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我讓你走了麼?”其中一個大漢見我要走,不樂意了。

“那你還想怎樣?要我賠錢?”我冷冷的說道。

“反正警察來之前你別想走!”大漢瞪着我,說道。

我暈,今天是不是不宜出行啊!我一拍腦袋,丫的出門忘看黃曆了!算了,還是擱這等着吧,要是走了反而顯得就是我把人給撞了!

沒出幾分鐘,一輛呼嘯着警笛的警車開了過來,停在了我的旁邊。我看後一愣,現在的出警速度咋變得這麼快了?而且這種交通事故爲什麼不是交警來管??


“怎麼回事兒?”從警車上下來了一個長相猥瑣的警察,語氣十分森然的說。

“警察同志!你可要爲我做做主啊!這人把我爸給撞了還愣是不承認!”那名大漢指着我說道。

“哦?是他說的這樣麼?”那名長相猥瑣的警察看了我一眼,問道。

“我壓根就沒撞上,這老頭是自己倒在地上的。”我攤了攤手說道。

“好了,你們趕緊把老人送去醫院,你們家屬來一個跟我走。”那名警察吩咐道。“還有你,你也跟我走!”

“我?”我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我根本沒有撞人,警察同志。”

“行了行了,你到底撞沒撞人咱去了派出所就知道了。上車!”警察不耐煩的對我揮了揮手。

我無奈,指着摩托車說道:“我自己有車。”

那名警察見狀,對車裏的另一個開車的警察說:“小王,你去開他的摩托車。這車一會兒我來開。”


“我看你是想跑吧?”那名警察冷笑道。旋即推推搡搡的把我弄上了車,而我也沒反抗,雖然我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可以跑掉,但這事情明顯就是個陰謀,而且還是個破綻百出的陰謀。

警車一直開到了向陽路派出所,才緩緩停了下來,那名警察帶着我和那個誣陷我的大漢便進了派出所。

“先跟我進去做個筆錄!”警察帶着我走了,而對着那名大漢說:“你去找小王,由他給你做筆錄。”說着,那警察還給了大漢一個特殊的眼神。

呵呵,這二人的演戲功夫倒是真不錯啊!要這時候換個普通的學生,恐怕還真給忽悠的嚇尿了!幸好哥現在不是一般人!萬幸!

“素攀大叔!我現在必須要用魔法,否則性命不保!”我在心裏喊了一聲。

“啊?好吧,我儘量幫你掩蓋。”素攀的聲音在我心中想起。

哼哼,老子有了魔法你就是來個凌遲處死老子也不怕!此時,我的大腦正飛速運轉着,該怎麼樣解決這操蛋的事情。

我坐在了一個能銬住手的椅子上,一盞大燈就在我的臉旁邊照着,我的對面坐着的正是那名長相猥瑣的警察。

他臉色十分的嚴肅,手裏拿着一根筆,邊寫便問道:“姓名!”

“聶翔。”我有氣無力的答道。

首席總裁的小仙妻 性別。”

“你自己不會看?”我沒好氣的給了一句。

“你給我老實一點,小子,別怪我沒提醒你。”那名警察眯着眼睛看了我一眼,然後繼續拿着筆記錄。



“年齡。”

“17。”

“把事情的經過說一下。”

於是我耐着性子,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說了一遍。

這時候,那名叫小王的警察推門進來,在那個猥瑣警察的耳邊不知道說了什麼,然後二人站起身向我走了過來。

“你們幹嘛?”我皺着眉頭,沉聲喝道。此時我的心裏也在打鼓,不會對我用刑什麼的吧?

“證據確鑿,就是你撞的人,現在你可以在號子裏帶着去了。”那名猥瑣警察冷笑道。

“呵呵,我冒昧的問了一句,你們收了人家多少錢?”我撇嘴鄙視道。

“你他媽閉嘴!這沒你說話的份!”那猥瑣警察給了我一巴掌。

我怨毒的看了一眼這個警察,心裏氣憤至極。

“自己得罪什麼人了都不知道,真他媽活該進來。”那名叫小王的警察衝我冷笑了一聲。

我心裏一沉,果然,有人是專門來報復我的。錢曉宇?姓霍的?還是關寧寧? 江山基業 ,應該不會這麼對我吧?

想了想,把姓霍的二世祖也給排除了,他又不是軒城本地人,手應該伸不了這麼遠。看來最後只剩下錢曉宇一個人了,不過我有些納悶,如果真的是他的話,這廝怎麼等了這麼久纔來報復我?

正想着,我便被帶到了看守所,小王和值班的警察打了個招呼,值班警察便把最裏面的一個牢房門打開,我往裏一看,臥槽,裏面住着四五個人!

我被小王從後面一腳就踹了進去,頓時間,一股子腥臭味無情的鑽進了我的鼻子裏,弄的我連連乾嘔。

“哈哈!又有新貨進來了,龍哥,這次讓我破處啊!”這時,我聽見了一個猥瑣的聲音。

我撇過頭掃了一眼和我一個號子裏的人,擦,只能用一個詞來形容:猛獸樂園!

這四個人要麼就是又高又壯實,滿臉橫肉,而且五官長得非常開;要麼就是又瘦又小,尖嘴猴腮,恨不得把五官都湊到一個地方,艾瑪,哥算是毀了。

“哈哈,還長的挺俊的,哥哥我禁慾好幾天了,來來小弟弟,咱倆聊個天。”那個看起來蠻壯實的恐龍對我淫笑道。

我見狀心裏一陣惡寒,立馬往後蹦了三尺遠,大吼道:“都他媽離我遠點兒!”

“哎呦,小弟弟還害羞的不成,龍哥,說好我先上的啊!”那個尖嘴猴腮的說道。

“行,那小寶子先來,咱輪着來啊!我第二個,電鑽和老炮墊後。”原來那個壯實的恐龍叫還真叫龍哥!在這幾人的言語之下,我已經被當成了野獸嘴裏的肥肉了。我狂汗。

說完之後,那尖嘴猴腮的便向我走了過來,滿臉猥瑣的笑了:“小弟弟,要是不想讓哥哥們給你玩SM的話,你就乖乖的啊!放心,過程是很爽的。前一陣子也有個挺帥的進來,剛開始還嚷嚷着不肯做,到最後還不是比我還主動!” 我聽後連忙捂住了自己的菊花,一臉驚恐的指着那個小寶子叫道:“你……你他媽別過來!”

“嘿嘿,小弟弟,不想吃苦頭的話就不要反抗哦!” 獨家蜜婚:老公別太急

媽呀,該死的磐石之身好像不包括讓菊花消失不見的功能吧!我的心裏暗暗叫苦,看來只能和這幫變態動手了,否則我以後就可以去日本當GV候補男優了!

那個叫小寶子的過來之後抓住了我的胳膊,我連忙呵呵了一聲,施展了磐石之身,對着其腰眼用盡全身的力氣狠狠一腳,然後便警惕的望着面前的四個變態。

“草,竟然敢對你寶爺爺動手?”小寶子捂着腰怒道。“哥幾個給我上,今天咱們來個5p,看來這小弟弟的精力比較旺盛!”

幾人聽後都邪笑着站了起來,然後向我走了過來,一看那架勢就知道,這幫人都是打架的老油條了,看來都是些社會上不務正業的小混混。

我腦袋裏飛快的思考了一下,若是這四個人同時打我的話,我雖然有魔法護身感覺不到疼,但是同樣我也能被他們把力氣磨完,所以還是得先下手爲強,畢竟磐石之身不能讓我的力氣變大,也不能讓我體力無限。

我決定之後,連忙又飛快地給了小寶子肚子上一腳,然後用老辦法,上去把他的左胳膊往下狠狠一拽,頓時“咔嚓”的一聲悶響,這廝的胳膊被我卸掉了。

“啊!”牢房之中充斥着小寶子的慘叫,而在我卸掉他的胳膊的時候,身上已經捱了不知道多少下打了,雖然感覺不到疼,但是也是很不爽的。

“艹,這小子的皮咋這麼厚,打他就跟打木頭樁子一個感覺!”龍哥驚呼道。

“日,還是先放倒了再說吧。”另一個叫電鑽的說道。

於是龍哥用胳膊從我後面勒住了我的脖子,電鑽和老炮二人蹲下身子每人抱住了我的一條小腿,然後三個人同時一使勁,把我給擡了起來,隨後重重的將我扔在地上,我頓時一陣後怕,這要是沒有魔法護身,我的五臟六腑都得給這幾個混賬震碎了!

我掙扎着爬起身,用頭狠狠地頂在了電鑽的肚子上,頓時電鑽便一聲悶哼,往後退了幾步,見狀我趕忙站了起來,對着龍哥的鼻子就是一拳,忽然那個叫老炮的從後面給了我一大腳,我頓時往前一個趔趄,趴在了電鑽的身上向前倒去。

好機會!我用額頭狠狠的往電鑽的猥瑣臉上一撞,然後趁他沒回過神來,拽着他一條胳膊往後狠狠一拽,“咔嚓”,脫臼了。

“嘶……”龍哥和老炮見我這麼猛,便倒吸了一口涼氣,旋即二人咬了咬牙,一起向我撲來,一個專門和我正面打,另一個在我背後偷襲。

呵呵,還玩起策略來了,若是換個人恐怕還真就栽這裏了,可他們萬萬沒有想到的是,我有魔法護身,不怕痛,這就是一個大bug了,足矣把他們四個打成死狗,而我卻跟沒事人一樣。

此刻我感到力氣漸漸的變弱了,於是當機立斷,速戰速決,我開始放棄防守,一陣不要命的拳頭亂揮,差不多都打在了龍哥的臉上,這廝剛開始還有心防守,後來直接捂着臉慘叫連連。按照慣例,我也把龍哥的胳膊給卸了。

現在就剩下最後一個老炮了,屬於比較聰明的那種,一直不敢離我太近,只是一個勁的用腳踹我,但都被我給躲了過去,我喘着粗氣,直接無視老炮的攻擊向前走去,用最後的力氣給了他胯下一腳,然後把他的右胳膊給卸了。

我走過去,一屁股坐在了他們的牀上,望着捂着胳膊,慘叫連連的四人,搖了搖頭。他們也就是碰上我這個特殊情況了,要換一個人恐怕真的就貞操不保了。

等我休息了一會兒,將體力恢復了之後,這四人也是縮在了角落裏,臉色鐵青,想來是胳膊疼的了。

“龍哥?小寶子?”我喊了一聲。

這二人聽到之後立馬一個激靈,然後一臉苦相的哀求道:“大哥,饒了我們吧,我們知錯了,我們不敢放肆了……”

靠,太沒骨氣了吧?我翻了翻眼睛,向他們走了過去。

“大哥!不,大爺!我們真的錯了!你…你要幹什麼!”這四人都是一臉驚恐的望着我,哼哼,現在獵物和獵人換了位置,知道被虐有多不爽了吧?當然,我只是嚇唬一下他們,然後想讓他們把這屋子打掃一下。

“你們幾個再想着輪我不?”我冷冷的說。

“不了,不了,大哥,你輪了我們吧……呃不,我們誰也不輪誰。”小寶子連忙說道。

“嗯,還算你們像話!”我故作老成的點了點頭。然後在這四人驚恐的目光下,我幫他們都把胳膊給接上了。

“好了,我來這可能要住幾天,你們把屋子收拾一下吧。”我擺了擺手說道。

此時我心裏有些着急,這麼晚了不回家表姐肯定很擔心吧?可我的手機也被那幫雜碎給收了。

對了!我靈光一閃,我不是還有打印機麼?哈哈,天無絕人之路啊!我連忙伸進衣服裏,腦海裏想着愛瘋4S的樣子,然後呵呵了一聲。頓時,我的手裏便出現了一款嶄新的愛瘋4s手機。

於是我又打印了一張電話卡,當然,號碼是我隨便編的一個,但插在手機上之後發現還真能用!

我連忙給表姐發了個信息,告訴她今晚不回去了,在同學家住。表姐一會兒回覆道讓我早點休息,我則是回覆了一個親親。

我躺在牀上閉目養神,那四個人也沒打擾我,在另一張牀上打着撲克。我之所以這麼愜意的原因是因爲我有了手機,而且我的兜裏還有一張紙條,上面是關順德的電話號碼。。

這時,牢門忽然又開了,一個穿着西裝,看起來文質彬彬的男子被推了進來,看他的年紀應該比我大幾歲,估計都工作了,只是不知道因爲什麼被關了進來。 我只是擡頭淡淡的看了一眼,然後便低下頭繼續玩手機,而那四個基佬則是一臉垂涎的看着進來的人,但又偷偷的看了我幾眼,害怕我會反對。

那名青年坐在了角落裏,一言不發,而且臉色十分不好,我心想這哥們不會犯啥大事兒了吧?看起來跟要槍斃的樣子似得。

終於,基佬們按耐不住了,龍哥首先站起身來說:“哼哼,帥哥,你過來一下。”

那名青年擡頭看了一眼龍哥,沒說話。

“嘶!……”龍哥見青年不鳥他,想發作,但往我這邊看了一眼,又沒敢。於是龍哥咬了咬牙,跑過來對我說:“那啥,大哥,那個人不給咱面子,你幫着教訓一下唄?”

“我鹽吃多了?”我沒好氣的給了一句。

“咳咳!……我們四個也是想解決一下生理問題嘛。”龍哥不好意思的說道。

“有生理問題你們四個還不夠?難道說你長了好幾個JJ?”我故作驚訝道。

“唉!那老是我們四個多沒意思啊!”龍哥沮喪道。

“行了,該幹嘛幹嘛去,少去招惹人家。萬一人家是個狠人,比我還狠的那種,你們就死定了!”我嚇唬道。

果然,龍哥一聽臉上露出了害怕的神色,於是連忙拉着那三個猥瑣的基佬打撲克去了。

我繼續低下頭擺弄着手機,沒一會兒,那名青年忽然站起身朝我走了過來。

“那個……你的手機可不可以給我用一下?”那名青年對我說道。

“嗯?”我擡起頭,回了一句:“你用手機幹什麼?”

“哦,我發條信息。”那名青年說。

“嗯,別讓外面的警察發現了。”我說完,就將手機遞給了他。這人看起來還算順眼,所以我沒有拒絕他的要求。

過了約莫五分鐘,那青年用完了手機,然後還給了我。

“你犯事兒了?”我問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