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我這不高興嘛,那好,明天再聊…… ” 沒等伍宏說完,林時就把他電話掛了。。

第二天,在東坊證券大樓銷售部,林時剛碰見伍宏的時候,差點沒認出他來,頂着兩個超大的黑眼圈,如果不是天天坐在旁邊的同事肯定不知道他是伍宏 林時皺了皺眉頭然後說道:“你是不是昨天晚上太興奮了,導致根本睡不着覺? ”

“bingo! 你猜對了! 哈哈,因爲今天是月底啊,可以領工資了!伍宏高興的說道,說完頓了一下,還補充一句道:加上這個客戶的金額,這個月我4000底薪加提成7000總算過萬了!在H市這樣的高壓力的地方總算可以好好的活下去了。”伍宏一臉高興的說道。

林時哦了一聲,便開始閱讀股市新聞了。 伍宏見林時一臉的沒興趣還以爲林時的客戶沒下單,便說道:“是不是你的客戶沒下單,所以你這個月的提成……”

“好了,大家放下手中的工作,我們來開一個早晨會議。”就在伍宏打算繼續說下去的時候,王峯從辦公室裏走出來用擴音器說道。王峯,東坊證券銷售部總經理,掌管銷售部職員的生殺大權。

大家一臉的疑惑,因爲他們從來沒有開過早晨會議,這不經讓一屋子的幾百人覺得有些莫名其妙,但王峯明顯不打算給他們想象的時間。

“大傢伙來東坊證券銷售部,做一名銷售,也有一段時間了,有的是剛出來的學生,有的是有家室的男人或者女人,我們東坊證券銷售部,從不給銷售的年齡或者學歷作限制,向來是能者居上位,無能者混溫飽,當然,必須要成年和持有證券從業資格證,不然可就違法了,哈哈,爲了不耽誤大家的寶貴時間,我就長話短說了,大家肯定疑惑爲什麼要開早晨會議,而且是跟整個銷售部門開,我就不藏着掖着了,這次會議是用來表彰這個月的銷售精英,正是因爲有這些銷售精英,我們整個銷售部才能搞的如火如荼,蒸蒸向上! 這個月的銷售冠軍是……”王峯頓了一下,顯然,作爲銷售部的經理似乎很懂得如何吊人胃口和引起別人的興趣。

“這個月的銷售冠軍是……林時!總銷售額352萬!大家掌聲鼓勵一下! ” 說完自己便帶起頭來鼓掌,一時間,鼓掌的聲音響徹了整個銷售部門,連隔壁的服務部門都能聽得見,作爲這場會議的冠軍林時至始至終都很淡定,似乎早就知道是這樣的結果。

“有冠軍自然就有亞軍。”王峯待掌聲小點之後繼續說道:“而這次的亞軍是……譚玥!總銷售額爲287.5萬,請大家繼續用掌聲鼓勵一下…… ”王峯說完,掌聲又響徹了整個銷售部。譚玥,是東方證券銷售部裏的元老級人物了,從林時進銷售部門起,譚玥就在這工作了5年了,由於身材姣好,會打扮,即使在28歲左右的年齡,依然像剛走出學校的學生,深受銷售部男同事們的歡迎。

“而本月度的季軍是……劉雲翔, 總銷售額爲240萬,請大家再一次用掌聲鼓勵一下。”由於是亞軍,掌聲明顯比之前的冠軍和亞軍小很多,劉雲翔尷尬的摸了摸鼻子。

“想必大家很好奇,在短短一個月內怎麼賣出352萬的銷售額,下面,有請本月度冠軍林時來說說他的傳奇之路!!”其實王峯也很好奇,352萬銷售額 平均一天要賣十多萬,而電話銷售裏,大部分都是無效電話,一個人一個月能賣個10多萬就不錯了。不止王峯好奇,在座的每個人都好奇352萬的銷售額是怎麼做到的。


林時起身走向王峯,接過擴音器然後說道:“大家好,我的名字叫林時,今天早上我接到王總的短信讓我爲大家做一個演講,幫助大家在銷售方面取得一些進步。”

“其實我這352萬銷售額,都是老客戶貢獻給我的,我去年剛滿19的時候,就進了東方證券,當時我跟很多人一樣,進來混個溫飽,但是……林時頓了一下,話風一轉說道:在H市這樣的地方,即使**打壓炒房客的氣焰,同時銀行大幅提升首套房貸款利率,很多人依然買不起房,所以,我就有了一個夢想,將來一定要在H市這樣的地方買下自己的房子,夢想總是要有的,萬一實現了呢?終於,這個月的底薪加提成,可以在H市樓盤裏買下一平方!”

下面的人聽了林時這番話鬨堂大笑,然後用自己的雙手給出了雷鳴般的掌聲。

林時微微笑了笑,似乎對大家的反應很滿意,然後說道:“於是,我買了很多關於投資的書籍來看,《巴菲特傳》《索羅斯傳》《金融鍊金術》《巴菲特帶你讀財報》《查理芒格的智慧柵格》《羊皮卷》等等,當然,爲了跟廣大股民更好的溝通,我也讀了很多江湖騙子的書,比如《江恩理論》《艾略特波浪理論》《道氏理論》《股市趨勢分析》《k線寶典》在讀了很多關於股市的書之後,在打電話的時候終於能和客戶自由的討論股票,大家肯定知道,電話銷售在一定程度上也是概率銷售,也可以看成拋硬幣,100個客戶電話裏只有10個左右聽你說話,而聽你說話的100個人裏面,只有5個左右會花錢買你的產品,也就是說1000個電話裏只有五個會花錢買你們的產品,有時候出現概率偏差的時候1000個電話都沒人會買你的產品。”

“所以大家不要只注重技巧,也要注重時間點和電話數量,我得話,只在股市情況好的時候打很多電話,如果股市情況差,我一般不怎麼打電話,最多就是告訴我之前的老客戶不用慌張,短期調整而已。 “所以,我給大家的建議是,第一,學習很多關於股票的知識,只有這樣,在談判的時候才能遊刃有餘,這是我們金融銷售必備的專業知識,如果第一次談話讓客戶覺得你不專業的話,客戶怎麼可能放心買你的產品或者基金?”

“反過來說,如果客戶每個問題你都能解答,並且讓客戶覺得你值得信賴,花錢買你的產品自然就放心。”

“第二,學習一定的說話技巧,這個需要大量的練習,不是我一句話可以說清楚的,因此我推薦大家去讀卡耐基寫的關於說話的書。”

“ 最後一個建議,如果客戶覺得產品可以,千萬不要忘記讓他推薦新的客戶過來,每一個被朋友推薦過來的客戶,都比較容易開單。”

“好了,演講就到這裏吧,謝謝大家,”說完,林時便把擴音器遞給了王峯,然後回到了自己座位上。

“好了,想必大家也聽到了“冠軍”的演講,希望大家在銷售這條路上越做越好,今天的早晨會議到此爲止。”

雖然聽完了林時的演講,但王峯總覺得林時有些東西沒有說出來,這頓時讓王峯對林時產生了興趣。

林時剛回到座位上,就看見伍宏嘴巴張開眼睛瞪的超大看着林時。

林時皺了皺眉頭道:“怎麼?”


“你還問我怎麼?我的表情就代表着我此刻的心情,難道你看不出來嗎?”伍宏一臉不可思議道。

“ 哦。”林時面無表情的道,然後打開了手機看股市新聞。

伍宏見林時無視了他,但還是一臉崇拜的道:“大神,請受小弟一拜,以後客戶的疑難雜症就全部交給你了。”

林時一臉黑線,感情是把我當你開單的工具了。

突然,林時的手機響了了起來,不是電話,而是微信的消息,打開一看,全是好友添加的信息。

伍宏在旁邊看見了,然後一臉老謀深算的說道:“肯定是看你是銷售冠軍,要來跟你套近乎了。”

林時把幾十個好友添加消息全部同意,然後又來了十幾條,想到整個銷售部幾百人,林時索性直接把手機靜音了。

“這樣不太好吧,還有很多妹子加你呢,就算男的不同意,妹子也要同意啊。”伍宏一臉壞笑的道。

林時皺了皺眉頭然後說道:”比起我,你還是關心你的客戶吧。”

伍宏聽了林時這話覺得莫名其妙然後問道:什麼意思?

林時一臉無奈的道:“就算我幫你開單,在套餐結束之前客戶依然可以選擇退費,你難道不研究一下股票然後推薦給你的客戶嗎?”


伍宏聽了這話一臉無所謂的道:“那是分析部專家們的事,我們銷售部只負責開單。”

林時哦了一聲,然後說道:“既然這樣,那你不妨聽聽我的預測,這個客戶一個星期之內就會退款,到時你在找我,我也無能爲力。”

如果是別人這麼說,伍宏肯定不以爲然,但是林時…….那可是月度銷售冠軍。

“真的假的?你可別嚇我,到時客戶退款,我的提成也要被公司扣掉的。”一想到提成要被扣掉,伍宏就慫了。

“不嚇你,我剛來的時候打了兩個月的無效電話,好不容易開了個3萬的單,然後不到一個月,客戶就要求退款,當我回訪客戶想知道什麼原因時。”客戶幾乎是吼着對我說:“一個星期3個跌停板!我買房的血汗錢吶!原本我還以爲專家靠的住,誰知道都是騙子,你這個打電話的也是騙子!”“聽了這個話我都不知道如何接下去。自那以後我就開始學習股票知識,從分析財報到分析行業趨勢。”

“同時,我也知道,所謂的專家和普通人沒什麼兩樣,只是更懂得包裝自己而已,一個最簡單的比方,我們注水他們放水,我看過他們推薦的股票,一是週期股,這是最好騙股民的,因爲基本面和k線不怎麼好判斷。二是垃圾股,業績特別差,然後他們寫一堆關於這個股票即將上升的理由。三是題材股,大漲也會大跌,真正的財富絞肉機,要麼賺的手軟,要麼虧得腿軟……..”

“那我要怎麼才能和我的客戶說啊,我對股票也不是很瞭解啊。”伍宏一臉無奈的道。

林時無語了,心想你不懂股票你賣什麼股票相關產品啊?這不明擺着坑人嘛!

雖然林時不想多管閒事,但想到伍宏畢竟是自己同事,還是決定幫他一把。

你這樣,你打電話跟客戶說:“恭喜你加入東坊證券,成爲尊貴的會員,在股票推薦方面,一邊是短信推送股票,一邊是電話推送股票,然後推薦他格力或者美的,只要是業績好的電器股,都可以推,但最好還是推大型藍籌股。”

“萬一大型藍籌股跌了怎麼辦?”伍宏疑惑的問道。

林時看了他一眼,然後說道:“如果你推薦的是不知名的股票,跌了的話,客戶肯定會怪你,但是,如果你推知名的大型藍籌股票,如果跌了,客戶只會怪公司不好。”

就在林時打算繼續說的時候,一道清脆的女性聲音響在林時耳邊:“你好,我是新來的,名字叫白伊,我這有個客戶,可以請你幫我跟她談一下嗎?”只見她的短髮十分乾淨利落,瀟灑中帶着男生的英氣,就連女孩子見了也忍不住心跳,妝容打扮的十分精緻,而一身職業裝則將身材展現的淋漓盡致。

林時轉過身面無表情看着她,皺了皺眉頭,然後緩緩說道:“我爲什麼要幫你?”

“因爲她是美女啊!”伍宏在旁邊不懷好意的道。

林時哦了一聲,然後緩緩說道:“沒空!”隨着林時說完這句話,氣氛突然變的尷尬起來。

伍宏出來打圓場道:“他就這脾氣,不用跟他一般見識,哥哥我最喜歡助人爲樂了,我來幫你吧。”

白伊也懂一些人情世故,看到伍宏出來圓場,馬上說道:“那就麻煩你了。”

“不麻煩不麻煩,幫助美女是我的榮幸,”伍宏帶着一臉討好說道。

來到白伊的辦公桌,伍宏模仿着林時的口氣說道:“這位客戶性格,說話風格怎麼樣?有購買意願嗎?”

“這個嘛,我不怎麼清楚哦,但是這位客戶脾氣特別暴躁,對我的話充滿了不信任……而我剛來這不久,對業務也不是很清楚,想去請他幫忙,結果……” 白伊一臉可憐的道。

“沒事,有大哥幫你肯定沒問題,在金融圈裏工作,就算坐勞斯萊斯的客戶也得請教我們這些坐地鐵來上班的人關於如何賺取更多的錢的想法,因爲他們也許在別的行業可以混的風生水起,但是一進了金融行業就被玩的團團轉。”

伍宏安慰着白伊說道。 在給白伊說了一大堆之後,伍宏終於撥通了客戶的電話。

“喂,您好,我這裏是東方…….”

還沒等伍宏說完,電話嘟的一下就被掛斷了。

“我去,這客戶也太不禮貌了,我都還沒說完我的話。”伍宏向白伊抱怨道。

伍宏想着,在怎樣也不能在美女面前丟臉啊,不然以後見面怎麼擡得起頭來。

於是伍宏再次撥通了客戶的電話。

“喂,您……” 電話又被掛斷了。

“老子就還不信了,拿不下你這個客戶,”伍宏一臉生氣的說道。於是又撥通了客戶的電話。

對不起,您撥打的電話是空號,請查證後再撥……伍宏聽到這句話,大腦一片空白。

“怎麼了?大哥?”白伊在旁邊輕輕說道。

“這個嘛……客戶把你電話拉黑了。”

白伊驚訝的看着伍宏…..大約過了三秒鐘,伍宏一拍腦門立馬說道:“這是常有的事,早上林時不是才說過,100個電話裏只有5個左右願意聽你說話……”

“沒事……我知道剛開始會這樣……”白伊一臉失望的道。

伍宏心裏後悔啊,幫人沒幫到,還留了一個無能的形象給別人,實在是太尷尬了。

就在這時,白伊突然說道:“不管怎樣,還是謝謝你,願意幫助我。”

伍宏聽了這話心裏感動的呀,連忙說道:“沒事沒事,幫助美女是我的榮幸,沒什麼事的話我就走了哈,我那邊還有些事……要做。”

伍宏找了個理由開溜,來到林時旁邊馬上一臉哭喪的道:“大神啊,我剛纔臉都丟光了,第一次被掛電話,第二次還被掛電話,第三次直接把我拉黑了……”

林時哦了一聲然後說道:“太正常了,無效電話在電話銷售裏太多……”

這時,林時的電話突然響了起來。

“喂?您好?”由於中間號碼被隱藏了起來,林時並不知道是誰打來的電話,這也是公司保護客戶資源的一種方式,職員不能在工作場合外私下聯繫客戶。

“喂,小林是嗎? 我是辰先生,星辰的辰。”

“您好辰先生,有什麼事嗎?”林時疑惑的道。

“哈哈,打你電話自然是有好消息,你上次推薦給我的股票st星海,我買了之後不到一個月就停牌了,原本我以爲會重組失敗,畢竟業績差的一塌糊塗,而且年報還虧兩個億。”

“誰知道竟然成功了,置入5個億機械產業,還帶來幾筆大的訂單,結果開牌直接5個板,賺了將近1000萬!雖然後面一共開了7個板,但是無所謂了,賺了大頭就行,所以,我決定再買50萬你的產品,就當我給你的顧問費用。”辰先生意氣風發的說道。

“是嗎?那恭喜你了,我之前看年報就知道星海重工大股東是很有權勢的一個人,控股了5家上市公司,身家近兩百億,是製造業的風雲人物,根本不可能讓股票退市,畢竟現在把關緊,不像之前可以花錢賄賂上市的,所以現在上市成本很高,殼資源的價值自然就上去了。”

林時故作驚喜的說道。

“以後我買股票,就聽小林你的!不多廢話,我先付款表達我最真摯感謝!再見!”

辰先生是林時花了近3個月纔拿到的客戶,剛開始打電話的時候,辰先生對林時充滿了不信任,後面林時自己研究股票,然後推薦給了辰先生,雖然嘴上不相信,但還是抱着試一試的想法買了幾十萬。

誰知道…….三個月漲幅百分之48,這讓辰先生徹底服了。自那以後,辰先生就成爲了林時的長期客戶,而林時也沒辜負辰先生對他的信任,押寶重組股就是最好的證明。

剛掛了電話,伍宏就問道:“是不是你推薦的股票跌了,顧客打電話來投訴了?”

林時白了他一眼,然後緩緩說道:“好像是吧,幫客戶賺了一點,然後他要再買五十萬。”

“ 我就說嘛,你也有失……什麼?五十萬?他決定再買五十萬?你是在氣我?你以爲我小學沒……”

沒等伍宏說完,林時就從官網調出了個人銷售數據,林時,總銷售額402萬!

“真是人比人氣死人啊,我辛辛苦苦打一個月騷擾電話,才15萬銷售額,你的客戶打電話給你直接買你50萬產品,神啊!能不能讓世界對我公平一點吶!”伍宏一臉沮喪道。

伍宏當然不知道,林時幫客戶賺了將近1000萬的利潤,如果知道的話,不知道是什麼表情…….

林時聽了伍宏這話一臉黑線,直接選擇無視伍宏,然後忙自己的事去了。

晚上七點,林時準時出現在仁和飯館赴約,剛進飯館就看見言云黎再向他招手,言云黎,林時爲數不多的好朋友之一,父親是H市市委書記,母親是一家外企的高管。

“幾回合?” 林時剛坐下就問道。

“什麼?”言云黎被林時弄得莫名其妙。

“你和你女朋友。” 林時看着言云黎,然後緩緩說道。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言云黎眼睛閃爍的說道。

“你面色微紅,我走進來就看過,飯館裏也沒有特別漂亮的女人,當然,我首先排除的是你不是同性戀,如果是慢跑運動不會這樣,至少會出一點汗,但是你沒有。”

“你看起來很乾淨,也許剛纔洗了個澡,身上還有沐浴露的味道,而如果你之前洗了澡,味道肯定很淡所以我斷定你剛纔就住在這附近,再結合你這個人離不開女人的特點,那肯定是某種特殊運動,你不覺得這個天帶個圍巾很奇怪?”林時一伸手就扯掉了言云黎的圍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