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呀,這咋好意思呢——”李小胖立刻眉開眼笑,這好事打着燈籠都難找啊。

其實,要不是暫時黑瞎子屯正處於起步發展階段,他還真不在乎這仨瓜倆棗的;沒法子,形勢所迫,他這個當家的不算計不行啊。到時候人都沒肉吃,哪啥喂老虎?

這時候,遊客之中忽然有個老頭站出來:“我孫子剛纔說了,每年贊助一萬塊錢,給這頭東北虎買好吃的!”

老頭手上還牽着個小男娃,正無比羨慕地望着撫摸二肥子的丫丫,嘴裏還輕聲詢問:“小姐姐,我以後也可以摸摸東北虎嗎?”

“你出錢了,當然可以摸。別說摸了,等二肥子好了,就是想騎都沒問題——”李小胖眉開眼笑,說着說着,大概也絕對這麼說對小孩子影響不好,於是又嘿嘿兩聲:“跟錢沒關係,最主要的是你有這份愛心,懂得關愛動物,動物們也當然喜歡你,是不是啊猴三?”

猴三不滿地斜了李小胖一眼:關鍵時刻還得找偶幫你擦屁股——

不過小猴子還是拐到小男孩跟前,擡起小爪子,啪得敬了個隊禮。這下把小傢伙的爺爺可樂壞了,把孫子摟着小猴子的這一刻給拍了下來,心裏還琢磨呢:這一萬塊花的真值啊!

有人帶頭,結果又有幾位家長出頭表示願意給二肥子捐錢,最後劃拉一下,二肥子一年的贊助費也有五萬多塊了。

“俺代表二肥子謝謝大夥啦,請大夥放心,這些錢,俺一定都給二肥子吃嘍。過倆月再來看看,保證還給大夥一個膘肥體壯的東北虎!”李小胖也滿心歡喜,有了這筆資金,他甚至可以逐步對二肥子進行一些野化訓練呢。

也不知是吃了食物的原因,還事精神方面的因素。總之又過了半個多小時之後,二肥子居然晃晃悠悠掙扎着站起來。這下子把下邊的人給激動壞了,尤其是那些小娃娃,把小巴掌都拍紅啦。

飼養員也打開籠門,不過二肥子畢竟還是太虛,沒力氣下地。李小胖連忙上去幫忙,抱住二肥子的上半身,彪叔也光着膀子,抱住二肥子的後胯,愣是把二肥子從車上弄下來。

人羣之中響起陣陣歡笑,李小胖抽空瞄了一眼:嘿,猴三費勁巴力地在後邊扛着老虎尾巴呢!

於是皆大歡喜:黑瞎子屯方面呢,就算是白撿了一隻東北虎,也算爲旅遊事業添加一道風景;而東北虎園林方面呢,也解決了難題;至於那些看熱鬧的遊客,也都上了生動的一課。

“總算沒白忙活,都上俺家吃餃子去!”李小胖熱情地邀請東北虎園林的客人,畢竟人家大老遠來的,還送來一份厚禮呢。

“你家的肉不是喂老虎了嗎?”副園長同志笑呵呵地說着,他的心情也不錯。

李小胖一拍肉呼呼的大腿:“沒事,實在沒肉,就從這割下來二斤!”

歡聲笑語中,把客人領到家裏。至於二肥子呢,現在行動能力有限,就在村口的大榆樹的樹蔭下給它鋪了幾條麻袋,先在這歇着。反正有丫丫招呼,大夥也都放心。

說包餃子就包餃子,雖然豬肉沒了,但是老魚叔送來了一條五六斤的大草魚,剔除魚皮魚骨之後,用刀背剁碎,撿出魚刺,包魚肉餡的水餃,裏邊放點柳蒿芽子,吃起來那才叫鮮呢。

當然,桌上也得有別的菜。這月份,小園子裏和山上的野菜都極爲豐富,隨手一抓就能湊一個菜,而且都是無污染的純綠色蔬菜,吃得大夥連連叫好。

“走的時候都帶點蔬菜回去,自個家產的。”李小胖還給副園長他們都裝了不少蔬菜,城裏的蔬菜水果,吃起來真的叫人不放心。沒看在黑瞎子屯種了小菜園的那些人,幾乎每週都開車往這跑嘛。


副園長等人也沒有拒絕,甚至還親自跑到李小胖家的小園子裏,自己動手,摘了不少黃瓜辣椒西紅柿啥的,滿載而歸。

臨上車的時候,副園長還親切地向李小胖發出邀請:有機會,一定去東北虎園林做客。

李小胖抓抓後腦勺:“好像再過幾天,楚導他們就要去你們園子拍戲,俺肯定也跟着溜達溜達。”

副園長眼睛一亮,向正領着二肥子慢慢溜達的丫丫瞥了一眼:“到時候,千萬記得把你閨女領着啊——” 等到吃晚飯的時候,又給二肥子剁了幾斤肉,猴三還想拿勺子喂呢,不過二肥子已經恢復不少,能自個吧嗒吧嗒吃了。

甚至在吃完之後,還蹣蹣跚跚地跟在丫丫身後,一路晃悠到李小胖家。

“俺瞧你也沒啥事啊,不會是裝的吧?”李小胖嘴裏嘮叨着,他也知道,以動物的智商,當然不可能是故意裝的,不過呢。猴三這樣的例外。

看着二肥子要跟丫丫進屋,李小胖連忙攔住:“這屋裏都快成動物園了,你個頭太大,還是去倉房跟大黃一家作伴比較好——”

弄個大老虎擱屋裏,真不是那麼回事,瞧着眼暈不說,萬一半夜起來撒尿,迷迷糊糊踩老虎尾巴咋整啊,畢竟是猛獸,真把人咬了呢?

二肥子現在身體發虛,也沒能力跟李小胖較勁,雖然不大情願,也只能一步一搖地鑽進倉房。結果呢,就聽到裏面傳來幾聲尖叫,隨即,二肥子就慌里慌張退了出來。撲面而來的,還有難聞的臭氣。

“你別當老虎,當熊算啦,連一窩黃鼠狼都治不了。”李小胖頗有些恨鐵不成鋼的架勢,不知道這算不算好虎架不住羣狼呢。

沒法子,只好動手在柴火欄子臨時搭了個草棚子,下面鋪上點乾草,再弄幾張麻袋片子,算是二肥子的新窩了。

家裏來了大老虎,肯定是需要適應一段時間的,比如說雞鴨鵝狗之類,都對二肥子保持警惕。有兩隻不知深淺的小雞崽溜達到二肥子的窩裏,嚇得那隻老抱子炸起翅膀,在二肥子腦袋上又撲又啄。

虎落平陽被犬欺啊,二肥子現在連反抗的力氣都沒有,只能用兩隻爪子抱住腦袋,趴在那裏一動不動地硬挺,看着真有點怪可憐的。李小胖都有點看不下去眼了:“信不信明天就把你個老抱子燉嘍,給二肥子補補身子!”

雖然嘴裏叫的挺響,但是卻沒啥行動。還是猴三真不錯,吱吱吱拿着小棍兒把老母雞給攆跑;熊娃子也比較憨厚,在二肥子的窩裏滾來滾去。等第二天早晨起來之後,李小胖給二肥子餵食的時候,發現熊娃子抱着二肥子的尾巴,睡得直淌哈喇子。

看到李小胖,二肥子嗖一下站起來,來個虎抖毛,看樣子精神不錯,身體也恢復不少。李小胖先叫猴三端來半盆水飲飲老虎,然後才把裝肉塊的盆子端來,裏面照例打了兩個大鵝蛋。

吃食的時候,彪叔過來瞅了一趟,並且發表意見說:二肥子肯定沒問題了,只要養上一兩個月,保準膘肥體壯。

要說彪叔看牲口的眼光肯定是準的,李小胖這才徹底放心,他還真有點擔心,萬一二肥子有個好歹的,沒發跟東北虎園林那邊交代呢。

幾天之後,二肥子也就漸漸融入到黑瞎子屯之中,就連各家各戶的大狗,看了它都不瞎叫喚,但是也沒有表現出畏懼。俗話說狗眼看人低,二肥子如今正是落難之時,沒有絲毫虎威可言,這些狗才不怕它呢。

倒是有一天半夜,狗咬的厲害,而且還有狼嚎聲響起。李小胖出門查看的時候,只見自家院子外邊閃爍着十多雙綠油油的眼睛,而二肥子呢,則趴在窩裏瑟瑟發抖——

草原狼是一種對危險十分敏感的動物,對領地內出現這隻個頭比較大的猛獸也比較關注,要不是二肥子受到丫丫的庇護,搞不好就真被狼羣給咬死呢。

或許是看到二肥子這副德性,對狼羣也產生不了威脅,所以在孤狼一聲長嚎之後,狼羣就一陣風似的撤退。這幫傢伙還算守規矩,沒帶走村裏的一隻雞或者一頭羊。

就這,李小胖還拿着大棒子攆出老遠呢:這幫狼崽子,膽子越來越大,都敢往村裏跑啦,這還了得!

不過,快攆到黑瞎子泡的時候,狼羣在孤狼的帶領下,集體殺了個回馬槍,嚇得李小胖把大棒子一扔,一溜煙跑回村裏,多少顯得有些虎頭蛇尾。

大概只用了一週多的時間,二肥子就恢復到原來的模樣,終於有了點虎虎生威的虎氣。而丫丫也終於可以放心地跟着劇組去東北虎園林繼續進行拍攝工作了,她不在家的這段時間,吳老爺子和彪叔等人,都可以照顧。

東北虎園林雖然名字裏只有東北虎,但是實際上呢,現在已經發展成一家綜合性的大型動物園,每年也都接待不少遊客。

按照劇本,小猴子跑到人類社會,結果呢被抓到之後,就關進動物園,在這生活了一段時間,發生了不少事情,也算是戲份比較重的一處場景。

本來呢,人家拍戲,根本就沒李小胖啥事,不過既然丫丫要跟劇組,他也就跟着去瞧瞧熱鬧,另外還有點小心思,想瞧瞧人家那裏都有啥動物,如果是黑瞎子屯沒有的,而且還適合生長繁殖的,就琢磨着能不能弄回去點,進一步豐富黑瞎子屯的物種。

劇組的兩輛大巴車行駛了十好幾個小時,這纔在天黑之前,抵達了位於省會附近的東北虎園林。這裏位於松花江北岸,面積也算不小,很多地方也模擬東北虎生活的野生環境,至少表面上看起來,還像那麼回事。

這裏大大小小有七百多隻東北虎,所以平均算起來,格局還是有點小,跟東北虎生活的真正野生環境是沒發比的。

一路勞頓,再加上天快黑了也沒法入園,所以就在江邊找了一家快捷賓館安頓下來。因爲拍攝的資金有限,能省就省吧。

然後就是找地方吃飯,劇組裏也好幾十人呢,呼呼啦啦從江邊一走一過,就有不少飯店餐廳出來拉客。

從心底來說,楚導是不想下大館子的,找地方吃碗麪或者弄點盒飯之類對付一口就行了,畢竟資金不大寬裕;可是想想前一段時間拍攝比較順利,大夥也都比較辛苦,所以就半推半就的,被兩個穿着制服的服務生給拉進一家野生江魚館。

這家酒店外邊裝潢看上去很上檔次,屋裏呢,則特意裝飾出一派鄉土氣息:木板門,苞米稈子牆,高粱稈子棚頂,紅磚竈臺,上邊安着大鐵鍋,特色就是鐵鍋燉魚。

個個單間也都取了些鄉土氣息比較濃郁的名字,比如說有“村長家”,“書記家”,還有什麼“劉大腦袋家”等等。

李小胖一進屋就十分滿意地點點頭:“哎呦呵,還真有點回家的感腳呢——”

跟在他後邊的小服務員嗤嗤笑,心裏琢磨:現在哪還有住這種地方的人家啊?其實他不知道,李小胖家就比這破多了。


幾十個人圍了三個大鐵鍋坐下,也沒有飯桌,等鍋裏的東西燉好之後,就守着鍋臺吃。小服務員上前介紹說:本店有大鵝鍋,各種野生魚鍋等等,鍋裏還可以燉一些粉條、土豆、茄子之類,貨真價實,經濟實惠。


李小胖還是有點信不實,叫服務員拿來菜單瞧了瞧,冷不丁一拍大腿:“唉呀媽呀,這也太貴了吧,啥魚啊,二百多塊錢一斤!”

這一驚一乍的,嚇得小服務員差點把手裏的茶壺掉地上:“先生,我們這裏都是從松花江裏打撈上來的江魚,純野生的,價錢當然貴啦——”

“貴在野生是吧——老楚啊,昨天晚上在俺家吃的那條魚有十多斤是吧,好傢伙,好幾千塊就吃出去了。”李小胖搖頭晃腦地念叨着,頗有些憤憤不平。要說野生魚,他們黑瞎子屯產的纔是真正的野生魚呢,大夥隨便撈隨便吃,誰也沒拿這個當好東西啊。

那位小服務員還挺熱情,一個勁給大夥推銷:“我們店裏最有名的就是野生的鰉魚,鱘鰉魚都聽說過吧,是咱們龍江最好吃的魚啦,各位可以嘗一嘗,肯定物超所值。”

楚導一聽也頻頻點頭:“不錯不錯,鰉魚能沾一個“鰉”字可不簡單啊。想當年,赫哲人在江裏捕撈上來一條千斤大魚,於是千里迢迢送到京城,獻給乾隆皇帝。乾隆吃了之後連連稱讚,說這魚體型如此巨大,可稱作魚王,便欣然命名爲“鰉魚”,成爲宮中貢品。要不,咱們今天也當一回皇帝,嚐嚐這大鰉魚的滋味?“

“老先生學識淵博,真厲害!”小服務員臉上都笑開花,一個勁拍老楚的馬屁,如果客人真要吃鱘鰉魚的話,她的提成可不少呢。

劇組其他人不知道這裏邊的貓膩,也都張羅着嚐嚐。唯獨李小胖有點信不實,卡巴兩下小眼睛說:“稍等稍等,服務員啊,你先領着俺瞧瞧,你說的鱘鰉魚新鮮不新鮮?”

“當然新鮮啦——”小服務員哼哼兩聲,這麼多人,她就瞧這個小胖子不順眼,穿得土裏土氣的,一瞧就是個窮鬼,偏偏還挑三揀四的。

於是在小服務員的帶領下,李小胖和幾個愛看熱鬧的傢伙一起來到養魚間,只見地上修着個挺大的水池子,裏面分割成好幾個區域,不同種類的魚在裏面來回遊動,露出黑乎乎的背鰭。

“確實挺新鮮的!”跟來的幾個人都讚不絕口。


李小胖卻又不同的看法,他一邊瞧一邊搖頭,嘴裏還唸唸有詞:“哎呀呀,你們這除了魚池子裏的江水是野生的,剩下的根本就沒有野生的玩意,這還有個吃——” 李小胖這麼一嘀咕,小服務員可不樂意了:“先生,我們店裏用的魚,都是當天從江裏打出來的,純正的野生江魚,你可不能瞎說!”

旁邊有幾位選魚的客人看到這邊有爭執,也都湊上來瞧熱鬧,嘴裏還七嘴八舌的品評着池子裏的魚,有的說新鮮,有的則力挺李小胖,說什麼這些魚都是從養魚池裏邊撈出來之後,弄到網箱裏邊之後,在江裏放幾天,就變成江魚了。這樣一來,有幾撥客人拿不定主意,猶豫一陣之後,竟然選擇了離開這家魚館兒。

跑了生意,小服務員更恨這個土鱉胖子啦,用大眼睛使勁剜了李小胖幾下,然後就對着別在胸前的對講機說了幾句,很快,就有一個板寸大漢,領着兩個只穿着黑背心的青年走過來,露出胳膊上一團一團的紋身,也瞧不出來是啥圖案。

“膽肥兒啦,敢跑到於哥這兒來鬧事!”板寸大漢一臉兇相,惡狠狠的掃視着李小胖幾人。驚得那幾個看熱鬧的劇組人員都不由自主地往後退了幾步,結果就形成了李小胖和板寸壯漢對陣的局面。

“就你啊?欠削是不是!”兩個背心小弟捏着拳頭,威脅的意味十足。

難道是進了黑店——李小胖卡巴兩下小眼睛,嘴裏依舊嘟囔:“你們這根本就不是野生的江魚,還不叫人說了咋的——”

板寸大漢嘴裏嘿嘿兩聲,臉上的橫肉顯得更加突兀:“兄弟,你哪個屯子來的,出門的時候,家裏人沒叫你管好嘴嗎?今天,哥幾個就賣賣力氣,幫你長長記性——大嘴巴子先慢慢抽着——”

後一句話,卻是對兩個背心小弟說的。這倆貨看樣子平時也沒少幹這種事,一左一右堵住李小胖,左右開弓,掄着巴掌就要扇。


“不許動手!”一聲大吼猛然響起,只見楚導氣沖沖走進來。畢竟是大導演,氣勢非凡,把板寸壯漢等人全都給唬住了。

李小胖坐了一天車,剛想活動活動筋骨呢,結果被楚導給攪了,心裏有點不大痛快:“老爺子,咱們碰着開黑店的啦,把攝像師啥的都叫來,給這家黑店曝光!”

難道是記者?板寸壯漢也有點蒙圈:“別的別的,有話好好說,你們是哪家電視臺的,我和你們領導都熟!”

李小胖一挺胸脯:“俺們是拍電影的!”

靠!板寸壯漢立刻又把心放回肚裏,又恢復成滿臉橫肉的模樣:“就算是記者來了,也得講理不是,我們店裏本來就是貨真價實的江魚,你憑啥誹謗?剛纔叫小胖子你給說走了好幾桌客人,今天要不給個說法,就得賠償損失!”

以前,靠胡攪蠻纏這一套,板寸沒少忽悠客人。反正這玩意也沒法界定,食客又大多是外來的遊客,只能吃啞巴虧。

一聽說賠錢,李小胖就肉疼不已,窮橫窮橫的:“要錢沒有,要命一條!”

“你這樣的哥哥我見多了,小五小六,把這個胖子扔江裏去。他口口聲聲說咱們這不是江魚,就叫他給咱們撈幾條真正的江魚瞧瞧——”板寸又朝兩個小弟揮揮手,那兩個黑背心就上前架住李小胖的胳膊,往外就拖。

楚導剛要出聲制止,結果瞧見李小胖一個勁朝他擠咕眼睛,也就選擇了沉默。

“你們這是要把俺扔到江裏餵魚啊,放開,放開,救命啊!”李小胖沒白混劇組,演技大有長進,一邊扯嗓子嚎,一邊直蹬腿。累得兩個黑背心嘴裏直罵:死胖子,死沉死沉的!

這一路上,有不少食客從包廂裏探出腦袋瞧熱鬧。板寸索性殺雞儆猴,嘴裏罵罵咧咧:“敢說老子這裏不是野生的江魚,老子就叫你下江裏撈魚去……”

包廂門口的腦袋紛紛都縮了回去,裏面的客人都已經坐好了挨宰的心理準備。

魚館兒就在江邊不遠,兩個黑背心拖着李小胖來到江邊,一二三喊着號子,把李小胖悠起來,剛要一起撒手。結果呢,各有一隻手臂被李小胖給死死抓住,仨人一起骨碌進水裏。

臨近江堤的地方,江水並不深。可是架不住李小胖使壞啊,仗着力氣大水性好,把這倆黑背心牢牢摁在水裏,不到半分鐘呢,就咕嘟咕嘟開始冒泡。

估計這哥倆灌水灌得差不多飽了,李小胖這才撒手,這倆貨浮出水面,被人七手八腳地拉上岸。果然,肚子鼓鼓的,就跟剛灌完一箱哈啤似的。

在水裏想跟李小胖玩,就跟在魯班面前耍斧子是一個道理。

“趕緊控控水——”板寸也顧不得跟李小胖算賬,指揮手下救人要緊。

折騰了好一陣子,倆黑背心這才哇哇哇地吐了一大灘髒水。最慘的那個,還噗的一下從嘴裏吐出來一條寸許長的小鯽瓜殼子,在地上直甩尾巴。

“瞧瞧,這纔是真正的野生魚呢。”李小胖把小鯽魚拎在手上,在人們眼前晃了晃,一邊晃一邊還說呢:“從體型上看,野生的魚,沒有人工飼養的那麼肥,但是生命力旺盛;從外表看,野生的魚鱗鮮亮,就拿鯽瓜子來說吧,魚鱗都是銀光閃閃的,店裏那些,魚鱗黑黢黢的,一瞧就是養殖的!”

“我尼瑪!”板寸惱羞成怒,飛起一腳,踹向李小胖。

他的腳距離李小胖還有半尺遠呢,李小胖就哎呀怪叫一聲,身子向後飛去,啪得一聲,重新落到江裏。搞得板寸一愣一愣的:哥啥時候也會無影腳啦?

不大一會兒,就看到那個小胖子在距離江岸十幾米的地方露頭,只見他手臂一揚,一道黑影拋到岸上,隨後傳來小胖子的吆喝聲:“瞧瞧,這纔是野生的江鮎魚呢,頭大身子小——”

岸上的人都瞧傻啦:空手捉魚啊,今天開眼啦!

啪的一聲,又一條大鯉魚被甩上岸:“瞧瞧,野生的鯉魚身子瘦長,魚鱗鮮亮——”

不怕不識貨,就怕貨比貨,隨着一條條魚被扔上岸,大夥跟魚館兒裏的魚一比,立刻就瞧出來差異,果然跟那個小胖子喊的一樣。人多力量大,於是都紛紛跟着起鬨,有要退錢的,有要投訴的。搞得板寸大脖筋直蹦,殺了李小胖的心都有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