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媚女有什麼事情就直接說吧!”

“哎喲喲,雷風不用那麼着急,讓你的女人都離開吧!那邊的戰場需要她們,你不覺得嗎?”

“不用了,有什麼話就說吧!沒什麼見不得人的。”雷風豪不考慮的拒絕了。

“那好吧!我想和你合作,如何?”

看着雷風三人一臉驚詫的樣子,媚女繼續道:“你的事情我也知道了,你的真正敵人應該是武神和血帝,不是我,而我對血帝也沒有什麼好感。”

“現在你身俱時間、空間的異能,如果在加上我的精神,你覺得會是什麼效果呢?”

雷風沒有理會臉色凝重的雷雅和血櫻。

笑道:“嗯~~~你說的不錯,但是跟你合作,你覺得可能嗎?難道你不知道在某種程度上,你比武神和血帝更加的可怕嗎?”

“那就是說,沒得談了。”媚女冷冷的說道。

“是的,與虎謀皮的事情我是不會做的,換做是你,我想你也會和我這樣的選擇吧!”

“哈哈哈,雷風,說得對。那麼既然要戰,那麼答應我一個要求如何?”

“說,只要你的要求在我的能力範圍之內,我一定做到。”雷風沒有反對,但是一旁的雷雅和血櫻卻是着急了。

“放心,我是不會強人所難的,實話告訴你,今天這一戰的結局我已經知道了,但是我不甘心,我想和你單挑。你贏了,那麼我死,其餘的事情我也插不了手了,但是如果是我贏了,那麼你要答應我帶人離開美國,在你有生之年不能讓人攻打美國,當然,我也不會再與你爲敵,而且還會解除你女兒的精神控制。答不答應,我給你三分鐘的時間考慮。”媚女說完整個人一聲不吭的站在一旁,等待雷風的迴應。

“風哥,不能答應她,我們三個人在這裏,只要我們一起上,那麼她就難逃一死。”雷雅憤憤的說道。

而血櫻對着雷風卻是欲言又止,不敢出聲。

“雅兒、你和櫻兒去幫助虎一他們吧!這裏就交給我了,放心吧!不會有什麼問題的。”

“風哥,勝券在握,你爲什麼要這樣做?”雷雅滿是不解。

“風哥,謝謝。”一旁的血櫻哽咽的對着雷風說出了四個字。雷雅恍然驚覺,媚女說的一句話,對啊!雪兒還被媚女控制着啊!風哥說過,要想完完全全的讓其恢復正常,那麼就必須要殺了媚女啊!

自己三人聯手雖然能置媚女於死地,但是前提是不能讓她逃,但是憑着媚女的實力就算在自己三人的圍攻下,若是拼命而逃,那麼自己三人也不一定能留得住啊!

“我知道了,風哥,小心一點。”雷雅知道自己是不能勸得動雷風,留了一句,拉着血櫻就離開了。

“媚女,有什麼招式就用出來吧!這一次我們兩個人只有一個人可以離得開這裏。”

“不用說的這麼嚴重吧,雷風。我說的很清楚了,你輸了,我是不會要你的性命的。只要你答應我的條件就行了。”

“呵呵,媚女,不要廢話了,你的想法難道我會不知道嗎?我輸了,我會自己動手,不勞煩你,不過,你想要贏我,好像不可能啊!”

“是嗎?呵呵呵。”

媚女的嬌笑聲音一出,奪魂鈴的聲音隨之響起,一陣陣的向着雷風襲來,還好雷風也已有所防備。

當聲音在接近雷風七米範圍之時,硬生生的被一個無形的防護罩擋在外面,雷風的空間異能“空間牢籠。”

你這一招是擋不住我的,媚女一聲嬌喝,一根若有若無的精神之箭穿過雷風的“空間牢籠”,“嗤”的一聲,毫無阻礙的狂奔雷風而去。

與此同時,一陣陣的鈴聲也如潮涌般連綿不絕的涌向雷風。

雷風呵呵一笑,整個人消失在“空間牢籠”裏。

“雷風,沒有用的,除非你躲到領域裏,要不然你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媚女一聲大喝,奪魂鈴的聲波以她爲核心散發而出,空間激盪起一陣陣蕩蕩的波紋。

同時另一隻手手一揮,一支支精神之箭飛奔而出,直射半空。

“時間靜止疊加。”半空傳出雷風的一聲怒吼,面對飛射而來的精神之箭,雷風終於在使用了時間異能之後,堪堪的躲了過去,整個人有些狼狽的落在地上。

“媚女,怪不得你這麼自信,原來你對精神的理解更加的深了,佩服佩服,但是你不要忘記了我除了是一個異能者之外,還是個武術者。”

雷風似乎爲了證實自己的話,緊接雷風話語的是一聲震天動地的百獸之王咆哮聲“吼~~~”強大的怒吼聲直接破除了奪魂鈴的精神攻擊的接近。

“以聲止聲,哼,雷風,我看你能支持得了多久。”媚女一聲冷哼,奪魂鈴的聲響沒變,但是周圍的空間波紋突然間波濤洶涌起來,緊逼雷風。

“化虛爲實、獸王降臨。”雷風一聲暴和,一隻土黃色的猛虎從他的身上咆哮而出,同時,雷風消失在媚女的眼中,而猛虎不畏精神的攻擊直衝向媚女。 第三百零四章 基因基地覆滅

雷風和媚女之戰,以媚女的死亡而結束,至此,沒過無人可以抵擋雷風的腳步,凌風率領衆人毀滅了美國的基因基地,美國大佬們怒火中燒,美國基地的毀滅,意味着美國最強大力量的消散。

第三百零五章 塵埃落定

美國大軍圍捕雷風衆人,大軍雖多,但是沒有強大的基因戰士和異能者支撐,雷風采取“擒賊先擒王”的方法,迫使美國妥協,因此美國之旅圓滿結束。

第三百零六章 計劃

雖然摧毀了美國的基因基地,是基金戰士從世界上消失,但是雷風沒有忘記他的使命——消滅真正的基因戰士(殭屍和吸血鬼),於是雷風定下消滅殭屍和吸血鬼的計劃準備實施。

第三百零七章 大戰起

計劃實施,雷風的第一個目標就是位於本國的殭屍,雖然說雷風和殭屍的關係不錯,但是他清楚自己的責任,這本不該存在的物種不應該出現在地球。

雷風率領衆人向殭屍聚集地出發,大戰起,王對王,將對將;大戰爆發。

第三百零八章 殭屍覆滅

最終雷風消滅殭屍王,殭屍王一死,羣屍無首,紛紛逃逸,死的死傷的傷,最終雷風與國家聯合,全面打壓,至此殭屍基本不在存在,就是有實力也不強,而且還是人人喊打的存在,不成大器,雷風的任務因此完成了大半,雖然他不想消滅殭屍,但這很無奈。

第三百零九章 英國交鋒

雷風的第二目標直指英國的吸血鬼,雷風率領衆人潛入英國,大戰爆發,英國**無可奈何,但是令雷風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吸血鬼居然請來了衆多的高手,因爲雷風的雷厲風行,人人自危。

初到英國,吸血鬼一戰遭遇埋伏,世界高手基本齊聚,大亂戰。

第三百一十章 SS級


雷風率領的隊伍節節敗退,損失慘重,就連雷風與傷痕累累,但是雷風的目標堅定,必滅吸血鬼,至於其他的高手還不至於消滅,但是因爲這些高手的插足,令得雷風不得不佔比鋒芒。

但是這裏是人家的主場,雷風退,他們得理不饒人,步步緊逼,危急時刻雷風突破至SS級,終極大逆轉,反殺吸血鬼王,衆多高手嚇得齊退,雷風衆人反敗爲勝。

第三百一十一章 協議

敵方潰敗,和解,與雷風談判,而雷風的本意也不想消滅地球應有的高手,因此雙方協定盟約,還有就是在雷風等強者的支持下,國際發佈消息,凡遇見殭屍和吸血鬼舉報有獎等等等,世界瞬間掀起狂潮,殭屍和吸血鬼基本是名存實亡,可以說是退出了歷史的舞臺。

第三百一十二章 巔峯之戰

十年之約眨眼即到,雷風和武神以及血帝的約戰期到臨,三人於珠穆朗瑪峯一戰沒有觀衆,只有三人的拼死戰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雷風以一敵二;這場戰鬥可以說關乎着世界以後的走勢,雷風勝,那麼基因戰士就此退出歷史的舞臺,但若是雷風死,那麼憑藉武神和血帝的實力與地位,這個世界將是他們的。

雙方鏖戰三天三夜,最終雷風爆發所有的戰力最終結束了武神和血帝漫長風的生命生涯,武神帶着微笑離世,血帝帶着不甘離世,但是不管怎麼說,現在世界上的最強者無可否認的就是雷風。

不過,因爲此戰,雷風也陷入了沉睡,也就是說這最終一戰誰輸誰贏,無人可知。

衆人尋來,看到的只是滿目琳琅的戰場,雷風、武神、血帝不知所蹤。

第三百一十三章 世界動盪

世界平平靜靜的渡過了三年,但是三年之後的某一天,烏雲忽然蔽日,世界宛如末世降臨,空間動盪,兩個人不像人鬼不象鬼的東西忽然現身半空,只見他們兩個一個有些特徵像殭屍,另一個的有些特徵卻是像吸血鬼,衆人以爲是消失了三年武神和血帝出現了,但是沒有想到卻不是。

但最令人類崩潰的是,兩人降臨陸地之後的殺戮,無論是什麼東西只要在他們眼前皆被摧毀,就連沉默了三年之久的殭屍和吸血鬼也紛紛現實,雖然他們的實力很弱,但是他們會搗亂啊!

一瞬間整個地球雞飛狗跳,至於那些高手,根本就不是那兩個怪物的一擊。 藏珠

第三百一十四章 最終之戰

兩個怪物的降臨無疑意味着世界的毀滅,國際沒有辦法出動了最強的核武器,但是卻被彈回,世界末日降臨,人類的劣根性也就此出現,沒有了法律的壓制,燒殺搶掠,無惡不作,這是人類臨死前的瘋狂。

誰也秒不了一死, 校園靈異游

但在他們趕至現場時卻令他們驚呆了,他們萬萬沒有想到失蹤了三年的雷風會和兩個怪物正在對峙。

其實,如果不是兩個怪物的出現,雷風也沒有那麼快從沉睡之中清醒過來,但是因爲他們氣息的引動,是的雷風提前清醒,同樣的也是的雷風的實力也瞬間提升,達到了這個世界的頂峯,異能已經是SSS級,就連武術也達到了最高。


最終一戰,太平洋之戰,歷經三小時的鏖戰,兩個怪物被雷風徹底的消滅,太陽重新籠罩大地,新的秩序重新生成。

第三百一十五章 離去

美好的時光總是短暫的,時光匆匆,瞬息幾十年就已經過去了,雷風也不得不離開地球,因爲他知道自己的使命,雷雅衆人雖然不捨,但是也無可奈何。

最終,雷風騰空而起,至此雷風消失在了地球上,但是關於雷風的傳說卻是代代相傳,更甚至有人將雷風的經歷編製成了一本小說,名曰《極品紈絝》。

全書完。 思前想後,高明豪心裏還是有點不踏實。

超能力自己雖然做過夢,但是發生在自己身上還是有點不習慣。

萬一剛纔是幻象呢?

於是乎,高明豪決定再做一個實驗。

這次實驗對象就是自己。

雖然身上穿着醫院的衣服,但是自己的衣服就掛在一旁,記得自己的手機就在衣服裏面。

下了牀從衣服裏面摸出手機,關機了。高明豪這才記起自己在面試的時候怕給考覈人員不好的印象,把手機關機了,慢慢的把手機開機。

可一看時間,四月二十二快一點了了,自己昏迷一天了。這點還沒人告訴高明豪,高明豪還以爲自己昏迷了幾個小時而已。

現在自己老媽恐怕也擔心了吧。

所以高明豪連忙翻出了自家老媽的電話,撥打了過去。

嘟嘟嘟了幾聲之後,電話通了。

“媽。”

“明豪呀,你去哪裏了?打了一天電話都是關機。”

“我和幾個朋友在外邊玩,過兩天才能回來。”

“哦,這樣呀,那你身上的錢夠不夠用,不夠用老媽給你打點過來。”

“夠了夠了。”



“你在外面要照顧好自己,別餓着凍着,這天氣也要預防感冒……”

聽着自己老媽囉嗦中卻飽含着濃濃的關心,高明豪也沒有急着打斷,等說完了這些高明豪也掛斷了電話。

怎麼回事!

高明豪納悶兒了起來。

怎麼自己無法看到自己和自己老媽電話的場景。

難道剛纔出現的事情就只是幻象?或者說只能適用與他人的身上,自己無法使用?

這時,手中電話響了起來。

一看號碼,是個陌生的號碼。

“喂,你好。”

“請問是高明豪嗎?”電話那頭傳來一個十分低沉男子的聲音。

這聲音很陌生,而電話那頭的人居然一口叫出了自己名字,這人是什麼人?他怎麼知道自己的?

與此同時,眼前所見到的景物再次消失,又是一隻眼睛看到一則畫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