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秦無奈,然後突然說道。

小龍作為一隻剛剛出生沒有多久的小虛空之龍,雖然能夠聽懂很多的話,但是這回也確實沒有聽懂,他到底是想要說什麼。

所以,它還是沒放手。

就這樣,周秦整個人的姿態,現在看起來就更加的滑稽了,腦袋上頂着一個紫色的東西,看起來就好像是多了一頂帽子一樣。

畢竟小龍現在已經害怕的緊緊的趴着他的頭頂上了。

它太小了,遠遠沒有周秦曾經了解到的虛空巨龍的強大,也不知道等到他真正成長起來的時候,是多少年之後的事情了?

那些虛影開始慢慢的逼近了,因為這會兒還沒有到光源的附近,所以周秦看的並不是特別的清楚。

但是即使是這樣,也是能夠看得出來,這些東西體型有一些像是大魚。

而且,速度特別快。

當猛然有一個影子從他的身側劃過的時候,周秦直接做出了一個超出了那些影子能夠預料到的之外的事情。

他竟然直接跟了上去!

小龍嚇得更加緊緊的抱住了周秦的頭,已經確定了,以後打死都不再跟着他了!

太嚇人了。

那東西因為一瞬間的驚愕,所以直接停頓了一下,也正因為這樣,周秦才終於看清楚了這個影子長得什麼樣子了。

人類的上半身,魚的下半身,看起來就像是那種童話傳說裏面的美人魚一樣。

如果不是因為這玩意兒的臉長得太丑的話,周秦覺得,自己勉強還是可以欣賞一下的。

畢竟那條尾巴看起來是真的很好看,雖然顏色是泛黑的,但是在光線的照耀下,簡直就像是那種墨玉一樣,微微的發光。

上半身就是正常的女性的樣子,敏感部位是被頭髮遮擋起來的,這些東西有着一頭很長的頭髮,密密麻麻的,看起來就跟海草一樣。

而那張臉,就有些……獨特了。

朝天鼻,香腸嘴,巨大的幾乎佔據了1/3個臉的眼睛,瞳孔是那種帶着淡淡的渾濁的黃色的,嘴裏面還有獠牙,能夠看得到。

對方僅僅只是停留了那麼一瞬間,隨後就再一次快速的跑掉了。

周秦這會兒在水裏的速度肯定是沒有辦法比得上這些從小到大的生活在水裏面的生物的,所以他索性也就沒有再繼續追下去了。

因為,周圍突然出現了無數個陰影重重的身影,然後,他就發現自己被盯上了。

如何區分人類跟野獸呢?

有人說,可以通過他們的眼睛來區分。

人類的眼睛總是透著那種思考,還有溫和的樣子。

但是野獸的眼睛總是帶着那種饑渴,殺意甚至是還有那種漠然。

就好像是現在一樣。

陸陸續續的開始有這種怪模怪樣的人魚出現,粗略的數過去的話,數目早就已經超過了一百多了。

可以說這一個湖泊裏面,早就已經全部都是這些東西的巢穴了,而且有這麼多東西的存在,周秦估摸著應該已經沒有別的生物能夠生存下去的機會了。

所以說,如果自己想要拿到這個湖裏面的東西的話,還得把這些玩意兒全部都給殺了才行?

不過一看到這些玩意兒丑的驚人的面龐,周秦有那麼一瞬間,甚至是有些擔心會髒了自己的手。

如果小美人魚的童話故事中裏面的美人魚長成這個樣子的話,估計她出現了一瞬間,王子恐怕就直接捅死她了。

嘆氣,周秦再一次開始看向正在自己的身體裏面適應自己全新狀態的第二元嬰。

「老二,救命!」

第二元嬰都已經有些不太記得清楚,這一句熟悉的話,到底是聽了多少次了?

反正每一次聽到這話,總不可能有好事兒。

周秦現在渾身都套著一個防禦罩,再加上這會兒正發着那種刺眼的光芒,所以周圍的這些東西雖然有些虎視眈眈,但是到底是沒有敢靠近過來。

第二元嬰慢慢的出現,然後就感覺到了那種空氣中充滿了濃濃的惡意的感覺。

看了一眼周圍的環境,在看了一眼周圍的這些怪物,他揮了揮手。

一些特殊的能量在他的指尖凝結,化成了一個又一個神秘的符文,周圍的空氣開始慢慢的變冷,幾乎是一瞬間的功夫,厚重的冰塊猛然從周秦身側開始,往四周蔓延。

在這麼深的水裏面,幾乎很多的陣法都是不好使的,而且像是這種生活在水裏面的東西,能力大多數也是跟水屬性有關的。

所以,第二元嬰選擇了水屬性的衍生物,冰。

冰凍的速度很快,而且速度極其的驚人,瞬間就有幾個躲避不及的怪物被凍住了,然後直接僵在了那裏。

剩下的那些,更是直接快速四散而逃。

。 他們看著眼前的這個十分恐怖的異獸朝著自己這邊走來,都不約而同的都叫了出來:「卧槽,惡食大王!」

方寧道:「路卡利歐,我們用Z招式!」

但是Z手環一點反應沒有,惡食大王朝著他們過來,對著他們瘋狂的咬了過去,他連忙躲開看了看手環:「怎麼回事,Z手環怎麼不管用了?」

青年對著「這裡,Z手壞沒用。」

青年:「電擊魔獸,十萬獨特!」

惡食大王收到十萬伏特攻擊后暫時失去行動能力,青年帶著方寧連忙來到了,一個已經破敗不堪的學校。

看著這個學校非常熟悉,方寧看著青年:「這個不是,我上學的學校么,怎麼就突然的變成了這個樣子?」

青年道:「人們因為過渡使用美樂美樂島的資源,資源不斷枯竭,就連守護神咔噗鳴鳴也放棄了這裡,之後惡食大王就僅接著,出現在了這個世界。」

聽著青年這麼說的,他說的就不是自己待的美樂美樂島,難不成這是一個平行世界里的的美樂美樂島呢。

方寧問道:「有什麼辦法對付它?」

「等裂縫再次出現的時候,我們就用全力把它打進去,裂縫自己就會合上。」青年把自己想到的唯一辦法給說了出來。

「來,跟我來這裡。」

跟著他來到了一個地方,看到哪裡果然有一個異度空間的裂縫在,青年看著方寧:「把它打進這裡面就行了。」

說得輕巧。

那可是六級異獸呀,惡食大王的恐怖戰鬥力,現在Z而且也用不了了,現在只剩下超進化石可以用了。

青年:「我們去把惡食大王,引過來。」

他們朝著惡食大王那裡跑了過去,並對著它使用絕招攻擊,給吸引過來,把它給直接引到這異度空間的裂縫。

惡食大王收到絕招的攻擊,轉過頭眼神中帶著凶光,朝著方寧他們兩個走去,青年看到它跟了過來:「沒有想到,它居然真的過來了。」

惡食大王朝著他們跑來,方寧和青年對著它上手直接用絕招攻擊,試圖要把它給直接打到裂縫裡去。

「路卡利歐,波導彈!」

「電擊魔獸,等離子閃電拳!」

發出了好幾輪攻擊后,惡食大王才被給打到了裂縫口那裡,它對著方寧他們使用絕招攻擊,還好躲開了。

「路卡利歐,波導彈!」

「電擊魔獸,等離子閃光拳!」

惡食大王收到精靈最大力度的攻擊后,直接被一下子就被打到了裂縫裡,但是它死死的抓住死活不進去。

方寧和青年讓精靈再一次發動絕招才把惡食大王打進裂縫裡,異度空間的裂縫合上,這一危機終於解除了。

「對了,我還不知道你叫啥名字?」方寧看著青年剛說完,天空中突然出現一個新的裂縫,把他吸到了裡面。

天空中的方寧看著青年張嘴,卻聽不見說的是什麼,直接被吸入裡面。

咔噗鳴鳴出現天空中,接著一縷陽光出現,躲在某處的小精靈們都出來了。

醒來,發現自己居然回到了遊樂園裡,但是方寧覺得有點遺憾:「可以那個人的名字,我都不知道他叫什麼名字。」

「路卡!」

離開遊樂園后回到了家裡,躺在床上小嘴嘟囔道:「現在諸島巡禮都差不多造成了,是時候該回關都了。」

在美樂美樂島待了幾天後,就來到了飛機場,坐上飛機立馬前往了關都。

…………

回到關都就立馬就回到了家裡,看到父母和藍小染都在,對著他們笑著發生大聲說:「爸媽,小染,我從那裡回來了,我回來了!!」

方寧拿出精靈球,把精靈全部放出來讓它們好好休息,活動了一下身體:「可以好好的休息一天了。」

藍小染朝著方寧走來,微微皺眉:「你不在的時間,現在火箭隊的精英分子佔領了道館,成了道館訓練家了。」

聽到這個消息后猶如晴天霹靂,現在火箭隊佔領了道館,那可不是他們就和螃蟹一樣,都能橫著走了。

藍小染又說:「而且所有道館都不接受了訓練家的挑戰。」

方寧低下頭想了想,看著藍小染說:「那麼你和父親……」

「我和父親,敗給了火箭隊的首領,而且那首領的實力非常的恐怖,而且就連四天王都不是他的對手。」

方寧想起,自己以前和火箭隊對戰過,當時實力就非常得恐怖如斯,那現在的話豈不是實力更加的恐怖!

任務:從火箭隊手裡幫道館訓練家奪回道館。

任務提示:只能帶一隻精靈。

任務獎勵:未知。

方寧聽到任務和提升后立馬帶上路卡利歐,不等藍小染說完立馬坐車前往第一道館尼比道館,前去踢館。

進到裡面看到一個再熟悉不過的人,看著他驚訝的叫了出來:「陸豐,那你為什麼會出現在這尼比道館?」

陸豐:「我現在是尼比道館訓練家。」

陸豐又道「滾吧,道館不接受任何挑戰。」

方寧看著陸豐拿出精靈球,看著他嚴重多了幾分兇狠:「我來踢館的,同人順便把你從道館里趕出去。」

陸豐拿出精靈球:「出來吧,隆隆岩!」

方寧讓路卡利歐直接率先攻擊,不給對面留下任何反擊的機會:「路卡利歐,對著隆隆岩用發勁!」

隆隆岩收到攻擊后,陸豐讓精靈立馬使用絕招反擊:「隆隆岩,用滾動攻擊!」

方寧:「躲開后,用巴投!」

對戰了幾個回合后,方寧看著對著的陸豐微微皺眉:「沒有想到,陸豐比那次的實力還要強勁了不少。」

「方寧,這次我要報你讓蹲局子的仇。」立馬指揮隆隆岩,對著方寧的路卡利歐連續的使用滾動絕招不停地攻擊。

方寧:「熱身完了,讓你見識一下這招。」

念出用Z招式的台詞後作出動作,對著陸豐的隆隆岩使用可Z招式終極極限快打,對著隆隆岩造成了雙倍的傷害。

隆隆岩收到攻擊站了起來,但是滿身傷痕,而且已經是狼狽不堪了。。 時間一點一點的流逝著,手術室的燈未熄滅表示著外邊等待的人沒辦法放下懸著的心。不遠處角落裡還有一位中年婦女輕聲抽泣,她努力抑制自己的情緒但還是沒能控制住,多半是知道手術成功率極低吧。

哪怕專業知識足夠豐富知道大和敢助這個手術並不難,笹島律也緊緊盯著那亮起的紅色指示燈。已經過去三個半小時,手術居然還沒結束嗎?比自己預想的速度要慢,看來操刀的醫生可能不是經驗老到的專家。

手術室的燈光終於在接近零點的時候換成了綠燈,笹島律快速站起身來到率先走出來的助手醫師,問道:「您好,請問患者的情況還穩定嗎?」

助手醫師明顯透著倦意,他遲疑數秒后才點頭道:「放心吧,手術進行的非常成功,應該有人做過急救措施吧?是你么?」

「嗯,我有學過一點醫學。」笹島律謙虛道。

「那你應該知道左眼的問題吧?很遺憾,沒能保住。」助理醫師知道患者的身份是警察,他伸手輕輕拍了一下鬼澤的肩膀說道:「還有左腿可能需要依靠拐杖行走,我們試圖醫治但失敗了。」

「嗯,當初在來得路上我就有做過比較壞的打算,放心吧並不會怪罪醫生的。」

笹島律準備去把後續的入院手續費也繳了,扭過頭想打個招呼便發現早坂居然坐在座位上睡著了。真是到哪裡都睡得著啊…不過奔波了一天本就很累,再加上剛才神經緊繃著的確會引起疲勞。

有些不忍心打攪她,但現在必須要去病房看護,笹島律只好伸出手輕輕推了推她的身子,在她還迷糊的時候就開口解釋道:「醒一醒,手術已經結束我們該去病房了。」

在聽到「手術已經結束」這六個字后,本還睡眼惺忪的早坂優奈立馬反應過來,問道:「怎麼樣?成功嗎?」

「嗯,很成功。」

「那就好。」

兩人跟隨著護士一同前往獨立的單人病房,躺在病床上的大和敢助陷入沉睡,麻醉劑過去后又因為長時間的手術,深度睡眠是正常的現象。

笹島律見早坂在護士一離開后就背過身偷偷打哈欠,他找了張椅子坐下,說道:「你如果困的話就睡吧。」

「嗯?不了,還是你睡吧。」早坂優奈不太好意思繼續打瞌睡,要知道今天最累的就是鬼澤,他到現在還沒休息過呢。

「馬上長野縣的警察就會過來,我不太喜歡不洗澡就睡覺。」笹島律很隨便的找了個借口,藥物的關係讓他沒辦法輕易進入睡眠狀態,即便他想睡也睡不著。

「那好吧,人到了記得叫我。」

Leave a Comment