玄狐卻是忍不住的呵斥道!

“老夫大不了不當那個鳥城主,也不會服你個黃口小兒!”海天奇沒有理會玄狐,而是眼神怒瞪了葉琅一下,一甩袖袍,怒喝一聲就欲轉身離開!

“如此對待本殿主,你現在就像走人嗎?”看到海天奇發怒轉身,葉琅輕聲說道!

“不然你還想怎樣?”海天奇好像就在等葉琅開口說這句話似的,轉身蔑視的問道!葉琅的修爲最多就是天元境後期,自己已經是玄元境中期,諒他也不敢拿自己怎麼樣了!

“石堂主,冒犯殿主者該當何罪?”葉琅沒有理會海天奇,而是轉身向站在後面負責刑罰的石堂主開口問道!

“殺無赦!”石堂主看到了葉琅眼神裏閃過的紫色絲線,心裏一沉,大聲說道!

“海城主,你可聽到了?”石堂主的話音落下,葉琅像看着個死人般的看着海天奇問道!

“呵呵,憑你嗎?”海天奇挑釁似的冷笑問道!

“死!”葉琅眼神淡漠的看了還在囂張的海天奇一眼後,直起身來環視着還在大殿裏的諸位城主和選手,冷冷的吐出了一個字!

“呼!”葉琅話音落下,一道七彩光芒席捲而出,劈向了還在嘲諷似的看着自己的海天奇! “啊!”光芒臨近,海天奇才驚駭的發現自己被氣機鎖定,竟然動彈不了!慘呼一聲,光芒散去,衆人才駭然看到海天奇的身子已經被劈成了兩半!滿地都是鮮血和內臟!海天奇的兩隻無光的眼珠子還在死死的瞪着不瞑目!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