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李哥你這就不懂了吧,這可是勝利的味道,再說,嘿嘿,剛纔吐了不少,肚子又餓了,李哥你看我做什麼?要不要我掰一半給你?”

“免了,懶得說你,……,嗯,剛纔你們倆鬧那麼一出,你贏了,賭注不會就是這塊餅吧?”

“當然不是,米缸人品還是不錯的,晚點他自然會把東西送我家的,哈哈,又輕鬆賺了一筆!”

“賺什麼?他送什麼東西給你?”

“大米啊,他也只能拿這個。”

“呃,倒也是,嗯,多少斤大米總共?”

“嗯我算算,一塊米餅十石大米,十塊就是一百石,還行。”


李一然翻了個白眼:“這還行嗎?一百石就大概一萬斤左右,嗯,米價我記得也不貴,一石也是一兩左右,那滿打滿算就一百兩,就算是那種好米,算十倍也才一千兩,都不夠你二胖一頓飯錢的。”


“哪有,我平常吃飯也花不了那麼多,嘿嘿,李哥沒想到你對米價這種小事也知道的,厲害厲害。”

“少來,嗯,是不是有什麼貓膩?我知道你小子可是不願吃虧的主。”

“哈哈,還好吧,我和米缸打賭的米,可不是一般的米,比李哥你說的那種好米還好上不知多少倍的米,咳咳,靈米!”

“靈米?帶靈力的米?”

“算是吧,這個我也不太懂,是米缸自己搗鼓的,他讓人弄了個超大的陣法,覆蓋他自家的農田,提高那邊土壤和空氣的靈力濃度,種出來的大米,就是他說的靈米了。”

“想法倒是挺奇特的,嗯,那靈米你應該吃過,效果如何?”

“還好吧,挺不錯的,可以當菜吃的,不膩。”

“這話說的,普通米飯我吃了也不膩的,我是說既然叫靈米,那肯定對人靈力有幫助的,你吃了靈力有沒有提升之類?”

“呃,沒感覺出來,不過,我送了不少給親戚,他們說小孩吃了效果挺好,變聰明瞭人也精神了……”

“去你的,說了也白說,……,嗯,也是,這種的都是潛移默化的結果,短時間看不出什麼的,對了,以前你贏的,賣了多少錢?”

“哎,還沒準備賣了,我家老頭子就當人情送我那些親戚了,我自己都沒吃幾頓的。”


“哈哈,有夠倒黴的,嗯,這樣吧,你都賣我這次的,成不?”

尤二良愣了下,接着問道:“李哥你要這個做什麼?”

“吃啊,還能爲什麼,……,嗯,當然,帶回去點,讓手下研究研究,看這種靈米有沒有效果,好的話,我也種上一些。”

“原來這樣啊,不過,李哥我可要提醒你了,米缸那農田我去過,每天光那陣法耗費的靈石都不知道有多少,得虧米缸是他爹的獨苗,要不然,那樣浪費早就被他爹給打死了。”

“二胖,你想說什麼?”

“我想說的是,那種靈米,只適合小衆的,嗯,就是隻能種一點,像李哥成一會那麼多人,肯定是供應不過來的。”

“呵呵,我明白,……,對了,說這麼久,地方到了沒?”

“我看看……,嗯,到了,老韓,停下,……,嗯,我和李哥一起,老韓你在這等着,放心,有李哥在出不了什麼事的。”

… …

尤二良朝前帶路,左繞右繞了半天,李一然不耐煩道:“二胖,你不是說到了嗎,怎麼這半天的,繞得我頭都暈了,到底在哪啊?”

“嗯嗯,別急別急,……,李哥,你看!就在那!”尤二良隔着一處院牆指着裏面一棵高大的枝繁葉茂的古樹,說道。

“呃,在這裏面?這宅子是你的?”

“不是啊,別人的我也不知道誰的。”

“我去!你把密室建別人家裏,夠有想法的你!”

“密室?沒有啊,嗯,李哥,你先等下哈,”說着,尤二良先看了下四周,見沒有其他外人後,接着從儲物空間拿出一個木質的哨子出來,用力吹着,不過卻沒有任何聲音發出。

李一然倒是心中一凜,他敏銳的感覺出那哨子發出了一股無形的波動,看來有些門道。

很快,從那古樹之中快速飛來一物,穩穩落在了尤二良拿着哨子的右手手背之上,居然是隻灰色的栩栩如生的木質小鳥。

尤二良明顯鬆了口氣,停止吹哨,又從儲物空間拿出一枚紅色寶石,輸入靈力,將紅色寶石發出的光芒照向木質小鳥的紅色眼珠。

嘎吱聲響,

木質小鳥背部機關打開,一枚灰色的戒指凸現。

尤二良拿起灰色戒指,對着李一然笑道:“好了,東西還在,嘿嘿,李哥,你等我把東西找出來給你。”

“所以說,二胖你廢這麼大勁,東西還是藏在儲物戒指裏,我說你把戒指藏你家隨便犄角旮旯,誰又找得到?”

“那樣不就沒神祕感了嘛,這樣多隱祕,誰都想不到我會把東西藏這的,……,嗯,找到了,李哥,這些都是,哎,哎,別都拿了啊,我還要自己留,哎,李哥別跑!”

… … 夜幕降臨的時候,尤二良帶着李一然來到了一處熱鬧的酒樓,三樓一雅間見到了等候多時的,馭靈宗的長老康仁。

“哈哈,尤公子,可算把您給盼來了,嗯,這位是?”年約五旬帶着討好笑容的康仁,看向了李一然。

“嗯,康長老,我來隆重介紹,我李哥,成一會的會長,成一會你可能沒聽說過,隱世門派實力雄厚,比那天神大陸排名第一的無妄門,也是不遑多讓的!”

“啊!原來是隱世高人,李前輩……”

“別,我年紀小,叫我小李就行。”李一然來時已經得到尤二良簡單介紹,這康仁所在的馭靈宗在來爭奪靈石精魄礦的勢力中實力墊底,所以他們也沒指望能搶到什麼,過來也只是藉機和其它門派打好關係,擴充下人脈而已,就因爲這樣攀上了尤二良。

李一然對這種小人物倒沒什麼反感或者看不起之類的,笑着和康仁說了幾句互相恭維的話。

衆人推讓落座後,康仁叫服侍在旁的酒樓小二趕緊上菜,他本想多和李一然這種大人物說幾句話的,只不過怕對方看不起自己,所以覺得先把求尤二良的事辦妥再說,於是咳嗽幾聲,滿臉堆笑,對尤二良說道:

“尤公子,我上次和您說的那事,您和令尊說了沒有?”

“嗯,說了,我父親點頭了,讓我全權處理……”

“那可太好了!”康仁激動的站了起來,覺得有些失態,於是又坐了下來,眉開眼笑道,“那還真的是太好了,尤公子,嗯還有李公子,今天我要好好敬二位幾杯!……,嗯,菜來了,哈哈。”

酒菜很快上齊,因爲一會兒要談機密之事,所以康仁沒有讓酒樓夥計伺候,關上房門,接着熱情的給李一然和尤二良倒上美酒,然後給自己滿上,舉起酒杯,說道:“敬二位公子!”

說着一飲而盡。

李一然和尤二良也是一口喝完。

“哈哈,二位好酒量,來,我在給二位滿上,……,這杯,我要敬……”

康仁話未說完,忽然,砰的一聲,房門被人踹開,一個男子的喝罵聲傳了進來:

“你們倆個臭蟲快出來受死!!”

“誰?這麼大膽!”康仁的好事被人無端打擾,很是生氣,剛想回罵過去,可是一見外面所站之人,嚇得他驚叫起來,“是你!裴,裴公子!”

“哼!姓康的,這裏沒你的事,退到一邊,……,尤二良!還有你! 雙重替身 !”

尤二良也認出來人身份,雖然來人身份不凡,但他也不懼,剛想說話就被李一然伸手攔住。

李一然走到門口站定,看着眼前衣着華貴年紀二十左右的青年男子,笑道:“要找麻煩怎麼不多帶點人來,就你一個,可不太夠。”

“廢話少說,報上名來,我裴天興從不殺無名之輩!”

“哦,是嘛,呵呵,我呢,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月隱門掌門,鍾無敵!”

李一然話音剛落,四周頓時安靜下來。

接着,那裴天興大笑起來:“哈哈,真是個傻得可以的臭蟲!鍾掌門我見過,我呸!你個醜不拉幾的臭蟲也敢假冒他的名諱!”

李一然側身避過裴天興的唾沫,也不生氣,眼神示意身後的尤二良別說話,接着轉過頭,看着那面帶不屑的裴天興,說道:“好吧,我承認我不叫鍾無敵,我叫李一然……”

“切,臭蟲的名字!”

“呃,你能不能換個詞,說吧,找我什麼事?”

“你個臭蟲,自己犯下的罪行,自己會不知道?!”

“罪行?我纔剛來這,能犯什麼,就下午的時候,嚇過一小屁孩……”

“就是他,臭蟲,你得罪了你永遠得罪不起的人,今天,本公子給你兩條路選,一,自殺謝罪,二,本公子親自動手把你殺了,嗯,你想說什麼?”

李一然舉起手,接着忽然一指身後的尤二良,惶恐的說道:“是,是他,是他讓我做的,他是主謀,要殺殺他,放過我行不行?”

“呵呵,現在想求饒,晚了!這尤二良我過會兒自會收拾,先收拾你,呸!你個醜不拉幾的臭蟲,本公子看了就討厭!”

“去你妹的!”李一然避過又飛來的唾沫,終於不耐起來,“說我別的可以,說我醜,還說兩次,真你妹的沒教養,今天我,呃,二胖,你扯我衣服做什麼?”

尤二良湊到李一然耳邊小聲說道:“李哥,手下留情,他的宗門風雷閣在天神大陸排名第十,實力不容小覷……”

“排名前十算什麼,我說都哪來的排名,嗯好,別扯我衣服了,放心,不殺他,……,哦,來真的?”

李一然擡起右手,用拇指食指夾住突然斬來的劍鋒,眉毛皺起,不悅道:“好歹是名門大派,弟子都這麼……”

“住手!”一聲女子嬌喝傳來。

眨眼間,一位粉衣女子飄然而至:“裴師弟,還不收劍!”

“楊師姐,他……”

“退下!”

“……,是!”裴天興受那年輕女子氣勢所迫,無奈收劍退到一邊。

墮仙 公子受驚了,”女子對李一然歉意一笑,眼見附近圍觀之人變多,她眼珠轉動,指着李一然身後雅間,輕聲說道,“公子,進屋敘話如何?”

“可以。”

… …

不久後,雅間內,李一然和那粉衣女子對面而坐,裴天興站在女子身後,至於尤二良和那康仁則站在李一然身後。


“姑娘,”李一然被粉衣女子一直笑吟吟望着,有些尷尬,於是主動開口道,“有什麼話就說吧,……,嗯咳咳,放心,你師弟剛纔的冒犯我不介意的……”

“那就多謝李會長海涵了!”

“呃,你認識我?”

“算不上吧,是剛不久前,師尊傳訊在下,告知了李會長的身份,成一會李一然會長,嗯,多虧在下來得及時,要不然裴師弟可就性命難保了。”

“嗯,還好吧,你不來我也不會殺他的,最多把他牙打碎,姑娘的師弟,嘴太臭,是該有人教訓他一頓的。”

“李會長說的有理,只不過這次也算事出有因,李會長下午驚嚇的那位,他的姐姐可是一位了不起的人物,正巧裴師弟是他姐姐的好友,所以……”

“哦,明白明白,呵呵,年少慕艾,情有可原情有可原,這樣吧,你,嗯你叫什麼名字?”

女子愣了愣,接着答道:“楊菱!”

“嗯,楊靈,你扇你這師弟兩巴掌,冒犯我的事就算扯平了。”

“你!”裴天興兩眼一瞪,就要暴起。

“裴師弟!”楊菱先是喝止住裴天興,接着轉頭看向好整以暇的李一然,沉聲說道,“剛纔,李會長可是說過不介意的!”

“是啊,我是說過不介意,可沒說過不追究,呵呵,既然知道了我的身份,那麼我身爲會長,自然不能丟了身份,要是隨便讓一個小門小派的弟子欺負還不吭聲,那我成一會的人以後還怎麼行走江湖?!”

“李會長不怕傷了和我們風雷閣的和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