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呀!哥,你在幹嘛?”王蓮不高興地道:“你怎麼可以拿小妹來充當擋箭牌呢?”

這時,吳疑打趣地道:“小蓮,你哥是想將你送給楊哥,哈!”

“我去!纔不是呢!”王蓮羞得滿臉通紅,狠狠地瞪了吳疑一眼,“吳疑,你少說兩句會死啊?”

吳疑無所謂地聳了聳肩,他與王德勁很要好,經常會到王家作客,因此,他和王德勁的小妹王蓮也比較熟,對待熟識的人開開小玩笑,也是最平常不過!

“哥要和小勁子去找陳少保算賬,你們慢慢地在這裏鬧,哈!”楊一善對着王蓮和吳疑笑了笑。

“我也要去!楊哥,請帶上小妹一起裝逼,一起飛。”王蓮期盼地看着楊一善。

“哥!你怎麼可以拋下我小疑子不管呢?”吳疑故作難過地道:“你不是說要帶我們一起裝逼,一起飛嗎?”

“你們不怕惹禍上身麼?”楊一善笑了笑,“陳少保可不是好惹的。”

“怕死就不是吳疑!”

“怕死就不是王蓮!”

吳疑和王蓮擺出一副我是英雄,我不怕死的樣子。

“你們先在這裏等哥一會,哥先去方便一下。”楊一善搖了搖頭,趁着方便的時候,給私家偵探徐長卿打了一個電話……

陳少保的府第金碧輝煌,整個文明村,就他的家最有派頭了,不誇張的說,他家中的擺設與古代的皇宮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

一棟豪宅,有前院和後院之分,還有亭臺樓閣、假山泳池……

“到了!喏!這裏就是陳少保的家了。”離開工棚後,楊一善帶着王德勁、吳疑和王蓮,來到了一處金碧輝煌的豪宅前。

“楊哥,這裏就是陳少保的家嗎?”王蓮不禁驚呆了,“哇塞!比我們的王家,還更有氣派!”

王蓮一直都以爲王家,已經算是文明市最有氣派的私人豪宅了,誰知,見到陳少保的豪宅後,她才發現自己的想法是多麼的錯誤!

王家的豪宅和陳家的豪宅相比,無疑是相差了一大截。

“嗯!”楊一善微微地點了點頭,“陳家是我們文明村五大家族之一,整個文明村就他的家,最金碧輝煌了。”

王蓮狂汗,她們王家是文明市的五大家族之一,結果,還不如一個村的五大家族,說出去,真有些丟臉。

王德勁和吳疑更是面面相覷,直到此刻,才明白陳少保爲什麼會目中無人,原來是跟他的家境有關!

“這個陳少保,老子低估了他。”王德勁想不到小小一個文明村,就出了一個土豪,真是說出去,也沒有人敢相信。

楊一善笑了笑,不過,當他看見王蓮大膽地走近陳家後,立刻止住了笑容。

繼而,連聲呼喊:“蓮妹妹,別過去,小心有狗。”

果不其然,當王蓮快要走到陳家前門時,有兩隻很彪悍的藏獒,分別從前門兩旁的護欄牆角竄了出來。

“汪!汪!汪!汪!”看見王蓮要走過來後,兩隻藏獒張牙舞爪、咆哮地瞪着她。

王蓮嚇得連忙跑了回來,並躲在楊一善的背後,“楊哥,救命!”

“別怕,有哥在!”楊一善回頭輕輕地拍了拍王蓮的肩膀,示意她別緊張。

“你們是什麼人?來這裏幹什麼?來我們陳家,有沒有經過我們陳少的同意?”陳家前門一開,走出了一個年約六十的老人。

很顯然,他是被狗叫聲驚動的,所以,纔會開門出來一看究竟。

“找陳少保算賬!”楊一善的嘴裏,吐出了六個鏗鏘有力的大字。

“什麼?”老人幾乎懷疑自己聽錯了,陳家在文明村算得上是有頭有臉的家族,楊一善居然敢說出這樣的話來,老人不感到驚訝纔怪!

“找陳少保算賬!我們的楊哥已經說得清清楚楚,你沒有聽到嗎?”還沒有等楊一善回答,王德勁就替他回答了。

“媽的,你們活得不耐煩了,對吧?”老人氣得怒火衝冠。

“楊哥,他是誰?”王蓮忍不住好奇地問道。

“看樣子,他好像是管家了,不過,這個人陌生得很,哥從來都沒有見過他。”楊一善雖然身爲文明村的人,但是,很少和陳少保這一類人打交道,所以,對他的下人,不是太瞭解。

陳少保的爸爸是國土局局長,媽媽是文明市貿易公司的女總裁,他家這麼有財有勢,經常換下人也是習以爲常。

所以,楊一善不認識眼前的老人,也是很正常!

“狗眼看人低!”王蓮冷哼一聲。

不知道是這個老人聽力好,還是王蓮罵得太大聲?結果,被他聽到了。

“死丫頭,你說誰了?”老人怒吼道:“你再說一次試試。”

“說的就是你!”王蓮不屑地道:“你是誰?姑奶奶爲什麼要聽你的?”

“哼!我是這裏的管家陳四,輪不到你這個丫頭在這裏撒野。”

“原來是管家,哼!說得好聽是管家,說得不好聽,你只不過是陳家的一隻狗而已!”王蓮雖然看起來是個小蘿莉,但是,說起話來,卻老氣橫秋。

“你再說一次,信不信我放狗過去咬死你?”陳四有恃無恐地道。

“你敢?”楊一善終於忍不住了,起初,敬他是一個老人,所以,讓他三分。

不過,當楊一善聽到管家說要放狗咬王蓮後,就再也忍不住了。

活了一把年紀的老人,居然和比他小那麼多的女孩子計較?會不會太小氣了?

計較也就算了,還要放狗咬人,這種不道德的行爲,楊一善是最看不過眼了。

“我有什麼不敢的?”陳四狠狠地瞪了楊一善一眼,然後,解開身邊兩隻大藏獒的鐵鏈,喝道:“快!快過去咬死他們。”

兩隻大藏獒聽到陳四呼喝後,連忙如猛虎般撲向楊一善等人。

“靠!這個糟老頭子瘋了,居然敢放狗咬人?太卑鄙了!”王德勁狠狠地罵道。

“哥!小心!那兩隻藏獒撲過來了。”一直默不作聲的吳疑,看見藏獒撲過來後,連忙提醒楊一善。

“小疑子、小勁子、蓮妹妹,你們站遠一點,看哥如何收拾它們。”楊一善擋在吳疑等人面前,馬步一紮,怒視着飛撲而來的兩隻大藏獒。 “砰!砰!”兩聲大響,撲向楊一善的兩隻大藏獒,分別被他一拳一腳打翻踢飛。

跌在陳四面前時,那兩隻大藏獒已經一命嗚呼!

“你,你,你,你,你這個臭小子,你居然敢打死我們陳家的藏獒?”看到那兩隻大藏獒嘴角流血,恐怖地死在他面前時,陳四嚇得心膽俱裂。

楊一善的氣力實在大得驚人,只是輕出一拳、隨便一腳,就將兩隻身形龐大,戰鬥力十足的藏獒幹掉,真不可思議!

“這樣的瘋狗留在世上,只會害人,死了不是更好嗎?”王蓮替楊一善說了一句公道話。

“哥!打得好!這樣的瘋狗,就應該痛打。”王德勁拍手稱快!

“哥!依小疑子看,狗瘋,人更瘋!這個糟老頭子似乎得了瘋狗症,居然敢亂放狗傷人,實在太可惡了!”吳疑替楊一善感到憤憤不平。

要不是楊一善懂古武,或許,早就已經被兩隻瘋狗所傷了,說到底,楊一善是逼不得已,才痛下殺手。

“忘了告訴你,小疑子,其實,哥專治瘋狗症,哈!”楊一善拍了拍吳疑的肩膀,然後,戲謔地看着陳四。

“你,你,你,你居然敢罵我?”陳四氣得怒火衝冠,“媽的,你等着瞧,有種你就別走。”

“想回去搬救兵麼?沒問題,哥等你!”楊一善玩味地笑道。

“哥!你就這樣放這隻瘋狗走麼?”王德勁看見陳四像喪家之犬一樣跑掉,不禁皺了皺眉。

“我們要找的是陳少保,讓他回去將陳少保帶出來,不是更好嗎?”楊一善放陳四回去的最終目的是引出陳少保。

所謂打狗還看主人臉,如今,楊一善就這樣將陳家的藏獒打死,必定會激怒陳少保。

楊一善要的就是這種效果,要不然,他都不會將那兩隻大藏獒打死了。

不過,話又說回來,如果他不把那兩隻大藏獒打死,王德勁、吳疑和王蓮,就很有可能成爲藏獒的攻擊對象。

爲了解除威脅,避免王德勁等人發生意外,楊一善只好痛下殺手,將藏獒迅速地解決掉。

“還是哥你懂裝逼,夠聰明!”王德勁覺得楊一善所說的十分有理,於是,豎起了大拇指,大讚楊一善一番。


“陳少,就是這個臭小子將我們的藏獒打死的。”陳四帶着陳少保出來後,指着楊一善說道。

楊一善餘光掃了掃陳四,發現他的身邊多了一個衣着華麗的青年,以及一大班手拿着棍棍棒棒的小混混,其人數不下三十人。

其中,有好幾個小混混,是今天去王德勁工地搗亂的人。

一個小小的陳少保,居然養着一大班打手,這着實令楊一善等人吃驚不少!

“楊一善,原來是你!”陳少保一眼就認出是楊一善。

因爲,楊一善有些名氣,連續幾屆都被評爲文明村的文明小夥子,所以,陳少保認識楊一善。

陳四是陳少保新請來的管家,所以,沒有認識楊一善,也不足爲奇!

“陳少保,哥等你很久了,你終於出來了。”楊一善小時候也曾經和陳少保一起玩耍過,深知陳少保是個城府極深的人。

這個陳少保雖然長得人模人樣,但是,他和崔水差不多,都是心眼極壞,嫉妒心極強的人!

因此,當楊一善慢慢地瞭解陳少保的爲人後,就一直很少和他來往了。


“楊一善,你好大的膽子,居然敢打死老子心愛的藏獒?”陳少保狠狠地道:“你不想混了?”

“要怪,就怪你的管家,他不識好歹,胡亂地想放狗傷人。”楊一善戲謔地看着陳少保,“他瘋,你也跟着瘋嗎?”

“老子不管,你打死老子的狗,就得付出沉重的代價。”陳少保吼道。

“陳少保,在你的眼裏,難道人命,還不如狗命麼?”楊一善右手一指,威嚴至極!

“誰叫你們出言不遜,敢得罪我們的陳管家?”陳少保冷冷地道:“哼!放狗咬你們,已經算是便宜你們了。”

現在的陳少保,倚着自己是文明村五大家族之一,有財有勢,根本就不將楊一善等人放在眼裏。

“哥!他好大的口氣,是不是得了瘋狗症?”王德勁用手臂輕輕地撞了撞楊一善,然後,狠狠地瞪着陳少保。

“媽的,哪裏來的臭小子,敢這樣說老子?”陳少保聽到王德勁這樣說他後,勃然大怒。

“聽清楚,老子是你祖宗,名叫王德勁!”王德勁狠狠地道:“敢帶人過來老子的工地搞破壞?這筆賬,老子還沒有跟你這隻瘋狗算呢!”


陳少保聽到王德勁左一句瘋狗,右一句瘋狗的罵他,氣得差點吐血身亡。

“媽的,原來是你這個臭小子,你居然敢在太歲頭上動土,問過老子沒有?”陳少保傲慢地道:“文明村的每一寸土地,都是我們陳家的,想施工動土,交保護費沒有?”

陳少保分明是將自己當社會大哥了,那囂張的表情,無不透露出他那醜惡的嘴臉!

“哥!他口氣蠻大的,我看他肯定得了瘋狗症。”王德勁拍了拍楊一善的肩膀,笑問道:“哥!他這種瘋狗症這麼嚴重,有沒有得醫呢?”


“放心,哥專治瘋狗症,不管什麼樣的瘋狗症,都有得醫!”楊一善會心一笑,決定積極配合王德勁,好好地治一治這個囂張的陳少保。

“對!楊哥是個神醫,區區瘋狗症,又怎麼可能難得了他呢?”王蓮附和地笑着。

笑得是多麼的甜美,多麼的迷人!

陳少保頓覺眼前一亮,這時,才發現站在楊一善身旁的是一個如花似玉的大美女,剛纔,還真把她給忽視了。

不過,僥是如此,陳少保聽到王蓮這麼罵他後,也不禁勃然大怒。

“媽的,臭婆娘,你說誰了?”像王蓮這麼美的女子,陳少保雖然十分喜歡,但是,他纔不會因爲喜歡,而笨到任人唾罵。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